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青島殘疾人]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87/视频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86/视频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85
·视频:中国控诉 联合国控诉纪实28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84/视频
·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83/视频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82/视频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81/视频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1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1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80/视频
·【中国控诉】在美华人纷纷加入中国控诉团队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8/视频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7/视频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75(视频)
·荷兰国会将辩论中国人权及对华政策问题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15
·杉本華荷兰海牙控诉纪实(2014,04,07)
·杉本華荷兰海牙控诉纪实(2014,04,0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74
·新年昭世文
·“下一个就是你!”--独裁者在向全国人民下战书!
·《中国控诉》法拉盛控诉记实31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纪实31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18
·曹顺利是谋害、平度血案是谋杀、茂名是战争
·中共每次屠城后都会宣布没有死过一个人
·“中国控诉”中共绷紧的神经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1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1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0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69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1:联合国送来了“工作餐”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6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还我财产,回家团圆”265
·:“中国控诉”(264) 宋祖英 快回去给江蛤蟆带个信!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0)老师要我喊万岁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2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25
·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7)
·[中国控诉](256):没有"饭权"何来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5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2)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4)
·习近平三年收回民心的承诺是为了坐稳龙椅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4
·【中國控訴】253:救子明就是救中國
·中共绷紧的神经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7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9
·联合国控诉记330:从“抗共”国度里来的人们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8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1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1)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0)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8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7:树倒猢狲散
·树倒猢狲散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6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青島殘疾人

   我叫孙举昌(家住山东省青岛即墨市田横镇黄庵村152号),2002年4月,被青岛市青建集团公司(国有企业,董事长杜波是全国人大代表,总裁叫丁洪斌)海外部,以高薪和优厚的待遇诈骗,在交纳巨额的保证金后出国劳务,到阿尔及利亚从事建筑工作!在国外,该集团公司黑社会性质的用工团伙,把劳务工人当成能赚钱的机器,加班加点(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没有休息日,工资少的可怜;随意打骂工人,不顾工人死活;工人生病不但得不到有效救治,还要受虐待,生命安全没有保障;违章操作和疲劳施工,导致二年间死亡四人,而且没有工伤工亡赔偿!我因向他们提出合理化建议,要求兑现他们在国内的承诺,他们就对我怀恨在心,蓄意报复!黑社会打手用直径十八毫米的铁棍往死里殴打我,致使我头破血流,面目全非,身体多处受伤,衣服也被鲜血浸透,昏迷八小时,经医院抢救才活了过来!青建集团公司驻阿尔及利亚项目总经理、黑帮头目刘建祥,副总经理刘安华,不给我后续治疗!为隐瞒真相,掩盖罪恶,不让所在国阿尔及利亚警方介入调查,把我送到该国奥兰市市郊,一个偏僻的木厂小屋里,派专人看了起来!黑帮成员经常对我威胁殴打,扬言要扔我海里去喂鱼!我国内的家人,从知情工友哪里得到消息后,国内打电话来要人,黑帮团伙在非法拘禁我三个多月后,才不得不用一张飞机票,打发我回了国!二年的工资一分钱也不给,医疗费不承担,更没有任何赔偿!临上飞机,他们还狂妄的对我说:”回了国,我们黑白二道都奉陪你!”2004年4月,我回国后,自己花钱住进了医院,进行了颈椎部骨移植手术治疗,并附上金属板!国外国内的病历和影像资料显示,我的头部颅骨骨折,颈椎部和胸椎部受伤变异突出,经专业机构鉴定为三级伤残!

   我到青岛市政府有关部门控告无人理,到山东省政府无人管,无奈之下,强忍身体伤残的痛苦,到北京中央部门控诉!残疾人是社会的弱者,政府本应维护其权益积极救助,我却因为上访,遭到了青岛市信访局、公安局,残酷的、叠加式的疯狂迫害!青岛市政法委副书记兼信访局长夏国洪、现任信访局长于钦德、信访驻京办主任蒋汇川、公安局长黄龙华、原青岛市劳教所长吴森忠,青岛即墨市信访局长高新刚、即墨市公安局长郝波等人,相互勾结成利益集团,借工作上的便利大肆敛财,他们与青建集团公司黑帮权钱交易,多次把我从北京强行押回青岛,长时间关进青岛市政府信访黑监狱!我经常被失踪,他们从来不告知我的家人!

   在黑监狱,我这个残疾人被非法搜身,劫掠钱物,受尽了 他们的虐待,并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青岛市信访黑监狱单人单间,铁窗(窗户玻璃用黑色铁板封上)铁门,大小便在室内的塑料桶里,摄像头监视,无论男女访民都毫无隐私可言!黑看守不让说话,吃他们的剩菜馊饭,喝被污染了的井水,每天早晨只给五分钟的洗漱时间,连罪犯都不如,还要时常被黑看守们呵斥、辱骂和殴打!

   2006年11月15日,青岛即墨市公安局先在通济区楼子疃村黑监狱关押我到同年的12月12日,又用警车把我转送青岛市劳教所,违法封闭式劳教我这个残疾人一年半!青岛市劳教所是个人间地狱,所长吴森忠就是一个人面恶魔!他收受青建集团公司黑帮的巨额贿赂,接收劳教我这个没有劳动能力的三级残疾人!他把我拘禁在严管大队四楼,常年不见阳光,阴暗潮湿的三号室内,进行残酷迫害!被劳教人员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我伤病严重痛苦不堪,也要陪伴到收工!上厕所需申请,他们不同意,我经常屎尿拉到裤子里!吴森忠指使手下,把我打倒在地,然后,再假惺惺的背起来,弯腰用力摔倒前面的水泥地面上,用脚踩住我颈椎的伤处狠狠的碾压,致使我的颈椎再次断裂,身体瘫痪!昏迷数日不能进食,醒后每天呕吐不止,排便困难!我要求所外就医,他们拒不答应,使我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我的家人按他们的要求送药给我服用,劳教所长吴森忠也不让我们见面,我整日遭受的是生不如死的煎熬!我痛苦时喊叫救命,他们就用臭袜子堵住我的嘴!长年不能洗澡,我身上臭味难闻,蓬头垢面,都滋生了虱子,床上床下,到处乱爬!我瘫痪在床,一直到2008年6月10日,所谓的劳教期满,公安局才把奄奄一息的我抬出青岛市劳教所扔掉!

   我妻用轮椅推着我,历尽艰辛到北京控告,青岛市政府信访局、公安局的有关责任官员,并没有因为我身体已经瘫痪,兽性有所收敛,反而是对我的迫害变本加厉,手段更加的残忍和丧心病狂!在北京永定门国家信访局接待司门口,我妻遭到青岛信访驻京办主任蒋汇川手下的殴打,我自己花钱买的轮椅也被故意损坏,座垫被扔掉,轮胎气门嘴被折断放气!我们夫妻每次被从北京绑架押回青岛,相伴的都是直接送进黑监狱,长时间的分开关押,他们继续惨无人道的百般摧残我!禽兽们面对无力反抗的我,嘴巴对着我的耳朵轮流辱骂我,甚至往我的嘴里灌屎尿,意图使我血压升高,达到伤病加重气绝身亡的目的!

   2009年8月26日,我们夫妻再次被分开,我妻被关进青岛即墨市通济区楼子疃村黑监狱,我被送到即墨市大信村中心卫生院,一个堆满医疗垃圾的小屋里关押!明曰治病,实则对我酷刑折磨,死亡威胁!他们锁紧门窗,不让外人靠近,让我与世隔绝!我生活不能自理,屎尿在床,室内臭气熏天,蛆虫满地爬!炎热的天气,他们经常几天不给我水喝,不给我饭吃,再加高温和污浊的空气,我整天处半昏迷状态中!看守我的恶棍警察(警号为152105)经常进来,用拳击打我的头面部,致我口鼻流血,几度昏迷!他们勾结黑心医生,用紫外线灯近处照射我,还企图用卑鄙的医疗手段治死我!从夏天折磨我到冬天,2009年11月2日,一个寒冷的夜晚,政府人员先给我家中断了电停了水,再把我妻从另一个黑监狱放出来,深更半夜才让我们夫妻回家!青岛市政府信访局、公安局官员的黑恶,由此可见一斑!

   青岛市政府黑恶官员为达到非法维稳控访的目的,在我居所的村里到处安装监控设备,让村干部轮流值班,对我们夫妻监视、跟踪、盯梢!扣押我妻身份证,趁我家里无人时,翻墙入室搞打砸,盗窃钱物,连我家户口本都偷去!青岛公安警察还开着警车私闯民宅,恐怖威胁,株连亲属,凡我的亲属电话号码都被询问登记!2009年3月25日,我的外甥到即墨市通济区楼子疃村黑监狱探询我,遭遇离奇车祸,二次住进医院手术治疗!2013年12月18日晚,我邻村姐家的过冬柴火堆,被他们放火烧光;我姐家三岁的小孙子,青岛即墨市公安局报复性的,至今不给落户口!

   青岛市黑帮恶官勾结,摧残我的身体,累及我的亲人,也毁了我的家庭!妻用轮椅推着我寻求公道正义,伴我多次关黑监狱受尽折磨(累计我被政府非法关押1020天,妻被非法关押352天)!我未成年的儿子早早辍学,替别人打工为我赚取医药费!我们全家聚少离多,连春节、中秋节,这些民族的节日,都因为青岛市政府信访局、公安局的无情报复迫害而不能团圆度过!

    2012年4月25日,青岛即墨市公安局把我夫妻从北京押回,先在即墨市公安局非法关押三十多个小时后才送回家,开始对我们夫妻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非法监视居住!青岛市政府信访局、公安局人员,在我家周围密集的、无监视死角的安装摄像头,在不远处建了简易房(现又换成了更大的集装箱房),雇佣黑社会人员数名,公安局警车、武警车和政府车辆数台,包围着我的家!公安警车每天二十四个小时堵在我家门口,非法盘查车辆,威胁路人,有的警车为做恶不被识别,都摘掉车牌!他们不断挑衅,辱骂我和家人,半夜鸣警笛,发动机轰鸣,故意制造恐怖气氛,恶意骚扰!他们爬墙头,往我家里扔黑石头,夜间在我家门口排泄大便,极尽流氓恶棍之能事!

   2012年6月的一天,我九十多岁的老母亲拄着拐杖,到看守人员的小屋里和他们论理,被这群禽兽扔掉拐杖拖了出来,可怜我年迈的母亲只有在地上爬,当年中秋节前夕,老母亲带着牵挂含恨离世!在我送母亲去火化场的路上,毫无人性的青岛市官员,仍派出包括警车在内数车跟随!

   我们夫妻至今已被青岛市政府非法监视居住三十一个多月了,他们对我和家人的迫害,就从来没有停止过!目前,我伤残多病的身体,每天只能靠服用药物来维持状况,无法预料我将来是否会被治病死、车祸死、坠楼死……向国际社会控告、求救!!我的话:

   18724776430

   2014年12月10日

   青島殘疾人

   青島殘疾人

   青島殘疾人

   青島殘疾人

   

   中國控訴歐洲部!陳忠和

(2014/12/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