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曾节明文集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从九月二十六日开始,到十二月十一日被七千香港警察暴力镇压(美其名曰“清场”),坚持了七十六天之久的香港“占中”民主运动悲壮谢幕。
     真正的民主人士,必须实事求是地承认:此次香港“占中”运动失败了。因为“占中”民众已被驱散,而“占中”的诉求,没有一丝一毫的实现。
   

     徐水良却睁眼无察以上事实,咋咋呼呼地说:占中取得了伟大胜利!“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原文网址: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23513)”这显然是在指鹿为马,“占中”者本人:黄之锋的绝望绝食、周永康的临别泪水。。。都已经证伪了他“很完美”的判断。
     众所周知,唯有秉持实事求是的态度,才有可能汲取教训,在下次运动中取得成功;徐水良这种指鹿为马阿Q精神胜利法的“乐观”鼓吹,等同于释放麻醉剂,客观上是在阻碍民运者汲取教训。
     无鉴于以上倒错,徐水良反而牛气冲天,把承认“占中”失败的人,统统打成“中共特线”,高喊:反对失败主义!
   
     也恰恰在这个时候(偶然乎?必然乎?)之前劲头十足高八度攻击“占中”违法、鼓吹“占中”收场的胡平,突然变换脸孔出来高唱:
     “巩固占中成果 防止失败主义”
     (原文网址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23647)
     此种川剧变脸戏般的表演,直看得人瞠目结舌;旁观者不禁要问:指责“占中”“违法”,在任何诉求未实现的情况下,一直鼓吹“占中”收场的,不是你胡平吗?你胡平本身就是失败主义,还要别人防止什么“失败主义”!?
   
     现在已经很明显,胡平是故意耍赖,徐水良则是以偏概全。
   
     什么是失败主义?就是认为某项事务不可能成功、必定失败的主张。那么承认此次“占中”失败,就是一开始就认为“占中”不可能成功吗?这显然荒唐透顶。
   
     客观地说,“占中”运动本来是有获胜的契机的,因为:
     其一,香港的特殊地位,决定了中共习近平当局,不敢效法邓小平镇压“六四”的手法,来镇压此次“占中”运动,也就是说:决不敢动用军队镇压、决不敢开枪镇压,而唯有依靠香港警察来镇压;而全香港只有约两万五千名警察,如果“占中”的规模足够大(如有十万人以上的规模),香港
   根本无力镇压“占中”;
     其二,香港“占中”运动争取的既非港独、也非颠覆特首政府、而是港民普选立法会议员、提名特首人选的权利(不知胡平为何硬说这是“高诉求”,而又睁眼瞎说梁振英寸步不让、仅假惺惺地摆个“对话”姿态就是“好”,就该“收”!?)此种诉求虽威胁到港奸梁振英一伙的既得利益,但并未直接威胁到中南海政权对中国大陆的专制统治,因此中共北京当局有让步的空间。
     由此可断,如果“占中”的压力足够大,迫使中南海后退妥协是完全可能的。
   
     那么,为何在握有胜机的情况下,此次“占中”运动最终失败了呢?其主要原因在于:
   
     第一,“占中”的规模不够大。“占中”的规模,只是在九月下旬占中初起、并逼退警方橡皮子弹、催泪弹弹压之后,达到数万人的规模,这也是“占中”人数的最高峰,此后就逐渐走低,被最终驱散前只有数千人。如果在本月十一日香港警方最后围剿的时刻,“占中”能有数万人的规模,七千香港警察是根本不足以“清场”的。
     “占中”规模不够大,当然与香港民众素质上的局限性有关:多数港民过于看重经济利益和眼前的生活便利,看不到民主权利事关香港前途重大意义,看不到此次“占中”的民主与专制正邪决战性质,因此对于妨碍他们眼前生活秩序和出行便利的“占中”运动,持漠不关心甚至反感的态度。或许是因为生活较富足的原因,港民整体上对“占中”的支持,甚至远逊于1989年大陆民众对学运的支持:如果港民有十分之一当年大陆民众堵军车的那种热血,梁振英港奸政府必早已垮台!
     香港人身上同样有着华人重经济实惠、轻宪政民主(“不关心政治”是其惯常表现形式)的通病,应该承认这是一种悲哀的现实。
     但是,作为一方民运人士,是不应该苛求当地民众的素质的,而应该首先承认自己发动群众的工作做得很不够、或者很不成功;
   
     第二,“占中”领导人策略大错。
     首先是没有及时升级“占中”,扩大抗争规模:九月二十七日梁振英一伙悍然动用上千警力,以催泪弹和橡皮子弹疯狂镇压和平“占中”民众,结果激起香港民间强烈反弹、引发国际舆论大哗,彼时“占中”受到香港各界踊跃支持,“占中”规模飙升至数万人规模,“占中”领导人没有乘势而进,“乘热打铁”,发起“占领”政府机关、警署、法院。。。等大规模行动;
     十一月,“占中”者打退当局第二次“清场”,士气回升,“占中”领导方也没有乘胜追击,发起全港罢工、罢课、罢教、绝食、静坐等“激烈”行动,再次坐失时机;
   
     与“占中”领导人临场失策相互映衬的是,“民运理论家”徐水良平日里干嚎“全民起义”、嘴上也不断强调自己支持“占中”、但却拼命反对扩大抗争、升级“占中”,把加强抗争的主张一概打成“盲动冒险主义”、“政法系阴谋”;徐水良耍贫嘴说:中共不可能让步,因此主张扩大抗争以实现“占中”诉求的人,是在散播中共改良幻想。。。云云;意即:你们不要扩大抗争,反正中共不可能让步的,要争取民主,只能革命啦!
     问题是不扩大抗争,“革命”会从天上掉下来不成!?不向伪当局施压,不逼退伪当局,如何撕开革命的口子?如何创造革命的条件?徐水良睁眼不察的是:罗马尼亚革命、捷克革命、利比亚革命。。。许多革命都是街头抗争开始的、而并非一开始就举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式的旗帜。
   
     待到“占中”走低、当局黑手操控“法国人”等“热血青年”打砸立法院制造“清场”口实、抹黑“占中”运动、形势十分危急的时刻,学联黄之锋悲愤发起绝食运动,作最后一搏,却得不到学联秘书长周永康的支持,以致绝食运动得不到足够的支持。
     许多民运异议人士以中共草菅人命为由,否定黄之锋绝食行动的意义。实际上在那种情况下,黄之锋的绝食行动是很有效的:学生们绝食,迅速激起了香港各界的同情,学生的父母愤而“造反”、越来越多的教师走上街头、梁振英港奸集团中下层也是人心浮动。。。这也是梁振英迫不及待地发狠在十一号发起“清场”总攻的重要原因。
   
     其次是以“泛民”为代表的香港民主派没有坚定的抗争意志,关键时刻竟然向港奸当局“自首”:
     “泛民”领导人——“占中三子”朱耀明、戴耀廷和陈健民一直不敢发动民众、发起罢工罢市、绝食、静坐等行动扩大抗争,暴露畏首畏尾的心态;十二月三日,“占中三子”竟到香港警察总署自首;“自首”,等于是承认自己“有罪”,承认自己“有罪”,等于是否定了自己领导的“占中”——至少是部分地否定了“占中”的正当性,这说白了就是“缴枪投降”。此就象一支部队,主将都抛弃部队投降了,这对“占中”的打击可想而知有多大!“占中”运动为何在最后阶段再也无法积聚逼退警方的人气和士气,“占中三子”的自首难辞其咎!
     “占中三子”自以为此种自我担责,可以保护学生免受“秋后算账”,这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迂腐,孰不知这种形同叛卖的自我矮化,是对学生人格和自尊心的深刻伤害!
     “自首”更不可能感化梁振英当局,它除了助长梁振英一伙的骄狂气外,还能有什么用处呢?
   
     第三,“占中”领导者组织者过于强调和平抗争。在和平抗争遭到警方暴力镇压时,民众有暴力自卫的天然权利,但光凭雨伞是挡不住警方的警棍、催泪弹的,“占中”者们应该准备更有效的非枪类武器,如长竹竿、铁棍、弹弓等等,只有粉碎警方的清场,才有时间发动民众。
     
     在承认“占中”失败的同时,必须看到,“占中”运动并非完败,因为它令中共当局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比起代价,中共香港“维稳”的收获,完全可以以“得不偿失”来形容:
   
     一则,随着对“占中”的暴力清场,“一国两制”模式彻底破产。说它破产,一是因为镇压“占中”后,为了防止街头运动卷土重来,梁振英一伙在习不良中央的支持下,必然加紧吞噬香港残存的自由,香港宪政与法治——言论、结社、集会等自由和司法独立必大幅倒退,香港镀金鸟笼化——新加坡化已成定局;二是因为香港的“一国两制”模式,已成反例,对台湾的统战作用扫地以尽;
   
     二则,当局暴力香港占中,令一直以来媚共通共自我矮化全身心“打拼经济”的马英九当局威信扫地,国民党民望跌至迁台以来历史最底点,“九合一”选举大败几乎输光老本,国民党谢幕而民进党上台已成定局,有鉴于香港如此不堪情形,以及群情汹涌的反统“去中国化”民意,民进党不可能延续马英九的两岸政策,两岸关系大幅倒退势所必然,且已经发生;而台湾的“九合一”选举(以选票抛弃马英九国民党的民主权利)让港民羡慕不已,又反过来刺激“港独”以暨未来更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习近平就如当年的满洲贵族一般看不起粤人,习近平的盲目自信、对港民“红二代”式的傲慢,令胡面瘫苦心收买台湾的十年“统战”之功毁于一旦,极大助长“台独”,且逼出一个“港独”来,代价诚可谓不菲。
   
     三则,“占中”运动七十五天的空前抗争,令中南海死水再起波澜且波黠浪异,派系争斗显然加剧:十二月三日,大陆媒体突然反常地登出江泽民于十一月十七日前呼后拥参观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旧闻,并配有大幅照片,还说江泽民“在大型油画《世纪大典》之前深切回忆起香港回归的盛况”。。。这就完全违背了习近平对江泽民等退休老人活动“不准报道”的规定。
     这就反映出香港问题上中南海的派系分歧。
     中南海的内斗不可小视,因为它必然是促成中共垮台的关键因素之一;而中共高层内斗,唯有在“占中”类大规模民众抗争爆发时,才有激化以至变局的可能。现今中共高层没有清官,也没有赵紫阳式的人物,中共贪官固然不是好东西,但人有求生的本能,现今面临习近平锦衣卫“反腐”清党谋建新独裁的逼迫下,中共高层贪官完全有不择手段反戈一击的可能,完全不能排除他们中有人会打“军队国家化”、“宪政民主”这张牌,对政敌进行反制,甚至发动政变。。。当然,中共贪官不大可能真心实意创建民主体制,但他们将来的异动有利于中共一党专制的垮塌是肯定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