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
   (《主权与思想的主权》)
   
   
   第八章、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071)
   “在绝大多数国家,讲真话比较容易,实事求是,既不需要勇气,也不需要牺牲。而讲假话需要很大勇气,因为你骗人要承担后果,搞不好就身败名裂。可我们正好相反,讲假话很容易,张口就来,脸不红心不跳。而讲真话需要极大勇气,甚至需要冒坐牢的风险。这种真假颠倒的实质是是非颠倒了。”——其实在每个社会,谎言都是人际关系的润滑剂,中国只是比较突出罢了。“这仅适用于‘善意的谎言’,不包括‘打算用谎言进行利益的欺骗’。”——总统和其他公职人员竞选时候对选民们进行的无法兑现的许诺,算是善意的的谎言,还是“打算用谎言进行利益的欺骗”的呢?广告和推销员对顾客进行的无法兑现的许诺,算是善意的谎言,还是“打算用谎言进行利益的欺骗”的呢?其实在“善意的谎言”和“打算用谎言进行利益的欺骗”这两者之间的界限,经常是模糊的。因为语言的本质就是如此:语言无法清晰描写实际情况。
   
   
   (072)
   “善意的谎言是为人,非善意谎言是为己。至于政客商人之言,或是世上大部分谎言是为一己利益,更是不在话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大概只存在教科书了。对朋友、小孩的赞美,也许有虚伪成分,但多半没有利己成分。”——
   我觉得呢,对每个具体的人来说,这一区分也许明显,但不同的人彼此之间的“明显”又是“明显”不同的。两个明显乃至无数个明显重叠在一起,明显就变成模糊的乃至明显不同的了。
   
   这就像底片,一次曝光很清楚,两次曝光乃至多次曝光就无法成像了。
   
   
   (073)
   “有些时候,说谎的人出于主观自利的目的说谎骗人,但在客观上让被骗的人至少变得更舒服。比方说,很多宗教人物(真正的基督信徒除外)给别人一个虚幻的盼望已达到自己敛财或其他自利的目的,但在客观上给了被骗的人某种必需的疏解。再比方,有人比如老毛骗大家说他是人民的救星,让大家对他的画像跳‘忠字舞’,大家不得不跳,但是那些被他骗住的人跳的时候就会比那些看穿他的人要少很多痛苦。再比方,假如被梁骗子骗走的钱最终没有偿还,被骗的人继续被骗(例如认为梁骗子只是“生意失败”)会比认清真相(知道梁骗子是个骗子)要少些痛苦。如果一个人计划不利哪个人以谋取自己的利益,有可能的话最好用骗的方法,这样较少阻力,较少消耗。否则就算被剥削的人的反抗能被镇压,社会的内部消耗必然增加,反而不利社会整体发展。”这大概是“润滑剂”之说的理由吧。
   
   
   (074)
   总统和其他公职人员竞选时候对选民们进行的无法兑现的许诺,算是“善意的谎言”,还是“打算用来进行利益欺骗的谎言”呢?股神们忽悠股民们进场垫背送死的怂恿,算是“善意的谎言”,还是“打算用来进行利益欺骗的谎言”呢?其实,“善意的谎言”和“打算用来进行利益欺骗的谎言”这两者之间的界限经常是模糊的。因为语言的本质就是如此:语言无法描写实际情况,语言只能描述自己。
   
   
   (075)
   “言语包含太多的欺骗了。”因为固定的语言难以描述流动的事情蘑菇顶的语言还能给活动的思想激发出不同的理解。语言不能说清意义,意义不能揭露事实……知道了这些,就无需苛求自己了。
   
   
   (076)
   透彻的思想出自三不要:不要钱,不要命,不要脸;仅仅是“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是不够的,因为“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最多只能概括“不要钱、不要命”(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具有语义的重复),而无法概括“不要脸”──而唯有不要脸,才能脱离因袭、达成原创。
   
   
   (077)
   人类无法认识真理,人类只能认识自己的思想,正如猪只能认识猪的思想,而无法认识人的思想。什么样的人,就认识什么样的思想,除非有个金刚不坏之身,认识真理只能是人的吹嘘;或者,“真理”的意思仅指“我说”。
   
   
   (078)
   击败历史?人们自以为突破与创新,其实不过循环与翻新。个人主义,不过是种族奴隶的调味剂。
   
   
   (079)
   仅有思想自由是不够的!如果不能获得思想主权,思想自由迟早是会失去的。否则,多问几个“然后呢”,一切意义就都突然消失了!剩下的只是无边的虚空。这就是“有思想自由而无思想主权”的终极结果。
   
   
   (080)
   人只不过是一只大一些的蚂蚁。人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蛛丝蚂迹。本质上和电影无异。除非,他能拥抱思想主权,并且“与之合一”。
(2014/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