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谢选骏文集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
   (《主权与思想的主权》)
   
   
   第八章、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071)
   “在绝大多数国家,讲真话比较容易,实事求是,既不需要勇气,也不需要牺牲。而讲假话需要很大勇气,因为你骗人要承担后果,搞不好就身败名裂。可我们正好相反,讲假话很容易,张口就来,脸不红心不跳。而讲真话需要极大勇气,甚至需要冒坐牢的风险。这种真假颠倒的实质是是非颠倒了。”——其实在每个社会,谎言都是人际关系的润滑剂,中国只是比较突出罢了。“这仅适用于‘善意的谎言’,不包括‘打算用谎言进行利益的欺骗’。”——总统和其他公职人员竞选时候对选民们进行的无法兑现的许诺,算是善意的的谎言,还是“打算用谎言进行利益的欺骗”的呢?广告和推销员对顾客进行的无法兑现的许诺,算是善意的谎言,还是“打算用谎言进行利益的欺骗”的呢?其实在“善意的谎言”和“打算用谎言进行利益的欺骗”这两者之间的界限,经常是模糊的。因为语言的本质就是如此:语言无法清晰描写实际情况。
   
   
   (072)
   “善意的谎言是为人,非善意谎言是为己。至于政客商人之言,或是世上大部分谎言是为一己利益,更是不在话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大概只存在教科书了。对朋友、小孩的赞美,也许有虚伪成分,但多半没有利己成分。”——
   我觉得呢,对每个具体的人来说,这一区分也许明显,但不同的人彼此之间的“明显”又是“明显”不同的。两个明显乃至无数个明显重叠在一起,明显就变成模糊的乃至明显不同的了。
   
   这就像底片,一次曝光很清楚,两次曝光乃至多次曝光就无法成像了。
   
   
   (073)
   “有些时候,说谎的人出于主观自利的目的说谎骗人,但在客观上让被骗的人至少变得更舒服。比方说,很多宗教人物(真正的基督信徒除外)给别人一个虚幻的盼望已达到自己敛财或其他自利的目的,但在客观上给了被骗的人某种必需的疏解。再比方,有人比如老毛骗大家说他是人民的救星,让大家对他的画像跳‘忠字舞’,大家不得不跳,但是那些被他骗住的人跳的时候就会比那些看穿他的人要少很多痛苦。再比方,假如被梁骗子骗走的钱最终没有偿还,被骗的人继续被骗(例如认为梁骗子只是“生意失败”)会比认清真相(知道梁骗子是个骗子)要少些痛苦。如果一个人计划不利哪个人以谋取自己的利益,有可能的话最好用骗的方法,这样较少阻力,较少消耗。否则就算被剥削的人的反抗能被镇压,社会的内部消耗必然增加,反而不利社会整体发展。”这大概是“润滑剂”之说的理由吧。
   
   
   (074)
   总统和其他公职人员竞选时候对选民们进行的无法兑现的许诺,算是“善意的谎言”,还是“打算用来进行利益欺骗的谎言”呢?股神们忽悠股民们进场垫背送死的怂恿,算是“善意的谎言”,还是“打算用来进行利益欺骗的谎言”呢?其实,“善意的谎言”和“打算用来进行利益欺骗的谎言”这两者之间的界限经常是模糊的。因为语言的本质就是如此:语言无法描写实际情况,语言只能描述自己。
   
   
   (075)
   “言语包含太多的欺骗了。”因为固定的语言难以描述流动的事情蘑菇顶的语言还能给活动的思想激发出不同的理解。语言不能说清意义,意义不能揭露事实……知道了这些,就无需苛求自己了。
   
   
   (076)
   透彻的思想出自三不要:不要钱,不要命,不要脸;仅仅是“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是不够的,因为“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最多只能概括“不要钱、不要命”(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具有语义的重复),而无法概括“不要脸”──而唯有不要脸,才能脱离因袭、达成原创。
   
   
   (077)
   人类无法认识真理,人类只能认识自己的思想,正如猪只能认识猪的思想,而无法认识人的思想。什么样的人,就认识什么样的思想,除非有个金刚不坏之身,认识真理只能是人的吹嘘;或者,“真理”的意思仅指“我说”。
   
   
   (078)
   击败历史?人们自以为突破与创新,其实不过循环与翻新。个人主义,不过是种族奴隶的调味剂。
   
   
   (079)
   仅有思想自由是不够的!如果不能获得思想主权,思想自由迟早是会失去的。否则,多问几个“然后呢”,一切意义就都突然消失了!剩下的只是无边的虚空。这就是“有思想自由而无思想主权”的终极结果。
   
   
   (080)
   人只不过是一只大一些的蚂蚁。人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蛛丝蚂迹。本质上和电影无异。除非,他能拥抱思想主权,并且“与之合一”。
(2014/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