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
   (《主权与思想的主权》)
   
   
   第六章、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051)
   “加尔文的上帝主权论:“一般研究加尔文神学的人,大多会指出‘神至高主权的教义,是整个加尔文思想系统的基础’;1618——1619年的多特大会(The Synod of Dort)后,加尔文主义的五项要点(Five Points of Calvinism)也大扺被确定,此即:全然败坏(total depravity)、无条件的拣选(unconditional election)、限定的赎罪(limited atonement)、有效的恩典(irresistable grace)、圣徒的坚忍(preseverance of the saints)这五点,而此五要点背后所反映的均是‘上帝的主权’(the sovereignty of God,the divine sovereignty)的观念。”——其实,加尔文所说的“神至高主权”,只是他自己的教义,是他自己的思想,不论如何用上帝来镀金,其质地依然是人的东西。
   
   
   (052)
   “上帝主权、上帝神圣的统治这观念,就像逻辑演绎的公理(axiom),发展了加尔文每一部分的神学: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中曾说:‘严格说来,我们说认识上帝,却没有宗教或敬虔,这就是不对。’因此,有关加尔文对上帝主权的看法,绝不能单就上帝观理论层次来谈,必得由其在日常生活、灵修层面上之实质来检证其实在性。“——逻辑演绎的公理,数学的演算也罢,甚至科学的观察和推测,都是人的思想,使升格为宇宙法则的私房钱。
   
   
   (053)
   “J.I.Packer在所著《传福音与神的主权》一书第一章里说过:‘如果你是个基督徒你是祈祷的;承认神的主权乃是你祈祷的根据。……实际上,每逢我们祈祷的时候,我们就承认我们自己的无能和神的主权。’神的主权应是无所不在。”——但是这样的主权显然不是超越于人的,是无法被人说出来的,更是不可能总结归纳的,否则上帝岂不是比人们的语言还小了么?事实上,许多人在祷告的时候,都自以为聪明地认为,可以通过祷告来影响上帝甚至操纵上帝、控制上帝。
   
   
   (054)
   “《基督教要义》卷一第十六章,加尔文讨论上帝以祂的权能保存并支持宇宙,以祂的旨意统治宇宙。在论上帝的摄理上,加尔文也提醒我人‘所谓天命(providence),不是指上帝高踞天上,清闲自在地注视着下面人间所发生的故事,乃是说上帝掌握了宇宙的枢纽,统治一切。’。在此,加尔文一方面排除了自然神论(Deism)的看法,一方面则已指向预定论的说法,‘一切都是出自上帝一定的旨意;因此,没有什么事是出于偶然的。’。”——显然,加尔文所谈论的上帝,仅仅是(关于上帝的)信仰,不是上帝(及其能力本身)。但是,为了实现他本人不曾告人的目的,他却把两者(关于上帝的信仰和上帝及其能力本身)混淆起来了。加尔文于是成了一个假传圣旨的伪造者,一个无孔不入的伪善者。
   
   
   (055)
   “‘人在上帝的权能以外,甚么都不能做’,这是加尔文信仰中很根本的一个观念,上帝的主权即在此显明。在《基督教要要义》卷一第十七章中,加尔文再深入发挥上帝的主权的观念,加尔文说:‘祂统治世界的奇妙方法,称为“深渊”是很正当的,因为那虽不是人力所能认识的,还应该是我们崇拜的目标。’(卷Ⅰ,17章,2节)加尔文更指出:‘上帝统治世界的权力,既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我们就应当接受这最高的统治,认祂的旨意为公义的唯一规律,和万有最适当的原因。’。加尔文认为,‘一个虔敬的人必把每一幸福与愉快的事完全归于上帝’,但所谓幸福,愉快的事不是指物质方面的。”——这里所说的,是些真假参半的东西;一会儿承认自己不懂,一会儿又假装自己懂得。一个人若把两者(关于上帝的信仰和上帝及其能力本身)混淆起来,就只能成为加尔文那样的假传圣旨的伪造者,一个无孔不入的伪善者。
   
   
   (056)
   在国际法下罗马教廷被承认为一个主权的形体(与国际法的实体梵蒂冈是分离的),虽然土地面积极小,但也拥有一小块在意大利首都罗马的内飞地。事实上,国际法是从上帝的主权中派生出来的,没有上帝的主权,就没有国际法。
   
   
   (057)
   国际法上的主权:在国际法上,主权指的是国家的权力行使,也可能因某些外力因素导致暂时无法行使主权,但这并非主权丧失。在原则上,主权是“合法行使权力的根据”,在实际上,则是“拥有行使权力的实际能力”。外国政府承认了一个国家的领土,也就承认了其主权,又或者也可能拒绝做出承认。例如,在理论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都宣称其政府主权包含整个中国大陆和台湾,而两岸政府相互不承认彼此的“国家”地位。就目前上一些国家承认中华民国的国家地位,而包含联合国在内的多数国家则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实际上缘于主权的不可分割性,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的主权是重迭的,区别在于他国承认哪一个“政府”为“中国主权的代表”。然而,“主权重迭之认定“实际已违反了“主权的排他性原则”。由此可见,所谓“主权”在本质上也是不能自圆其说的东西,是“一种思想”,甚至是“一种文字游戏”。
   
   随着时代与观念的变化,加上两岸政治情势与过去的不同,目前“拒绝双重承认”变化为仅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方,中华民国与新国家建交时则不再要求对方必须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断交。2007年5月1日圣露西亚与中华民国正式建交,同时并未主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断交,中华人民共和国交涉至2007年5月5日,宣布即日起与圣露西亚正式断交,因此,目前仅剩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方还认为两岸主权重迭,至于中华民国一方,从两岸开放交流之初就一直公开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拥有台湾主权,因此中华民国一方实际属于否定两岸主权重迭。
   
   
   (058)
   文天祥的《金陵驿二首·其一》感人至深,但无论如何,他的地理意识已经从“中国人”变成了“江南人”了:“草合离宫转夕晖,孤云飘泊复何依!山河风景元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中国就这样灭亡了。但中国意识依然存在。后来甚至被蒙雇人、满洲人、日本人、苏联人继承了。
   
   
   (059)
   “大学,是死人统治的地方。”就像“政府,是统治死人的地方。”大学是死人统治的地方,这在毕业典礼上最为明显了,大家都身穿丧服。政府,是统治死人的地方,这在国庆游行上最为明显了,大家都像木偶一样行为划一。百兽率舞,自古及今,中外各国,概莫能外。
   
   
   (060)
   一些支持民主全球化的人士则认为国家应该让出一些权力给世界政府(比联合国更具权力的全球性政府),由世界上的人民所控制,而不是依据国与国之间的准则。这种主张,事实上也是从上帝主权的观念中派生出来的。没有上帝的主权,也没有人民的权利。这种主张,事实上也是从上帝主权的观念中派生出来的。没有上帝的主权,也没有人民的权利。
(2014/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