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双重的“作对”]
谢选骏文集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房屋装修与难民行为学
·赌博的精神意义
·“中国”不是“土著”的同义词
·赌博的精神意义
·新中国与猩中国
·越南人与老鼠肉
·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十九大与火葬场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带枪的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
·千万别和穆斯林握手
·不只脸书 Google也遵循无商不奸的法则
·孤家寡人无往不胜
·蟑螂的子子孙孙没有穷尽
·巴农归来还是班农龟来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不独立,毋宁死
·穆斯林最仇恨穆斯林
·台湾会变成另一个越南或是朝鲜吗
·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佛教打着放生的旗号,做着缺德的事情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双重的“作对”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
   (《思想主权的发现》)
   
   
   十二章、双重的“作对”


   
   (111)
   “天子的人格”是其主权的外现。他的人格乃是他之外的人类,不可能拥有的生命要质。主权的人格!只有这才能解开一切思想纷扰、平息一切思想斗争;仿佛太平斧救苦救难,劈开燎原赤火,断绝地狱之门。这不是枪杆子,不是标语、口号、小册子;这是他的身体所发布的“创新”。
   
   
   (112)
   他的主权在双重意义上与世界“作对”:
   
   1,对立;2,对偶。
   
   
   (113)
   一个完整的天子,把发动革命与扑灭革命、进行扩张与中断扩张,集于一身,在无所不用其极的同时,止于至善。他给千秋万代的历史打上自己的烙印,以天庭的力量扭转地府的朝向,用充沛的元气确立新的方位、开辟新的轨道。他拒绝乱党的思想,他看穿“不断革命”、“继续革命”的口号,只是极端利己主义者企图乱中夺权、趁火打劫、霸占民产、欺男霸女的招魂幡。
   
   
   (114)
   如果人自视为生命世界的冠冕,“人民的意志”就是现代狂欢节的假面具,然而,冠冕并不是基础,假面具也不是本体。佛教式的虚无主义,宣传众生平等的颓废思想一。这一颓废思想虽然立足于高远的观察,但却错把文明的冠冕当作了种族的基础,把等同人人、等同人兽、甚至等同生命与无机物的假面哲理,当作自然过程的真相。这种“以假修真”的结果,最后是让假的掩盖了真的,结果宗教骗子横行。
   
   
   (115)
   要使人的文明变得健康,就得定期地归返自然,必便恢复充分的内力;而决不是相反,凭借文明的强制,脱离自然,另立门庭。信徒们!不能持之以恒的假面,应该摘下来。
   
   要使人的文明变得健康,就得摒弃佛教的虚无、西方的原理、俄国的主义、中东的血腥,就得拒绝使人成为手段(哪怕是“为了实现文明”这样美好的许诺);而把耶稣的救赎看作是“健全生命”的途径,。更进一步,只要坚持灵魂的价值优于生命,就难以拒绝承认还有比人更重要的存在,这一存在甚至可能还是人的根源。对当下的人而言,这种认识就是“天命”、“文化的精魂”(思想的主权),一旦作用于广漠的人群,就能开出惊天动地的结果。
   
   这主权基于自然,保证他对群众的骚乱,拥有天然的安抚力量。除此之外的各种社会性镇压,只能治标,无法治本;只能激化危机,不能消除危机。只有他能驾驭激烈的冲突,并在烈焰中获取自然的宝石。他的好战精神,蕴藏生生不已的神明之德。这就是“全球化的振荡”之后,形成“礼制的天下统治”。
   
   
   (116)
   自私自利、离心离德的社会风尚──是伟大个体和特异人格即将大兴的前兆。这尤如行将铺天盖地的簌簌风潮……“民不畏威,则大威至。”没有理由为乱世之象而担忧?没有理由对乱象的反弹,感到恐惧,“专制统治”激起了“民主运动”,“民主运动”激起“权威主义”……继乱象和反弹之后,将是新秩序。民主运动──权威主义──宪政国家:这至少需要三部曲。
   
   
   (117)
   对小人,生活的每一瞬间都涨满了乐趣(所以,市井化的禅宗非常投契这些人的口味),有趣的躯壳和形式本身的魔力,化为一座座思想偶像……
   
   对君子,生活只是一种出击前的准备,精神的旋律是“期待”和“继续期待”。
   
   这两种人,需要生活在不同的水域。否则,必有一方被挤压甚至埋葬。在狭路相逢中,无论被埋葬的是谁,普遍的天子终究还是要在晦暗中熠熠生辉,像炸开一座颓废的古墓,他炸开了已经存在的一切:“在我前面来到的,都是强盗和恶狼。”这劳作不息的淘金者,以时光之箕,在荒漠中拣选出了沉甸甸的未来。
   
   
   (118)
   作为新世纪的保民官,天遣的自由之使者,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只对自己的命运与良心负责。他不执善于某一服色,拒绝趋奉时装而作即兴的演技。他鄙视皇帝,唾弃精神领袖,人生的禄位无异牢狱,而周流在炙热的天运中,发难(俗语称之为“伸张”)他的正义,派遣(俗语称之为“实现”)思想,放任(俗语称之为“驰骋”)想象,否则就会窒息而死。
   
   
   (119)
   “克服内心的败北,比克服外部的敌人,需要更大的力量:控制思想比控制国家,更加困难。夺取国家主权十分困难,但夺取思想主权则绝无可能。”(天子经注集)
   
   
   (120)
   持久的胜利,不是取得外在空间的扩张,使世俗世界惊羡、颤栗;而是完成内在机能的调整,兵不血刃的思想主权跃自渊底:如果不能自我战胜,即使震惊了世界,也不过昙花一现如文革;如果已经自我战胜,思想主权的外在扩张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欲取得空间,必先战胜时间,战胜时间,就是祛除自身的腐朽,使空间的夺得不可逆转。
(2014/1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