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谢选骏文集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
   (《思想主权的发现》)
   
   
   十一章、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101)
   宗教哲学是半个圆,社会现实是半个圆。而宗教与哲学的形式,就是对社会与现实的抗议甚至诅咒。尽管这些抗议、诅咒时时采取了逢迎与辩护的角色,但无疑的,在这种逢迎与辩护中,社会被“超现实化”了,所以到头来还是对真实的现实社会的真正批判。
   
   
   (102)
   宗教是群众的哲学,哲学是优秀人物的宗教……它们的共同特点是无一例外的社会批判。这些抗议与诅咒的形态千奇百态,但都以打动人心著称于世──以致人误以为它们有独立的价值。其实,即使是纯粹的艺术(这在我们的时代已经极为罕见了)、纯粹的象牙塔中的精神之花,也都无一如此。宗教与哲学的特点仅仅在于往往戴上了“出世”(宗教)甚至“超俗”(哲学)的面具。宗教所常用的方法,是暗示与崇拜;哲学所常用的方法,是思辨与批判,尽管有时是颂歌体的社会批判(如颂扬官方同时也就是在用讽刺的方式挖苦官方惯于欺诈这一的现实。
   
   
   (103)
   宗教和哲学里有的,或“过剩的”东西,生活里就没有,或缺乏。生活里所充斥的诱惑物,宗教和哲学就不遗余力地大加挞伐……这是从“顺时针”向“逆时针”的反转,是从零点到六点,又从六点到十二点的“挺进”,其含义无非是,赋予生活以“全面平衡”,避免生活的挪亚方舟过于危险地偏向一边,招致不必要的倾覆。
   
   
   (104)
   宗教和哲学,从来都是如此事后“补救生活”而非事前“指导生活”的!任何时代,它的主导宗教与哲学怎样说了,它的生活和现实就必定指向完完全全的另一方向!这就是所谓“既要做婊子,又想立牌坊”。这种现象即使不是“有意识的欺骗”,也是无意识的掩盖、调和、缓冲、伪装……
   
   这伟大的圆滑使得好学生们好生困惑!却给予生活的勇者更多的机会。牧师的儿子叛教者尼采,对他爷爷的基督教的指控是没有依据的!实际上,主控社会的强盗们从“弱人筋骨的道德说教”中得到的不是削弱、软化,而是强化强化再强化!
   
   
   (105)
   这是永远也不能消除的奇特现象!不论人们走到了如何迷人的乐土或“理想社会”(任何宗教与哲学都致力于新生活的生动幻想或晦涩构思),乐土的本来功能还是对生活的苦难进行粉饰与平衡。因为对于人这种敏感的、天生会分泌出不幸感的生灵来说,苦难是日课,是万变不离其宗的人类伴侣!
   
   很多宗教与哲学,在这种意义上都是“同志加兄弟”,都是无可奈何情绪的宣泄。真正的有为之士,也就是那些还没有被生活逼得缴械投降的人,就不会投身于宗教和哲学的运动。他的精力,大可用到更现实、更富于感官作用的对象上去。于是,活着的宗教和哲学,当然致力于否定“现在的生活”──打着“提高”、“净化”的欺骗性旗帜。只有死魂灵的宗教、伪善人的哲学才为“现在的生活”辩护、粉饰。你要测定一朵“精神之花”的内在活力?就看一看它对“现存秩序”进行批判的程度是否达到了“彻底否定”的地步!
   
   
   (106)
   很多宗教或哲学都自我宣称致力于“提高”或“改善”人的生活,可是没有任何一种宗教或哲学能够在它们所宣称和许诺的根本问题上获得成功,即使它曾给成员的生活以持久而重大的影响,但它们原先的“宗教目标”或“哲学目标”却总是达不到的!因为,那是观念世界的东西,只能作用于现实世界,却不能代替现实世界。而其具体作用,还常与始作俑者的许诺大相径庭,而常常构成“欺诈性的保险”。
   
   
   (107)
   宗教与哲学,只能在自己的天地里实现自己、完成自己,简言之,宗教与哲学只能走自己的那一半,而不可能多一步跨入现实世界里,践行不可能隶属于它的另一半。任何宗教和哲学或多或少都对生活深刻不满,不是对这种生活,就是对那种生活,即便是那些粉饰官方规定的死宗教、伪哲学也是假装如此的,否则,它们还谈得上什么“对生活的改造”呢?但是,任何宗教与哲学都远远不及生活这株“长青之树”本身的丰富多采、变化万端……生活是复杂的,生活是混乱的,甚至是颠倒的、充满错误的……唯其如此,它才叫做生活!生活是兽性的,不像宗教或哲学那样一维决定──“吾道一以贯之”。所以,任何宗教和哲学都禁止不了、阻遏不了生活的节奏,无法消灭生活希奇古怪的罪恶,充其量只能缓和某些过分的节奏而已。结果,是替令人作呕的生活加上了一点酵母、味精、食盐、甜酸苦辣的调味品罢了,但生活本身的易腐性却是泼洒不掉的!
   
   
   (108)
   我们应当承认一切生活!承认,是颇富宽容气派的态度,对于固执某种要求的新势力而言,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与多大的耐力!尽管我们自己还是需要回避某些生活方式、弃绝某些生活态度,但仍在内心深处理解他们──既然身为动物,怎能全然规避动物生活呢?在这里,认识与行为最好是相对独立的、互不关照的。认识应是清澈的,行动应是有力的。认识若是正面的,行动就经常是负面的;认识若真是负面的,行为才会是正面的──二者就如是整合为奇妙的一圆。
   
   
   (109)
   人的精神与现实生活,从根本上说就是这样一个有机整体,这整体需要各种矛盾和敌意冲突……割弃了有害之物,就损害了有益之物。诚然,我们必须开出自己的清单,列出清醒的评价。但不论你对其中的某一部分评价为“善”抑货对另一部分评断为“恶”──都消除不了这一有机体的其他部分。这难道是偶然的失误?仅仅是人自身的无能所招致的悲剧?不。这是生活。这是那永不停歇、永不固执、永无规范、永非定形的庞然易化在人间的反响……尽管经常是“害人”的反响。
   
   从此,我们理解并承认了生活的各种形式,圆形的世界是整体的世界,你不能只要这一部分不要那一部分。
   
   
   (110)
   他的存在被人们目为怪异,何足为奇?因为他的思想与行为,不是人的思想与行为所能局限的,而是天命对人心的圆周启示。
(2014/1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