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谢选骏文集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
   (《思想主权的发现》)
   
   
   第九章、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081)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神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将青草赐给它们作食物。事就这样成了。(《圣经创世记》第一章26—30节)
   
   人既然分享了神性,就拥有了思想的主权;我们需要破除主权国家的断言,还原神性的主权。例如,有关“原罪”的思考,就是这一还原思考的结果。
   
   这一思考的另一结果就是明确:思想的主权先于国家的主权;严格说来,国家的主权也是思想所创造的。
   
   
   (082)
   神的主权——思想主权——国家主权。
   
   “挪亚的儿子闪,含,雅弗的后代,记在下面。洪水以后,他们都生了儿子。雅弗的儿子是歌篾,玛各,玛代,雅完,土巴,米设,提拉。歌篾的儿子是亚实基拿,利法,陀迦玛。雅完的儿子是以利沙,他施,基提,多单。这些人的后裔,将各国的地土,海岛,分开居住,各随各的方言,宗族立国。(《圣经创世记》第十章1—5节)
   
   这个时候,只有国族的现实,却无主权的意识。
   
   这是自然的国家。
   
   
   (083)
   “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圣经创世记》第十二章1—3节)
   
   这是信心的丰收,但不是应许的国家。
   
   
   (084)
   “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来到拉玛见撒母耳,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撒母耳不喜悦他们说立一个王治理我们,他就祷告耶和华。耶和华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自从我领他们出埃及到如今,他们常常离弃我,事奉别神。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故此你要依从他们的话,只是当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王怎样管辖他们。撒母耳将耶和华的话都传给求他立王的百姓,说,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打造军器和车上的器械。必取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膏,作饭烤饼。也必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所出的,他必取十分之一给他的太监和臣仆。又必取你们的仆人婢女,健壮的少年人和你们的驴,供他的差役。你们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们也必作他的仆人。那时你们必因所选的王哀求耶和华,耶和华却不应允你们。百姓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说,不然。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使我们像列国一样,有王治理我们,统领我们,为我们争战。撒母耳听见百姓这一切话,就将这话陈明在耶和华面前。耶和华对撒母耳说,你只管依从他们的话,为他们立王。撒母耳对以色列人说,你们各归各城去吧。(《圣经撒母耳记上》第八章4—22节)
   
   失去对于神明的信心,这才是国家主权的性质。
   
   
   (085)
   思想主权与国家主权,此起彼伏,互相消长,所以说“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
   
   这里的诗家,是思想主权的代言人,就像荷马传说的希腊史诗那样,直接创造了亚历山大的国家传奇。
   
   
   (086)
   身阅兴亡浩劫空,两朝文献一衰翁。
   无官未害餐周粟,有史深愁失楚弓。
   行殿幽兰悲夜火,故都乔木泣秋风。
   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
   (《题遗山诗》,赵翼)
   
   这些“诗句”都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其《廿二史劄记》为后盾的,《廿二史劄记》又是以其历史兴衰故事为后盾的。
   
   这只是表象,其实质为:思想的主权因为国家主权的减压而凸现出来,就好像“水落石出”那样。而无论国家主权的洪水如何汹涌放肆,坚毅的石头永远矗立在那里的,并非因为水淹七军而消失过一天——因为思想的主权是神创造的,而国家的主权不过是人创造的。
   
   
   (087)
   世俗的眼睛看不见“超出生活一步之遥”的美,结果许多互相吹捧的“历史家”、“艺术家”、“鉴赏家”甚至“思想家”,睁看一双俗眼死死盯住生活的圈子不放。
   
   
   (088)
   无休无止的求知欲,这是思想主权的处子。
   
   
   (089)
   思想革命的成功标志,是新的种族和种族标准的形成。
   
   
   (090)
   尘埃已落定,天穹已清朗……看,星辰像晴天霹雳轰击人类的思想,放射中央国度的光环……思想的演化与肉体的突变,将与社会的演化与种族的突变,一起来到我们中间。
(2014/1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