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性构成的囚牢]
谢选骏文集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0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1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2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性构成的囚牢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
   (《思想主权的发现》)
   
   第三章、天性构成的囚牢
   


   
   (021)
   宗教与信仰的道德热情,经常是披着神圣外衣的谋生手段。使命感诚然重要,它美化了生活的龌龊的原动力,并给原先没有方向的生命指出一个生活方向,在文明社会的极端情况下,方向甚至代替了生活本身而成为主宰,所以不少人因此乐意刻苦甚至受苦。方向感经常对人的生命本身施行统治!然而,谁又能否认,各种使命感就其本来面目(而非其宣传辞令)而言,其实都是自我中心意识膨胀的结果?不论是口称基督佛陀的使命感,还是口称主权在民的使命感,不论是明确公开的自我中心为形式的使命感,还是暖昧诱惑的宣传口号进行的利他主义的使命感,都是自我中心意识膨胀的结果──它们都是“我”的,而不是“你”的,更不是“他”的。即便像佛教式的“以一切有生有情之物作为自己慈悲对象的”极端利他主义哲学,其核心依然是“我的”或“我们的”利他精神、慈悲精神,只不过是,把有情有生的万物众生,处理成了自己慈悲心怀的客体, 这就是使命感的坚实内核。
   
   
   (022)
   “哲学是各个学科的统领,而佛学是哲学中的哲学。”——然而,“如果说佛学是哲学中的哲学,那么,认识耶稣基督的救恩,那才是佛教之上的佛教。”——此外,在探讨使命感问题时,我们会自然而然地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即各种使命感都是在不同程度上以利他目的号召徒众的,而一个使命感被社会普遍接受的程度,正与其提出的利他主张的膨胀度,成正比。极瑞个体化的设计(如“阴谋”)因此和社会使命感(如“公益”)难以衔接,因为那不是一种可以公之于众的东西,不能煽动广泛的共鸣和动荡(“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这样就决定了,“阴谋”如果不能转化成“阳谋”,就无法登堂入室、盘踞中央。这种现象说明,使命感的形式和使命感内核,往往是相反的!所谓“说尽天下漂亮话”才能“干尽天下丑恶事”,就成了各个阶级、各种政体、各种统治集团甚至包括宗教的、学术的、商业的统治集团的活动分子们的从政必修课,似乎在人类的天性中包含一种“愿意受骗”的本能,所以被统治者最欢迎的仿佛就是那些最惯于撒下弥天大谎的统治者。
   
   
   (023)
   任何组织关系都是貌似强大其实极不稳定,它处在永久的流动状态下。我们看到“组织系统称霸的时代”,其最为典型的就是“战国时代”,因为历史上迄今为止的最大组织,就是战国。在战国的意义上,秦汉、罗马、乃至哈里发阿拉伯,也都是战国的果实。而一旦战国过去太久,这些果子也都糜烂了。
   
   
   (024)
   在古代的战国,争夺兵员和土地是最大的国家任务,在现代战国,争夺资源和技术成了个人和组织共同关心的核心问题,因此,控制资源与技术的跨国公司,就取得了与国家平起平坐的位置。有人预测,跨国公司还可能控制主权国家本身,而成为其全球帝国的奠基者与先行者。
   
   在这样的时代,中立的态度是不受欢迎的,因为,那只是暂时的“夹缝中的生存”,它会招致支配者的怀疑与取缔。因为全球化的膨胀,使得剩余的空间已经如此狭小,再也容不得回旋的余地了。谁在个人与组织的关系上强调个人的独立性,岂不算作社会意义的骚扰行为?其实不然。实际上个人的独立性应该包含自律,尤其行为上的自律,是一种深入到自我以内的它律,经过自律的个人独立性不仅不会骚扰社会,而且有助于协调社会关系。
   
   
   (025)
   人的禁忌不可能是超出时空的绝对禁忌,反过来风俗也并非没有根据的虚无。
   
   根据禁忌形成的尊严,是相对的、流变的。而强调一时一地的禁忌具有绝对性,只是人性中虚伪一面的表现。
   
   
   (026)
   禁忌与尊严的不稳定性,来源于人的生活需要和功利目的在因时因势而易,趋利避害的途径,因之也在不断地修改中。许多神话为此提供了线索,如《创世记》中的亚当和夏娃,他们一度生活在伊甸园里,那是个极乐世界,既没有禁忌,也没有尊严,人们不用板起面孔、夹起尾巴“做人”,既没有自我意识及其羞耻感,又没有可以称之为精神世界的东西。后来,他们智慧果,才产生了羞耻感和尊严性,知道了禁忌才穿上了衣服。有了精神世界,与此同时,生活的极乐状态也就破毁了。照此解读,神话时代的思想家已经知道:
   
   第一,尊严性的规范不是从遗传得来的,而是通过后天行为(偷吃智慧果)得来的。
   
   第二,人吃了智慧果,就可以获得了自我意识及其尊严,这表明“尊严性的因素”早就存在于人,所以撒旦的诱惑窄可以奏效。
   
   
   (027)
   神话时代过后,科学时代的人们通过对动物生活的观察,发现动物也有它们的行为规范,例如,狼群之间也有边界,这是两群不同的狼或两只不同的狼之间的外交,它们一般在自己的地盘上活动,尽量互相尊重对方的“领土主权”。
   
   而当某群狼侵入另一群狼的领地时,遭受侵略的那群狼就会因为愤怒而奋起驱逐入侵者,而这群入侵者竟然能感到理亏!所以它们侵略更多表现为袭击而不是占领,它们还没有进化到可以用强盗逻辑武装自己,于是一旦被发现也就灰溜溜地逃跑了。狼群侵略者即使敢于抵抗,也是颇为无力的招架,不像人群侵略者那因为尊严受到伤害而作出激烈的抵抗。动物一般不会因为逃跑而感到羞耻和丧失尊严,人比狼有更明晰的尊严感,所以人群很难发动无理由的侵略,于是在人群发动一场侵略战争之前,总是要制造并宣传一些冠冕堂皇的理论性谎言,以鼓舞自己的士气。
   
   
   (028)
   在对“尊严规范”的考查中,往往可以发现尊严规范的形成过程与人们对这种尊严规范的描述恰好是相反的。例如,尊严规范的形成是基于一些非常实际的功能,然后才从功能上升为禁忌和行为规范,
   
   最后再从禁忌摇身一变而为尊严规范。但当人们描述的时候,却是从上端开始往下顺延的,或从表层往里层刻划的。人们总是先从“尊严规范的神圣性质”开始,再谈到尊严规范禁止人们去做某些事情,最后才涉及禁令的条目及其功能。这样,宣传家们就把尊严规范偶像化了,使之达到“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的神像地位。相反,倒把禁忌功能列为臣仆了,使之成为一个“使用说明”。尊严本来是基于爱美的自我意识用来管束人们的工具,现在倒成了主宰。
   
   
   (029)
   现代技术能力的空前膨胀,使得人的生存空间空前紧张,由于现代文明努力向外扩张的势头,使得现代国际关系正进入地中海区域古代的“希腊化时代”和东亚大陆的“战国时代”,各个主权国家迎头乡撞,互相兼并。马克思主义的国际主义不仅误人,而且误国,是没有国家的、四处流浪的犹太人在十九世纪发明出来的国家,专门破坏压迫他们流浪生活的各国,现在,随着犹太人在巴勒斯坦人的土地上建立了自己的国家,犹太人也不相信马列主义了。马列主义已经被犹太复国主义送进了坟墓。
   
   但是犹太复国主义并不能阻止全球一体化的过程,西班牙侵占美洲得到教皇特许所开辟的主权国家至上的时期,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尽头。全球范围如果不能再开始一轮与此势头规模相当的“地理大发现”,通过再度殖民化,以便获得“更广大的发展空间”,恐怕现代文明也就只有放弃或削减外在扩张的努力,而改采“内在的发掘”了,在类似于老子哲学和佛教原理的基础上,通过调整人生态度来改善生态平衡,而不是在开创和掠夺的基础上,树立新范式。
   
   
   (030)
   从哲学上看,如果一个人干了了偷窃、斗殴、诈骗乃至杀人、放火、抢劫、强奸等令人发指的罪行,这并不是他个人的过失,在法律上,社会当然可以而且必须判处他极刑,但社会却无法在哲学上谴责这个牺牲品──难道他能对自己的天性和处境“真正负起可怕的责任”吗?
   
   他如何负得起这个责来?!他又能拿出什么来做抵押呢!因为这一切无论是前定的或后发的,说到底都是超出他的能力之外的。刺激、反应,反应的强度及其形式……这些主要属于“生物存在”的特征。因此,这些特征是不由“你的意志”自主的,即使其中有些社会教养的成分是后天习得,但那又何尝不是生物存在与环境际遇的相乘之后所得的复杂之积?它貌似自主,但支配的“自主权”仍然掌握在那难以控制甚至未被认识的生物因素里!──这就是天性对你构成的囚牢!
(2014/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