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谢选骏文集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
   (《主权与思想的主权》)
   
   
   二十二章、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211)
   “我们无法选择不让悲剧降临,但我们可以选择如何回应悲剧。”——我们无法选择生活,但我们可以选择思想!选择如何回应悲剧,就把悲剧化解掉了,甚或从中发展出罕见的美感。
   
   
   (212)
   地铁里上来一个演说家,滔滔不绝地诉说着他的真理和他的需要,卖力展示他的口才与思想,我想她该去竞选变成国家元首,向全体选民电视乞讨。
   
   
   (213)
   “对同一个挑战进行不同的应战”,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同一个挑战”对不同的人来说,实际上是“不同的挑战”。对貌似“同一个挑战”所进行的“应战”,因此只能是“不同的应战”——这涉及到,不同的种族与文明,所进行的反应必定不同。
   
   
   (214)
   有人说:“人民不应该害怕政府,政府应该害怕人民”、 “艺术家用谎言道出真相,政客用谎言排定真相”。
   
   
   (215)
   长期的劳动改造其实质是剥削廉价的劳动力,而真正有效的思想改造,其实就是砍头或是车祸一类的“震荡疗法”。
   
   
   (216)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是经过一次小小的车祸,难易的本性却被易改了。所以独裁者和杀人犯都知道,杀人是解决问题的最为简单的办法,人都死了,问题当然也就不存在了。
   
   
   (217)
   “没有人能持续节食,人也没法解决对于电脑来说小菜一碟的逻辑问题。”——这就和望远镜是人体感官的延伸一样,电脑也是人体感官的延伸。
   
   
   (218)
   “医术救治个人的生命,文化则救助种族的生命。医术救治实体,文化救助精神。”但是,谁来救助医学呢?谁来救助文化呢?
   
   
   (219)
   出神入化必先脱胎换骨,脱胎换骨必先血肉剥离,这不是“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的伎俩,而是避之唯恐不及的悲剧。
   
   
   (220)
   如果我所能做的,别人也能做,那我就是“常人”了;如果我所做的,是别人不愿做的或不能做——那我就是损之又损的“圣人”了。
(2014/1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