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
   (《主权与思想的主权》)
   
   
   十五章、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141)
   雨果《海上劳工》:“思想家是主动的,梦幻家是被动的。”——法国人的肤浅,使他无法知道: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思想家也是被造的,他的思想来自于思想的主权。
   
   
   (142)
   巴尔扎克《论艺术家》:“思想常常好比宝藏;然而这些思想正像分布在地球上的金刚石一样,是十分稀有的。需要长时间去探找,或者不如说去等待;需要使用测探器遍访思想领域的汪洋大海。”——他不知道思想并不需要寻找,思想早已在我们心中,需要的只是把它呈现出来。
   
   
   (143)
   巴尔扎克《于絮尔·弥罗埃》:“人的肉体只是那内存生命的一个贮藏室,一个不可少的依傍,一种外壳。”——“内存生命”就是思想主权的余脉。
   
   
   (144)
   巴尔扎克《司汤达之死》:“人类在世间,有着自己灵魂的星座,自己的天,自己的天使……”——那就是思想主权在每个自我里面的绵延。
   
   
   (145)
   托尔斯泰《致阿·夫·日尔凯维奇》:“思想,就是推动自己和全人类的生活的力量。”——他意识到思想的力量,却不知道思想的主权。
   
   
   (146)
   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人类头脑不能完全了解事件的原因,但是寻找那些原因的愿望植根于人类的灵魂中。”——算计的头脑属于撒旦,理解的愿望属于上帝。
   
   
   (147)
   “语言是一座城市,每个人都为这座城市的建设增添了砖瓦。(爱默生)”——但不是每个人都是爱默生所说的人的,否则,语言的改变就会加速百倍。
   
   
   (148)
   高尔基《克里姆·萨姆金的一生》:“思想的滋味是苦的,不过苦得使人很舒服。思想就像许多条涨满冰冷秋水的溪流,潺潺地流出来。”——苦力说思想是苦的,甜心说思想是甜的,其实思想是无味的。
   
   
   (149)
   高尔基《人》:“自由的、不朽的思想,把动物造成人,创造出无数神祗,哲学体系以及能够打开世界之谜的钥匙——科学。”——看来无神论者和宗教信徒没有多大区别。
   
   
   (150)
   高尔基《马特维·科热米亚金的一生》:“不找到灵魂,是不会找到正确的行为的。”——这个俄国浪人无法懂得,即使他能找到自己的灵魂,也无法实施正确的行为。
(2014/12/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