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徐水良文集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胡说八道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獄中舊文:批判“四個堅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推翻神棍赋予宗教和神不受质疑的专制特权地位,有没有敌人、有没有仇恨问题的再论战)


   

(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徐水良


   

2014-12-20


   
   
   徐水良:答洪哲胜,我只是推翻神棍赋予宗教和神不受质疑的专制特权地位。
   
   我原文并没有反对你原文,只是做了点补充或修正。主要是论证宗教不能证伪说法没有道理,并且把神棍们赋予宗教和神不受质疑的极权专制的特权地位推翻,让它们与其他思想和信仰处于平等地位。根据人人平等的原则,人的思想也是平等的。正像我在三十年前说的那样:“根据公民平等的原则,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原则,任何公民(包括公民个人,公民的社会组织、社会团体,其中也包括政党,公民的思想等等)一律平等,个人和组织不得享有垄断政治权力、社会权力的特权,法律不得规定或承认这种持权。”任何人的思想和信仰,包括宗教思想和信仰,不得享有包括不受质疑,不受证伪的特权。如果这种普适价值在某宗教领域行不通,对某个神或神化的人行不通,那么,或者就是普适价值不是普适价值,而是错误;或者就是该宗教,该神,该神化人是专制主义最顽固的堡垒,人类必需推翻该专制主义的宗教、神、神化人的专制堡垒,使普适价值普适于全世界。
   
   说到底,宗教思想和信仰,包括教义,不过是借神的名义说出来的创立该宗教的神棍们的思想或教义。他们借助神神化自己的思想或教义,不准他人质疑。
   
   所跟帖:洪哲胜:人間政治的一領袖 vs 神界信仰的一神:同类乎?
   
   作者:徐水良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而且宗教非宗教信仰也有好坏。ISIS的信仰就是不好的;一神教信仰就比多神教坏。马列信仰也是很坏的信仰。
   
   任何思想和信仰,都没有不受质疑和证伪的特权。
   
   暂时不能证伪的东西,有成为信仰的好条件;但是,信仰迟早也有可以证伪的一天,例如一神教神6天创造世界,泥土造人等等,就早已被现代科学证伪,现在只有痴迷的神棍,才坚持此类信仰,继续他们那个思想和信仰专制,烧死科学家的极权专制传统,拼命攻击相关科学和科学家。
   
   搞思想和信仰专制,总是要搞造神运动,制造神,制造迷信,一神教是这样,马列教也是这样。崇拜极权专制的神,与崇拜极权专制的神化领袖,本质上是一样性质,都是搞极权专制崇拜。而且,崇拜极权专制的神,比崇拜一般神化的领袖,破坏作用更大。一神教极权专制从摩西时代算起,延续三千年。马列教极权专制,其延续时间,达到一神教的十分之一———延续三百年,也不可能。
   
   至于神的存在不能证伪的说法,也不对。至少,宇航时代,神学的基础——天堂说已经崩溃。这个神的证伪问题,迟早也能彻底解决。
   
   ====
   
   中共和ISIS,是人民公敌、人类公敌。消灭ISIS和中共,是人类的责任。今后要把消灭共产党口号传遍中国大陆每个角落。
   
   实际上,中共屠杀中国人,尤其64以后,杀中共就是合法行为。但从人道、文明、慈悲、合理、理性和中国实际情况出发,我们不提倡此类报复行为,虽然中共暴行赋予它合法性,但我们仍然不支持不提倡此类非理性行为。但如果中共继续他们的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镇压政策,那么,民众的报复,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将是合理的。
   
   这里的法,是自然法。
   
   史无前例的特务造谣政策,也告诉我们,只能把中共当作毫无人性的动物来对待。民众对他们的任何形式的报复,都是合法的。
   
   这些特务无所不用其极的造谣诬蔑,客观上是要把任何有良心的人,都逼上以极端手段来对付中共及其特务的道路。
   
   再说一遍,中共毫无人性。今后民众革命的报复,是合法的。
   
   现在就要开始准备这个舆论,必须为此坚决顶住特线们对民众的各种诬蔑。
   
   =====
   
   所跟帖:东海一枭: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作者:徐水良:连老枭也主张杀暴君杀贪官杀中共了?
   
   我原来本着人们应该具有慈悲心肠、菩萨心肠,一直希望中国未来革命能够慈悲对待中共。但中共专制贪官,中共特务,尤其上海国保这些流氓无赖,漫天造谣撒谎,特别无耻,特别没有人性,一个堂堂国家机关,竟然以无耻无赖的漫天造谣为主要手段,下流得人类历史上都非常罕见,这让我认识到,为了挽救中华民族,这些无耻的没人性的流氓无赖垃圾,绝对应该清除,否则,就无法挽救民族的堕落和腐败。中国民众,也绝不能放弃必要的报复手段以遏制中共对民众的镇压和杀戮,否则中共及其贪官和特务,就会为所欲为。
   
   今后,要把楼下孙丰提出的消灭共产党口号,传遍中国的每一个角落。
   
   当然,希望每一个中国人行使报复手段霹雳手段时,千万不要忘记:霹雳手段,必须从菩萨心肠出发,以菩萨心肠为依归。
   
   ====
   
   这次香港抗争最伟大的成果之一,就是再一次证明:除了以革命推翻顽固反对民主坚持专制的中共,结束中共统治、消灭中共以外,中国别无其他出路。
   
   中国的自由民主制度,需要以革命推翻中共以后,才能建立和发展。否则,在中共统治下,任何完成民主转型,建立自由民主制度的幻想,都没有任何现实可能性。散布这类幻想,都只是对民众的欺骗。
   
   历史发展到今天,除了中共特线坚持不懈地继续拼命散布幻想搞欺骗以外,已经没有人对中共抱有幻想。
   
   广大民众和真正的民主志士,必须以香港民众为榜样,尽可能做好一切心理、舆论和其他准备,一旦条件成熟,就毫不犹豫地走上街头,击败中共镇压,推翻中共,掌握控制权,并且击溃和消灭中共顽固分子的一切反扑。
   
   这场革命的任务,用简短口号概括起来,就是:反共灭共,自由民主。
   
   也就是推翻和消灭共产党,建立自由民主制度。
   
   =====
   
   所跟帖:胡平:那你们还批判刘晓波干嘛呢?(针对张三一言帖)
   
   徐水良:如果佛教领袖说没有敌人,一般人不会批评;但花瓶推出来的诺奖得主,盗取08宪章主要起草人以及所谓民运领袖的刘晓波刘无敌这样说,就必须大批特批。
   
   宗教领袖说没有敌人,一般人们不会当回事,因为除了狂热痴迷信徒,没人真的相信这个说法。但如果有人要批,也是可以的。尽管他们不是政治领袖,而且可能主观上也这样认为,然而这种说法违反客观现实,所以如果有人认真要反驳,也是可以的,有些时候甚至是必需的。
   
   政治领袖这样说,说没有敌人,那明显是违反客观世界政治现实的谎言和疯话,当然必须大批特批。
   
   为什么那么多人拼命顽强坚持没有敌人这种明显的谎话、疯话,那明显是中共情报机构的指令,花瓶特线必须闭着眼睛坚持。
   
   张老有的东西,有时违反逻辑,结论错误。但张老立场和对无敌论批判,没有错,别想利用张三老的偶然错话,为刘无敌的疯话翻案。
   
   刘晓波最近从监狱里带出文章,说他没有私敌,企图为他的没有敌人疯话翻案。没有私敌的人不少,本人也是一个。但是,敌人难道只有私敌,没有更加重要的公敌?政治领域的敌人,难道不是主要指不同群体的公敌,倒是指某个人的私敌?刘晓波企图用偷换概念的办法,继续贩卖他的无敌私货,没门!
   
   所跟帖:胡平:郭飞雄刘水郭国汀谭作人都非佛教领袖都讲过没有敌人为何不批?
   
   作者:徐水良:花瓶特线外加糊涂蛋那么多批得过来吗?当然主要批第一软骨头,89民运第一软骨头,也是当代中国最著名软骨头。
   
   至少表面上,他首先提出没有敌人的谬论。他坚持中共不是敌人,却在事实上坚决坚持杨佳、真革命民主派,还有所谓的民粹主义是敌人,不断加以攻击。
   
   而且他的行径历来非常可疑,聪明的朋友,应该能对其性质作出基本的判断。
   
   ====
   
   所跟贴:胡平:这篇又讲没有敌人又讲非暴力,比刘晓波的最后陈述还早9个月。
   
   徐水良:嫉恶如仇,扬善仇恶,是政治人物必须具备的品质,宣扬没有敌人,没有仇恨的政治人物,是缺乏必要政治品质的政治骗子。
   
   宣扬没有敌人没有仇恨政治人物,几乎无一例外都是放弃公义政治骗子。
   
   宣扬没有敌人没有仇恨反对嫉恶如仇,就是与敌人与邪恶同流合污。
   
   宗教问题也可以讨论。即使宗教人士说“我心中没有敌人”,也是错误观念,不符客观实际,也可以批判,有时,还必须坚决批判。
   
   任何思想和信仰,都是平等的,都可以质疑和批判。尤其是一神教极权专制反人类教义,以及虚伪宣称没有敌人,却不断屠杀的虚伪教义,也需要批判,情况必要时必须批判。
   
   有人说:“坚持公义,放下仇恨”的提法相当准确。
   
   但是,对中共贪污腐败抢劫掠夺血腥残暴的仇恨本身就是公义,如何放下?
   
   不仇恨极权专制,血腥残暴,贪污腐败,就是没有公义,没有正义感,宣扬放弃这种公义,就是帮助中共和扶持不义。纯属胡言乱语。都是政治骗子。
   
   中国有句成语,叫做嫉恶如仇。没有嫉恶如仇,就没有公义。
   
   =====
   
   花瓶特线民运和五毛神棍,随时可以炮制,宣传和一万遍重复中共需要的理论,没有什么固定思想和逻辑。
   
   三十多年来坚持不懈炮制散布谎话、疯话的后台是中共情报机构,尤其那些遭到致命批判仍然顽强坚持和传播的疯话,其炮制者和主持者,其后面,几乎都是中共情报机构。是中共情报机构和伪公知、伪精英、花瓶特线伪民运合作的产物。这还算是稍微高档一点的。
   
   至于上海国保这类由上海滩流氓无赖组成的特别下流的中共特务组织,则更是等而下之,开口就是造谣和谎言,堂堂国家机构,竟然把造谣撒谎当作自己的主要工作手段,人类历史上也非常罕见。
   
   =====
   
   坐牢不是保护伞。我也长期坐过牢,迄今为止,时间不比他短,能像刘无敌那样软骨头吗?
   
   而且我坐牢的时候,是政治犯不断掉脑袋的时代。比现在危险得多。
   
   如果坐牢就是保护伞,那么,中共只要让他们的特线胡说八道,然后把他们“关”起来,别人就不能批评,只能赞美他们的谬论多么伟大高尚了?
   
   事实上,中共从来就是这么做的,特线人物暴露了,往往就“抓”起来给他们涂金,然后花瓶特线们就大力配合宣传,大力美化他们,并且恶毒攻击诬蔑批评揭发者。这一套用得非常多非常滥,开头非常有用,但越来越多的人识破了中共和特线花瓶们的这一套花招。
   
   ====
   
   所跟帖:胡平:坚持公义 放下仇恨--读程翔《千日无悔--我的心路历程》
   
   徐水良:中共和花瓶们技穷,只能求助诉诸于宗教,以及人们对监狱监禁的同情了。
   
   但此类东西再多,也无法把中共统治下的残酷客观世界,变成上帝的伊甸园。
   
   其实,中共如果愿意,他们有能力靠强制压力,配合必要的洗脑,把大多数被监禁者变成此类人物。只要看一下中共监禁的西方人士和反共人士,后来绝大多数变得非常亲共,就可以知道他们有这个能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