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2015年新年献词]
熊飞骏的博客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5年新年献词

2015年新年献词

   ——熊飞骏

   下半年的清晨和黄昏常去湖北经济学院散步。这个名不上央视的二三类大学是飞骏见过的国内唯一一所还没有被官僚主义毁灭彻底,仍残存星点人文精神的大学。

   经济学院校园内有修剪得很齐整的大片草坪,树荫下能看到很多朝读的莘莘学子。虽然随处可见的靓丽女学生让飞骏大饱眼福,但夜暮时分校门口难得见到一辆爱好猎获女学生的官富豪车。女生出校门多是乘公交少见专车接送……这些都符合飞骏心目中的“靠谱大学”标准。和那些官气冲天夜幕下校门口豪车云集名声大得离谱的武大、华科、清华、北大比起来,经济学院显然更适合青年学子的健康成长。

   就算是思想最保守势利的官僚政客,内心深处也不好断然否认:中国的大学被官僚主义和权钱毒素毁灭得太过彻底了。

   一个国家什么都可以毁灭,但大学和宗教场所切不能毁灭,因为那是国民精神理想的“放生地”和“避难所”。当北大和少林寺也被权钱势利毁灭时,这个国家就算不是万劫不复,也一定遍体鳞伤不动大手术不能回生了。

   在外面转悠了一个月后,岁末的清晨我又来到了经济学院,看到的竟然是一片萧瑟凄清的景象。湖边的垂柳一月前还绿色盎然,现在全成了黄黑下垂的枯叶。虽然这是数九寒冬的惯常景致,可蓦然一见仍恍如陋世。

   飞骏突然意识到2014年已走到尽头了,明天就是2015年了。

   对13亿中华大国民来说,2014年是颇具震撼力的一年。

   2014年的第一个亮点是反腐捷报频传,不止一次让国民麻木失落的心灵走向“林语堂式”亢奋。

   继374套豪宅主刘志军锒铛入狱之后,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等重量级大老虎相继落马,高调表明高层背水一战的反腐决心,同时向世人宣告中国官场虽然腐败惊世骇俗积重难返,但仍有那么几个国家领导人试图挽狂澜于既倒,真心希望把这个国家治理好。

   但“愿望”是一回事,能否产生“实效”则是另一回事。

   世事是由“结果”而不是“愿望”决定的。

   梦鸽也望子成龙希望李天一德才出众,可她采用的却是造就“荷花恶少”的喂狼奶方式,结果成功毁灭了自家天赋过人本可大有作为的孩子。

   “南辕北辙”的悲剧中国人不能忘记!

   “有心杀贼,一心为国”可钦可佩,但如果力道用错了方向,最终的结果就不是“力挽狂澜”和“匡时济世”;而是“无力回天”或“饮鸩止渴”了。

   大明崇祯皇帝也爱国爱民,真心希望把他的国家治理好,为此对贪官大开杀戒,平均一年杀一个国防部长。但他的力道用错了方向,用开历史倒车的路线复辟朱元璋主义,用招大蛇来对付硕鼠的方式来惩治贪官,结果极权大蛇没完成灭鼠任务,却提前把他的国家吞噬了。

   朱元璋主义的反贪实质就是:一方面要求漂亮女人守身如玉;一方面女人要想体面又只能到妓院去发展。社会上风光体面能出人头地的岗位只对妓院开放。

   不变革“上司说了算”的选官体制,官员责任制“对上不对下”;不开放新闻自由;不实行阳光财政收支向纳税人公示,所有的反贪反腐都是朱元璋主义的回光返照。

   中华大国民自诩为人类世界最最聪明的民族,自然不会在同一个历史巨坑里跌倒第二次。飞骏有一百个理由坚信:21世纪的中国反腐风暴决不会重蹈朱元璋主义。

   反腐关键在“治本”而不在“治标”,能否成功取决于能否及时建立一套科学完善的反腐体制。飞骏坚信高层这一轮的“治标反腐”是为了赢得时间,接下来就是实现国家长治久安的制度建设,第一步就是开放新闻自由。因为新闻自由是反腐成败的试金石!

   给国家民族带来巨大灾难的罪恶制度并非西门庆、小霸王周通和卖人肉包子的孙二娘等流氓恶棍制定,而恰恰是自信找到了通往天堂唯一正确道路的积极分子建立的,是罗伯斯屁尔、斯大林、波尔布特等真心希望富国强兵的领袖们!他们为开创和维护这条道路,大无谓地夺取了许多人生命。若干年后,事情已经无比清晰了,原来这个天堂并不存在,而这些信心满满的积极分子已经蜕变成了嗜血的反文明反人类凶手。

   

   过去一年的反腐成就也从另一个侧面展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丝毫也没有过时: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都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

   先前总以为上面是好的,中央首长们更是坐怀不乱一心为民视金钱如粪土的正人君子,都是下面的县官乡官村官们歪嘴和尚念歪经,穷奢极欲胡作非为把上面的圣意跑偏了。直到曝出周、徐、令、刘等大首长们也一样贪财好色不说一句真话,连女主播金陵十二钗也在老虎胯下叫春时,才发现上梁不正下梁才会歪,首长比县长村长好不到哪里去!县长落网的概率比首长小得多说明首长们的问题比县官乡官还大得多!

   徐才厚身为国家军委副主席,居然家藏赃款论吨计珍宝卡车拖?巨额军费支出原来多流进他和下属的口袋里去了?为了多多贪赃军训造假军官明码标价?这样的军队怎么能够对外?怎么能收复钓鱼岛、南沙群岛、库页岛和俄占160万平方公里锦绣江山?今天的军队多是徐才厚领导出来的,只倒一个徐才厚不对军队动大手术,他领导出的军队就能华丽转身成威武之师了?

   前些年经常听到给军官“加薪”,有哪个国家的威武之师是“加薪”加出来的?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和“萨达姆敢死队”薪水够高吧?可在关键时刻没放一枪就集体蒸发了!几支没领什么薪水的民兵部队反到真心实意和美军作战。晚清的“新军”薪水够高吧?大清国最后五年军费扩大了十倍!可就是这些“新军”打响了反清第一枪。

   前些年大中国一直奉行“稳定压倒一切”的方针。周永康则是“维稳”力量总指挥,“维稳主义”的实质就是“周永康主义”。1994年烧死36名教师288名天真美丽中小学生的克拉玛依大火,“学生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成为近20年震惊人类世界的“中国强音”。那时身为石油高官的周永康就对死难学生家属喊出了“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

   今天中华大国民终于明白,周永康“维稳”的目标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是周家的黑金帝国!这个黑金帝国越是稳定长寿,大中国就越是暗无天日人民水深火热!

   “稳定”必须建立在“公道”和“正义”的基础之上。丧失公道正义的稳定是罗马帝国的维苏威火山,总有一天会总暴发毁灭山下的庞培城。

   周、徐、令、刘等老虎级领导人并非天性邪恶,我坚信他们的天赋才能远在飞骏之上,遇上好的体制一样能成为治世能臣为国立功为民请命。他们也是马列专制的受害者!二战后英、美两国的中央政府没出一个大贪官,台湾的马英九也“不沾锅”餐餐吃盒饭清廉得有点过头。英美官员和马英九并非天生正人君子,而是成熟的宪政体制极大制约了他们以权谋私的空间,使他们想贪赃享乐而不能得。英美的清官如果来到中国,我相信90%以上都会堕落成贪官,否则就无法在官场混下去。中国的贪官如果去美国当官,要想不锒铛入狱身败名裂也只能做清官。仁慈著名的马英九如果去北朝鲜当官,时间一长一样会堕落成嗜血恶棍。

   任何人身上都有邪恶黑暗的一面,没有制约的权力则是邪恶黑暗的催化剂。一个人无论多么精明智慧意志过人,大权在握超过一定的时间,就无法通过自律自省来战胜权力毒害洁身自好,只有借助良善制度的外力才能有始有终。

   人性其实很软弱的,没有人能够长期自觉战胜无限权力的毒害!在无限权力岗位上,相信道德力量的官员不是良心坏了就是脑子坏了。飞骏现在没作恶是因为无钱无权没有作恶的条件,如果把我放在金三那个能为所欲为的高位,我最多也只能把持十年。十年一过就会加速度向金三看齐,甚至连金三都不如。

   

   2014年的中纪委从来没有收获如此响亮的名声深受多数中国人民的敬爱,但能否长期保持这一声誉和敬爱除了急需的反腐制度建设外;还要看中纪委能否及时开辟反腐“第二战场”。

   绝大多数中国人民深恶痛绝的贪官不是周、徐、令、刘等大老虎,红墙内的腐败奇闻小民百姓既不知情又事不关己,县官乡官校官村官们的疯狂腐败则是多数中华大国民的切肤之痛。整肃民众身边的这帮祸国殃民贼更能大快人心。苍蝇们的数量象天上的星星一样多,单靠中纪委几个巡视员无疑杯水车薪,就算每人长一百条腿也跑不过来,必需放开民众的自发反腐力量和新闻监督力量。否则疯狂腐败的县官乡官校官们最终会彻底摧毁党国的威望与合法性。

   多数中华大国民期盼:2015年是贪腐县官乡官校官颤抖的一年!

   …………

   2014的第二亮点是内蒙古呼格冤案的平反。一个心中还有梦主动报案的良心青年,居然被想立功升官的恶警刑讯逼供成杀人犯,在真凶主动坦白凶案后仍长期不得平反?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体制啊!

   冤案在任何国家都难以完全避免,但民主宪政国家的冤案和专制国家有很大的不同。民宪国家冤案是极少数;专制国家冤案数不胜数。民宪国家办案人员是不知情办错案;专制国家审判者是故意制造冤案。民宪国家一发现冤案马上纠正改错,相关责任人被无情追责;专制国家则百般掩盖,用制造更多新冤案的方式来掩盖旧冤案。

   所以专制才是万恶之源!

   中国人真容易健忘,呼格冤案曝光后,很少有人提起两年前轰动整个网络的赵作海冤案。一个完全没杀过人的农民被恶警刑讯逼供成杀人犯判无期,坐了11年大牢后“被杀者”突然活着回到了村里。谢天谢地这个人事先没被恶警们发现,否则就真的见不到天日了。

   在专制司法体制下,监狱里还关着多少个赵作海?刑场上倒下了多少个呼格?永远没有人知道,但可以肯定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象赵作海案死者突然生还,呼格案真凶主动坦白的概率毕竟相当小,绝大多数冤案是沉冤难伸了。

   对于13亿平民百姓来说,不要以为呼格冤案和赵作海冤案与你没有关系。如果马列专制体制不变,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赵作海,良善可爱的子孙都有可能象青年呼格一样双手反铐在暖气片上被恶警刑讯逼供成杀人犯,绑赴刑场枪决身死名裂。和呼格案不同的是:你屈死的孩子永远也没有机会沉冤昭雪。

   为了子孙后代不成为下一个呼格,每个中国人都有责任和义务站出来对专制说不!对黑暗司法说不!

   飞骏有很多只在意过好自家“小日子”的同事乡亲。我平常从不指责他们事不关己就隔岸观火,他们反到经常责难我多管闲事,动不动就在我面前慷慨激昂:

   “你只管过好自家小日子就得了!管那么多闲事干吗?政治关你什么事?是你这号小民百姓应该关心的吗?”

   对于此类责难飞骏只是苦笑摇摇头,用沉默和自嘲代替回答。今天飞骏要在这里来个总回答:“你们可以不关心政治,但你们没权利指责他人关心政治!如果专制不变,恶政迟早会有一天会关照到你们或你的子孙头上。我相信赵作海在坐冤狱之前是不关心政治的,呼格的父母也是不关心政治的;被湖南临武城管打死的瓜农生前也只在意过好自家的小日子,但他们都没有逃避掉恶政的伤害。那些不关心政治的群体,往往受恶政的伤害最大!中国农民比城里人更不关心政治,大饥荒时期活活饿死了几千万农民,城里人饿死的则不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