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翻看“依法治国”硬币背面的污垢——聚焦中国“宪法日”光环下的阴影]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牟传珩: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牟传珩: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
·牟传珩: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
·牟传珩:胡锦涛再三忧患为那般?
·牟传珩:透视新“解放思想”谜局 —— 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牟传珩:现代化盘整进程与中国知识分子成长
·牟传珩:我的儿提时代
·牟传珩:党的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
·牟传珩:难搏被捕事件再启示──兼评中共“三个代表”论
·牟传珩:突破“三八线”的朝韩高峰会晤──力主和解是后对抗时代政治领袖的首要使命
·牟传珩:多佛港移民惨案的警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翻看“依法治国”硬币背面的污垢——聚焦中国“宪法日”光环下的阴影

   
   
   
   2014年12月4日,是当局倡导的首个宪法日。官方媒体大肆进行 “依法治国”宣传,纷纷刊发《宪法》条文;各地各级法院、检察院官网,也都在发布司法人员举行宣誓仪式或普法活动的消息;各地学校举行宪法阅读等各类宣传法制的活动;当局甚至借宣布处分周永康为“宪法日”祭旗。中共四中全会重新投掷了一枚“依法治国”硬币,似乎一夜之间,大陆到处都是法治的阳光。
   


   “宪法日”光环下的阴影
   
   中国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然而,就在中国首个“宪法日”宣传遵宪、守宪的舆论光环下,展示出的却是令人恐怖的阴影:北京当局不顾宪法保障的公民权利与人权保护承诺,为对付各地访民,大批警察手持盾牌和警棍上街巡逻,不断有警员在路边盘查。地铁天安门东站则有很多便衣和截访的人,对乘客监控、盯梢。在天安门前,更是戒备森严。有一些访民想在天安门前张开标语,庆祝中国首个“宪法日”,但很快就有警察冲上去将标语撕碎。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有7名来自黑龙江哈尔滨公安局的冤警,在中南海外拉横幅喊冤,遭到警察粗暴对待,一起服毒自杀,引爆舆论热议。此外,“宪法日”数千来自全国各地的访民,聚集在CCTV的周边地区。他们大多是身负冤屈而又无处伸,所以要来此寻求司法公正的。然而,这些访民,却被早有准备的大批警察和便衣,抓上附近专门用来押送访民的公交车,送至久敬庄黑监狱关押。据报道,至“宪法日”下午2时,已经有两千多访民被关押于久敬庄。在中国首个“宪法日”的光环下,如此无法无天地对待那些因对法治抱有期待而集聚首都的冤民,令世界舆论大跌眼镜。
   
   意识形态“主动仗”不留死角
   
   就在官方大肆宣扬“依法治国”的同时,中共喉舌不断发起意识形态新舆论斗争,强化“无产阶级专政”,重提“阶级斗争”宣传甚嚣尘上。10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属下的“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官方微博披露:“习近平(近期)对意识形态工作再发重要指示:绝不允许与党中央唱反调,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要高度重视苗头性、倾向性问题,打好主动仗,防患于未然。”11月8日,“红色文化网”登文《意识形态斗争要动真格的》,说意识形态斗争要动真格的,“那就是把贺卫方这样的人清除出党。”
   
   近日,浙江党报评论员王垚烽,因在网上发表己见,被称散布反共言论,是“砸共产党锅者”,遭到报社解聘,引起社会极大关注。2014年11月14日,《辽宁日报》头版公告并在4版整版刊发一封颇有政治背景的诡秘的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该文迅即被官方宣传机构推荐,包括人民网在内的中国官方媒体网站大量转载。该报无视中国高校学术和思想自由被阉割的现状,公然挑战宪法保障的公民权利,揪住一些少数自由言论进行讨伐。这标志着大陆继整肃公知大V、维权律师之后,蓄意向高校老师下手。中国教育领域打“主动仗”、“动真格”的政治大清洗呼之欲出,力证了当今中国反宪法的意识形态斗争不留任何死角。
   
   法治乱象依然触目惊心
   
   在“依法治国”方略提出17年之后的今天,官方却对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严格控制,并阻止各类抗议活动,对异见人士打压强度超前。不少文人、学者、法律人、艺术家等被捕、被监视、被“喝茶”、被跟踪。70多岁的异见记者高瑜,被以“涉嫌泄密罪”政治构陷,面临判刑;80多岁的异见作家铁流,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寻衅滋事罪”两罪批捕;“死磕派”异见律师浦志强,更被控“煽动颠覆”、“寻衅滋事”、“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等多罪候审;继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创办人郭玉闪、所长黄凯平被北京警方抓捕后,其行政主管何正军11月26日被警方带走并抄家;湖南衡阳民主人士赵枫生11月28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四年;广东维权人士天理,日前被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刑拘;国内知名传媒人、财新传媒文化编辑徐晓被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拘押。今年如此首个“宪法日”,竟成为中国“文人牢狱年”的注脚。而近期国内近百人,仅仅因表达赞成香港雨伞运动被拘押,更揭示了中国“宪法日”法治乱象依然触目惊心——翻看中国“依法治国”这枚亮闪闪硬币的背面,
   
   满目都是违法侵权、不堪入目的污垢。
   
   当今中国不可能成为法治国家
   
   中共所言的“法治”,旨在强化一党专权,坚拒宪政体制,声称只有“党的领导”才能实现法治,似乎普天之下,只有中国才能实现法治。然而,目前中国根本就没有法治社会赖以生存的土壤。美国宪政之父潘恩早就说过:“在民主的国家,法律就是国王,在专制的国家,国王就是法律”。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说明中强调,对中共的领导地位“要理直气壮讲、大张旗鼓讲,做到正本清源、以正视听。”这就是当今中国一锤定音的“法治”定义。中共把自己摆到了法治之上的领导地位,一定要主管法律,而不是把它自己也摆在法治当中,接受法律的制约监督。这种一党自我标榜、独尊、独大的表述,便是对现代法治精神的偷梁换柱。
   
   凡是一党借助自定宪法,规定其党独尊、永远享有绝对领导地位的社会,就不可能再有任何真实意义上的限制权力、保障平等、维护权利的法治现实。中国的宪法,其实不过是中共宣示自己永远拥有统治权的政治宣言书,是中共维护自己特权利益的法律工具。中共这种强化一党专权、坚拒宪政的事实本身,就已经证明了当下中国绝不可能成为一个法治国家。
   
(2014/1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