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謝田文集
·美国金融改革缺失重要一环
·外晒汉字和内秀白脸的赏析
·倘若吉米‧霍法生在当代中国
·中国房地产成了社会的毒品
·学位门触动人们心中哪根弦
·中国经济的数据需要保密吗
·新黄海海战的经济民意背景
·年輕美麗的空姐與社會進步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海归不归和人类扎堆的缘由
·国家首脑保证你发财的背后
·企业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谬误
·面向国民宣誓和对政党发誓
·稀罕的土壤與罕有的國策
·全球貨幣混戰中共難辭其咎
·虚拟世界偷菜的现世心态
·人民幣外升內貶的內外解讀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从何谈起
·美国量化宽松中国缘何吃紧
·中国收购美国企业拗在哪里
·哈利.波特呼唤内心什么渴望?
·美國小區和中國社區的管理
·卡拉卡斯和中南海的董事會
·中国经济六大矛盾追根溯源
·中国奢侈品消费蕴育的悲剧
·人民币升贬的哈姆雷特问题
·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隐形战机热中相生相克的理
·國宴的政治密碼和觀念轉變
·种瓜得豆和种豆得瓜的年代
·中国经济十大荒谬现象解析
·衰退中的营生和难放下的心
·机器战胜人类究竟是喜是忧
·七轮发财机会和十二五规划
·盛世的帮腔剧和川剧的帮腔
·危难之际意识到诚实的价值
·飞利比亚的战斧是中国买单
·“中国教授”张狂 美国民间励志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与定价权
·金砖五国的清梦与盗梦空间
·美国人为何对高铁兴致缺缺
·中国的市场换技术忽悠了谁
·川普和纪思道看中国的角度
·压垮骆驼还会需要几根稻草
·密西西比洪水与五毛之祸水
·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知难行易
·以党喻商:血滴子式的宝典
·美国会赖帐拒不偿还国债吗?
·富人外逃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基辛格转向亦或西方的萌醒
·中国为什么有被做空的可能
· 再谈如何融入西方主流社会
·坎昆玛雅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两百年马桶创新和中国崛起
·国家外储是不是百姓血汗钱
·一个国家的债务和一个世界的忧愁
·孟买市的难题和美国的拆迁
·彼得寇伊救国九策可圈可点
·经济学的能解释和不能预见
·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佛蒙特州旅行感受飓风艾琳
·中国的民间信贷和美国次贷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美国对华贸易何以得不偿失
·贾伯斯的道家风骨及其佛缘
·一个国家的汇率和一个世界的利益
·三万亿美元瓜分的上中下策
·华尔街占领运动的前世今生
·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国房产降价多少才算合理
·公务员升值状元贬值的门道
·微光的城市与微光下的中华
·欧元危机与中国危机的异同
·世界经济乱象殃及自由贸易
·罗马俱乐部预言与金砖终结
·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中国新富和杰克丹尼威士忌
·白宫差矣 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富同情心的资本主义在哪儿
·汽车屁股朝向和尊重的价钱
·开发商的夜壶论和卖乖实践
·捕头密档对中美的差异价值
·重庆刀光和台湾商贾的梦魇
·重庆模式怎么拯救经济中国
·中国乱不乱与稳不稳的思辩
·中国当前局势的毕马龙效应
·三叉口的中国政经向何处去
·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
·白种人优势与共产党员优势
·好莱坞给中南海的最新忠告
·花四分之一国库是什么概念
·【谢田】:美国在经济上应该学习德国
·重慶注資:中共政治生命完結
·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东西方投资者的叫屈与叫苦
·《致翻墙中国大学生的公開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中国经济的新常态很可能是旧的。图为北京政府的中国梦宣传布告栏前路过的工人。

   中共红朝的专用词汇里,有许多都令正常社会、正常思维的人们发笑、觉得难以理解。用经济“负增长”来代替“萎缩”和“衰退”,就是其中一例。本来,国家经济下滑,GDP减低,就是经济萎缩;而GDP连续两个季度萎缩,就是经济衰退。更严重时,经济大衰退、大萧条,都屡见不鲜。但从中共党文化的语言和逻辑看,中共经济是永远不会萎缩、也不会衰退的,因为它总是在“增长”的,只不过,有时是“正增长”,有时是“负增长”!这可真是滑稽可笑。

   用“待业”顶替“失业”,是红朝的另一发明。待业的意思,是这些人没有失业,只是在“等待”就业。试想,如果全世界都用 “待业”这个词,那人类就不会有“失业人口”了,也不需要“失业”这个名词了。因为,所有失了业的、还能够继续工作的人们,肯定都是在“待业”的——等“待”再就“业”的!

   变异的党文化用词

   中国社会的所谓“经济管理”,亦即去“管理”经济,也是很变异的,是来 自共产极权国家对经济高度控制的心态使然。那天,一位大陆留学生说,她的本科专业是“国民经济管理”。哇塞!这可真够厉害,这专业大概是专门为培养国务院总理、财政部长和经济部长而设立的。在正常社会,所谓管理,是指管理企业、管理社团、或管理政府,没人会说去“管理”经济的。经济的发展,基本上是由“看不见的手”在真正支配,人们或政府可以做的,只有刺激经济,或让过热的经济降温,没有人敢说是可以去“管理”经济的。如果经济真的是可以“管理”的,而管理作为艺术,是可以完善和改进、以至于尽善尽美的。那么,经济就真的有可能会被很好的“管理”,那样,人类可能就没有经济衰退和萧条的问题了。经济可以被促进,可以被刺激,也可以被破坏,但恐怕难以被有效的“管理”的。

   中共最近内部清洗升级,许多媒体用了“揭发”一词。“揭发”者,其实就是 “揭露”。揭露了就是披露了、曝光了,真相大白于天下了。那为什么要用“揭发”而不用“揭露”呢?这里似乎在“揭露”的内涵之上,还有继续加码、继续阐 发、继续扩展的外延之嫌。也就是说,当事者似乎在为欲加之罪,或者“上纲上线”(这是又一个党文化的怪词)在做准备,所以一定要“彻底的揭发”,而不是 “简单的揭露”。

   中共官员到哪里,都要考察一番,现场“指导”,有什么可指导的呢?活脱脱地跟指手画脚的金正恩一个模样。他们是这一领域的行家、里手和专才?美国一位总统当年去好像是去哥伦比亚大学演讲,对着下面的教授和学生,总统捧了哥大几句,说这是个好地方,有好的大学设施,还有教授。 总统话音未落,一位教授站起来,把总统当场就给顶了回去。他说,总统先生,你错了,“优秀的教授造就优秀的大学(The Faculty is the University)”。

   中国经济“新常态”才是真实状态

   中共最新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出现了一个新名词叫 “中国经济的新常态”。首先,“常态”的说法就说不过去。因为,经济的下一步谁也不知道。目前的状态,怎么可以肯定会永远存在呢?谁可以肯定中国经济可以 一直保持这样一种“经常的状态”?按中共自己的话说,“新常态”显然跟之前的状态不同,也就是说,从原来的状态到今天的状态,已经有变化了。那么,怎么知 道从今天的状态到未来的状态,不会出现新的变化?所以,说中国经济会保持“常态”,本身就是一厢情愿。但即使中国经济以后会保持这样一种状态,“新常态” 的说法也站不住脚。因为,“新常态”的本质可能是旧的,不能算新的。为什么呢?

   从中共经济工作会议的定调看,它突显中国经济的颓势,因为 “稳增长”被排在第一位。中共提出多种手段来提升经济增长,包括发现、培育新增长点。事实上,不只是中共,世上所有国家都想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但并不是 所有的国家都能做得到。只有在高度自由、高度竞争,保护产权、杜绝盗版的社会才有可能。世界经济的新增长点可能在美日出现,却不会在扼杀新思想、疯狂盗版、“山寨”横行的中国出现。

   在形容经济危机之后经济恢复缓慢而痛苦的过程时,西方媒体用了“新常态(New Normal)”的名词。中国经济目前真正的危机还没展现,所以还不存在恢复的问题。如果中国的新常态是告别经济“高速增长”,那人们不免会问:如果“高 速增长”是真的,真的提升了中国在世界的经济地位。那为什么要改变做法、不继续维持原来的高增长?

   中国经济的所谓“新常态”,第一,是承认经过30年以出口加工为导向的制造业,以及国家主导的大规模基建,这个模式已走到了尽头。但第二,“新常态”的说法是要放弃对经济增长高速度的幻想,接受低增长的现实,也是要求取代所谓的“李克强经济”。人们恰恰忘记了的是,亲口向美国外交官承认中共GDP造假的官员,正是中共总理李克强。李克强都不相信,也告诉了人们中共经济上造假,中国的GDP增长率都是谎言,人们怎么还这么健忘?还会相信“新常态”反映经济真的在下滑?如果中国经济本来就没有中共吹嘘的那么大,那“新常态”所反映的,就不是什么新的状态,而是旧的、原有的、真实的状态,是渐渐的接近了中国经济在拨开了浮华外衣掩盖之下的真相。

   中国经济增长本来就没有中共说的那么快,中共通过谎言、造假令经济快速“增长”,但等到他们掩盖不住、真相逐渐显露的时候,纸包不住火,就出现了他们所说的 “新常态”——一个低增长的状态了。在明眼人看来,“新常态”向人们揭示的,就是中共经济谎言开始破灭,假象逐渐被戳穿,而真相在逐步回归。人们不难看 出,中国经济的皇帝新衣,已经被揭开了一角。◇

   

   

   

   

   

   

   

   本文转自408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2014/1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