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上访维权
[主页]->[现实中国]->[上访维权]->[我们教会的异像是圣经在中国公开出版6——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上访维权
·终极论——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终极论——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终极论——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终极论——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终极论——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终极论——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耶稣终极榜样论
·耶稣手握宇宙论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开发空间能源彻底地解决能源问题
***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就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就脑与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
·终极论——前言: 
·终极论——前言: 效法耶稣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充满爱
·裸露胸膛的女纤夫
·秦永敏: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付月华被西城法院扣押30多小时
·付月华民主墙老人再维权(1照片)
·付月华民主墙老人再维权(2照片)
·付月华民主墙老人再维权(3照片)
·付月华的维权之路何其难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二)致信北医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1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2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3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为北京访民高玉清张慧君祈祷
·圣经中关于申诉的话
·为上访维权者张鸿彬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为被关拘留所里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著名民主人高洪明照片
·纪念人民艺术家白玉霜逝世70周年
·被刑拘前的王永红、于艳华在公民聚餐中(图)
·为被迫离京的严正学弟兄祈祷
·来京维权人于艳华被刑拘后被单位说NO
·为下个月将出狱的倪玉兰姊妹祈祷
·我访民徐永海要糊口看病养家
·放夏俊峰,让中华民族保留一滴优秀男儿的热血!
·望肢体们为北京的一个访民团契祈祷
·我们访民学圣经是美好事都应来支持
·家庭教会聚会中警察进来查身份证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
·为在葛志慧姊妹家的访民团契祈祷
·出狱不久的维权人倪玉兰受洗归入耶稣
·为美女囚徒维权人李焕君姊妹祈祷
·我一个良心犯致信十八届三中全会望关注
·为曾坐牢5年的良心犯张纯珠祈祷
·访民教会2个月警察几次来打扰
·访民教会2个月警察几次来打扰
·为在狱中的访民何斌祈祷
·为在狱中的访民何斌祈祷
·为在狱中的访民何斌祈祷
·访民教会的访民被抓后警察再闯此教会
·北京一良心犯在法制宣传日的呐喊
·圣经非法是当今中国重大人权问题
·为严寒中露宿街头的访民祈祷
·为在寒冷中的挨冻受饿、露宿街头的访民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教会的异像是圣经在中国公开出版6——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我们教会的异像是圣经在中国公开出版6——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4年12月
   
   在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某教会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帮助出版《圣经》,于是“三自”独自包揽了此事。可是“三自”却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使得《圣经》不能在书店里出售。由于“三自”印的《圣经》没有成本(美国给钱),而使得正式出版社没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
   
   为此,我们祈祷,求主感动美国这些教会和这些主内肢体,来要求“三自”去办理图书出版权,使得《圣经》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或者,美国这些教会不要再给“三自”提供费用了(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这样正式出版社就会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书店里就能够公开地出售《圣经》。(伊斯兰教的《古兰经》、佛教的《坛经》等早就在中国的书店里公开出售了。)
   
   为此,近2、3年,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有一个异像,就在推动《圣经》在中国的公开出版、出售。我们先后写了一些文章,我们先后多次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默默祈祷。在此,我们将过去所做的这些,做一个小结。在此,我们希望主内肢体们,都来一起推动《圣经》在中国的公开出版、出售。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6月4日
     
     
   一、因为柴玲再次阐述她对六四的宽恕论,所以我写此文,来指出她错在那里
     
     据报道,今年(2013年)“六四”前,柴玲再一次阐述了她的宽恕论。在去年(2012年)“六四”前,柴玲就提出了宽恕论。为此,一些人,尤其是某些个别的基督徒,某些个别的基督教教会领袖,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如前曼哈顿华人浸信会主任牧师俞敬群就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世界上最美的一句话》。
     
     有一些基督徒,虽然没有给予很高的评价,但是对此也给予一定的赞同,如作者一平在他的《承诺与责任——也谈柴玲的宽恕说》一文中写到:“从基督教信仰,柴玲的宽恕说是成立的”。“从柴玲的文字,可以看出,她的信是虔诚的”。“柴玲的宽恕说,不管对错,但对于中国的现实有一个积极的意义”。
     
     再如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拥抱神学》一书的作者——胡志伟,在他的《饶恕是否复和》一文中写到:“柴玲作为一位初信主(二00九年)基督徒,有善良之心拥抱邓小平与李鹏,值得肯定,不要责难”。
     
     在2013年“六四”临近的时候,中国大陆的一个基督教教会的杂志《橄榄枝》第12期上,有一个栏目“专题:宽恕、正义与中国社会转型”,其中共有30多篇文章,都是围绕“柴玲的宽恕论”不同作者所写的不同文章,其中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些文章。
     
     由于柴玲的宽恕论,和一些个别基督徒,个别教会领袖的正面评价,而使得不少非基督徒朋友,不少慕道友朋友,对基督信仰产生了反感与排斥。就像一个作者在他的文章中所写的那样:“在纪念六四的特殊时候,不仅没有令人信服的诚意,更令非基督徒朋友对基督信仰产生反感和排斥,继而使主的名受损”。
     
     在89六四的当年,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就开始聚会。24年来,我们一直面向良心犯和他们的家人传福音,尤其是面向“六四”经历者传福音,不少的朋友在我们这里接受了耶稣,信主成了基督徒。在柴玲提出了宽恕论后,不少主内肢体和慕道友朋友提出了“柴玲的观点到底错在哪里”的问题。所以我写了此文。
     
   二、作为基督徒,我们首先要有爱心,要爱最小的肢体,否则我们就会到永刑里去
     
     我们首先看一段经文,《圣经•马太福音》,第25章第31节至46节,我们的主耶稣说到:“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义人就回答说:‘主阿,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什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什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不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不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不来看顾我。’他们也要回答说:‘主阿,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体,或病了,或在监里,不伺候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
     
     《圣经》不像其他宗教的经书,说了很多天堂地狱的事情,在《圣经》里说的很少。但是在这里却用了不少的文字,并且是出于我们主耶稣的口,又多次用了“我实在告诉你们”的语句,来述说那些人要上天堂——进入永生里去,那些人要下地狱——进入永刑里去。对此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因为这段文字告诉我们,我们应当如何做,才能上天堂——进入永生里去,才能不下地狱——不到永刑里去。
     
     在这里说的明明白白,就是我们要爱那些最小的肢体,当他们处于苦难中时,我们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们,尤其当他们在监狱里为主、为公义在受苦时,我们更要关心他们、更要帮助他们。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上天堂——进入永生里去。
     
     否则,当他们处于苦难中时,我们不去帮助他们,尤其当他们在监狱里为主、为公义在受苦时,我们不去关心他们、不去帮助他们,结果只能是,我们将会为此下地狱——到永刑里去。
     
     今世的罪人,要上监狱去;后世、来世的罪人,要下地狱里去。如果,我们没有如此地去爱最小的肢体,我们就是罪人,我们就应当到地狱里去。可是,我们的主耶稣怜悯我们,只要我们认了这罪,只要我们悔改了,以后我们要尽自己的能力去爱那些最小的肢体,去关心、帮助那些为主、为公义坐牢的肢体了;我们的主耶稣就会原谅我们、赦免我们,使我们可以上天堂——进入永生里去,使我们可以不下地狱——不到永刑里去。
     
     今年是“六四”24周年,24年来,有如此多的人在经历着苦难。在“六四”当天就有一些市民学生被打死、打伤;在这24年中,有很多的人被抓到监狱里,出狱后生活十分的艰难。如“六四”中曾被判死刑(不是死缓)的王连僖,在坐牢期间,妻子离婚,他的房子在金融街拆迁中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出狱后的他,没有自己的地方住,缺吃少穿,身患疾病。这些朋友确实需要我们的关心、帮助,我们应当认“关心、帮助他们不够”的罪,否则我们就不能去天堂。
     
     因此说,我们要爱最小的肢体,尤其是要去关心、帮助那些为主、为公义坐牢的肢体们。如果我们没有做好,我们就要为此认罪,悔改,这才是虔诚。
     
     《圣经•雅各书》第1章第27节说到:“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
     
     据我所知,柴玲对这些“六四”坐牢者,对“六四”受难者关心、帮助的很不够,而且她也没有为此——“爱的不够”——认过罪,来求主耶稣怜悯她。可是,一些基督徒,一些教会领袖,仅仅根据她说了“宽恕”,就说她很虔诚,你们的根据是什么。看来不仅仅是柴玲《圣经》读的很不够,就是那些教会领袖《圣经》读的也是很不够,都需要好好地去读《圣经》了。
     
   三、我们弟兄姊妹之间,我们必须彼此相爱,因为这是主耶稣给我们的命令
     
     我们的主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4-35)。这是我们的主耶稣给我们每一个基督徒的命令,我们必须遵守。
     
     “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了”,从这句话中,我们应当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我们必须彼此相爱,因为这是我们的主耶稣给我们的命令。
     
     “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从这句话中,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就应当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我们彼此相爱的程度,要像我们的主耶稣爱我们那样,我们的主耶稣是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榜样。
     
     “彼此相爱的心”,从这句话中,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就应当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我们的彼此相爱,不是给任何人看的,而应当是从我们内心发出来的。当弟兄姊妹在受苦时,我们的心是真在疼啊,我们不去帮助,我们就受不了啊。
     
     “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从这句话中,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就应当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我们必须具有相爱的心,来让众人、外人、其他的人来知道我们这些人是耶稣的门徒。
     
     从这句话中,我们每一个基督徒还应当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知道一个重要含义,就是“我们这些人”是个小范围,仅仅指的是“我们这些耶稣的门徒”,仅仅指的是“我们这些基督徒”。
     
     从这句话中,我们应当知道,耶稣的新命令是“让我们基督徒之间,相互彼此相爱”。
     
     1989年“六四”时,我就是基督徒。在89“六四”期间,我们缸瓦市教堂的一些青年的主内肢体,作为一个团体,我们曾多次走在游行的行列中。在6月3日那个夜晚,我就在天安门广场。在军队开枪时,我就在西长安街的六部口、四单之间。
     
     我是亲身经历着,亲眼见到着,不少的市民学生被打死、被打伤,我是随着抬送被打死、打伤者的人群,来到了附近的邮电医院。我作为一个医生,在邮电医院里,我参与了抢救治疗,给伤员伤口缝针。我亲身经历着,一些可爱的市民、学生在痛苦中死去,一些受伤的市民、学生在痛苦中煎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