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三]
青林文集
·半个世纪多坎坷,二万里路走愈宽
·政府治理是胡温的首先出路
·台湾属于谁?
·生命之梦
·胡锦涛的和谐论
·彭明为何遭重判?
·胡锦涛的孤独
·李毅中您该歇歇了
·一个真实的人
·不易生存
·胡石根的二十年
·好人走好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 感谢2005
·创新与自由
·促进中国社会演变的几个因素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三

   

   知青一代叱咤风云的当下,总是对早已默默无闻的八九一代津津乐道,也许真的是有些不识趣。

   您看40年前被赶到乡下忍饥挨饿、受尽奚落知青一代里,习主席、李总理、王书记们独领世界风骚,他们在中国政治和经济舞台上一举一动,都吸引着国内外的无数艳羡的眼球,如果谁还对那些已经死翘翘的、坐大牢、被流放等等早已被人类世界抛到九霄云外的八九一代念念不忘,脑子里肯定进水了!

   不过,大名鼎鼎的物理学家霍金就是一个脑子里进了水的人(从中医的角度可以如此说),但是他老人家却把宇宙密码解读的一清二楚----人们所认知的时空是一个早已过去的假象。比如:太阳光照耀到地球上来,已经跑了8分钟20秒的路程,也就是说,我们享受的是8分多钟以前的太阳所发出的光明,银河系中心的光明如果照到我们人类头顶时候,至少要经历2.6万年的时空,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看到的白矮星黑洞等等,是发生在2万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其实,中国古人所云30年河东30年河西的真理也就是霍金宇宙学原理的通俗解读,谁会想到当年人生倒霉几乎无望的知青一代,历经50年的时空,他们终于踏着比毛爷爷邓叔叔更自信的步伐,肩负起奔赴中国梦的天降重任。

   有一些人会后悔,在习主席当年坐牢挨饿的时候,怎么没有施点爱心,悄悄多塞给他一个馒头呢,否则,今天作为主席的恩人,最起码被请到海子里吃顿家宴大餐(因为习大大比较清廉,只能是家宴伺候)不成问题。您看,王书记就是因为留宿了他一天,并赠送了几本书,今天,显然是最受中国主席大人信任的人了。

   啰嗦半天,就是一句话,不要总盯着政治盘面里的当下热门股票,这些股票投资成本太高,没你那份,未来的绩优股才是值得你关注而且投资的起的对象。

   给读者一个投资建议或者咨询意见,八九一代就是值得投资的未来政治绩优股,重点是那些为了中国民主不怕坐牢的八九一代,投资他们的政治成本经济成本很低,一句问候,一句鼓励,对他们和家人保持一点宽容和理解的心态,就足矣。

   不过,连一贯自诩为八九一代的老莫大学者都认为:“再提什么倒霉透顶的八九一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林彪倒霉不倒霉,连尸骨都找不着了,不是也被炒作为中国最大的冤案也在闹平反吗?林彪集团已经过去60年了,基本都死光光了,但他们有后人哪。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人类世界总有一个毛病永远不改------要求真相的本能,人们的这个本能需求还真是养活了一大推狗屁历史学者政治学者甚至经济学者科学学者等等。

   中国历史长河里,八九年不过才过去25年,胡耀邦葬在了共青城意味着自己永远年轻嘛,再说了,积极努力把党国带领走向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不成,拂袖而去的紫阳同志的骨灰还没安葬,我们着啥急呢?

   八九真相一日不公开,八九一代二代三代有可能一日不会消停。

   当然八九一代真正的未来不仅仅是纠缠历史真相这一点。

   心灵有敬畏,行为有担当,这是八九一代面向未来的智慧基石。

   最近,陈远、薛野、夏霖等等八九一代纷纷落落入党国的法网,因为事情还在进展中,我就不展开讲这几位在经济文化法律等各方面卓有成就的八九一代了。

   还是讲讲刘贤斌,第一篇提刘贤斌、第二篇讲刘贤斌、第三篇还是刘贤斌,为何?

   请读者忍耐一下,听我解释。

   我的刘贤斌情结形成22年了,因为从我认识他第一天起,他的人品、学识、意志、甚至外表都让我非常敬佩,听说过看不起刘晓波的,有不满意魏京生的,也有批评王丹、柴玲的,甚至对张伯利、远志明这样衷心做神的仆人也有不同微词的,但是在民运这个小圈子,八九一代这个大圈子里,目前还没有看到对刘贤斌有批评或者讨伐的。

   刘贤斌不是完人,或许也就是一个单纯透顶的理想青年,他的单纯倒是在私底下经常招致铁哥们的讨伐,朋友们期许他超越自己的单纯,老练一些。是啊,25年来,与那些以种种借口和理由变得比共党更滑头的民间政客们相比,刘贤斌太傻了。

   也许刘贤斌在铁窗里默默的追问一个问题,你们那些斗志斗勇的智者们,智慧和勇气都超越党国逻辑了吗?

   在党国逻辑里,刘贤斌没钱、没权、没名气,就是一个弱不禁风的穷小子。

   可是这小子有一股磨不掉的穷志气,当然了,他的志气不是升官发财荣耀自己的名,他的志气是要求中国民主化。

   在人治真恶对面,刘贤斌追求民主真善,在一个人和一个国家之间,力量严重不对称,孤零零的刘贤斌们体现了以卵击石的悲壮。

   在巨大石头般刚硬的人治体系面前,刘贤斌是一个真实的民主之蛋,以卵击石是一场悲剧,可二者都是真实的。石头永远是石头,鸡蛋的未来可不好估测,生物学家们的说法,整个人类不就是比鸡蛋还低级脆弱许多量级的单细胞进化来的嘛。

   与刘贤斌等人的真善不同,就笔者25年的观察和研究,说句论断的话,人治黑洞独裁体系的恶是真恶,民间社会运动的善却是伪善,伪善在真恶面前有啥好表演的?

   在人治体系里,毛泽东当年用政治手段掩盖经济的困境,邓小平当年用经济手段掩盖政治的困境,江胡左摇右摆活了20年稀泥,把中国这艘风浪中摇摆的巨轮丢给了习大爷,习大爷看不起毛的唯政治治理哲学,也看不起邓的唯经济治理哲学,他认为自己看到了人治体系里病灶所在,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治理方略,亲民生、治官吏,滋养民水排泄官火,力图修补民与官水火不容、整个社会阴阳失衡的中国千年痨病,试图超越毛、邓的政经逻辑,强行给人治帝国体系穿上法治的马甲。

   在世界超级人治黑洞体系面前,人人恶到骨髓里的国度里,自信已经超越毛、邓胆气的习大爷,又能奈何?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与党国人治舞台丑星不断的多年演进对比,中国民主运动的舞台,似乎也没出现曼德拉、昂山素季般的正面明星。

   余杰说党国大佬温家宝是超级影帝,纵观中国民运历史,中国民间运动里又有几个不是演员?

   在党国特种部门90年里历练出的火眼金睛里,刘贤斌不是演员、陈卫不是、陈西不是、郭飞雄不是、朱虞夫不是、赵常青也不是,还有王炳章、彭明、魏京生几个?掰着手指头可以数算。

   当然,在海内外能够坚持民主表演的也算不错了。比起坐牢的,他们可能还有更多的委屈吧。

   党国的权力和金钱逻辑连被通缉的八九领袖们都没超越,纷纷投诚,更何况沃尔凯西当年所说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广场上的同学和国人了。

   党国掌握了权力、金钱这样跨越制度逻辑之外的普世人性春药,再加上铁窗陷阱,基本把民间社会的善治和追求压迫为表演秀。

   25年了,压迫八九一代的永康大叔坐牢了,举报他的八九一代浦志强也坐牢了。

   不买权力的帐,也不买金钱的帐,甚至不买铁窗的帐,只买民主的帐,八九一代刘贤斌们失去自由的一生,能否配得成为中国民主福音来临的代价?

   在上帝的目光里,刘贤斌等八九一代也是地上的匆匆过客,人类的正义在上帝的永恒公义里就是一个历史故事而已。

   恍如微尘飘忽世界的我,也只能为这些坐牢的刘贤斌们每日默默祷告,求上帝怜悯他们,让圣灵帮他们摆脱人间困境,生命得自由、心灵得平安。

   林青

   2014年12月23

(2014/1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