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刘逸明文集
·多少该公开的信息沦为了“国家机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
·查扣“禁书”的中国海关沦为权力走狗
·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据新华社报道,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原专案组组长、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志明,因涉嫌职务犯罪,已于12月17日下午被检察机关戴头套和手铐带走接受调查。冯志明成为呼格案启动追责后第一个被调查的责任人。
   
   呼格案原本并不如河北的聂树彬案影响力大,但是,在十八届四中全会过后,在依法治国的号角下,呼案的重新复查让公众睁大了眼睛,因为大多数人相信,此次复查不会再象此前的聂树彬案那样原地踏步,而是大有让呼格吉勒图沉冤得雪的可能。
   
   果不其然,内蒙古方面不负众望,在舆论的关注下对此案重新定性,呼格吉勒图终于可以在九泉之下瞑目了。毫无疑问,呼案的翻案具有标志性的意义。人死不能复生,虽然案子翻了,但呼格的父母此时此刻一定是悲喜交加,喜的是法律还了儿子的清白,悲的是法律不能还回儿子的生命。


   
   呼案翻盘,其实并不值得舆论欢天喜地,因为这应该是一个社会的司法常态。能称得上法治的社会,一定是有错必究,有冤必雪的社会。即使是在中国古代的皇权专制制度之下,只要一件案子的影响力够大了,给予合理的定性也不会有问题。如今这个社会,资讯渠道极为通畅,诸如呼格案这样的案子,只要不是弱智者,都能看得出来是冤案,可是重新定性为何就如此艰难?倘若不是高层致力于依法治国,是不是就永无翻案之日?
   
   案子翻了,给予呼格的家人以精神和物质的抚慰是必须的。然而,再多的抚慰其实也不可能抚平呼格父母那深深的伤口,只能是让他们的伤口不再象之前那样痛而已。除此之外,还应该对当年制造该冤案的办案人员进行系数追责,这才是对呼格最好的告慰,也是对社会最有力的交代。
   
   在中国古代,官员办案是十分谨慎的,虽然不乏冤案,但故意制造冤案的却少之又少。法医鼻祖宋慈之父就因为不小心办了一宗冤案,结果服毒自杀,并告诫宋慈人命关天。不是因为拥有高尚职业道德的父亲,宋慈也不可能取得之后的成就。另外,一代文宗欧阳修的父亲在为官的时候,虽然膝下无子,但自信自己一定不会绝后,果然,在他死后,他的遗腹子欧阳修出世,之后,才有了那永远的经典《泷冈阡表》。人在做,天在看,建议执法人员都能好好地看看这篇悼文。
   
   非常遗憾的是,在呼格案翻案前后,一直都没有一个当年涉足此案的办案人员出来表示忏悔和歉意。由此可见,这些办案人员的职业道德水平有多糟糕,常言道:知耻而后勇,干了冤死好人的勾当却若无其事,我们还如何指望他们能在今后真心诚意地为人民服务?
   
   冯志明被检察机关带走,应该说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为呼格这一冤案绝不是无心之失,而是故意为之,既然是故意为之,那么相关的办案人员,尤其是核心办案人员就一定涉嫌犯罪,将其绳之以法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然而,让人扼腕叹息的是,很多冤案即使被翻了过来,但办案人员仍然逍遥法外,如杭州张氏叔侄案的办案人员至今仍高枕无忧。
   
   呼格吉勒图原本与厕所奸杀案没有半点关系,只是因为邂逅女尸然后报案才做了替罪的羔羊,并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是何等的令人寒心啊,倘若此案不翻,还有几个人愿意在有类似遭遇时去拨打警方的电话报案?冯志明等人对呼格的酷刑逼供,不仅是对正常法制秩序的迫坏,也是对社会道德体系的摧残。既将呼格送上了死路,也将司法机关的公信力送上了黑路。因此,对与冯志明等人进行不折不扣的追责非常有必要,否则,谈到司法机关的时候,一般人仍然会是一声叹息。
   
   唐朝有反坐制度,就是谁办了冤案,被冤者如果可能或者已经被判处死刑,那么,一经发现是冤案,办案者就会获得同样的刑罚。今天的中国也应该借鉴一下唐朝的经验,对故意制造冤案者进行严厉惩处,才能让司法人员在今后办案时有敬畏之心,不会一心只想到案子办成后升官发财,还会想到一旦办了冤案就将身败名裂、锒铛入狱。
   
   呼格吉勒图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他的生命虽然很短暂,但是,他却象当年的孙志刚一样,用生命照出了制度性的弊端,并很可能开启一个法制新时代,从这个方面讲,他没有白死,公众会记住他,历史也会记住他。在新闻跟帖当中,网民普遍要求冯志明以死谢天下,虽然冯志明以后被判死刑的可能性很小,但是,这样的人即使最终苟活于世,也会象臧克家诗中所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2014年12月19日
(2014/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