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刘逸明文集
·贪官妻儿大义灭亲背后的潜规则
·儿子未出来,母亲便进去,天理何在?
·为狗下跪,穷人难道连狗都不如?
·央视春晚的敲钟时间怎能一错再错?
·钱云会案真相大白还需要多久?
·女子为参加考试两次下跪是谁的悲哀?
·公安局微博为何只关注美女苍井空?
·男官员与女干部宾馆幽会能是正常关系吗?
·年轻夫妇抱儿女顶雪卖黄碟打动了谁?
·方舟子有选择性的打假令人悲哀
·春运期间为何总是一票难求?
·温家宝接见访民,又是一场“亲民秀”?
·该不该取缔丑闻、奇闻频出的彩票行业?
·“敲诈政府”罪何时可以休矣?
·还有多少贪官准备外逃?
·质问央行,烧毁假钞违了哪条法?
·把精液当“药引子”的教授是个强奸惯犯
·刘志军和新《红楼梦》中哪个女演员有染?
·刘永好给记者发红包羞辱了谁?
·有多少“剩女”值得我们同情?
·官员嫖娼那么容易被发现吗?
·“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肖传国获释,方舟子为何不敢上街?
·日本地震后中国人丑态百出,最该拷问的是体制
·冷血县委书记是怎样炼成的?
·不容思想偏激,北大将变成“阉大”?
·大贪官许迈永的明星情妇到底是谁?
·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中国的高考是选拔人才还是选拔奴才?
·卫生部建媒体记者黑名单是不务正业
·官员为何可以“腾云驾雾”?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诺贝尔和平奖何时再花落中国?
·历史必将为赵紫阳“正名”
·《北京日报》痴人说梦与汪洋其言难副
·卡扎菲之死触动了中国的哪根神经?
·维权人士将成“恐怖分子”?
·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派出所所长为何成了酷刑逼供受害者?
·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将得到尊重?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台湾地方选举已经尘埃落定,选举结果正如很多人的预期,那就是蓝败绿胜。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大多数人都想不到,国民党会在此次选举当中一败涂地,惨不忍睹。出现这种结果,大概是很多大陆人包括民间人士所痛心疾首的。
   
   众所周知,国民党在退守台湾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坚持一党独裁专制,直到蒋经国执政,台湾的政治才逐渐走向开明,逐渐放开了党禁,到李登辉时代,又进一步放开了报禁,并最终允许反对党与国民党竞选。民进党候选人陈水扁于2000年当选台湾总统,开创了台湾政治的新时代。
   
   民进党作为一个反对党,革命的经验丰富,但执政的经验仍然不足,陈水扁担任台湾总统时,民众的满意度并不高,等他卸任之后,又因为巨额贪腐丑闻而身陷囹圄,这使得整个民进党的声誉大跌,支持度大跌。不过,在蔡英文主政民进党之后,民进党的形象开始改变,在2012年的台湾大选当中,虽然蔡英文的竞选团队悲伤离场,但输得并不算惨,倘若不是有之前的陈水扁丑闻,应该完全有胜选的可能。


   
   蔡英文在败选过后,面对他的竞选支持者发表了败选演说,这段视频长期在互联网上流传,甚至登录腾讯这一大陆网站,通过微博,微信传递至今。就在两天前,台湾地方选举落幕,又有人将其转起,称之为“两岸三地有史以来最有风度的演讲”。只要细看过视频的人都不会认为这是标题党,而是转发者发自内心的观感,当笔者第二次看此视频时,依然心潮澎湃,为蔡英文没有当选台湾总统而感到深深的遗憾。
   
   陈水扁主政台湾的时代,民进党远不如今天的民进党这般大气,这般天下为公,给台湾本土民众以及外界的印象并不好。当一个政党由革命党成为执政党的时候,就不能把主要精力放在党派斗争上,而是应该放在国计民生上,否则,只会让支持度不断流失。没有人能否人台湾已经是一个民主社会,但要和西方国家的民主相比,台湾的民主显然还很不成熟。
   
   马英九在担任台北市长期间,曾经誓言:“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这种表现让海峡两岸的民众都对其十分看好,然而,等到他登上总统宝座过后,对海峡对岸的统治者便显得日益软弱。两岸服贸协议一度被部分台湾民众,尤其是年轻一代视为将台湾绑架的危险条约,最终激起了大规模的抗议,两岸服贸协议不得不中途流产。也正是因为此事,马英九和国民党的支持度降到了历史最低谷。
   
   此次台湾地方选举,国民党的胜选席位不足民进党的一半,令台湾朝野唏嘘。看起来,这是民进党的胜利,其实,与其说是民进党的胜利,不如说是民主的胜利,也只有民众用选票才能给出对一个政党最贴近民意的评价。在民进党大胜之后,蔡英文等民进党大佬并不是兴高采烈,而是提醒全党上下要诚惶诚恐、如履薄冰。
   
   关注台湾地方选举的不仅是台湾本土民众,还有海峡对岸的大陆民众以及国际社会。在6年前,马英九竞选台湾总统的时候,在台湾以外,支持马英九当选的舆论绝对是主流,但在两年前,舆论就明显分道扬镳了,虽然马英九最终胜选,但希望民进党能在下一次大选时取代国民党的声音却越来越大。
   
   当然,在大陆这边,因为一般民众资讯渠道的有限,大多数民众仍然希望国民党能在台湾选举当中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毕竟国民党的血缘较近。然而,在异议圈中,在独立意见人士那里,已经越来越希望民进党能重新走上台湾的政治大舞台,也只有这样,才能促进国民党的成长,促进台湾的不断发展进步。
   
   台湾的选举,不管是地方选举还是大选,都强有力地否定了“西方民主制度不适合中国”、“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搞民主”等论调。事实上,在这个地球村,没有哪一块土地上不适合民主的,鼓吹哪个地方不适合民主的官员或者学者要么是为了讨好主子昧着良心说话,要么就是天生的弱智儿。
   
   不可否认,在大陆,民众的总体或人均素质的确还很不够高,在很多地方,基层选举过程当中,充满了候选人贿选的情节,不少民众因为得了好处而将选票投给了行贿的候选人。这种现象的确是对民主的亵渎,可是,怎么样也比上级任命官员要好,这一次选出了个赃官,下一次只怕是不敢再随便收钱投票了。民主程序不启动,就永远不会没有民主,更不会有成熟的民主。
   
   电视剧《走向共和》当中被删除的孙中山独白,可以说是对民主的经典诠释,笔者每次重看的时候,都会带来心灵的震撼。民众的素质低绝不是拒绝民主的理由,正如一个大字不识的孩子,你不能以他不识字为由拒绝他入学一样。只有在不断地跌倒过程中,人才能站起来,并站得稳健和大步前行。台湾的民主,充分地说明大陆也同样适合民主,香港也适合民主。
   
   大陆的公民运动此起彼伏、如火如荼,公民运动虽然和民主运动有很大的区别,但两者却殊途同归,因为一个能充分保障公民权利的制度一定是民主制度,也只有民主制度才能让公民权利不至于昙花一现。台湾的选举,可以说是一面镜子,既可以照出大陆执政者政治理念的落伍,也能照出大陆民间的诸多不足。
   
   民主的实现形式多种多样,有自上而下,也有自下而上,还有上下对接。台湾的民主可以说是上下对接的典范,台湾能有今天,既和前执政者的开明有关,也和民进党在野时的奋力抗争密不可分。民进党虽然有很多缺点,却非常值得大陆这边的民主阵营学习。国民党虽然现在民望甚低,也同样值得大陆执政者学习。
   
   从最近的大陆官方的各种表态看,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公报当中所提到的民主绝不是类似于台湾和西方的宪政民主,而是一党专制下的所谓民主,这种“民主”或许可以在短期内促进社会的发展和繁荣,但决不能保证社会的长治久安、红色政权的千秋万代。要想一劳永逸,唯有启动可以治本的政治改革。
   
   台湾地方选举当中,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亮点,那就是医生柯文哲以无党籍身份当选台北市长。先贤孔子曾经说过:“君子群而不党”,一个社会没有政党,也同样可以有民主,同样可以选市长、总统,那样对于选拔政治人才或许会更有效。当然,完全没有政党的选举可能还很遥远,但能多一些无党籍人士的参选对于民主而言显然更有意义。
   
   蔡英文在败选演说是曾说过:“面对失败,你可以流泪,但不能懊悔;你可以悲伤,但不应该放弃”。大陆这边,民间争取宪政民主的道路显然比台湾那边以前争取宪政民主的道路更为艰辛曲折,不过,只要坚定信仰,不断推动公民社会的发展壮大,再顽固的力量也终究无法阻挡民主的到来。
   
   2014年12月3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4/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