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透视中国(十四)

辛灏年:孙中山与共产党(上)
   
   
     (新唐人电视台加拿大伦多记者站报道)2006 年11月12日是孙中山先生诞辰一百四十周年纪念日, 世界各地华人纷纷举办纪念活动, 表达对这位中国民主革命运动先驱的缅怀和崇敬之意。
   

     【林丹】一直以来,孙中山就像是一面旗帜,它凝聚着全球华人的心,国共两党也都把这面旗帜高高举起。对于孙中山一手创立的中国国民党来说,高举起这面旗帜天经地义。而对于政治理念与孙中山完全相左的中国共产党来说,就难免使人对它的动机和目的产生怀疑。
   
     1949年中共推翻了孙中山先生创建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后,但每逢孙中山先生诞辰或忌日,中共都会举办纪念活动,而且其规格也越来越高。从毛泽东到今天的胡锦涛,中共的领袖换了一代又一代,而孙中山这面旗帜却始终屹立不倒,真可以说是前赴后继,代代相传。
   
     儿时对孙中山的记忆是通过公园,建筑的名称,如中山公园,中山堂等。之后就是从课本上知道了孙中山是革命的先行者,尽管他所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两千一百多年的君主帝制,但却被毛泽东定性为是失败的, 资产阶级的,旧的民主革命。所幸是孙先生并没有在一系列的政治运动中被打倒。相反每逢重大节日,他的巨幅画像都被摆放在天安门广场。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这已经成为一件习以为常的事了,从未产生任何疑虑。
   
     【旁白】2006年11月12日,中共中央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大会,隆重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一百四十周年。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会上发表讲话说,中国共产党人是孙中山先生革命事业,最坚定的支持者、最亲密的合作者、最忠实的继承者。
   
     【林丹】相较之十年前,也就是1996年11月12日,江泽民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一百三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胡锦涛的这次讲话可以说是大同小异,并无新意,然而其中的一句话的变化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江泽民在讲话中是这样说的,中国共产党人从来就是孙中山革命事业的坚定支持者、合作者和继承者。 胡锦涛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一百四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除了删去了“从来”一词外,还特别加上了三个“最”, 即,中国共产党人是孙中山先生革命事业最坚定的支持者、最亲密的合作者、最忠实的继承者。
   
     然而时过境迁,随着近年来越来越多历史真相的被披露,以及中国大陆人民历史反思的不断深入,胡锦涛的这次讲话,引来了一片质疑之声。更有人把胡主席的讲话给改了词儿,变成了中国共产党人是孙中山先生革命事业最坚定的破坏者、最亲密的分裂者、最忠实的颠覆者。不知这仅仅是时下流行的恶搞,还是事出有因,史出有源?那么孙中山与共产党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
   
     2006年11月26日应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中国问题研究中心和中国同学会的邀请,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在多伦多大学发表了题为了《孙中山与共产党》的专题演讲,就孙中山与共产党的关系进行了全方位的剖析。下面就请您跟随辛灏年先生,去了解那被篡改了的历史,去探究那被掩盖着的真相。
   
     【辛灏年】我今天讲的这个题目,不新鲜。但是,我今天讲的这个题目,对于今天的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却包含着太多被“强权”所尘封的历史内容,所制造的虚假概念,和一大批中外历史家们的势利和胆怯。是它们,才造成了历史的误解,更为继续制造政治的误解,提供了方便之门。之所以产生了这样的悲哀情形,原因是,孙中山先生确实与中国共产党有过关系。这个关系,虽然前后只维持了两年左右的时间,就随着孙先生的逝世而终结;但因 这个关系留下了过于沉重的影响,太多可以被利用的空间,特别是为制造历史谎言和政治谎话,留下了一个很难动摇的历史“源头”。于是,这个关系,就既变得 “光彩眩目”,又变得“迷雾漫天”。
   
     特别是当1949年的胜利者中国共产 党,又采取年年讲、月月讲和天天讲的手段,更在他的大中小学教科书里,年复一年地已经进行了半个多世纪的“启蒙教育”之后,这个关系,就由于共产党长期宣 传──孙中山曾“联俄联共”并实行“国共合作”,孙中山曾决策“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三大政策”,还用“三大政策的‘新’三民主义”代替了他的民族民权民生 的“旧三民主义”,而共产党还在孙中山危难之际支援了孙中山和他的国民革命等等。于是,这样一些“历史的事实”,也就显得“言之凿凿”的了。后来,共产党 “逢年过节”都要把孙先生拉到广场上去,偶而也让他跟在马恩列斯的后面“晒晒太阳”;共产党更是对台湾和海外频繁地使用孙中山,高唱曾被他自己弃之如蔽屣 的“民族主义”;直至他今天终于开始努力宣传“共产党才是孙中山革命建国之最忠诚的继承者……”,以在危难之际继续博取他的“权力的历史合法性”;却又因为对孙中山的国民革命惶恐不已,而继续使出“革命的两手”,“放言放人”到海外大肆诬?和“恶攻”孙中山先生……
   
     如此一来,在一个“只准许自己说谎、却绝不容许别人说话”的时代,一个完全违背了历史事实的历史性误解──“孙中山与共产党合作过”,和一个在眼下已经为 共产党所迫切需要制造的政治性误解──“共产党继承了孙中山”,便理所当然地形成了,和顺理成章地被制造出来了。而,这一切不过都是些历史的谎言,不过都是些共产政治的伎俩,当然也是中外许多历史学者的胆怯和势利所使然。
   
     今天,我将就孙中山和共产党的真实关系,作一个较为详细的叙述。主要内容就是孙中山和共产党的四大关系:思想关系、政治关系、历史关系和现实关系──即已经逝去的孙中山和眼下还没有死掉的共产党的关系。
   
     一、 思想关系:孙中山有三民主义,共产党要马克思主义
   
     【辛灏年】 众所周知,孙中山有一个革命建国的思想理论,就是三民主义。而共产党所要的“革命建国”的思想理论,却是马列主义。显然,这个事实,不需要证明,因为,它 已经人尽皆知,所谓铁的事实。但是,为了监别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和共产党的马列主义,孰是孰非,谁为进步、谁为倒退,我们还是有必要,对他们各自的基本思想 作一个极简单的比较。
   
     我个人认为,在孙中山数十万字阐述三民主义理论的著述中,其对自己的理论进行过最简单明了之概括的,就是他在1923年11月所写的“中国革命史”,曾对三民主义的理论作过一个简要概括和介绍。我主办的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杂志》第18期在发表这篇文章时,曾将它的题目改成为“中国共和革命史”,其意,就是要与中国的共产革命划清界限,以示泾清渭浊。
   
     在这篇文章里,孙中山是这样地论述他的民族主义的。他说:“…… 馀之民族主义,特就先民所遗留者,发挥而光大之,且改良其缺点。对于满洲,不以复仇为事,而务与之平等共处于中国之内。此为以民族主义对国内诸民族也。对 于世界诸民族,务保持吾民族之独立地位,发扬吾固有之文化,且吸收世界之文化而光大之,以期与诸民族并驱于世界,以驯致于大同。此为以民族主义对世界之诸 民族也。”
   
     生活在、又革命在晚清时代的孙中山,如此地提出了他的民族主义理论,当然是正确的。因为,晚清时代的中国,外有东西方列强──既包括民主列强、又包括专制 列强的欺?;内有满清一族的专制统治和满清贵族对汉民族的歧视和欺辱。辛亥元勋李福林将军就在他的回忆录里面说过:“……享有特权、不把汉族平等相待的满州人,自从入关以来,为了镇压汉族,就分兵驻扎在各重要省会,谓之八旗驻防营。驻防之区,我们汉族同胞称之为‘旗下街’,有的说是旗营。……民国元年以前在旗下街被劫财劫色,是一件无法无天不敢通过的事情……(李福林革命史料,香港文化教育出版社,1995年7月第一版,第4页)。所以,他才认为,“辛亥革命的确成功了五族共和──国内种族平等。生在辛亥革命以后的人对于这个问题不会惹起多大注意,因为这已经是过去的问题了。人们总有一种不良的习惯:过去了,便遗忘!”(李福林革命史料,香港文化教育出版社,1995年7月第一版,第3页)今天,有所谓民运人士在狠批孙中山先生的时候,其论点之一,就是“孙文提出民族主义毫无必要”,因为那个时代根本不存在“民族的问题”。不知他们是“过去了,便无知”,还是为了“助台独,装无知”了。
   
     所以,彼时的孙中山,才要坚持继承中华先人所留下的好江山和好文化,吸收世界之好文明,对外求中华民族之独立地位,对内求各民族平等相待。而对于那个不知 道杀了多少革命党的满清的遗民,也绝不还以报复。这该是何等高尚的民族情怀!难怪被中共禁演的大型历史剧《走向共和》,就称赞孙中山发动的“辛亥革命是历 史上少有的革命”!因为,孙中山的革命成功后,既不镇压反革命,又不残杀地主富农资本家,更不会发动各种运动来迫害新旧知识份子们……
   
     如此,我想问一句:以满清作历史的背景,不论是对内或对外,孙中山提出这样的民族主义到底是对不对呢?当然是对的。
   
     在这篇文章里,孙中山又是这样地论述他的民权主义的。他说:馀 之从事革命,以中国非民主不可,其理由有三。……既知民为邦本,一国之内人人平等,君主何复有存在之馀地……满洲之入据中国,使中国民族处于被征服之地 位,国民之痛,二百六十馀年如一日,故君主立宪在他国,君民无甚深之惑感者,犹或可暂安于一时,在中国则必不能行,此自历史事实而首之者也……中国历史上 之革命,其混乱时间所以延长者,皆由人各欲帝制自为,遂相争相夺而不已。行民主之制,则争端自绝,此自将来建设而言之者也……。
   
     孙先生在这里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一有帝王不平等,二因满族专制统治不平等,三是历史上的造反者都想当皇帝制造不平等,所以,“中国非民主不可”。如此,孙先生才会总结说:有 此三者,故馀之民权主义,第一决定者为民主,而第二之决定,则以为民主专制必不可行,必立宪然后可以图治。在这里,孙先生已经指明,他的民权主义“第一就 是民主”。第二是民主专制必不可行,也就是“民主专制不并行”。早就预言毛泽东后来实行的“人民民主专政”,不过是“假民主真专制”而已。第三是必须实行 民主宪政才能建立一个民主的国家。现在有一些人士,日日叫喊西方民主宪政,天天哀求共产党实行民主宪政,却又时常要骂一骂孙中山及其共和革命,到底是你们 错了呢?还是孙中山先生错了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