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透视中国(十二) ]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透视中国(十二)

辛灏年:中共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什么(下)
   
   
   
     【新唐人电视台斯德哥尔摩记者站报导】自一九七八年中共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以来, 至今已经二十八年了。综观其二十八年的改革历程我们看到,随着经济改革地不断深入,其政治体制的弊端日益显露。尽管中共也曾试图进行政治改革,然而由于它 改革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其一党独尊的专制统治,因此一旦改革触及到权利集团的利益,威胁到统治集团的权利,政治体制改革便无疾而终。

   
     【林丹】严重置后的政治体制改革,不仅严重地阻碍了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同时也使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最终导致了一九九九年六四民主运动的爆发。六四镇压后, 政治体制改革在中国成为了禁区。中共官方也一改策略,公开鼓励人们一切向钱看,不关心政治,不理会国事,致使中国社会物欲横流,道德堕落; 怨声载道, 危机四伏。
   
     然而从外部看中国,五彩缤纷的几个橱窗城市向世界展示着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纸醉金迷的歌舞升平,使人仿佛置身于太平盛世。如果您不是确实生活在中国,并深入社会底层,而只是走马观花的话,的确会被这一切所迷惑,而产生「中国变了」的幻觉。
   
     二仟零五年初 美国人罗伯特·库恩所写的《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一书-,让我们看出了其中的奥妙。「中国变了」,她的变化是在中共总书记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发生的变化。于是「中国变了」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演变成了「中共变了」, 「中共改好了」,「共产党不是以前的共产党了」。
   
     那么中共真的变了吗. 有人说它变了。因为你看「先进性」代替了「先锋队」,「三个代表」换下了「伟光正」。 有人说它没变。因为无论它创造何种理论,变换何样手法,其一党独尊的专制统治从没改变。人们争论不休,各执己见。
   
     二仟零五年六月十日,著名学者辛灏年先生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发表了题为「中共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甚么?」的演讲。他从经济思想政治文化等各个方面的中共改革开放以来,所实行的政策和行为做了全面地剖析。在上次透视中国的节目中我们为您介绍了辛灏年先生演讲的第一部份「经济改革篇」。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将继续为您介绍了第二部份「政治危机篇」。相信辛灏年先生的精辟分析,将帮助我们了解中共,认识中共, 进而对它有一个正确地判断。下面就请您欣赏辛灏年先生二仟零五年六月十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演讲「中共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甚么?」的第二部份「政治危机篇」。
   
     【辛灏年】经济上如此, 政治上如何呢. 我还是从事实说起。四天前,我在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讲演的时候,就有人给我提意见,他是国内来的公派学者。他说,现在的共产党已经不是共产党了嘛,你看它现在都不讲马列了嘛,你为甚么还要说它是共产党?还说要驱除马列呢?我说你说共产党不是共产党了,共产党不要马列了,不用驱除它了,那好,那我就就你的话我发挥一番。
   
     共产党还是共产党 其本质从没改变
   
     【辛灏年】去年,纽约《世界日报》登了这么大的照片,报导北大的学生入党要在马克思的像前宣誓。还是认它马克思是祖宗啊。江泽民下台前在深圳的大标牌上,画的是马、 恩、 列、 斯、 毛、 邓、江,当时胡、温还没上去呢。,自从毛泽东先生说了一句话「我死了是要向马克思报到的」中国大陆从老到小都说我死了要向马克思报到。他不向孙中山报到;他不向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乾隆康熙去报到。
   
     他说,那共产党现在不也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嘛。我说,你这话不新鲜。八十年代初,我们大陆那些知识份子都说它是「挂羊头卖狗肉」。可是别忘了,第一,「挂羊头卖狗肉」不是一个诚实的商业行为,是欺骗。仅仅从商业角度来说,就是欺骗。第二,「挂羊头卖狗肉」,店还是羊肉店,并不能变成狗肉店。第三,这个羊肉店的老板还没变,它天天打出广告的招牌还是卖羊肉,而不是卖狗肉。这个羊肉店没有垮,没有变成狗肉店,你怎么说共产党不是共产党了呢?它还是共产党嘛。它不过是羞羞答答地要在那里搞一点所谓的「市场经济」;所谓的「资本主义」,所谓的各种各样的「改革开放」而已嘛。甚至于羊肉店的老板对于它的干部和工人采取的,还是开羊肉店的那套统治和管理程序嘛。
   
     那由此我们从理论上来看一看,看一看它的现实。甚么叫共产党?党政不分的才叫共产党;甚么叫共产党?党军不分的才叫共产党;甚么叫共产党?党知不分的才叫共产党。知识份子不入党,都要拉你入党。有人说共产党现在拉资本家入党,它根本就忘记了它的宗旨了。它在台商的工厂里面和外商的工厂里面去发展共产党员啊。它已经把自己反对资本主义,搞无产阶级革命的那种理论全部丢掉了。我说你错了,全世界只有共产党,才会在行业和军队当中发展自己的党组织,以控制政府、军队和一切行业。这是共产党作为共产党的一个最重要的标记。
   
     只有共产党才党政不分,党领政,政听党。任何一个省、市、地区、县,它都有五大班子。第一大班子就是党委班子;第二大班子才是政府的班子。凡是中国大陆来的人都知道,一九七九年《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要进行人事制度的改革,它的第一条就是要党政分开。我请问大家,今天党政分开了吗?
   
     我再告诉大家一个事实。我是一九八三年读完书以后,回到安徽省芜湖市,然后北京调我,安徽不放,只好把我调到中国作家协会安徽分会当专业作家。在我当作家这些年里,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文革前十七年和文革十年,安徽省文联的党组书记、副书记、主席、副主席;安徽省作家协会的党组书记、副书记、主席、副主席都是由本省,甚至在全国非常有名的作家、艺术家担任的。可是就是在中共改革开放二十五年的岁月里面,安徽省的所有的文联的主席、副主席、书记、副书记;作协的所有的领导、负责人,都变成了中共安徽省委宣传部派出来的,根本不懂文学的党棍。这个现象绝不是安徽一省的现象,全国皆然。直到今天为止,共产党不但没有在二十五年的改革开放当中,把党权收缩或收回,而是把党权进一步地推广到了各各领域,甚至于推广到台商的工厂里。前不久在纽约一位台商从大陆回来跟我说,我非常诧异地发现,在这个工厂里说话的是那个给我们老板打工的,他是我们厂的地下党委书记党啊,好大啊 权力好大啊,我都怕他噢。
   
     所以从政治上看,共产党不是共产党了吗?不,共产党还是共产党。我今天在这里讲,在批评它,批判它,否定它,特别是不赞成海外的这种说法。我也希望它如果真想搞政治改革,真想存活下去,它就一定要做到今天的共产党再不是共产党了,但是我认为它做不到,它真地做不到。
   
     三民主义与三党主义
   
     【辛灏年】大家都知道在西方,在美国有个总统叫林肯,他把三民主义叫「民治、民有、民享」。我们中国出了个孙中山, 在一百年前就根据西方政治文化,以及中国传统的优秀政治文化, 也搞了个三民主义, 叫「民族、民权、民生」。民治、民有、民享不需说了,他讲了两条,一个是人民要有权利,要民主。第二个,社会财富由人民来享受,由全体人民来享受。因为美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是一个移民国家,光是我住的纽约艾姆赫斯特就有三十六个民族,它当然不能天天喊民族独立啊,对不对。
   
     可是我们的孙中山为了推翻满清,他讲了三条,他说「民族独立、民权自由、民生幸福」这三条。他用民族主义来帮助自己的共和革命,推翻满清的专制统治,而不是要消灭满人和满族。他在辛亥革命成功之后,立刻打出「五族共和」的旗号。对内一切平起,民族大小都是平等的。这三条都是正确的。人民要有权,民生要发展,经济要发展,社会民间要过好日子。
   
     可是共产党改革开放二十五年,直到今天它要「三民主义」了吗?它过去是没有祖国的,也不要祖国的。现在它拿一杆假的民族主义大旗,在海外去骗那些华侨,不是要统一啊,是在搞统战呐。它要民权吗?如果有民权,人民连上访的权力都没有嘛。而人民不断地到北京上访的原因,就是因为在中国的每一个省、地、市、县,他是因为没有权嘛。没有说话权;没有行事权;没有告状权;这些权利都没有啊,他才会在中南海对面的高楼上,因为告状无门,从七层楼上跳下去。这报纸刚登了。没有民权,民生呢?一小部份人成了特权、特钱阶级,一大部份人下岗。农村就不用说了,其苦况就不必要再重述。
   
     可是共产党呢,它既不要林肯的「三民主义」;它也更不要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它要得是甚么?它要的是三党主义,「党治、党有、党享」。毛泽东时代要党治,必须我治,必须共产党治,现在还是必须共产党治。「四个坚持」里面最重要的一条,叫「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党治不说,党有。如果说在毛泽东统治时代,说心里话我是过来人,我多少知道一些,除掉那些我们看不见的中高层以上的腐败以外,共产党的广大的中下层小干部真的还谈不上甚么腐败。因为那时候信仰不曾破灭,共产革命的这一把利剑仍然悬在中小干部的头上,掌在毛泽东的手里,他不敢造次啊,不敢狂妄啊。
   
     一九七五年,到处流传着我们安徽江苏的一句民谣,就说明了当时的情况。当时甚么情况? 叫「大干部送上门,中层干部开后门,小干部乱找人,老百姓(被)骂出门」当时的情况,当时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可是现在呢?它不仅要党治,它要党有。不仅要有权利,它还要有钱。过去是为革命抓权,现在是为革命抓钱,而且还要党享啊。
   
     共产党永远也治不了自己的腐败嘛。记好我这一句话,我没有说它反不了腐败,我说它是治不好腐败。谁的腐败?自己的腐败嘛。如果是别人的腐败,共产党的那两下子又敢杀又敢骗,早就治好了。就是因为是自己的腐败嘛,它怎么能治得好呢?再了不起自己开盲肠炎嘛。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搞改革开放是吃中药饱和汤嘛,活一天是一天嘛。一个少年搞改革开放才是求得生命的发展和辉煌嘛。共产党是个垂垂老矣,又做尽了坏事的一个江洋大盗 ,它今天怎么可能把自己的腐败反掉呢。
   
     「什么革命小酒天天醉」呀这类的歌谣;什么「吃完被告吃原告」啊,中国大陆那些令人心酸的民谣,将是我们这个时代,留给我们中华民族和子孙的最生动的民间文学,最真实的民间文学。
   
     共产党今天依然在坚持着「三党主义」,党制 党有 党享 ,而绝不去进行「三民主义」, 因为今天中国大陆谁最怕革命啊?共产党嘛。今天的中国大陆谁害怕民权站起来呀?共产党嘛。所以孙中山是什么?孙中山就是共和革命的代名词嘛;孙中山就是民主共和的代名词嘛;孙中山就是要造福于人民的民权和民生嘛。表面上逢年过节把孙先生拖到广场上晒太阳,暗中给钱给它的御用学者,在海外专门地骂孙中山,把孙中山说成是中国的专制魔王,卖国大王。你们稍微上网站上去看一看你们就知道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