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败中不乱,厕所公关
   
   
     “别动!袜子脱了,系上裤脚儿再起来!”小王发出了阴阳怪气的声音,原来他用卫生纸堵住了鼻子。
   

     真有经验!看来他们惯于这样整人啊。
   
     他打开电风扇,开窗开门,扔给我一块儿脏毛巾。我迅速擦了椅子,抓起垃圾,叉着腿出了门。
   
     感谢袜子!把我这些“恭物”截在了小腿上。钻进厕所隔间,小王让我半敞着门,他在外边监视。我脱了下衣,先蹲解干净,腻沽两腿也顾不得了。
   
     “小王,这……哪儿洗呀?”
   
     “就地洗呗。”
   
     我诧异地看了看他,他没理我。这就是中国的监狱呀?
   
     一咬牙,忍了!长这么大没受过这么大羞辱!姓刘的,看我出去怎么收拾你!
   
     抽水马桶,拉绳儿只剩两尺长,咋整?我解下腰带,接上拉绳,跪在便池边,脖子夹着腰带,引出涓涓细流开始擦洗,一会儿脖子就受不了了,颈椎增生。我活动活动,改用牙咬腰带,这方法好,就是太象狗了!
   
     边洗边寻思对策:算起来,这两年多,全靠闯关。因为带货有限,一直供不应求,总算起来,按“科研试验品”过关少交的税何止100万!如果不是他们诈我,就认100万——尽量不认多;这是公司行为,不是我们的个人行为,私下摆平为好;先缓和关系,别惹急了他,罚多少先认下来,争取晚上早点儿回去,明天一早先去移植学会看看,是不是谁出事了。喂饱了这两位预审,再疏通关系。这次赔惨了,不过要是打通了这个渠道,以后就好办了。
   
     主意打定了,我加快了洗裤子的速度。袜子、内裤扔进纸篓,刚穿上湿裤子,又来一次腹急。再要手纸时,监视我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小谢。他说不能用纸了,怕堵了,让我水洗!
   
     原来他也是老手!这么脏,忍了!不忍也不行啊。拉完了就地水洗。
   
     我穿着湿裤子被押回去。这么热的天,倒也凉快,只是我这两个膝关节受不了,下乡落的关节炎,阴天下雨就疼。
   
     进门没人,臭味已经吹散了。小谢关了窗户、电扇,开足了空调。我穿着湿裤子瑟瑟发抖。
   
     “他们吃饭去了。”小谢泡了方便面,“不是我不给你吃啊,是我不知道他们让不让你吃。”
   
     还有不让吃饭这招哪?我马上讨好:“小谢,您看今天啥时候能完事?我啥时候能回去?”
   
     “回去?”
   
     “大刘说核实清楚了就让我回去。”
   
     “都这样了还能让你回去?”
   
     真是旁观者清。小谢一语点破了我,我心里的感激油然而生。我试探道:“今天这大刘脾气不好?”
   
     “他就这样。”
   
     “他说这两天正‘点儿背’呢!”我猜姓刘的可能赌输了,想探探小谢的口风。
   
     “可不是嘛!他前几天输了三、五本儿!我也背,输了两本。你可别惹他……诶?我他妈跟你说这个干嘛?你问这干嘛?”
   
     果然被我猜中了!这三五本,可是三五万哪!听得出,小谢话里有话,我顺着说:“就是问问,没事儿,这几本我给你们填上就完了。”
   
     “哎呀,你丫还挺仗义呀!可惜我不管你的案子。”
   
     我公关道:“您放心,这次您帮帮我,我出去肯定忘不了您。”
   
     小谢眼睛一亮:“真这么仗义?”
   
     “交个朋%J@1不行吗?”
   
     小谢沉吟了一会儿,忽然喝道:“你丫少来这套!老实点儿!”
   
     我心一沉到底。
   
     “又要拉呀?真他妈事多!”
   
     我抬头刚想辩解,见他给我使眼色,我立刻心领神会,被他押往厕所。
   
     “这儿肯定没监控[1]!让我帮忙,你家里得配合。”小谢对装着蹲便的我说。
   
     “没问题,听您的。”
   
     “你们杨老板已经进去了,你今天肯定走不了了,给我一个你亲戚的电话,得靠得住,我告诉他怎么办。”
   
     啊?!杨义进去了?
   
     小谢掏出一个小本,让我简单写了地址电话,以及让家里全力配合的话,他立刻收好,说:“很难再见到你了,我会给你找个好律师。”
   
     “好好!”我感激得眼泪差点下来。
   
     “你要想出去,只有都推给杨老板,懂吗?”
   
     “我是美国人,他们也能整我?”
   
     “美国人?”
   
     “刚入的美籍。”
   
     “那可好办了。”
   
     脚步声响起,小谢连忙后退,喝道:“快点!真他妈肉!”又听他朝外说:“这孙子,又拉一回。”
   
     “就这点儿出息!”是姓刘的声音。
   
     我估摸着两位预审进了屋,出来还想问小谢。他一摆手,“快他妈走!”
   
     [1] 监控:指监视系统的摄像头、窃听器。
   
   
   
   
   逼供妙招,两肋插刀
   
     初次审讯,精彩纷呈。我追记这段经历的时候才发现:预审的每一组问话都是圈套!
   
     “接茬装蛋是不是?”姓刘的开审了。
   
     “我交待,我交待。”我学着电影里的镜头说着,可是我到底交待什么呀?在湿裤子的包裹下,两腿不停地发抖。
   
     “这还差不多。带的什么东西?”
   
     “一种诊断试剂盒,这是肾移植配型用的,没有这个,移植的肾一年就坏死,以前大陆就不用……”
   
     “放明白点儿!干什么用的我不管,肾死不死我也不听。只要是闯关逃税,我就整你!”
   
     “可那是救命的呀?”
   
     “这儿不是慈善机构!专政工具懂吗?!为什么闯关?!”
   
     “我们一直申报,还没批呢,医院又要得太急,只能……往里带。”
   
     “往里带?往里带叫什么?”
   
     “就是……往里带。”我不敢表明我知道“闯关”的意思,那就明知故犯了。
   
     “你不知道啥叫‘闯关’?”
   
     “不……不知道。”
   
     姓刘的忽地站了起来:“少装蛋!刚才我问的闯关,你回答的‘往里带’!再装蛋我抽你丫的!”他示意小王记录,又问:“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当时不知道。”
   
     “废话!我问你现在!”
   
     “知道。”
   
     “犯了什么事啊?”
   
     “闯关,走私……偷逃税。”我按着他的意思来。
   
     “这还差不多,为什么闯关?”
   
     “因为……批文还没下来,医院手术等着用,只能……这么往里带。”
   
     姓刘的咬牙切齿:“你丫真高尚啊?!没好处你能干?!到底为什么?!”
   
     这一下戳中我的要害,谁不想多省出点儿辛苦钱啊?
   
     “你这么闯关,缴税吗?”
   
     “可以不……不用缴税。”
   
     “偷逃税总额多少?”
   
     我故意转移话题:“我们公司还没盈利哪,所得税……”
   
     “啪——”姓刘的一拍桌子,“关税!少打岔!”
   
     “我……也不太清楚。”
   
     “又你丫装蛋!”他从包里抽出一叠打印纸,对着我晃了晃:“你丫不见棺材不落泪吧?这不光是这次的,你们以前的底子,卖给朝阳医院、协和医院、友谊医院……听着!偷逃关税超过100万了!”
   
     我瘫到了椅子里,欲哭无泪。
   
     “偷逃关税总额多少?说!”
   
     “100万左右吧。”
   
     “什么左右?!”他忽地站起来。
   
     “一……一百多万吧。”
   
     “谁的公司?”
   
     “我的。”
   
     “法定代表人是谁?”
   
     “是我。”
   
     姓刘的得意地笑了,问我:“你什么时候是法人[1]的?”
   
     “我也不知道。”我这傻话一出,他俩气乐了。我赶紧解释:“本来就该我是法人,都是我出的钱,可注册的时候,杨义怕我常去美国不方便,就自己当了法人。我今年才知道,就让他把法人变给我了,具体啥时候变的,我也不知道。”
   
     “原来是杨义冒充你当法人,本应该你是法人,对吗?”
   
     “对,原来是杨义当法人。”我说[2]。
   
     “杨义是谁?”
   
     “我聘的总经理。”
   
     问到闯关和公司的运作,我全扛了下来,并按原定计划对移植学会只字不提,把杨义洗脱了个干净。小谢说过,我这美国身份好办。
   
     “你们公司还做过什么其它走私活动?”
   
     “没有!”
   
     “别滑头!抗拒从严!瞧瞧杨义,口供一大摞,现在还主动写交待材料呢!”他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叠纸摆在桌面。
   
     “别逗了,中午杨义还给我打电话呢!”我抓住机会开始试他们。
   
     他俩笑了,姓刘的十分得意:“杨义没他的手机打吧?”
   
     “你怎么知道?”
   
     “他用我的手机钓你呢!他已经在里边恭候你多时了!”姓刘的得意地笑了。
   
     原来小谢说的都是真的!他们早抓了杨义,然后诱捕我!怪不得电话里他也吞吞吐吐呢!
   
     “看看,这是他这两天的口供!”他把其中一叠笔录纸的最后一页立起来,给我看签字。我向板鸭一样努力抻脖探身,看见果然是杨义的签名,还有红手印,真傻眼了!这一傻眼,小腹痛上了,还得拉一次?
   
     “你知道闯关逃税的性质吗?”
   
     “我们已经申报药品进口了,国家药监局批得太慢了,批下来,我们才能正常进口上税。不是我们不想上税……”
   
     “放屁!好像你们愿意上税?!现在谁不逃税?有吗?”
   
     “那为什么就抓我呀?法不责众啊?”我怯怯地问道。
   
     “对!法不责众,所以只抓少数分子!”姓刘的冷笑着说:“为什么抓你?你好好想想吧!”
   
     他竟然这么理解“法不责众”?难道,真是我黑道白道没走?一时肚子疼得来劲儿了。
   
     “根据初步掌握的情况,你已经触犯了刑法第153条,明白吗?”
   
     “我,当时不知道哇!”我本能地申辩。
   
     “现在明白吗?!”
   
     “明白了。”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61条,对你实行刑事拘留。你可以请律师,明白吗?”
   
     “啊?你们不说交待完了就让我回去吗?”
   
     “少废话!请不请律师?!”
   
     “我认罚还不行?打了不罚,罚了不打,我认罚,”我一幅乞丐像,就差说:可怜可怜我吧!
   
     “少装蛋!你认罪吗?!”
   
     “我……”
   
     “抗拒从严!”
   
     “认罪认罪,争取从宽。”
   
     他笑了:“认罪了那还说啥?”
   
     “你们也太不讲理啦!”我以为他看我态度好,能网开一面。哪成想他套我!
   
     “怎么整你都有理,懂吗?!这叫共产党专政,不然我们吃啥?盖监狱干啥?!”
   
     这一害怕,腹急加剧了。我并紧了屁股问:“什么时候能见律师?”
   
     “你请,还是你家人替你请?”
   
     “通知我家人请吧。”
   
     小王好容易开口了:“如果不存在转移、销毁证据的可能性,我们会在24小时内通知你家人。”
   
     “谢谢。”
   
     姓刘的问:“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还想说……上厕所!”到这份上了,缓缓再想想对策吧。
   
     “签完字再说!”
   
     小王拿来笔录,我一看,上面常规的开头,接着是姓名、年龄、住址、职业的问答,我没回答他能编下来,显然是照身份证和名片儿抄的。然后是简历,再往下,吓了我一大跳!只见有几行写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