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雷声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預言清朝滅亡:曾國藩和幕僚秘談錄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歌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我们从小孩时就被教怎么说谎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国军52军
·越南政府听从民意不办亚运
·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曾节明: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蒋公文集(1)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3)
·蒋公文集(4)
·蒋公文集(5)
·中纪委权力扩张已成党中之党
·毛泽东与米高扬密谈内容解密
·龙云投共后的结局
·嚴祖佑: 相濡无沫——父亲严独鹤的最后岁月
·大跃进期间人相食现象一瞥
·蒋公两份遗嘱曝光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前记者揭64火烧装甲车系栽赃
·越南官媒首次纪念六四25周年
·陶铸老婆谈早期中共成员的男女关系
·中国高层罕见批评调水工程
·陈事美:张志新冤案中的新秘密
·奇闻:三庙合并,和尚尼姑同住
·陈秉安: 62年逃港大纪实
·法西斯=一切听从领袖指挥:金三像不像?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
·贺龙下令活埋东北抗日青年
·余杰:谁是手上没有沾满鲜血的人?--读陈永发《延安的阴影》
·彭小明: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
·震撼人心的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人民真伟大!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七一从高空看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占中被捕人士部分名单
·毛贼东女性朋友不完全名册
·南京将国军抗战老兵纳保障范围
·抗战阵亡国军将军名单
·爆料:郭美美为王震孙女 !
·“从西方宪法历史的演变来看中国宪政发展的前路”
·1%的家庭占全国三分一财产
·罗思义:陈寅恪之死
·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应得到尊重
·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关押人们
·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可放弃自己权不能剥别人权利
·揽权本身就为腐败敞开大门:讨论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你可以放弃自己的权利,但不能剥夺别人的权利
·吴敬琏:腐败的实质是权力寻租
·丁学良新作:印度比中国更有优势
·林大军:再次忽悠欺骗大陆民众,绝不为反腐唱赞歌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转帖者按语:中国清廉指数下降,说明中国腐败恶化。问题是为什么在大力反腐的时候腐败恶化了呢?
    这个问题反腐专家丹尼尔·杜蒂斯说得很明白:“中国的反贪运动中的“老虎”和“苍蝇”受到打击至少部分是基于政治利益的动机。”这句话按照中国人的通俗说法,叫做“利用公权力在打击政敌。” 简称“公报私仇。”
    丹尼尔·杜蒂斯还指出:“我们反对监禁民间社会的反贪活动人士。这种做法显然不是一个国家改善政府治理和反贪污的做法。”
    丹尼尔·杜蒂斯甚至直截了当的点名指出: “两年前,《纽约时报》的调查显示,前总理温家宝的家人聚敛了20亿美元的资产。《纽约时报》去年进行的调查显示,习近平国家主席的家人出售了上亿美元的资产。”
    丹尼尔·杜蒂斯问道:“中国执政党这些有权有势的成员及其家人如何聚敛了如此雄厚的资产?这是非常非常正经的问题。一方面领导反贪污运动,另一方面你自己的家人又大有可能通过窃国政治聚敛大笔资产,这是非常虚伪的。”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美国彭博社报道,习近平家族聚敛了 29亿港元的财产。 《中国2014年清廉指数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无奈之余
   
      2014年12月,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公布了2014年清廉指数。中国仅得36分,比去年下降了4分,比2012年低了3分,排名更同比下跌了20位,在175个被统计的国家和地区中名列第100。对此,国人无不惊讶!我们的党国政府也无比愤懑,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反驳说:中国政府反腐败决心之大和成效之显著有目共睹。中国在2014年清廉指数的评分和排名“与中国反腐败取得举世瞩目成就的现实情况完全相背、严重不符”。中国反腐败工作取得的明显成效“自有人民群众的公正评价”,不能以“透明国际”的清廉指数为标准。同时,她敦促“透明国际”应认真审视清廉指数的客观性、公正性。
   
      这就奇怪了,因为以往过去,自1995年至今,世界公认的反腐败权威组织“透明国际”已经公布了19年的清廉指数,这些数据表明,我们党国始终处于“极端腐败”或“严重腐败”之中(95年或96年我国均位于“极端腐败”水平)。对此,我们党国好像全都认可,从未有过任何质疑。记得2006年1月7日“透明国际”公布的163个国家和地区的数据,表明中国大陆从2005年排名第78名迈进到第70名,那时,我们的舆论媒体为之欢呼:“中国大陆取得了长足进步”,而且还有“大幅跃进”。2013年12月4日,《环球时报》以《“透明国际”:中国清廉指数连续三年上升》为标题,发文介绍“透明国际”的属性与价值,并宣称“透明国际”公布的2013年清廉指数“反映国际社会对中国反腐工作的评价不断提高。”这就好笑了,“透明国际”公布的数据对我们“有利”时,我们笑脸相迎,数据对我们“不利”时,我们就冷面以对,不予认可,这不荒谬么?!
   
      那么为什么在“透明国际”眼中,如今大力反腐的中国大陆,清廉指数不增反降呢?据“透明国际”解释:中国大陆这个得分,同中国大陆的许多公司在今年“透明国际”发布的关于公司透明措施的一份报告中显示的糟糕表现相吻合,在那份报告中,“八家中国公司的得分在10分制中得分低于3分”。根据透明国际在网站上提供的数据,今年用于计算中国大陆得分的共有8个指数,只有世界经济论坛(WEF)基于调查商业高管的指数和一份全球法治指数分别给中国大陆打出了47分和41分,“其他指数的打分都低于40分”。我们的《环球时报》还观察到,设在美国的两家机构:非营利组织“世界公正项目”和IHS公司的“环球透视国家风险评级”项目对中国大陆的评分“比去年分别降低4分和10分”,导致了中国大陆总得分和排名的下滑。除了中国大陆,“透明国际”直言,新兴经济体金砖五国(南非、巴西、印度、中国、俄罗斯)腐败问题严重。“腐败和洗钱也是金砖国家所面临的问题”。他们举了三个例子进行说明:第一,一个主要石油公司被质疑利用一个秘密公司向巴西的政客行贿;第二,印度则被广泛质疑运用设立在毛里求斯的银行账户洗钱;第三,俄罗斯也在塞浦路斯从事同样的运作。所以,金砖五国在清廉指数的榜单中排名都不高。
   
      其实,在“十八大”以后,中国大陆的“打虎灭蝇”式反腐,虽然“成绩显著”,但滋生腐败的土壤并未改变,促生“严重腐败”的高度集权式体制和由“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内在条件,为大面积“群体性腐败”和官场整体“崩塌式腐败”造成了极大的驱动力。于是,“前腐后继”的官场态势和“不得不腐”的官员行为,使那些已经遁入腐败轨迹的贪官群体难以刹车,难以收手,更使“严重腐败”的局面难以逆转。一旦“一个腐败分子倒下去,一群腐败分子逃过去,又一群新的腐败分子生出来。”这“愈反愈腐”就成了大家有目共睹的必然现象。如果可以说实话或说真话,应该说,人民群众内心对腐败现实的心理感受与“透明国际”公布的清廉指数所反映的情况,是能够基本吻合的。
   
      如今,中国大陆虽然主张“依宪治国”和“以法治国”,但官媒和党媒及官方研究院所的知识精英(党国豢养的理论炮制者),却无时不刻地散布“不能把人治妖魔化”,“不能用法制代替专政”,“依宪执政不是宪政”的论调,甚至公然宣称“香港需重建‘行政主导’”体制,公开反对遍布“否决者”的民主政治体制。在如此情势下,难怪中国大陆的政治体制改革难以启动;民主政体难以建立;就连反腐败的基本措施:官员财产公示制度都难以推行;监督社会,监督官场的新闻法和反腐败法难以面世……如此社会现状,中国大陆出现反腐败不进反退的(数据)现象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来源:天涯社区
(2014/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