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雷声
·荣毅仁入党,习仲勋是介绍人
·中美制造业的真实成本
·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乌克兰取缔共产党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
·张玉凤孟锦云评毛贼:怪兽
·周恩来,李福景,李金藻
·被中共绑架的李波卖什么书?
·反美却奔美?“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八宝山:领导用日本炉
·苏共:中共可运走斯大林遗体
·毛贼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
·蒋公曾孙蒋万安当选立委
·"林彪周恩来反党集团"的由来
·中共与日军共谋对抗国军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陈独秀:苏俄是法西斯制国家
·毛贼东的汉奸卖国语录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韩战中共几万人被俘,王成80卖鞋垫
·阿尔巴尼亚8千刀甩卖中援飞机
·美前司法副部長:中國司法制度既不獨立又腐敗 如何期待反腐成功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共和国脊梁”出走加拿大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文化大革命的最大谎言——“四大自由”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大饥荒时高干子女的奢侈海滩生活
·钱学森被迫回国真相
·产能过剩领衔:中国经济的“五座大山”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网帖揭毛贼东真面目
·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自述
·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中国特色的精神分裂
·看看这篇体制内来稿,就可以看出中美谁会吃掉谁/安居华
·宋任穷揭周恩来在大饥荒中的所作所为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谷歌推全球免费网,封网将被推倒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王珉忘记祖父“后代不得从政”遗训
·中共特别党员揭秘:张学良也是?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中共或挑战现有世界五大秩序/邱震海
·林达谈对”四类分子“的迫害
·国父孙中山高度赞扬原仇敌载沣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老照片
·著名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去世
·著名的人权卫士吴宏达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伊拉克为什么也歧视中国人?
·公安厅长忆公安三光:刘少奇自食其果
·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反思文革准备好了么?
·戴旭万言书“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北京领导首与香港民主派议员交流
·台湾新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全文
·新总统蔡英文对南向政策调整
·人口普查得出三年饿死人数字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戚本禹忆毛贼东时代高层腐败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他就是爱穿青天白日旗装
·蔡英文总统洪秀柱主席64感言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新闻系学生64中弹被解放军补刺刀
·世纪大审判:服从命令即谋杀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在美国上六四课,中国学生心态各异
·一个民族的悲哀6
·周恩来“同志”
·戚本禹回忆录:红卫兵(联动)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在柬埔寨的犯罪
·日学者揭露毛贼东勾结日军专著中文本面世
·统一和江山比,是无关紧要小事/紫荆来鸿
·“三十万枪”孤证如今不孤
·劉英對中共黨史的若干釋疑
·一广西女党员吃掉七八个男人生殖器
·美国推动对华贸易得不偿失
·为日本夺得奥运金牌的北京女孩
·援助最多的国家,看了都是泪!
·中国夜莺岛怎么成了越南领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转帖者按语:中国清廉指数下降,说明中国腐败恶化。为什么在大力反腐的时候腐败恶化了呢?
   反腐专家丹尼尔·杜蒂斯说:“中国的反贪运动中的“老虎”和“苍蝇”受到打击至少部分是基于政治利益的动机。”按照中国人的通俗说法,叫做“利用公权力在打击政敌。”
   反腐专家丹尼尔·杜蒂斯还说:“我们反对监禁民间社会的反贪活动人士。这种做法显然不是一个国家改善政府治理和反贪污的做法。”
   丹尼尔·杜蒂斯甚至直截了当的指出: “两年前,《纽约时报》的调查显示,前总理温家宝的家人聚敛了20亿美元的资产。《纽约时报》去年进行的调查显示,习近平国家主席的家人出售了上亿美元的资产。”
   丹尼尔·杜蒂斯问道:“中国执政党这些有权有势的成员及其家人如何聚敛了如此雄厚的资产?这是非常非常正经的问题。一方面领导反贪污运动,另一方面你自己的家人又大有可能通过窃国政治聚敛大笔资产,这是非常虚伪的。”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中国2014年清廉指数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无奈之余
   
     2014年12月,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公布了2014年清廉指数。中国仅得36分,比去年下降了4分,比2012年低了3分,排名更同比下跌了20位,在175个被统计的国家和地区中名列第100。对此,国人无不惊讶!我们的党国政府也无比愤懑,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反驳说:中国政府反腐败决心之大和成效之显著有目共睹。中国在2014年清廉指数的评分和排名“与中国反腐败取得举世瞩目成就的现实情况完全相背、严重不符”。中国反腐败工作取得的明显成效“自有人民群众的公正评价”,不能以“透明国际”的清廉指数为标准。同时,她敦促“透明国际”应认真审视清廉指数的客观性、公正性。
   
     这就奇怪了,因为以往过去,自1995年至今,世界公认的反腐败权威组织“透明国际”已经公布了19年的清廉指数,这些数据表明,我们党国始终处于“极端腐败”或“严重腐败”之中(95年或96年我国均位于“极端腐败”水平)。对此,我们党国好像全都认可,从未有过任何质疑。记得2006年1月7日“透明国际”公布的163个国家和地区的数据,表明中国大陆从2005年排名第78名迈进到第70名,那时,我们的舆论媒体为之欢呼:“中国大陆取得了长足进步”,而且还有“大幅跃进”。2013年12月4日,《环球时报》以《“透明国际”:中国清廉指数连续三年上升》为标题,发文介绍“透明国际”的属性与价值,并宣称“透明国际”公布的2013年清廉指数“反映国际社会对中国反腐工作的评价不断提高。”这就好笑了,“透明国际”公布的数据对我们“有利”时,我们笑脸相迎,数据对我们“不利”时,我们就冷面以对,不予认可,这不荒谬么?!
   
     那么为什么在“透明国际”眼中,如今大力反腐的中国大陆,清廉指数不增反降呢?据“透明国际”解释:中国大陆这个得分,同中国大陆的许多公司在今年“透明国际”发布的关于公司透明措施的一份报告中显示的糟糕表现相吻合,在那份报告中,“八家中国公司的得分在10分制中得分低于3分”。根据透明国际在网站上提供的数据,今年用于计算中国大陆得分的共有8个指数,只有世界经济论坛(WEF)基于调查商业高管的指数和一份全球法治指数分别给中国大陆打出了47分和41分,“其他指数的打分都低于40分”。我们的《环球时报》还观察到,设在美国的两家机构:非营利组织“世界公正项目”和IHS公司的“环球透视国家风险评级”项目对中国大陆的评分“比去年分别降低4分和10分”,导致了中国大陆总得分和排名的下滑。除了中国大陆,“透明国际”直言,新兴经济体金砖五国(南非、巴西、印度、中国、俄罗斯)腐败问题严重。“腐败和洗钱也是金砖国家所面临的问题”。他们举了三个例子进行说明:第一,一个主要石油公司被质疑利用一个秘密公司向巴西的政客行贿;第二,印度则被广泛质疑运用设立在毛里求斯的银行账户洗钱;第三,俄罗斯也在塞浦路斯从事同样的运作。所以,金砖五国在清廉指数的榜单中排名都不高。
   
     其实,在“十八大”以后,中国大陆的“打虎灭蝇”式反腐,虽然“成绩显著”,但滋生腐败的土壤并未改变,促生“严重腐败”的高度集权式体制和由“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内在条件,为大面积“群体性腐败”和官场整体“崩塌式腐败”造成了极大的驱动力。于是,“前腐后继”的官场态势和“不得不腐”的官员行为,使那些已经遁入腐败轨迹的贪官群体难以刹车,难以收手,更使“严重腐败”的局面难以逆转。一旦“一个腐败分子倒下去,一群腐败分子逃过去,又一群新的腐败分子生出来。”这“愈反愈腐”就成了大家有目共睹的必然现象。如果可以说实话或说真话,应该说,人民群众内心对腐败现实的心理感受与“透明国际”公布的清廉指数所反映的情况,是能够基本吻合的。
   
     如今,中国大陆虽然主张“依宪治国”和“以法治国”,但官媒和党媒及官方研究院所的知识精英(党国豢养的理论炮制者),却无时不刻地散布“不能把人治妖魔化”,“不能用法制代替专政”,“依宪执政不是宪政”的论调,甚至公然宣称“香港需重建‘行政主导’”体制,公开反对遍布“否决者”的民主政治体制。在如此情势下,难怪中国大陆的政治体制改革难以启动;民主政体难以建立;就连反腐败的基本措施:官员财产公示制度都难以推行;监督社会,监督官场的新闻法和反腐败法难以面世……如此社会现状,中国大陆出现反腐败不进反退的(数据)现象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来源:天涯社区
(2014/1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