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李克强接见12家草根组织负责人]
雷声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北京领导首与香港民主派议员交流
·台湾新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全文
·新总统蔡英文对南向政策调整
·人口普查得出三年饿死人数字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戚本禹忆毛贼东时代高层腐败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他就是爱穿青天白日旗装
·蔡英文总统洪秀柱主席64感言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新闻系学生64中弹被解放军补刺刀
·世纪大审判:服从命令即谋杀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在美国上六四课,中国学生心态各异
·一个民族的悲哀6
·周恩来“同志”
·戚本禹回忆录:红卫兵(联动)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在柬埔寨的犯罪
·日学者揭露毛贼东勾结日军专著中文本面世
·统一和江山比,是无关紧要小事/紫荆来鸿
·“三十万枪”孤证如今不孤
·劉英對中共黨史的若干釋疑
·一广西女党员吃掉七八个男人生殖器
·美国推动对华贸易得不偿失
·为日本夺得奥运金牌的北京女孩
·援助最多的国家,看了都是泪!
·中国夜莺岛怎么成了越南领土?
·十一段线是怎样变成九段线的?
·11段线变9段,夜莺岛被出卖
·中国游击队之母赵洪文国
·国共内战 共党究竟推翻了什么?
·朱元璋活活烫死朱棣生母
·国共内战,谁先动手?答案:共产党/樊斤品
·他将中国140万平方公里土地送给日本
·这个原本富裕的地区并入大国后穷到后悔
·毛贼东“雷语”大集结
·中国赶超美国究竟要多少年?
·抗战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缵绪
·挑起卢沟桥事变引日军进内地的人
·谁打开了"红八月"的恐怖魔盒?
·栗战书赞老领导曾庆红工作细致入微
·克林顿心目中的江泽民:风靡美国
·piachan和周小平谈奥运
·川东地区的土改调查/谭松演讲
·蔡英文要归还大陆百万两黄金吗?
·毛贼死前嘱情妇:速离京嫁人
·凤姐谈甘肃一家六口自杀
·蔡英文家族地产也是国民党产
·为毛贼东普写颂歌的人的下场
·江主席老家发起抗议:"绞死金三胖"
·中共“王二小故事"涉嫌造假
·抗日铁汉汤恩伯当年无钱治病
·那些年我們一起過的國慶日
·蒋公诞辰日,向伟人深深致敬!
·上万志愿者美墨边境开始筑墙
·周恩来到底是何许人?
·江泽民挑明留任真相 压阵军委助力胡锦涛
·卡斯特罗和毛贼东的狗咬狗斗争
·卡斯特罗如何让华人社区消亡殆尽
·任重而道遠:重建中華民國/陈汉中
·西安事变几位干将变身汉奸记
·彭明父母:伟大的儿子,奋斗的一生
·江泽民八个字高度赞扬李瑞环
·西安事变中蒋公三封遗书
·南京大屠杀凶手师团被澳全歼
·国民党呼吁政府立即解散党产会
·北洋军阀爱国爱民
·只需再外逃1万亿美元 就能击溃中共
·清水君:民族罪魁张学良
·可怕!“斩尽杀绝黑五类,永保江山万代红”
·馬英九胜诉,段宜康判賠道歉
·蒋中正比美英法苏打得好!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毛贼东唯一正确的一件事
·土改斗地主:中国道德崩溃的开始
·灭绝性大事件被深藏 毛贼东歼灭红20军
·胡耀邦自述胡邓分歧和下台原因
·想不到,钓鱼岛是这老贼出卖给日本的
·马英九蔡英文同秀书法
·马英九蔡英文同秀书法
·危机——​硅谷华人高管遭印度帮“血洗”
·大陆民国派台湾行
·郭台铭拟投资7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
·毛贼东的罪恶和身份
·胡耀邦:一旦人民知道了中共的历史:就会起来推翻它
·宜昌大撤退的英雄们,不止卢作孚
·不劳而获的绿卡持有者将会被遣送回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克强接见12家草根组织负责人

   转贴者按语:今天是世界艾滋日。转帖一篇两年前的报道,仍然有现实意义。李克强做得好,能够直接面对12家民间草根组织。不知有些人能否学点李克强?
   
   
   《李克强会见艾滋病患者 称要听草根组织意见》
   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北京11月28日电 (杜涌涛 付雁南 郭金超) 坐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主任李克强对面的李虎,既是一位艾滋病毒携带者,同时也是致力于救助艾滋病毒感染者的“天津海河之星感染者关爱小组”的负责人。两星期前,正是他首发的一条微博,使一位因医院拒收而被迫篡改病历的艾滋病患者,引起民众关注。
   
     该事件被媒体披露次日,李克强迅速致电卫生部主要负责人,要求采取切实措施,“既要保障艾滋病患者接受医疗救治的权利,不得歧视,又要保障接触救治艾滋病患者的医务人员自身安全”。
   
     11月26日,在李克强主持的一场座谈会上,李虎抢过话筒说:“非常感谢副总理在第一时间能够重视并做出指示。”李克强对此回应:“这是政府应尽的责任。要研究建立一种机制,让艾滋病患者和HIV携带者享有平等权利。”
   
     当天下午,在卫生部3楼一间狭小的会议室内,13位防治艾滋病民间组织负责人及患者,首次有机会与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面对面沟通自己的困难与建议。不同寻常的是,原定16时同在卫生部举行的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的全体会议,参会官员已悉数到位,然而,会议主持人李克强还“深陷”在上一场座谈会中分身无术。一位现场记者由此戏称:“这不是官方会议给草根会议让路嘛!”
   
     按照原计划,前一场座谈会本该于下午16时结束,事先只安排了几位代表发言。然而参会的13位民间防艾人士和患者,抢着发言,人人都珍惜这一难得的“说话”的机会。李克强本着“零歧视”原则,一一满足了13位参会者发言的请求,致使本该在下午召开的国务院防艾工作全体会议被迫推迟了1个多小时。
   
     在防治艾滋病工作过程中,“重视听取民间社会组织和患者的声音”,是李克强一贯恪守的信条。早在任职河南省委书记期间,他就数次深入病情严重的乡村和患者家中,了解掌握第一手情况。他还主动将民间著名防艾人士请到自己办公室,听取她了解的情况和建议。
   
     座谈会开始前,大多参会者神情凝重,偶尔会有个别人压低嗓子小声细语几句。但当李克强进入会场走过来与他们微笑交谈时,会场很快就变得轻松起来。在与他们一一握手过程中,李克强说得最多的话是“你的气色不错”、“希望你早愈”。
   
     坐定后,李克强开门见山便说:“民间组织、‘草根组织’了解艾滋群体最真实的情况和最细微的诉求,在国务院召开防艾工作会议之前听听你们的意见,会使我们的会议更有针对性。”
   
     从一开始,他就打破事先安排好的发言顺序,鼓励参会者“自由发言”。接下来的发言简直可用“争抢”来形容。李克强不时插话,提醒发言者“只讲问题和困难”。而在随后召开的国务院防艾工作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李克强也曾多次打断部委、地方官员的发言,要求他们“有什么建议,直来直去地说”。
   
     北京市康众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王若涛坦率地说出自己的“困难”。他称自己的组织在民政部注册的性质是“民办非企业单位”,虽然是非营利性组织,不用交所得税,却仍然要上交营业税。
   
     李克强立刻转过头,要求身旁的卫生部部长陈竺进行调查。他当场提议:财政部对民办非营利非企业组织实行免税政策,探索可以首先从防艾组织上“突破”。
   
     “这不仅关系到‘防艾’工作,也关系到我们怎样利用社会力量办好社会的事情,做好社会体制改革。”李克强加重语气强调。
   
     来自天津深蓝工作组的负责人嘎嘎(化名),在发言中介绍了一组数据:过去一年,他所在的社会组织筛查出的艾滋病毒感染者人数,占天津全年筛查数量的29.95%。这位负责人说,他负责的社会组织中也有相当多艾滋病毒感染者担任工作人员,与公立医院和政府组织相比,他们从事这项工作所坚持的保密性原则更强,对感染者的心理救助也更加到位。
   
     李克强在随后召开的国务院防艾工作全体会议总结讲话中多次引用了嘎嘎的例子。他指着会场墙上张贴的防治艾滋病宣传海报说:“今年防治艾滋病的口号是‘全民动员’,就是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他在前后两个会上都反复强调:“在防治艾滋病领域,社会组织的作用特殊、不可替代;而在很多其他领域,也同样需要发挥好社会力量和社会组织作用。”
   
     “经济发展要更多地发挥市场作用,而社会发展就要更好地发挥好社会的力量。”他指出,“很多事情都靠政府包办,办不了,也不一定能办好。我们应该更加鼓励发挥好民间社会组织的作用,通过社会体制的改革来加强社会建设。”
   
     持续近3个小时的两场会议中,李克强自始至终都是“即席发言”。
   
     “或许是他对这项工作太熟悉了!”一位现场参会人员发表感想说。纵观李克强的从政经历,防治与遏制艾滋病扩散,一直是他从地方到中央的一项“重中之重”的工作。
   
     早在2002年任职河南省委书记伊始,他便组织力量开展全国首次省级艾滋病病情普查,并确立了保证艾滋病人有房住、有衣穿、有饭吃、有基本医疗保障,不让一个艾滋家庭学童失学的“四有一不”权益机制。同时,他所推动实施的对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患者进行免费治疗、免费检测、免费母婴阻断、艾滋孤儿免费上学等救助措施,成为国家现今对艾滋患者“四免一关怀”政策的前奏。他仅用两年时间,便使河南艾滋病蔓延势头得到根本遏制。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代表处代表魏英瑛曾经评价:河南“在中国乃至世界上发挥了示范带头作用,河南的防艾经验值得在国际范围内推广”。
   
     而在26日的座谈会上,同样来自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驻华代表麦吉莲则盛赞“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在艾滋病防治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她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很幸运能有这样一位领导人。他如此重视并积极推动防治艾滋病等相关政策的出台,大力支持为受艾滋病影响的人群提供所需服务和帮助的项目,为解决民间团体所反映的问题采取了果断决策。”
   
     李克强则在先后两个会议上不断强调“危机”。他说,中国防艾形势依然十分严峻。“艾滋病防治不单纯是一个医疗卫生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他指出,“如今,中国防艾工作的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艾滋病的主要传播方式已经由输血传播转变成了性传播,甚至同性传播。这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强政府职能,采取有针对的措施,并且要地对‘十二五’规划作出一些适当调整。”
   
     李克强建议,要建立相关的保障机制,研究将艾滋病抗病毒治疗纳入大病医保,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医保都要向艾滋病人倾斜,逐步解决社会歧视问题,要让艾滋病患者和HIV携带者与普通患者享有平等的权利。
   
     他说:“民间组织不仅需要政府的支持,也需要联合国和慈善组织的资助。”如何让非营利的民间组织减轻负担,他请国务院防艾委员会牵头,财政部参与,调查研究,率先在防艾领域突破,逐步试验推广。但他同时郑重提醒每一位参会者要带头严格守法,不能打个幌子,收钱去做别的事情。要在制度设计和防止出现法律所不允许的行为。
   
     在之前的座谈会上,李克强把民间防艾人士和患者的建议,一一都记录在了笔记本上。他针对一位大学生防艾志愿者提出的问题,建议卫生部会同教育部、社会保障部等部门,对参与志愿服务的学生给予就业政策的倾斜。针对民间组织负责人普遍提到的资金困难,他要求参会的有关部门“通过政府购买民间组织的服务,来弥补他们的资金困境”。他说,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当前当然要力争全球基金的支持,但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等方法,来创造让民间防艾组织生存发展有效运转的条件,这比单一让CDC公立医院花钱更有效率。他直接建议,请国务院防艾委立即着手研究,研究成立中国自己的支持社会组织的防艾基金等事宜。
   
     座谈会接近尾声时,李克强代表国务院感谢在座的民间防艾组织负责人对防艾工作作出的“不可替代”作用。他鼓励其中的感染者,要用自己的抗艾实践,影响和鼓舞更多的患者。他说,通过你们“展现人性的光辉,体现人道主义”。同时也通过你们的努力,为整个全社会防艾创造经验。
   
     下午16时28分,座谈会结束后,李克强迅速转到5楼的另一间会议室,主持并首先向出席国务院防治艾滋病领导小组全体会议的参会者“致歉”。此时,会议被延迟了将近1个多小时。这些参会者不是国务院有关部委的负责人,便是来自各省市政府主管防艾工作的官员。不过,这一回,至少在时间分配上,来自民间的防艾人士似乎比政府官员受到了更多优待。
   
     事后的会议也印证,这些民间防艾人士和患者“诉求和建议”,不断被李克强在总结讲话时所提及。他要求国务院防艾委员会的有关职能部门“加以研究解决”。国务院防艾委的一位官员会后表示,以往领导人与艾滋病患者会面握手,大多体现的是一种“人道关怀”,而此次直接听取他们的“建议”,并吸纳这些建议作为今后防艾工作的重要决策参考,更多体现的则是相关利益群体直接参与决策的“制度关怀”。(完)
   
   (原标题:李克强:民间防艾组织特殊作用不可替代)
(2014/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