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陈永苗]
雷声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預言清朝滅亡:曾國藩和幕僚秘談錄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歌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我们从小孩时就被教怎么说谎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国军52军
·越南政府听从民意不办亚运
·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曾节明: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蒋公文集(1)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3)
·蒋公文集(4)
·蒋公文集(5)
·中纪委权力扩张已成党中之党
·毛泽东与米高扬密谈内容解密
·龙云投共后的结局
·嚴祖佑: 相濡无沫——父亲严独鹤的最后岁月
·大跃进期间人相食现象一瞥
·蒋公两份遗嘱曝光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前记者揭64火烧装甲车系栽赃
·越南官媒首次纪念六四25周年
·陶铸老婆谈早期中共成员的男女关系
·中国高层罕见批评调水工程
·陈事美:张志新冤案中的新秘密
·奇闻:三庙合并,和尚尼姑同住
·陈秉安: 62年逃港大纪实
·法西斯=一切听从领袖指挥:金三像不像?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
·贺龙下令活埋东北抗日青年
·余杰:谁是手上没有沾满鲜血的人?--读陈永发《延安的阴影》
·彭小明: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
·震撼人心的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人民真伟大!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七一从高空看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占中被捕人士部分名单
·毛贼东女性朋友不完全名册
·南京将国军抗战老兵纳保障范围
·抗战阵亡国军将军名单
·爆料:郭美美为王震孙女 !
·“从西方宪法历史的演变来看中国宪政发展的前路”
·1%的家庭占全国三分一财产
·罗思义:陈寅恪之死
·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应得到尊重
·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关押人们
·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可放弃自己权不能剥别人权利
·揽权本身就为腐败敞开大门:讨论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你可以放弃自己的权利,但不能剥夺别人的权利
·吴敬琏:腐败的实质是权力寻租
·丁学良新作:印度比中国更有优势
·林大军:再次忽悠欺骗大陆民众,绝不为反腐唱赞歌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謊言起家,謊言建政,謊言治港
·纪念抗战,蒋中正功盖青史
·準的可怕 43個簡化漢字的現實預兆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全是蒙人
·绝不允许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陈永苗

转帖者按语:以前陈永苗先生就提出过“民国当归”。现在又进一步提出“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
   
   
   
   陈永苗: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

   
   
    娶了台湾老婆的公民记者第一人周曙光在太阳花现场打出“沦陷区求解放”牌子。民国与台湾关系还是暧昧不明。我持民国当归立场,容忍和转化台独的怨恨。有朋友说,我如果是台湾人我也台独。首先你得界定你自己的身份,然后再说出你的立场,台湾人持台独立场是合理的。
   
    大陆沦陷区人持台独立场,就是掏空自己的主体性,掏空自己是什么人的规定性。当我们支持太阳花学运的时候,请把我们的民国当归立场带到现场,把我们的主体性带到现场,对台湾人大声说出我们是沦陷区的,求帮忙。
   
    对台湾人大声说出我们是沦陷区的,求帮忙,从而把我们与台湾人的敌人国共两党区分开来,与台湾人站在一起,就能扛出我们自己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让我们作为沦陷区人民的身份在场吧,不要让我们的民国身份消失不见,被吸附陷在要么支持国共,要么支持台独,而没有恢复国体和建设公民社会的超党派立场。
   
    49后黄俄入侵大陆建立政权,试图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消灭民国弑父占母,霸占中华民族代表权,这对于全世界华人以及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来说,都有着魔性的诱惑。我们都成了莎士比亚《哈姆雷特》中的王子,心魔发作基于恐惧与利益屈从还是把自己救赎出来,这是精神上生死抉择,身份上属民国还是沦陷的抉择。
   
    它很清楚地划分出两条路,在旷野受到魔鬼试探诱惑的,投奔拥抱赞美共党,试图摆脱诱惑的,归于民国。看一下《圣经》旷野试探与托福妥耶夫斯基的“宗教大法官”,就明白这种属世身份的征战。属民国的一直在抵制诱惑,我在江西抗战老兵吴春祥等在49后受难与苦苦坚守中,看到这种类基督教含义。
   
    属民国的,联合起来成为政治教会,守望相助,守护民国国体,这六十年不灭而地火般运行的运动。两岸三地的人,联合起来,建设公民社会守护民国,让我们成为自己人,成为自己人,我们之间的冲突就变小,有着共同的敌人,我们的分歧与矛盾就可以冻结,转化,用投票协商就可以解决。
   
    民国国体是复数性,是高度超越的,因此就能容忍多元,汪洋大海越多鱼种越好。当下和首要的是,我们必须从家庭和私人走出,必须站在一起,先站在一起再说自己的独特立场。我相信民国与台独之间的不信任,台湾人对民国的怀疑与怨恨,会在两岸三地的建设公民社会中逐渐消除,于共同行动中出共识。
   
    例如台湾公民运动与香港的共振,一定会彰显出民国旗帜来。我们大陆人不能在没参与的时候,就站在外面,让港台人和我们立场一致,出于征服他人的欲望反对港独台独。没站在一起,别扯什么立场。
   
    我的民国当归主张,对台独不恐慌也没有敌意。实际上台独仅仅是一种用来团结人的意识形态,而很难进入现实政治,尤其是民主社会,民主会造成社会稳定,意识形态如果想改造社会,动作一大,该意识形态就遭到否定,陈水扁在任八年也搞不了扰动社会与稳定的台独动作。
   
    意识形态就像谈恋爱,而执政本身就像婚姻,爱情是丰富多彩的,而婚姻是单调的,受制于现实约束性和当下性。只要有共同的敌人与利益,再冲突的意识形态之前都会结婚,在乎油米材盐。不要在乎说什么,而要在乎做什么。美国民主党人杰弗逊在野竞选的时候多激进,执政的时候就是另外一个联邦党人,甜言蜜语得换花样,把如女人一样的权力弄到手了,都差不多。具有趋同效应。
   
    具有恐慌感的,把台独想成利用选票上台的纳粹的那一些人,是谈恋爱都谈不到的文人,过于崇拜意识形态的力量,认为说了一定导致做。没看到意识形态与行动之间深刻的鸿沟,很多时候情话就是哄人,你还这能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给你老婆。这一些人自己说了不做,就看不到别人也会这样,老是恐惧对他的威胁,只要对他们说两句狠话,就尿裤子,大喊狼来了。
   
    凡是政治力量,别管他们说什么,而要在乎他们干什么。坏事做绝的时候,再说两句好话,只有这一些只说话不行动的文人才会主动维稳。
   
    经过国民党六七年执政,以及大陆的渗透,台湾距离大陆沦陷区越来越远,民国国体危机越来越重。大陆倾向与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消灭中华民国,台湾人倾向于离开中华民国,同样受制于大陆的强势,一起配合消亡中华民国。结合民初以来的国体建设历史经验,一开始就没有强有力地建立民国对民众的庇护与服从民族国家秩序,而是挪位错裂为教化。如对台独新疆人的教化,立场谴责,只会加重国体危机。还是必须从国体的庇护与服从,索取民国权利的维权运动入手。如我们大陆人可以到美国国会和联合国,要求恢复民国的国际法地位,为台湾人争取国际空间。
   
    霍布斯在民族国家秩序中坚定地捍卫“庇护与服从”,它极力反对中间社会力量僣越统治权,如党国体系。把国体问题转化为教化问题,是对庇护与服从社会契约的背叛与撕毁,变为民众对中间政治力量的单方道德性义务,总是精英有病百姓吃药。因为国共专制造成的台湾主体危机,不去治国共的病,总谴责台独。在民国框架内的维权运动提出,就是为了避免政治问题的道德解决方案,告别教化,而让精英去帮助老百姓,不说教而帮助,这样就不是撕裂而是站在一起。民国孙文身上,法权与教化并重,结果教化如五权宪法祸害了国体。民国国体之道统教化之毒害,也同样需要维权运动来返动之。当下的庇护与服从之重建,也以为着对民国历史之新文化运动,非基督教运动之沉沦的救赎。
   
    民国放在世界历史当中,其地位是在议会制和政党政治奔溃,政治权威的瓦解终末世界时期里面,我们不得不捍卫议会制,推崇政党政治。好像是逆潮而慢好几拍,别人快不要了,对我们还是宝贝法宝。我觉得用阿伦特的话,就是权威的奔溃中,我们还是把议会制与政党政治当法宝。当然议会制并没有被抛弃,政党政治需要被超越来纠正,就像今天台湾公民运动对国民党民进党的制衡一样。
   
    党外运动很好。包括现在的在国民党民进党之外的党外运动。我努力把大陆的维权,也变为沦陷区的,归属于民国的党外运动。我认为大陆改革已死,绝无出路,只有民国当归,才有希望。我们要把自己归到民国去。
   
    这次台湾太阳花学运对两岸三地公民社会,对中共以经济控制政治的八九后格局,有根本性改变意义。九二后,专制与人民关系敌我,邓小平用市场经济收买,以经济性无形手段,实现再次政治控制。这次香港人基于切身痛恨,反对服贸协定背后的政治控制。我们的政治高度,不能限于自由的诉求,而需要提升到反对市场化改革带来的经济政治压迫,也就是民生革命附带自由革命,这才足以总括两岸三地。香港的普选诉求,我认为是没高度和必定一地鸡毛的。凡是基于中共改革的,如国共合作,如民进党的公知倾向,一定是空炮。只有在改革已死的基础上,才有出路。
   
    八九后,中共的合法性是靠钱袋子收买的,是写在人民币上的,这对于华人世界与国际社会都一样。所以民间的合法性征战,一定是针对钱袋子的诱惑,是针对改革的,而不是针对文革的。换成圣经话语,要么信上帝,要么信玛门。
   
    我看到新疆普通人是基于民生而有独立渴望,香港人是受不了经济手段而后至的政治控制而有港独,台湾人台独反对服贸正是害怕钱袋子手套里面的黑手。我提出民间独立性,同样要摆脱因为改革而加入分赃,以自由的名义所求体制给予的特权,如经济自由。独立的诉求更基于把政治控制和经济压迫混成一回,而不是加以区分。单纯政治控制没法提出独立,如美国独立战争的自由散失的恐惧与谣言,与台湾反对服贸一样,更基于经济。
   
    对民国的怨恨,是台独的核心,在台独转为变相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就等于中国,取消中华民国之前。台独后来变为反共就是反华,反华就是反共,也走向台独就等于要建立”新华人国”这一原初性的反面。等于是对大陆共党对中华民族垄断权的承认,不断”帮助”共党消灭民国,从而吊诡地撤除民国作为国际法主体对台湾的保障。反华来反共,自伤一万毁敌一千。
   
    台独对民国的怨恨,就像孤儿对父亲。当民国没有庇护好台湾人,没有遏制国民党独裁于台湾,台湾人的怨恨是有正当性的。有怨恨就有爱,需要民国的庇护。民初民国奠基,被赋予新纪元新天新地的万象更新期待,民国没起庇护这种渴望的作用,没三四年转为绝望怨恨,这在梁启超鲁迅的文章中有描述。只有到了抗日战争胜利后,人们觉得民国真正庇护了自己,在胜利后觉得新天新地了,全国齐心协力搞47宪法。台独,港独,民独,都是一种哈姆雷特式的刺激,到底要不要认贼作父,中共霸占了民族母亲冒假冒为国家之父,那一些为了参与分赃与他们做生意挣钱的精英们,那一些为了掌握话语权而模糊陆独敌人贼人身份的知识分子们,你们都是认贼作父。哈姆雷特的复仇要不要有。
   
    我们是民国人
   
    辛亥革命与台湾转型,都依靠族群冲突的作为心理动力,我们今天在大陆找什么族群冲突作为动力呢。依靠消除官民矛盾,敌我冲突的知识分子路径,改革路径,肯定是个骗局了。
   
    把共党重列黄俄,我认为光有民国历史的记忆恢复不够,49后公知要求真相和说真话更是没用,我认为需要恢复国内殖民的底层奴隶政治贱民本来面目和民国当归的超越49,二者共振。
   
    我是多么羡慕那一些持有某种政治立场,就能有安全感,并且征服可能征服的对象作为安全感保障的意识形态分子,政治立场成了财产,就像欧洲现代性早期财产拱卫自由那样,保证了他对专制体制之中或者之外的位置。对我来说,政治是大众之事,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政治立场。
   
    你能移民国外,大部分国人不行,能移民的而持有的世界公民立场,是特殊利益,并不是公共利益。在台湾问题上,你持台独立场或者反台独立场,持拥共与反共立场,都没有解决民初以来的民国国体危机问题。
   
    我在这一些小资产阶级虚无主义立场的破碎与对立中,看到对民族国家秩序超越的渴望,又爱又恨。二十世纪以来的非欧后发国家与后发展阶级超越民族国家渴望,就像弑父情节,从来没超出民族国家秩序,如台独反民国但还是要台湾建国,维吾尔独立但还是要建国,还在民族国家秩序之内。国际法上根本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有中华民国,可以提供一种魔术般吸纳框架,让这一些超越民族国家渴望冲动去摧毁中华人民共和国虚幻秩序,从而巩固强化中华民国国体。台独港独疆独藏独这一些最极端的冲动都百川入海,万流归宗,归于中华民国。只要跳出陆独侵蚀僭越民国的视野,挑战就变为机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