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雷声
·习近平在外交场合的无知与瞎说/山野村夫
·制造业大转移:富士康50亿美元印度建厂
·习大帝的心病挫败和疯狂/张洞生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干政”说的片面性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人走茶凉"文章的片面性/松林
·习近平家族经万达家库通国库
·习近平家族经万达家库通国库
·印裔再次完胜华裔 在美华人工程师怎么了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习近平泡沫已灭,市场青年吃亏
·程干远撰写回忆录揭开中共统战部黑幕一角
·亲历南京受降:"冈村宁次的手一直在抖"
·报告:中国空气污染每天导致4000人死亡
·习近平家族家库通国库
·余杰:习近平有陆克文想像的那么聪明吗?
·高耀洁:骗者获胜,中共自吹抗战功绩
·经济学人:中共掠夺历史为现下野心找借口
·把蒋公换毛贼,中共篡改历史
·关键时刻 “竟无一人是男儿”!
·北戴河会期结束 共识:清理周令徐郭余党 分歧:经济怎么辧
·揭示中共抗战不打日军专打国军的真相/辛灏年
·天津爆炸,何人所为?
·开罗会议期间毛贼东在干什么?
·中国民联呼吁问责习近平与成立民间调查小组
·病中李鹏不忘9.3登天安门阅兵
·中国夜莺岛是如何送给越南的?
·历届国家军委主席:何人任期最长
·中共又篡改抗战《陆军作战史》
·这才是一个国家崛起的真正秘密
·中国模式已走到尽头
·反美却奔美?看看咱有多少“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夜莺岛(浮水洲岛)秘密“移交”越南始末
·希特勒爱阅兵的公开秘密
·以色列拍片感恩上海庇护犹太人 内塔尼亚胡:谢谢
·黨治必定腐敗
·江泽民胡锦涛不参加阅兵 岂不正落人口实
·郝柏村:还原抗日真相,才会赢得两岸人民掌声
·国力悬殊 战力何在?抗战前中日军备对比
·邓颖超透露周恩来去世真正原因
·反法西斯还是法西斯的胜利?长平观察
·鬼扮神----评9.3阅兵
·将碧血撒向蓝天——记抗日战争中的中国空军
·红卫兵习近平和十字军的战争
·何清涟:黄梁梦醒:中国并非拯救世界经济的“诺亚方舟”
·李敖的父亲:最货真价实的汉奸
·“保阅兵蓝”与法西斯/郑义
·91岁孤寡独居抗战老人称:长沙百姓被日本兵吓得没一个敢放鞭炮庆祝胜利
·罗斯福后人等赴台北出席抗战纪念活动
·阅兵前中共应向抗日国军道歉谢罪!
·互联网封锁是如何升级的?
·怠工潮像山火一样在国企和地方政府中蔓延
·斯诺登终于把自己弄成了国际大笑话
·赴日考察报告和博导中国农村报告
·毛贼东的特供生活
·建议中央撤销习近平总书记的职务
·国军抗战对二战战局的贡献
·87岁田华复出,家中四人患癌,中国环境怎么了?
·许小年:中国经济萧条至少5年 最坏时刻还没到
·八年抗战八路才打死851日军?
·习近平6大错误,建议撤职
·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選載4
·中国第一村“南街村”神话破灭
·罗援的感概与齐奥塞斯库的下场
·张宏杰:中国历史上的皇帝梦
·普京下令建政治迫害纪念碑
·赵旭:一个地主家庭的悲惨人生
·越南入TPP,将大力政改
·为牺牲在共军枪口下的国军抗战英烈立传 时不我待
·抗日老兵韩声涛:“不抵抗”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的
·抗日老兵韩声涛:“不抵抗”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的
·中国人为啥欢呼TPP?
·江任总书记前,夫人抱头痛哭
·义勇军全部是被共产党消灭的历史事实
·抗战中流砥柱,看击毙日军数
·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二类汉奸中国共产党
·TPP价值贸易与徘徊的中国/杨鹏
·周恩来特型演员常铠霖强奸被判刑
·稳增长为旧经济找出路阻碍改革浪费资源
·中国开始第四轮财富大洗劫!/土憋神教
·中国花费30年,越南10年就够了?
·美国防部:24小时内派军舰驶入南海岛礁
·印尼总统:支持美军舰即刻进入南海行动
·朱可夫赞蒋中正识大体了不起
·留守大陆学人的结局
·习近平向五中全会汇报工作
·一浙江老板对比中美制造成本
·谁是汉奸卖国贼?13亿人被骗了!
·蒋最大误判:未在重庆干掉毛
·“1964年苏联同意归还两万平方公里领土,结果?
·祸国殃民毛贼东
·习马会获江胡首肯 曾在五中通报数百人
·去美国化 中国处处都和美国对着干
·巴黎恐袭事件将引爆第五波民主浪潮/手气
·新“筹安会”羞羞答答登台
·潘晴:南海局势升温 环球网:大国权力转移在即 中国要准备战争
·周带鱼花司马式五毛杨三材被打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高瑜一夜被折磨成了“二永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看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世纪老人王建华回忆:1929年夏天,后来为革命牺牲的吴光浩写了一张纸条,要我家拿出300块银元“支援革命”。300块银元,这对一个普通农家来说, 是个近乎天文的数字,何况我们当时的家境已经寅吃卯粮,非常不堪。父亲常年哮喘,平时不能出门,哪来这么大一笔钱?于是……
   
   

   10月底,收到武汉民间学者李乾的一封信,信的內容,是他一整篇发言稿,题为“在《柴山保往事》座谈会上的发言”。
   
   “柴山保”是个湖北的地名,我不陌生,在中国近代革命史上,虽然不如延安、瑞金、遵义这些地方那么赫赫有名,但也常出现在革命回忆录和将帅传记中。“柴山 保”在鄂豫皖苏区斗争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在一些历史文献中,也写成“柴山堡”,但实际上它并不是城堡,而是一个地区的名称。
   “柴山保”是一大批中国将军的故乡,其中最有名的,是曾官至中共中央副主席的上将李德生,其次还有程世清、吴华夺、王才贵、张百春、鲁家汉、李南征等开国 将军;这个地方,也是包括徐帅徐向前在内,以及王树声、许继慎、吴光浩、吴焕先等先辈、烈士征战过的地方。它被称为“鄂豫皖边区第一块革命根据地,鄂豫皖 苏区的摇篮”。
   
   
   
    《柴山保记事》封面,作者:程世清将军。此书与这里所说的往事毫无关系,我只是想用来说明,柴山保何等赫赫有名。
   
    在收到李乾的这封信之前,我对“柴山保”一直保有一份崇敬。虽然我的思想已经走出中共体制,高度质疑那一辈红色勇士所信奉的目标,但是对于他们无畏求索、艰苦奋斗、要找到救国道路的献身精神、牺牲勇气,还是深感钦佩。
   
    收到李乾这篇发言稿,随后做相应检索、搜寻,我才第一次知道,原来在这片红色土地上,竟然发生一起这么骇人听闻的惨剧!这些红军将士,竟然干出如此伤天害理的暴行!
   
    我以前介绍过李乾,用的标题是:“文革多少杀人犯,他是忏悔第一人”。他在“文革”中是一个中学生,在造反派夺权之后,担任了校革委会委 员,竟然率领一帮人,深夜登门,亲手开枪杀害外校两个被视作“流氓”的中学生!他随即被捕,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后来因表现较好,提前两年释放。他在狱 中深刻反省,出狱后写下回忆、忏悔与反思的30多万言的血泪之作书稿《迷失与求索——一个中学生的文革纪实》。
   
   
   
   李乾自费印行的《迷失与求索——一个中学生的文革纪实》。
   
    他的这篇发言稿,是讨论《柴山保往事》这篇文章的。我虽然知道“柴山保”,却不知道“柴山保往事”讲的什么?於是,又去网上找。
    原来,《柴山保往事》是眼下已经成为瞩目焦点的《炎黃春秋》杂志在2014年9月号上刊出的一篇回忆文章。但这篇文章,並未全文上网。我找到《炎黃春秋》杂志网站,上面只节选了此文开头的1800字。
    好吧,我不用多说什么了。就看看98岁的王建华老人口述的回忆,再来读一下李乾在讨论会上的发言稿吧。虽然我们若不读到《柴山保往事》全文,无法具体确切 地知晓作者的母亲和他的弟弟究竟是如何被杀害,更无法了解他的其他家人包括他本人在后来的岁月中遭到了什么厄运,但从网络上对《柴山保往事》的有关介绍, 以及李乾的发言,我们不难推测这个家庭遭遇了何种灭顶之灾,这一悲剧,又对我们提出了何等沉重的叩问!
    我从李乾的发言稿中挑了一句话,简化压缩作为他的发言稿的标题。
   
   
   柴山保往事(节选)
   王建华口述 王智仁整理,《炎黄春秋》2014年第9期
   
   1916年农历十一月初六,我出生于河南省光山县柴山保王家湾,今河南省新县陈店乡王湾村,族谱名王成宝。柴山保,据说就是后来因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 红》而唱遍中国的著名革命歌曲《八月桂花遍地开》的诞生地。李德生在回忆录中说:“据解放初期统计,新县不足10万人口,在历次革命战争中就牺牲了5.5 万余人”(《李德生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版,第12页)。
   
    李德生和我同龄,他住的村庄李家洼紧邻我们王家湾。王家湾是新县数一数二的大村庄,1993年10月编撰的《王南泗公家志》痛陈:“1927年至1934年……近千人口的王家湾,所幸存者不足300余人。”
   每当忆及那个兵连祸结、充满血腥杀戮和暴力恐怖的岁月,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那可怜的父母、年幼稚气的四弟,还有众多惨遭杀戮的乡亲。80多年过去了,没有人提起过他们的名字,如今我已年近百岁,来日无多,有责任把知道的实情告诉后人和史学家。
   
    王家湾地处大别山深处,历来就是个很穷的地方。在我的记忆中,全村只有后来成为红四军十师政委的王功在(我的私塾先生)家里有一匹白马代步。我家虽有一点 祖业田地,但老人小孩多,劳动力少,从记事起,就没有过一天好日子;能显示我家曾经富有的可能就是那栋祖屋。祖父兄弟六人,平均寿命不到39岁,最长寿的 也只活到54岁。祖父行五,六祖父无子,父亲14岁时过继到六祖父名下。六祖父35岁早逝,六祖母及她的女儿无以为生,只好和我的亲祖父母在一起过。父亲 17岁就结了婚,母亲整整比父亲大10岁。
   
   1915年,我大哥出世,360天以后我又来到人间。三弟也只比我小一岁半,接着,四弟、五弟(早夭)和小妹来到世上。父亲常年患病不能下地,家里的土地 只有雇长工去耕种。在我的记忆里,父亲虽然不能下地劳动,但也尽力做了很多其他的事情来补贴家中所需,如做粉条、肥皂、蜡烛等,只是他手艺不精,样样不如 人家做得好;他做女人针线活用的铜质“顶针箍”还比较成功,可惜需求有限,最后只好送人。
   
    我们小小年纪也帮着父母养鸡,养羊。这么多孩子,可怜我的母亲是多么辛劳!我们兄弟几个从小身体都很虚弱,发育不良,常年长疮、害疟疾,夏天还哮喘。数九 寒天都只能穿单裤,上学时提着火炉取暖,浑身哆嗦。每年冬天脚后跟都冻破流血,来年夏季才收口;到冬天又犯了。大家庭按人口分棉花,我们分得的棉花全靠母 亲操劳,纺线、织布,给全家七口人做衣服、鞋袜。用笋叶和破布做的鞋底不结实,一双鞋穿不了多久。
   
    回想起来,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虽然艰苦,仍然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我从4岁开始就和5岁的哥哥一起读《三字经》、《百家姓》,6岁上私塾开始读《四书》,放学后要上山去捡柴、放羊。正准备读《诗经》的时候社会开始出现动荡,我的学业就此终结。
   
    可怜的四弟从7岁开始放羊,直到8岁遇害没上过一天学。
   
   1927年冬爆发了黄麻起义,1928年开辟的柴山保是鄂豫边革命根据地的发源地,1929年成立的鄂豫边苏维埃政权早于中央苏维埃。族兄王志仁(王成 铭)是中共党史上著名的早期领导人。过去讲究辈分排行,王家的辈分自上而下为:自、成、功、才。我父亲王自纶和王志仁的父亲王自松素来相好,王家湾的红枪 会就是王志仁的三哥王成奎发起的,我们父子都参加了红枪会,名曰“保身保家”。
   
    黄麻起义后,到处都在成立农民协会,传统的乡村治理体系被打乱,基层农民的日常生活处在剧烈动荡之中。我曾亲眼看到王志仁在王家湾祠堂演讲,那时我刚满10岁(他比我大12岁),听不懂他讲的什么,但他双手叉腰、来回走动演讲的形象我一辈子都记得。
   
    吴焕先是鄂豫皖根据地的创始人之一,我亲眼看见他坐着轿子到王家湾发动革命,亲耳听他坐在轿子里说:“好舒服啊!”
   
   王氏家谱105位“烈士英名录”排第二位的共产党员王谋成(《新县革命史》有记载,“成”实际应写作“臣”,因兄弟辈多人名智臣、言臣[即我祖父]、干臣、礼臣)就是我的七叔,我父亲排行老六(同祖父)。
    儿时的记忆里,父亲是“倾向革命”的,他对我们说“共产党是要成功的”。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农民协会开会时不让我父亲参加。王家湾农民协会成立后开始搞土改,到1929年下半年开始打土豪、分田地,抄家抢财产。
   
   1929年夏天,一个叫吴光浩的写了一张纸条(有材料说他是当年5月牺牲的,但是我亲眼看到他写的条子),要我家拿出300块银元“支援革命”。300块 银元,这对一个普通农家来说,是个近乎天文的数字。何况我们当时的家境已经寅吃卯粮,非常不堪。父亲常年哮喘,平时不能出门,哪来这么大一笔钱?
    (来源:炎黄春秋网站。以上文字节选自《炎黄春秋》杂志,全文6300余字,网站注明:阅读全文请订阅本杂志。)
   
    另据有关介绍,《炎黄春秋》这期刊登98岁的王建华这篇回忆后面写道:
   “……万般无奈之下,母亲帯着两个长工连夜赶回离家60里地的娘家,找舅舅借了600串铜钱,折合100块银元‘支援革命’。尚欠200块,便让大哥和我 将两头耕牛牵到集市上去卖。父亲本来是被扣的人质,经农会批准,他和三弟又将和佃户共养的三头耕牛牵到宴家河去卖。毌亲让我们乘机脱身,自已和四弟留下。 结果1929年九月初三,我的母亲胡氏在王家湾惨遭杀害。当时的口号是‘斩草除根’,我的四弟也被推倒在母亲的尸体旁,用大石头砸死。四弟蒙难时只有8 岁!”
   
   
   走出仇恨和血腥,对于我们民族生死攸关
   
   在《柴山保往事》座谈会上的发言
   李乾
   
   
    由世纪老人王建华口述、王智仁先生整理的《柴山保往事》在《炎黄春秋》2014年第9期上上正式发表。披露了一个血腥的故事。本文为中国大陆学者李乾对该文的评论。该文故事节录和梗概附后。
   
    《柴山保往事》这篇文章的内容讲的是在1929年的夏天,一个母亲和他8岁的儿子,因为没有及时凑足被索要的支援革命的300块银元,被他们的乡亲用极残 忍的方式杀了,在那个浪潮里,人的生命完全被漠视,杀一个人就像碾死一个蚂蚁。文章告诉我们像这样的甚至更血腥的事情在那时是随时可能发生的,灭门惨祸不 是一起两起。他们那个一千多人的村子在短短几年内就被杀得只剩下300多人。那死去的600多人大都不是死于明刀明枪的对阵,而是死于私刑的虐杀。这是异 常惨烈和血腥的一段历史。由于历史的这一类细节过去都被宏大叙事的光环所屏蔽,大量无辜被虐杀的生命不仅不能还以一个公道,而且他们的被杀还成了他们自身 的一个延绵不绝的罪行,连他们的子孙都因此被剥夺了一个公民应当享有的基本权利,因亲属中有人在红色革命中被杀,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成绩再好的子孙也 不能跨进大学门一步。那些制造了这类虐杀的人有不少也被同样的方式所虐杀,幸存下来的人往往也未能从当年的血腥中走出来,不能对当年的历史有所反思。更严 重的是我们的主流媒体不仅同样少有反思,而且一直在歌颂血腥和暴力,一直在宣扬仇恨,一直认为把一个社会人为地分成互相仇恨的两部分,不仅是合理的而且是 必须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