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反腐变反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雷声
·共和国旗帜上有多少冤鬼鲜血!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毛贼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
·曹长青: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大陆修车行业故事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校友揭秘陈小鲁发文革道歉信原因
·未被论功行赏,南方塑转反马?
·毛泽东被捕降敌出卖同党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毛贼洞语录蠢蠢欲动准备出洞
·文革中邓小平的一封信
·王老太诉财政部援朝案将开庭
·半年饿死百万的信阳事件
·毛贼洞时代三大人祸
·六名法官引发的宪政僵局
·胡锦涛被藏人告上西班牙法庭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文革期间“联动”的一份通告
·吴法宪死前大爆政局内幕
·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
·高文谦邀李捷辩毛贼洞罪恶是非
·红军长征时万人大屠杀真相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毛贼洞自己称自己“万岁”
·带路党人小史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腐变反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反腐变味为围剿政敌,中国廉政排名下降
   
   
    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是一个监察贪污腐败的国际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德国柏林。自1995年起,透明国际每年都会公布世界各国的清廉指数,为国际社会提供腐败状况参考的同时,也与多个国家政府合作打击腐败,并在联合国反贪污公约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反贿赂公约的制定和采纳过程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可以说,透明国际在国际社会的反腐败中,有不容忽视的影响力。
   


    12月3日,透明国际公布《2014年清廉印象指数》,出人意料的是,报告中显示中国清廉排名大幅下滑,从去年的80名跌至100名。在过去三年,中国反腐力度没有今年强劲的情况下,透明国际判定中国的清廉指数是一直上升的,甚至在去年首次获得40分,排名80。而今年却下降了?这样一个有国际影响力的反腐组织为什么会认为中国大力反腐,越反越腐?
   
    关键是透明国际的廉政专家认为 习近平的"反贪运动" 中的被打击者受到打击至少部分是基于政治动机。“他们之所以被锁定,是因为他们失宠了。"
   
    也就是说,打着反腐败的旗帜来打击政敌,不属于廉政。因此中国的 清廉排名大幅度下降。
   
    下面转载美国之音就这个问题采访反腐专家:
   
   
   
    《中国多清廉? 北京与透明国际各有说法》
   
    齐之丰
   
    03.12.2014 18:46
   
    华盛顿—
    总部设在德国柏林的国际透明组织发布2014年世界各国清廉印象指数报告显示,中国的清廉印象指数比去年大幅度下滑。中国外交部随即对国际透明提强烈的批评。美国之音中文部记者齐之丰就此对国际透明美国分部资深政策主任丹尼尔·杜蒂斯进行了专访。
   
    问:“根据透明国际发表的报告,中国的贪污腐败状况在过去一年里戏剧性地恶化,尽管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在过去的两年里对贪污腐败进行了戏剧性的打击。在你看来,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答:“首先让我做一个小小的说明。透明国际组织的清廉印象指数测量的不是实际的贪污腐败情况。实际的贪污腐败情况是无法测量的。我们所测量的是人们对贪污腐败的印象。人们对中国的贪污腐败的印象在过去的一年里增加。我们看到在去年,中国由175个国家当中排名第80,降低到175个国家当中排名第100。
   
    “为什么会有这种印象变化呢?我想,有好几个原因。一个是,反贪污运动要”“想真正获得成功,就必须要通过一个不偏不倚的执法机构来进行,不能由一个政党进行。人们有一种印象,这就是中国的反贪运动中的“老虎”和“苍蝇”受到打击至少部分是基于政治利益的动机。习近平和其他中共成员的竞争者之所以被锁定,是因为他们失宠了。
   
    “我认为这凸显出中国需要法治,需要不偏不倚、独立的警察力量和司法体系来起诉这类案件,进行调查。中国还需要透明。在中国,很多案例人们不清楚证据是什么,为什么某一个人被定罪。还有一些情况是,公民社会中反贪活动人士被起诉。
   
    “把反贪当作当务之急总是好事。但这种事必须用正确的方法来做。”
   
    问:“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把一些打出横幅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人关进牢狱。透明国际对中国政府采取的这种剧烈的或戏剧性的措施有什么说法呢?”
   
    答:“我们对此感到非常非常不安,我们反对监禁民间社会的反贪活动人士。这种做法显然不是一个国家改善政府治理和反贪污的做法。令人非常非常不安的是,中国执政的共产党看不到活跃独立的公民社会的价值。
   
    “显然,这些反贪活动人士所提出的真实问题需要应对处理。两年前,《纽约时报》的调查显示,前总理温家宝的家人聚敛了20亿美元的资产。《纽约时报》去年进行的调查显示,习近平国家主席的家人出售了上亿美元的资产。
   
    “中国这些反贪人士所提出的问题是,中国执政党这些有权有势的成员及其家人如何聚敛了如此雄厚的资产?这是非常非常正经的问题。一方面领导反贪污运动,另一方面你自己的家人又大有可能通过窃国政治聚敛大笔资产,这是非常虚伪的。”
   
    问:“最后,要向你们表示祝贺,因为透明国际的报告从中国那里,从北京政府那里得到迅速的回应。请允许我朗读一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几个小时之前的正式回应:
   
    “‘中国政府反腐败决心之大和成效之显著有目共睹。你提到的2014年中国“清廉印象指数”评分和排名与中国反腐败取得举世瞩目成就的现实情况完全相背、严重 不符。中国反腐败工作取得的明显成效自有人民群众的公正评价,不以透明国际‘清廉印象指数’为标准。透明国际作为一个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力的组织,应认真审视‘清廉印象指数’的客观性、公正性。’
   
    “你对中国的这一反应有什么评论?”
   
    答:“我要以尊敬的态度表示不同意。我想我今天早些时候说过,你不能用监禁了多少人来测量你的反贪运动有多么成功。测量反贪运动的成功,需要看反贪运动是否是由一个独立的司法机构通过公平和不偏不倚的方式进行。中国显然不是这种情况,
   
    “我还要说的一件事情是,要是谁想知道透明国际的清廉印象指数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可以上我们的网站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org看个究竟。我们的计算是根据12个数据来源,这些数据都是来自独立的机构。其中一个是世界银行。而中国是世界银行的成员。
   
    “中国是世界银行的成员,在世界银行也有权力。透明国际的清廉印象指数的当中的一个指标就来自世界银行。我想,一个应当问的问题是,中国批评一个机构,而它自己又是那个机构的成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能确定。”
   
    问: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来源:美国之音
   

此文于2014年12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