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经历苦难我才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刘佳音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神看到了尼尼微人内心深处真实的悔改
·造物主对人类的真情实意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造物主对人类的真情告白
·所多玛城一味地仇视神与神对抗,被神彻底剪除
·神的烈怒是一切正义力量与正面事物的保障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一、亚当、夏娃
·所多玛城的败坏程度令人发指,让神忿怒
·所多玛触犯神的烈怒,因而被毁灭不留一丝痕迹
·神的烈怒虽隐藏,不为人知,但不容人触犯
·第一日,人类的昼夜因着神的权柄而生而立
·撒但表面仁义道德,实质凶残邪恶
·不要凭经验与想象认识神的公义性情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一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二
·神的创造 第二日
·神的创造 第三日
·神的创造 第四日
·神的创造 第五日
·神的创造 第六日
·造物主权柄之下的万物都尽善尽美
·人类的命运、万物的命运都与造物主的主宰不可分割
·所有的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份
·造物主的权柄在“彩虹之约”中又一次得到证实与彰显
·神的赐福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神对撒但的吩咐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身份独一无二,不要持守“多神论”
·人类虽经败坏,依然在造物主权柄的主宰之下存活
·尼尼微人对待耶和华神的警告与所多玛城的人截然不同
·尼尼微王的悔改得到耶和华神的称许
·神看到了尼尼微人内心深处真实的悔改
·对神有真实的信服,你会常常得到神的眷顾
·尼尼微人内心真实的悔改赢得神的怜悯,改变了自己的结局
·神的怜悯与宽容并不难得,难得的是人真正的悔改
·造物主的公义性情活灵活现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一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二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三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四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五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六关
·不要错过认识造物主主宰的机会
·没有人能改变神主宰人类命运的这一事实
·愿意顺服神权柄的人应有的态度与实行
·接受神作你独一无二的主宰者,是人蒙拯救的开端
——识破撒但的诡计才能站住见证——
·当心!别走法利赛人的道路
·你知道神名的由来吗?
·基督是真理还是基督教是真理
·信圣经能蒙拯救吗?
·“不接待”之人的悲哀
·识破披着羊皮的狼的诡计
·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为了钱吗?
·神的末世作工真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吗?
·人类为什么要信神呢?
·异端邪教不是人能定规的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我相信有神,但现在我还年轻还有好多事要做,等以后闲了再信能蒙拯救吗?
·神的三步作工是怎样步步进深使人达到蒙拯救的?
·我们认为主再来时人瞬间就能改变成圣洁身体,为什么神还要作审判刑罚的工作
·我们派别有的人信得很好,也受了不少苦,难道不接受末世作工就不能蒙拯救吗
·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既然神是公义的,那为什么恶人亨通活得那么滋润而好人却受欺受压、受苦受难
·到底是谁错了
·“新的”就是“假的”吗?
·拨开迷雾见真光
·我心目中的“善仆”
·全能神真的不让人结婚吗?
·神的作工为何隐秘?
·谁说我们“不要家”
·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说话并非是圣经的加添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你知道吗?天使为什么要“生拉硬拽”
·“反正不听”到底害了谁
·全能神不嫌弃咱老年人
·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信全能神呢?
·从“坟墓”里走出来成为有灵的活人
·人类的悲哀——守旧
·神是宝爱人的谦卑寻求,还是看重人受苦多少呢?
·持守自己的“忠心”就能获得神称许吗?
·预言是等候应验的,人不可随私意解说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神真的能按人的想象行事吗?
·基督教各宗各派为什么会抵挡基督
·怎样对待圣经才合神心意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狂妄的我
·基督教疯狂抵挡基督说明了什么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使我得着了释放自由
·给姐姐的一封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历苦难我才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陕西省西安市 郑利

   我是一个农民,没有接触过社会,也没与大红龙官员打过交道。我从小受大红龙的教育熏陶,再加上每天新闻上、报纸上都在歌颂社会的稳定、国家的太平,执政掌权者的兢兢业业,因此我一直深受迷惑,认为共产党领导的这个社会还是挺好的。虽然后来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神话也一再揭示大红龙的黑暗邪恶,但我始终没有进入,对大红龙恨恶不起来,直到后来家里遭遇一些变故,我一次次被大红龙愚弄,吃尽了苦头,这才明白神话,更深地体会到大红龙国家太黑暗了,从上到下无一例外,简直就是一伙恶魔集团。

   我和丈夫都是普通农民,丈夫靠着给别人盖房子维持生活,公婆种地,我在家带孩子做饭,一家人只能填饱肚子,过着清贫的日子。丈夫为了能让家里宽裕点,就向亲戚朋友借钱买了拖拉机给村里拉垃圾,为了这活,丈夫还把队长请着吃了几回饭。其他空余时间丈夫就去附近的工地拉一点零活,每到结账时,工头都不按时结账,还得先请吃饭,吃完饭还要到歌厅找小姐,等他们吃喝玩乐后才给结账。后来村里修路,丈夫又想包这活多挣点钱,但就包这种活也得“竞争”,否则村里就不包给我们,没办法丈夫只好又把队长请着吃喝玩乐了几次,还借了一万元钱送给队长,队长才让我丈夫干。谁知和丈夫竞争的是村长的哥,这下可把村里的“土皇上”村长得罪了,他仗着有钱有权暗地里指使三个人来找丈夫闹事,谁知我丈夫一气之下失手把其中一人打死了,后来自己去投案自首,结果判了个死缓。面对这个噩耗,对我们这个小家庭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我一下不知所措,心里更恨村长,他为了自己的利益祸害了两个家庭,最后那活还是村长的哥包了。提起这个村长那可是村里的恶霸,没人敢得罪,谁若得罪就没好日子过,严重的就没命了。听村里人说他贪污的钱有一个亿之多,全是村民的买地钱、血汗钱、独生子女费、低保钱。他把村民的地卖了却说租了,也不给村民分钱,只是过年时分给村民十斤米、面、油,实在黑心。城中村拆迁时,他勾结开发商和乡政府合起伙来坑骗村民,从中牟取暴利,拆迁时一平方米赔400元,买房时一平方米要800元,村民不服就去上访,还未到乡上就被村长“请”了回来,过后给点钱,就没人再吱声。此人在村长、书记的位置上一坐就是十年,每次的选举都是形式,因他在选举前就暗地里找黑社会开着车给选民送钱,每张票8000元钱,晚上还让这些人监视村民,不准来回走动,在选举期间我们村里一片黑暗,人和人之间不敢说话,更不能和村长的对头来往。他和上届村长为争位子打得头破血流,争得你死我活,最后还是败给这个恶霸。

   事已至此,我婆婆见我们孤儿寡母也斗不过这个恶霸,他儿子又判了死缓,怕我把钱拿走了就和我争房争钱,甚至将我信神的事向队长告发,队长就来威胁我,说要把信神的事告到派出所,还不给我赔拆迁款,除非我陪他睡觉才放过我,被逼无奈我只能就范。按我家的条件村上应该给我办贫困办低保,可他们看我孤儿寡母、软弱可欺,硬是不给办,我跑着找了好几回才勉强给办了,到拿钱时还被他们给扣了一半。一个小村长都如此的贪婪、独霸,那些大官员们就可想而知了。

   为了丈夫能判轻点,我就请了两个律师,花了一万多,结果开庭时律师也没说一句管用的话,丈夫还是判得很重。后来才知道,因为没钱给法院送礼所以才得此结果。接到判决后我不服就继续向省法院上诉,最后又因没钱还是维持原判。当时我浑身瘫软,又气又恨,心想:想办点事咋这么难啊!后来看到神话说:“因为整个人类的上空混浊黑暗,毫无一点清晰之感,人间又是漆黑一团,活在人间‘伸手不见五指’,抬头不见阳光,脚下之路泥泞坑洼,蜿蜒曲折,到处都遍及死尸;黑暗的角落里尽是死人的尸骨;阴凉的角落里尽是群鬼寄居;人类的中间到处又都有群鬼出没;满是污秽的各种兽的后代互相厮杀、惨斗,厮杀之声令人胆战心惊。”神话揭示得句句都是实情,世界没有真理、没有公义,全是权术、金钱,打官司更得凭钱、靠势力,什么“依法办事,执政为民”“廉洁清政,秉公办事”,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实际上世间哪有一个好官,哪有一个真正为百姓办事,都是能贪则贪,能宰则宰,谁有钱有权就替谁说话办事,没钱没势就只能被人踩在脚底下。残酷的事实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写照,社会真的犹如地狱一般,丝毫不见光明,只有不尽的苦海,甚至不知什么时候就被吞吃掉。再想想自己被大红龙迷惑太深,想象太天真,觉得不管哪个部门肯定还有包青天,甚至当时还想到北京打官司。我真是太幼稚可笑了,若不是这次接触永远都不可能知道执法部门的黑暗、残酷。

   虽几经挫折失败,但我对这个邪恶的世道还存有一丝盼望,那时的我犹如鬼迷心窍,一心想给丈夫减刑,于是我又一次背叛神凭借自己的能力去办事,结果又一次被撒但愚弄苦害。为了不让丈夫在监狱受苦,我找到武警指挥学院的指导员,因我觉得当兵的肯定要比那些世上的官员好点,不会鱼肉百姓、趁火打劫,可一接触才知道他们是有执照的流氓,白天穿着军装人模狗样,到了晚上就开着车出去吃喝嫖赌,当我找他帮忙办事时它竟然提出让我和它去宾馆开房,走投无路时我只好答应,结果被玩弄之后啥事都没办。我伤心死了,看到世界的黑暗邪恶,人间的冷酷无情,甚至死的心都有了,不想再这样痛苦的活下去了,绝望时是全能神的爱带领了我走过来的。神话说:“全能者的眼目巡视一个个受害至深的人类,听到的是受苦之人的哀号,看到的是受害之人的无耻之态,感觉到的是人类失去救恩的无助与惶恐。人类拒绝他的看顾自行其道,躲避他眼目的鉴察,宁愿与那仇敌一起尝尽那深海中的苦涩滋味。”“而苦难深重的人类却一点不领会神的意思,经受了‘老魔王’的践踏却毫无一点知觉,总是与神对着来或对神不冷也不热。话语说了有多少,谁曾认真对待?不明白神的话也不着急、不渴慕,从未对‘老魔鬼’的实质有真实的认识。活在阴间、地狱认为是活在‘海底宫殿’中,受着‘大红龙’的迫害自以为在接受国家的‘恩宠’,受着‘魔鬼’的嘲弄还认为在享受肉体的高超的‘技艺’,这班龌龊卑贱的窝囊废!惨遭不幸也不知晓,在这样的黑暗社会总是祸不单行,从来也不醒悟,自我恩待、奴隶的性情何时脱去?为何不体贴神的心?就这样的压迫、这样的苦难都默默地认了?难道不想着有朝一日能将黑暗变为光明?……甘愿做奴隶吗?甘愿与亡国奴一同灭在神的手中吗?你的心志在哪儿?你的志气在哪儿?你的尊严在哪儿?你的人格在哪儿?你的自由在哪儿?你甘愿让你的一生为‘大红龙’这魔王而肝脑涂地吗?你甘愿让你的此生被它而折磨死吗?渊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灵,哪有人的出头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过这残忍的暴君魔鬼?为何不将自己的一生早早地交给神?还是犹豫不定,何时能完成神的工作?就这样毫无目标地受欺受压,到头来空活此生,何必匆匆来又匆匆地走呢?为何不留下点什么宝贵之物而献给神呢?千古仇恨都忘却了吗?”神话像慈母一样抚摸我疲惫、受伤的心,他是这样理解我的处境,同时又恨恶我的麻木,我不由得大哭起来,这是远离神后无助惶恐的心第一次感觉到温暖,感觉有了依靠。我突然明白了,全能神为什么要道成肉身在中国作新工作,因为这个世道太黑暗了,简直就是群魔当道,无法无天,横行霸道,根本不可能有光明、正义存在,它们只会残害人、剥削人,走到哪都没有老百姓生存的地方,更不可能有人为百姓说话办事,愚昧无知的我没钱没权还想办成事,那不是自讨苦吃吗?想想以往我看到神话早已揭示过大红龙反动邪恶的实质,和它掌控世界给人带来的灾难和苦害,但因我在大红龙的黑暗权势下生活太久,被它迷惑蒙蔽得太深,根本接受不了神话,相信这个世上还有公义还有光明存在,因而一次次远离神背弃神投靠撒但,一次次的上当受骗仍执迷不悟,最后被撒但愚弄得伤痕累累,甚至还想以死来了结此生,我真是太愚蠢了。我恨撒但太卑鄙,恨自己太自是不相信神话,在魔鬼手中像木偶一样任由玩弄,真是自作自受。现在我知道了只有神真正为了人类的前途着想,只有神从始到终无私地为了拯救人,我今虽受苦,但心里不再忧伤,因为我又一次感受到全能神的爱与拯救,若不经过这些事我永远不会恨恶大红龙,永远不会看清它的真面目,还会继续被它的谎言欺骗,此时我明白了神是借着这样的碰壁让我回心转意,回到他面前追求真理,我心里踏实了,因为我有了神就有了依靠。

   此后,全能神又让我看到大红龙国家另一个黑暗的一角——监狱。它们外表说得好听,对犯人怎么好,让犯人家属探望时拿吃的、穿的,可实际谁有关系就可以,若没关系就啥也不让带。他们对外开放或电视台要采访时,就把里面收拾得有模有样,灶房里摆的全是给干警吃的饭,对外就说是给犯人吃的,等家属、电视台一走,他们立即就撤掉,给犯人的只有咸菜、水煮菜,馍小饭稀。丈夫说他在里面老吃不饱,向我要钱在里面的超市里买那些比外面贵好几倍且是假的或过期的东西吃,因为那里面的超市全是它们干部的亲属开的,我们家属只有给它们上账犯人才能买,若花完了只能挨饿。一次听丈夫说他和一个犯人吵架,结果被管教一顿毒打,若不是他使劲喊头疼差点就被他们打死了,他们住手只是怕打出人命,到现在都两年多了,头还一直疼,但是这事一直没人管没人问。丈夫有皮肤病我给他带了一身纯棉内衣,结果带去以后监狱不让给,我去找看管我丈夫的干警,他居然故意说不好拿,然后就说引诱我犯罪的下流话,还让我天黑后在没人的地方等他,我知道他又想占我便宜,经历了前面的事后我再不上他们的当了。监狱对我们家属说减刑不要钱,只要犯人表现好,可到减刑时却一次要3000元,而且每次去探监还得带1000元。有一次丈夫说他问家里要的3000元钱被监狱拿走了,刑也没减,这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黑暗邪恶的社会和所谓的法律。感谢神通过这一个官司让我把中国大小的官员,从村上到省上,从监狱到法院,从当兵的到干部看了个遍,走到哪都是一样的黑暗,一样的邪恶,在这个黑暗的社会里永远都是当官的掌权,有钱就有权,有权就是法,没有理可讲,没有老百姓说话的机会,只能任人宰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