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大红龙就是个欺骗人的旷世高手]
刘佳音
·全能神的發表《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粵語
·全能神的发表《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 粤语
·全能神的發表《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国度福音见证问答——
·人类为什么要信神呢?
·神在末世為什麼還要作潔凈的工作?
·耶穌再來的預言是怎樣應驗的?
·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为什么神不把恶人都灭了呢?
·如果不信神只积德行善不作恶到底能不能蒙拯救?
·世界为什么黑暗邪恶,人类败坏到顶点是不是就该被毁灭了?
·我看哪个教都让人学好,无论信哪个教只要有诚心不作恶就能蒙拯救吗?
·關於性情變化達到聖潔的真理辯論 問題一
·關於性情變化達到聖潔的真理辯論 問題二
·都说“天塌大家死”,那信神的人灾难临到时真的就能不死吗?
·信神为什么还得祷告、聚会、看神话才能得着新生命?
·神既然爱人,为什么还要降灾毁灭所有抵挡神的恶人呢?
·人没法看见神怎么能确定神的存在呢?神到底怎么作工拯救人?
·信佛教、道教的人脱离红尘修行、修炼能不能蒙拯救呢?
·全能神既然是耶稣的再来,那为什么不显神迹奇事呢?
·请问信耶稣与信神有什么区别?
·神为什么隐秘降临、作工在中国?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英国媒体BBC——
·英国媒体BBC已失去往日“公正”媒体的光环
·英国BBC 你为何变了
·英国BBC充当了中共打压地下教会的急先锋
·英国著名媒体BBC究竟怎么了
·英国媒体大亨BBC真会沦为中共的宣传工具吗
·英国媒体大亨BBC前途堪忧
·英國著名媒體BBC為什麼成了中共的發聲筒
·英国媒体巨头BBC一意孤行必遭唾弃
·英国媒体大亨BBC为利折腰向中共献媚
·英國媒體巨頭BBC也向中共討飯吃
——山东招远案揭秘——
·天下奇闻:看中国法院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与精神病人携手再创“辉煌”,真是走投无路了
·震惊中外:中共公审一伙精神病患者
·中共再创历史奇迹:高调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高调审判一伙精神病患者震惊世界
·中共利用精神病人创造奇迹
·震惊世界:揭秘中共高调公审精神病患者的内幕
·中国人哪!你随时都可能成为中共邪恶统治的牺牲品
·在中共的魔掌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时会成为牺牲品
·从招远案看中共杀人魔性
·中共邪党高调公审精神病人险恶用心之大起底
·从中共高调审判“招远杀人案”看中共的恶魔本性
·透过山东招远凶案看事实真相
·中共制造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阴谋
·招远杀人案抹黑全能神教会是为制造革命屠杀舆论
·中共掌权,中国人民没有安宁日子
·揭穿中共招远杀人案背后的阴谋
·中共炮制招远杀人案的险恶用心何在
·中共用谎言、暴力、杀人、革命论治国愚民60年该结束了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招远杀人案是贼喊捉贼 憋藏祸心 另有阴谋
·招远杀人案疑点太多 破绽百出 不攻自破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红龙就是个欺骗人的旷世高手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甘肃省兰州市  郭民

   前段时间,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扩展工作在全国各地轰轰烈烈地展开,大红龙看到它的统治政权摇摇欲坠,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便利用它手中所掌控的电视、网络、报刊等媒体,大肆攻击造谣、毁谤、污蔑、亵渎全能神教会是邪教,并出动大量警力疯狂抓捕,残酷迫害神选民,其气焰之嚣张、手法之狠毒,真是骇人听闻!在大红龙颠倒黑白、无中生有、贼喊捉贼的淫威反传下,一些初信和寻求真光的人是非难辨、无所适从。作为神家中的一员,我有责任和义务站出来,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揭开大红龙那欺世盗名、招摇撞骗、愚弄人民的真实面纱,以便使更多的同胞能认清大红龙颠倒黑白的丑恶嘴脸,能早日弃暗投明。

   我是一名有近四十年教龄的农村退休教师。在我的记忆中,从上小学开始,就接受了大红龙的“世上没有救世主”“人是由猿猴进化而来”等一系列无神论的熏陶和毒害,深信“人类的进步和发展都是由劳动者的双手创造出来的”,更相信大红龙说的我们这些“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新一代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一代,还经常为那些处在“水深火热”中的美国和台湾的小朋友们悲伤,梦想着有一天去解救他们脱离苦海。后来我成为一名教师,在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中,我为“还报党恩”在工作中任劳任怨,冲锋在前,享受在后,大公无私地将自己所学的“知识”全灌输给了一届届的学生,因着我“爱岗敬业”受到了广大师生们的一致好评,多次获得过市、县级颁发的荣誉证书。谁知,我这样为党的事业忠心耿耿,党却让我饱尝了真正的“水深火热”的生活。

    记得1995年,国家大搞“改革开放、创新搞活”,波及各行各业、各个领域,当然我们教育行业也不例外。当时大红龙为了摆脱它所面临的经济危机,借改革之名,实则是转嫁矛盾,大力推广“财政包干”,从中央到地方,一级一级往下包,我们这些农村的教职工的吃饭问题一下子落在了乡财政上,由乡政府筹措资金来给我们发放工资。而当时的农村没有工厂、没有企业,正处在自然条件艰苦,劳动方式落后的时代,有时遇上天灾人祸还得靠政府救济,到哪里去找来钱的门道呢?可乡政府却不管这些,依然按人头在老百姓身上索取,就连我们这些干部职工也要按工资的4%扣除,且美其名曰——征收教育附加费,这无疑给“乡财政”埋下了不能足额收取费用的伏笔。刚实行乡财政的头几年,由乡政府干部包村、包社收取,后因多种因素的制约,这些驻村的乡干部,根本无法收齐这部分资金,只好另想办法,把收税这一难担的担子转嫁给了学校,每学期开学之际向家长强行征收,若谁不交,就不给其孩子报名注册,要求还规定哪个学校若收不齐,就不给哪个学校的老师发工资,就这样每逢新学期开始就是我们这些老师最头痛、最烦心的日子,为了如数完成乡政府下达的征税任务,我们不得不对学生进行逐个排摸、走访、动员,帮缴费有困难的家长想办法、找措施,东借西凑也要完成任务,有的老师若遇上实在有困难的学生,就只好偷偷地自己掏腰包垫钱,打肿脸充胖子交差了事。还有一部分家庭没有学生,这部分群体的税收只好靠乡、村干部去收缴,可他们家家几乎都一致表示庄稼还未收割,稍等些日子有钱了再交,无形中这笔钱就成了永远要不来的空账,只好就等这些家庭成员来领办结婚证、生育卡和孩子征兵入伍等机会来收取。因着乡财政的收入中存在很大空缺和漏洞,所以从1996年开始,我们的工资就开始拖欠已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惯的事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乡政府那些官老爷的胆子是越来越大,打压人、欺压人、愚弄人的手法也就越来越阴毒,它们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和地位,不惜与地痞流氓和黑社会暗地勾结,请吃请喝、称兄道弟、沆瀣一气、横行乡里,以种种理由随意拖欠、扣发我们的工资,巧借各种名目买豪车、建楼房(镇政府大楼),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到了2000年,有半年未发工资,导致有不少年轻教职工揭不开锅,连最基本的生活都无法维持了,这怎么能安心的给学生上课呢?逼得几个学校的校长不得不联合起来找领导要工资,可是镇上的那些书记镇长,不是用各种官话搪塞,就是找各种理由推脱,或者直接避而不见。后来打听到他们把我们的工资私转给了一个菜库老板去做生意了。俗话说:“官逼民反”,无奈之下几个学校校长商量只有罢课,施加压力来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于是大家纷纷向县、市、省、中央有关部门写信、打电话反映实情,并实施罢课,第二天,市、县的领导派人实地查看,当看到各学校确实都罢课后,怕丢了他们的脸面危及到他们的“乌纱帽”,就召集各学校校长开会,威逼恐吓让立即复课!当时校长们坚持拿不到工资坚决不上课,就这样相持到第三天下午他们害怕了,这才让市领导亲自带钱去发给老师们,第四天各学校才恢复正常。可是镇政府和县政府的那些老爷们,认为我们这次闹罢课给他们脸上抹了黑,谋算着要找出带头人好好整治一顿。于是,他们成立了一个由县级领导为主的所谓的事故处理小组,到我们学区召集有关校长会议,了解罢课内幕,准备找出几个首恶分子杀一儆百,以解心头之恨。最终调查持续了五天,以他们理亏词穷(挪用公款、拖发工资在先,达半年)夹着尾巴逃跑了。后来的一两年内,出过头的那几位校长都被乡政府以各种理由撤销校长职务。

   2004年全国开展“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普查验收工作,省市有关部门下发文件,对“普九”中所涉及的各种档案资料都有明确正规的要求,谁也不能变更,五年内的教案也要重新按照他们规定的样板来补写,他们一纸文件折腾得我们连续几个月补写教案,连一个安稳觉都没睡过。“普九”中还有扫除青壮年文盲这一项工作,为了做到万无一失,真正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镇政府出钱给村长,让他们负责找一些有文化的本村青壮年(以妇女为多),让他们来学校配合拍照片,假装上夜校学文化,并“教导”他们如何应对媒体或者领导的问话,以免他们随心所欲、信口胡说,对配合好的还供饭、发补助,以此来收买人心。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找来派出所管户籍的民警,没收原有的户口簿,又造假将文化一栏改为文盲。为了应对“普九”,各级有关部门不知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可是真等到来验收的前几天,突然听到一位知情谋士献策:中央来的验收团不是来察看你们那些无用的档案的,而是来体尝你们当地的风土特产的,只要你好吃、好喝外加漂亮小姐,让他们满意了你们的工作也就验收合格了。果不其然,学校照办,结果验收团的人连学校的门也未登,就宣布验收合格了,心满意足地打道回府了。对此,也不由得让人纳闷:中央派来的验收团把我们所搞的这一切连一眼都没看,不知他们回去以后如何向“主子”汇报呢?

   当时民间流传一句话,这样勾勒官场写照:一级哄一级,上级蒙上级;一级吃一级,上级宰下级;看看乡政府、就知县政府,处处官官相护……2004年底,在我们镇横行了近十年的两个主要领导——书记齐××、镇长金××要调往县局任职,正当要走的时候,我们当地八、九个饭馆和酒楼的老板找上门来,纷纷讨要他们赊欠的酒饭钱,大约四万余元。这两个狗官为了还清欠账,竟在我们教师身上打起了主意,他们把各学校的会计找去开会,说:由于财政紧张,本月的工资乡政府先欠每个教师200元,等下月一定补发,并要求工资花名册还照以往的填写,言外之意就是不要在册子上写欠200元。无奈,学校只能照办,可是等到下个月时,一问此事,谁都不知道,谁也不承认。理由是:当事人调走了,新来的不知道。就这样,我们又一次被这两个恶狼给耍了,就是打官司,也毫无证据,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足见,大红龙所豢养的这帮吸血鬼,欺上瞒下、弄虚作假、玩弄权术、层层剥削,真是欺世盗名的旷世骗子!

   几十年的从教生涯中,一桩桩、一件件让我彻底看清了大红龙国家的腐败黑暗,看清了这个国家就是恶魔当道、黑云压城,官官相护、钱权风靡,恶人横行、好人受压,没有公平、没有人权,只有不尽的压迫和奴役,什么“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是最幸福的一代,什么美国、台湾还处在水深火热当中,完全是大红龙颠倒黑白、歪曲事实、信口雌黄、迷惑人、愚弄人、禁锢人思想的鬼话,大红龙真是一个邪恶集团,是残害人的大骗子!而我被它的谎言迷惑得太深、太可怜!几十年如一日对它忠心无二,废寝忘食、任劳任怨,手中除了一些虚假的荣誉证书,我连温饱问题都得自己解决,不但被它白白榨取了这么多年的薪水,还无形中充当它的工具,毒害了一代又一代的学生,造就了一个又一个“无神论者”,都说“知识能改变一切”,可我几十年积攒的知识就连我该得的都得不到,它能改变什么?

   2005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有幸吃喝到了神话,过上了教会生活,有充分的时间和机会与弟兄姊妹们一起聚会交通神话,在神话的揭示中我才看清了这些年来因受大红龙的迷惑与毒害,使我身不由己地悖逆神、抵挡神,完全充当大红龙的孝子贤孙,教导人远离神,“铸就”了更多的抵挡神的帮凶,认识到这些使我更恨大红龙的这个恶魔,它太邪恶卑鄙,无耻,是它蒙蔽了我、利用了我,使我不知不觉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帮凶、走狗。我恨这个黑暗的社会,同时又深深感谢神对我的怜悯和宽恕,还让我有机会来享受神话,活在有光之地享受神的温暖。通过这些年来信神的经历,使我深深的体会到,在神家一切都是那么公平、公义,一切都是神话掌权,没有欺诈、没有压迫,弟兄姊妹之间和谐配搭、互相帮扶、彼此相爱、互相敞开、全是光明自由,与世俗上那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嫉妒纷争、弱肉强食的社会乱象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我从内心深处十二万分地感谢神的高抬和恩待,使我有幸赶上了进入国度的末班车。虽然我的大半生是在撒但、大红龙的黑暗权势下,在暗无天日的地狱中度过,可我今天却得到了全能神看顾保守,让我这个在大红龙独裁政府的黑暗统治下艰难喘息的受苦受难之人终于见到了真光,回到了造物主的怀抱。我才看透了以前所向往的、所追求的都是为撒但而效力的,是属反面事物,是神咒诅和厌憎的,是将人带入地狱、带入死亡的不归之路。只有全能神能拯救人、能改变人,能解决社会黑暗邪恶的问题,能带给人真正平安幸福的生活,因为全能神就是造物主,“神的生命力能战胜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