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几经逼迫患难,我终于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刘佳音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四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五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六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七
·红权下的“人民警察”到底在为谁执法?
·致心灵未觉醒的朋友们一封信
·一个平民百姓对大红龙的揭露
·经历逼迫患难十年有家难归使我领略了神的智慧全能
·我亲眼目睹了大红龙国家的黑暗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我认识了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使我走上人生正道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我再也不受大红龙蒙蔽了
·高铁——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对出版业黑暗内幕的揭露
·在大红龙国家里警匪是一家
·在大红龙的抓捕迫害中我得的太多了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呼求的力量
·没有神的世界是多么可怕
·我找到了最有意义的人生
·一份宝贵的生命财富
·一个村支书的“隐私”
·大红龙夺去我的幸福,全能神给了我安慰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进化论”
·一个机关职员的心灵蜕变
·识破谎言 寻求真光
·当我山穷水尽时 柳岸花明神赐给
·背叛弃绝恶魔 堂堂正正做人
·几经逼迫患难,我终于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只有全能神才能带给我真正的人生
·目睹教育界的黑暗邪恶 回归神前寻得真正人生
·谎言蒙蔽将我心挫伤 神爱拯救将我心抚平
·大红龙就是个欺骗人的旷世高手
·一个公务员的控诉
·全能神让我看清学校背后的故事
·从教18年让我看清了“高等学府”的真实面目
·经历苦难我才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亲历铁道部——黑色运营
·揭露政府“黑暗”一角
·逼迫患难中使我体会到只有神最爱人
·大红龙就是残害人的魔鬼
·神借灾难唤醒了我麻木的心灵
·经历灾难使我体会到只有神话最宝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几经逼迫患难,我终于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广东省中山市 李涛

   因受国家教育的熏陶、教导,我从小心里就特别仰慕那些政府官员和公安民警,总认为他们是人民的好公仆、父母官、贴心人,是专门为老百姓伸张正义、扬善罚恶,除暴安良的正义大使!所以,我一直都很尊崇他们,若不是我后来因着信神历经他们的迫害,我到死也想不到国家政府和公安民警竟然会是欺世盗名、地地道道的迷惑、残害百姓的魔鬼,是真正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

   回想1993年春,那天晚上9点钟左右,我和妻子与两个邻居正在家里聊天,没想到几个警察突然一声不响地闯进我家,没出示任何证件,就以我们“信邪教”(当时是信耶稣)为由,硬把我们夫妇俩还有一邻居押到当地派出所。一到派出所就给我戴上手铐,不问青红皂白就对我一顿拳打脚踢,致使我胸部、腿部、臀部疼痛难忍。我心想:警察不是专抓小偷、惩治恶人的吗?我又没犯法,又没做坏事,我信主是学好,怎么还打我呢?……正想着,它们恶狠狠地喝道:“快说!都有谁信?你传了多少人?聚会点在哪?带领是谁?”它们见我没有回答它们的问话,有个警察就朝我的脸上狠狠地搧了两个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嘴角流血。它还骂骂咧咧地说我不老实,之后问:“你信了几年?”“刚信。”“这家伙不老实,不说实话。”它的话音刚落,其余几个警察一起向我扑过来,将我摁倒在地,然后拿来一个茶杯粗细、半米多长的胶棒(胶棒上还有一粒粒的疙瘩),就朝我臀部、腰部一阵猛打,我被打恼了,恨不得马上跟它们拼了。正在我动血气时,主耶稣的话在我耳边响起:“我喝的苦杯你也要喝。”主的话平息了我的怒气,使我想起主耶稣无辜被人钉十字架,是因世人不理解、不认识主,所以才遭逼迫。我今天信主,也同样要被人误解与逼迫,想到这,我就忍了下来。它们也没审出什么,就以信“邪教”为罪名,将我关在派出所里7天,临放前还叫我回去拿400元钱作为罚款交给它们。当时,我心想:这伙“人民警察”真是心狠手辣,打了我,关了我,还想要我的钱,没门!出了派出所,我没拿钱给它们,也不敢回家,就去了教会。没想到,警察以我没交400元钱和信耶稣为由要通辑和追捕我,致使我有家难归。想家时,也只能等天黑后才偷偷摸摸地回家,第二天天没亮就出来。有一次我回家,没想到半夜里警察就去敲门,我急忙翻过家里的围墙逃了出来,才躲过了一劫。从此,我更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警察抓不到我,就拿我家姊妹来出气,每年都要抓我家姊妹到人群多的地方,让她抱着电线杆用手铐铐住,当众羞辱她。面对大红龙这惨无人道的逼迫,我只是想到这是与主同受苦,走背十字架的道路,却始终对大红龙的实质没有什么认识。

   2000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当我知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是耶稣重返肉身作的更新更拔高的工作,是要来洁净与拯救那些真心信神的人,结束人类在地上苦难的生活,想到这,我兴奋不已,终于等到主回来了,终于看到光明,于是,我更有信心跟从神。当我从全能神话中看到:“你们真恨恶大红龙吗?是真心实意地恨恶吗?为什么我多次这样问你们呢?为什么我一再重复这样的问话呢?大红龙在你们心目中的形象到底如何了?真的除掉了吗?真的不当作‘父亲’一样看待了吗?”面对神的问话我扪心自问:自己曾被大红龙毒打、关押,以至于到现在仍在被追捕当中,有家难归,我对它真恨恶吗?其实,我对大红龙虽有恨意,但看到政府现在为人民免公粮、发补贴,公安民警还能为人民除暴安良,至少它们还能为百姓做点好事,我们因信神受点逼迫就自认了。总之,我当时对大红龙还没有真正的恨恶。神太知道我的缺少了,太知道我糊涂没分辨了,对大红龙的实质与真相丝毫没有看透。于是,神再次给我摆设环境,让我彻底看清大红龙的实质与丑陋嘴脸。

   那是2003年大年初一下午2点钟左右,我正在传福音,不料被福音对象的丈夫报了警。我被警察抓到市公安局后,有两个公安像土匪一样搜我的身,搜出笔记本、钥匙,几十块钱、身份证等,在我的提包里还搜出神话书籍和传福音资料。它们的一个头目看到我的身份证后狰狞大笑道:“噢,就是你,我们找了你十年,现在终于抓到你了。”听了这话我赶紧祷告:“神啊,现在我不知该怎么应对,愿你加给我聪明智慧,让我能站住见证。”祷告后,我想起工作安排上说:“死不承认是最高智慧。”于是,我里面有了底。大红龙问:带领是谁,传了多少人,什么时候信全能神的等等。我都一口咬定我早就不信了或者说不知道。大红龙见审无结果,就一脚把我踹倒,又连踢我数脚,接着又过来几个爪牙把我手铐摘掉,将一只胳膊向后一背,另一只由前往后绕,硬把两个拇指用指铐铐在一起,还撑起后面的胳膊塞了两个酒瓶。我当即感觉一对胳膊好像断了一样,钻心般地痛,额头上不断冒着汗珠,顺着脸颊淌下来。那一刻,我才感到眼前这几个“人民警察”哪里是扬善罚恶、除暴安良的英雄呀,分明是丧心病狂,惨无人道的恶魔,竟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狠下毒手。这时神话在我脑海闪现:“可怜的人类哪里知道生养之地是魔鬼之地,养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敌,但人毫不觉醒……”“惨遭不幸也不知晓,在这样的黑暗社会总是祸不单行,从来也不醒悟,自我恩待、奴隶的性情何时脱去?”神啊,你的话语就是真理,以往我对你的话语没有认真对待,也没有完全相信过你的话语,虽遭迫害,但心里还没真正恨恶大红龙,竟还拥护“国家政府”“人民警察”这伙恶魔,我真是太瞎眼了,太不识好歹了。神啊,我愿向你悔改……大红龙一直折腾我到晚上8点也没有得到它们想要的东西,便把我送进了看守所。我躺在地板上,胳膊、脖子、腰、臀部、腿浑身上下疼痛不已,我不断地思索:中国政府不是喊着信仰自由吗?为什么还如此逼迫神呢?为什么对信神的人狠下毒手呢?政府不是为人民谋利益吗?信神的人又不做坏事,而且信了神人与人之间更能和睦相处,这不对人民、对国家更有利吗?越多人信神,国家不更安稳吗?为什么国家政府不让人信呢?在我百思不解找不到答案时,神话开启了我:“谁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神话使我明白了:原来在这个黑暗邪恶的无神论国家里是魔鬼在掌权,所以它根本不会欢迎神的到来,更不可能喜欢正义与光明,相反,它是丧尽天良地逼迫神的到来,竭力驱逐光明的存在,昧尽良心地残害神的选民。它们只不过是打着宗教信仰自由的招牌来迷惑百姓,骗取人民的信任,背后却专干抵挡神的勾当。这些所谓的政府官员、公安民警,正是地地道道的迷惑人、吞吃人的恶魔!同时,我也明白了,神为什么允许大红龙这样地逼迫、残害我,就是因为我先前对大红龙的实质没有看透,是因我被大红龙迷惑、毒害太深,虽然忍受着十年的追捕,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但并没有真实地恨恶大红龙,竟还因着国家政府免一点公粮,给点补贴就想为其歌功颂德、感恩戴德了,我真是愚昧瞎眼、麻木痴呆!感谢神的开启,使我终于醒悟了,这是神对我的爱与拯救,我感谢赞美神!揣摩着神的大爱,我慢慢忘记了身上的疼痛。我原以为大红龙就此罢休了,没想到更为残忍的手段还在后头。

   有一天早上8点,国保大队从监里把我叫出去,它们用黑布条勒住我的眼睛,铐住我的双手,把我带到市公安局。那天下着小雪,几个大红龙把我带进一间屋子之后,立马脱掉我的棉袄棉鞋,将我的上衣一掀盖住我的头,之后用绳子缠住我的双手,一只手吊在两米高的铁环上,一只手拴在几十公分高的另一铁环上,身体贴着墙,使我站也站不起,蹲也蹲不下,身体斜挂着,脚上还泼上冰冷的水。刚开始,我还能咬往牙关顶着,可到了下午三四点钟时,我腰痛得像断了一样,两条腿和双手早已麻木得失去了知觉,两只胳膊疼痛难忍。我满脸冒大汗,有快要窒息的感觉。就在我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住时,我向神祷告:“神啊,面对这环境,我快坚持不住了,神啊,我不知该怎么办?愿你加给我力量。”祷告完后,我突然想起一首神话诗歌,就在心里默默地唱:“为你们的祝福你们可曾接受?为你们的应许你们可曾去追求?……你们必在神光的引领之下而冲破黑暗势力压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领,必在万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胜者,必在大红龙的国垮台之际,而站立在万人之中作神得胜之证据作神得胜之证据,在秦国之地你们必坚强不动摇,因着所受之苦承受在神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闪现出神的荣光。”唱完这首歌,我心里顿时有了力量,尤其是“必在撒但面对作得胜者,必在大红龙的国跨台之际,而站立在万人之中作神得胜之证据”使我倍受激励,心想:我一定要坚持下去,只要有一口气,都要坚持到底,作神得胜的证据!因着神话给了我力量,我感到腰没那么痛了,也能挺住了。到了晚上7点,它们才把我放下来,我瘫坐在地上,四肢毫无知觉,根本无法动弹,两只手肿得像个面包。即便如此,它们也不给我半点水喝,不让我上厕所,等它们吃饱喝足后又来折磨我了。它们的魔头朱辉说:“这回怎么样?该说实话了吧?你都和谁在一起信?”我知道它们是要逼我出卖神家利益、出卖弟兄姊妹,我怕自己胜不过肉体的软弱,就向神祷告:“神啊,我要胆敢出卖做犹大,愿你咒诅我立刻死去!”祷告后,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大声冲它们说:“我不知道!”这伙恶魔听了,五、六个爪牙一起拥上,将我拽起来后又摁我跪下,把圆木棍放在我的小腿上,两个大红龙使劲地踩在木棍上,痛得我顿时趴在地上,大红龙还不放过我,又把木棍移到脚弯处,拽起我上身往后压,两个大红龙站在木棍两头用力地踩,痛得我不断失声惨叫。它们仍继续逼问:“快说,都和谁在一起信全能神?”它们见我没有如实回答,就给我拉背铐,而且还在胳膊下塞了几个酒瓶,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疼痛,这时候我又动了血气,心想:等我出去后就找你们算账!!当我的恶念出来时,神话再次开启我:“瘦小的人怎能比得过这残忍的暴君魔鬼?为何不将自己的一生早早地交给神?”“对这个黑暗的社会神早已恨之入骨,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双脚都踩在这罪大恶极的老古蛇身上,让它永世不得翻身,不让它再坑害人,不容让它的过去,不容让它再欺骗人,历代以来的罪孽都一笔一笔地与它算清,神绝不放过这罪魁祸首,将它彻底灭绝!”神话使我明白了,神此时比我更恨恶魔鬼,恨恶大红龙,神必会惩罚它,必会为我们伸冤!现在神不毁灭它,就是让我们看清它的真面目。况且我只是一个瘦小的人,怎能比得过这残暴的恶魔呢?我现在要学会任神摆布,生死都交给神。感谢神及时的引导,使我的心平静下来,并有了顺服至死的心志。这伙恶魔把我折磨到晚上10点,才送我回看守所。在途中,经过一条天棚街,它们又逼问我在谁家住。我顺手一指说:“就住在天棚菜市场的台子下面。”这帮蠢货竟把车开进了市场,要看我说的是不是实话(以往我传福音时,经过天棚市场,常看到有弱智的人睡在卖菜的台子下)。到了那,两个大红龙下车找我说的那个台子,看见一个弱智的人睡在那,就踢他两脚,并搜他的身,在他身上搜了一张五十元钱,就跑到车里对着灯看是真是假,又叫车里看守我的人帮忙辨认真假,那人说是真的。它就说:“那我给他换一张。”要不是我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人民警察”竟然做出这种卑鄙的勾当,要真有一点人性,也不会拿一张假钱换一个弱智之人的真钱,真是伤天害理!可接下来的一个事实,更让我这个从小仰慕人民警察的人大开了眼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