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大红龙夺去我的幸福,全能神给了我安慰]
刘佳音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我心中的忏悔
·狂妄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在抵挡中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
·很實用(安卓應用宣傳視頻)
·全能神把我从沉睡中唤醒
·赴天國筵席《衝破網羅》出爐了
·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过程
·我在罪恶之中听到了神的声音
·惩罚中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声音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瞎眼无知之人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全能神拯救了我全家
·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唯有全能神的话语才能拯救我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内 容 简 介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写 在 前 面 的 话
·附篇一: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附篇二: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附篇三: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第一章 必须认识唯有全能神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
·1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2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3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1)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1)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1)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2)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3)
·第五章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第五章( 5)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第六章 信神当具备的几个分辨 1 如何分辨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第六章 2 如何分辨圣灵作工与邪灵作工?
·第六章 3 如何分辨真假基督?
·第六章 4 如何分辨真假道与真假教会?
·第六章 5 跟随神与跟随人的区别
·第六章 6 如何分辨真假带领与真假牧人?
·第六章 7 外表的好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
·第七章 1 必须认识人信神抵挡神新作工的根源
·第七章 2 寻求真道当具备的理智
·第七章 3 信神应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
·第七章 4 信神之人该具备的圣徒体统
·第七章 5 信神不应只求平安、得福
·第七章 6 信神必须该受哪些苦以及受苦的意义
·第七章 7 信神应为自己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第八章 各类人的结局与神对人的应许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全 能 者 的 叹 息
·对 神 现 时 作 工 的 认 识
·律 法 时 代 的 工 作
·救 赎 时 代 的 工 作 内 幕
·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话 语 成 就 一 切
·作 工 异 象 (一)
·作 工 异 象 (二)
·作 工 异 象 (三)
·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人 信 神 当 存 什 么 观 点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真正的“人”指什么
·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
·圣灵的作工与撒但的作工
·关 于 祷 告 的 实 行
·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
·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红龙夺去我的幸福,全能神给了我安慰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南阳市 小方

   我九岁那年,我的爸爸、妈妈、奶奶、姑姑蒙了神的拣选,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从恩典时代跨入了国度时代,享受着全能神带来的活水供应,我也不例外。从此我们家庭与家族之间的怨气仇恨也随着全能神的话而烟消云散,荡然无存。由于爸爸妈妈的热心追求,我们家又出入方便,随之就搞接待尽上了受造之物的本分。我常常跟着读神话,参加聚会,弟兄姊妹都耐心教我唱诗、跳舞、赞美神,在交通神话时耐心给我讲解,并细心辅导我做作业,教我练字,我们亲如一家人,彼此相爱。

   因着我们全家人接受新工作后就不再到宗教聚会奉献钱财了,而是和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常来常往引发了宗教首领的的嫉恨,他们恶毒攻击、定罪、毁谤,又加上恶人的诬告,大红龙就像幽灵一样监视、控制我们的来去行踪,干扰我们的正常生活,使我们失去自由、人权。大红龙千方百计想抓我家信全能神的相关证据,以此定我们的罪,就连我这个年幼的孩童都不放过。大红龙通过我的班主任老师套问我:“小方啊,你爸妈在家看不看书?都看些什么书?”虽然我年岁小,但因着神的特别保守带领,我对他的问话非常敏感,知道他是别有用心,我说:“看呀!”老师听后眉开眼笑,迫不急待地追问:“看的什么书呀?”我爽快地回答:“农业科技书,我爷爷是研究农业培育种子的,所以这方面的书特别多。老师,你想看,我给你带一些吧。”老师还是不罢休,又问:“除了这方面的书之外,还有其它方面的书吗?”“没有。”他从我这儿套不出想得到的东西,灰溜溜地扭头走了。

   大红龙利用学校对我家信神的事盘查,别人都误认为我家信的不是真道,以前与我形影不离、非常要好的同学、朋友都对我一反常态,开始疏远我,以往我们清晨四、五点成群结伴,有说有笑去上早自习。可从那以后,同学们见我都像躲瘟疫一样,不搭理我了,更无人喊我一块儿上早自习。我只好孤单地行走在偏远的路上,心里非常害怕。有一次,一个要好的同学对我说:“小玉她妈说,你爸妈信神都是疯子,不让我们和疯子的女儿一块儿玩,也不让我们喊你上早自习,让你一个人走路,吓死你!”顿时,我的泪水一下子流了下来,心里只觉得委屈、生气:我们一家人信的是真神,越信变得越好,你们为什么这样侮辱我们呢!爸爸妈妈知道后为了安慰我,给我读神话:“在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难处是人也都不理解你们,不管是亲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们。”并给我解释说这是与基督同受的苦,我们是在基督的国度、忍耐、患难里有份的人。我们又看到全能神说:“‘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这句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盘卧之地受到大红龙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虽然我还不能完全明白神话的真意,但看后我灰暗沉重的心开朗了,感到好受一些了,我知道了自己所受的讥笑、同学们的不理解、远离之苦都是有福的好事,要成就神的荣耀。

   由于神家工作的需要,我爸爸妈妈相继离开家尽本分,而大红龙的魔爪也开始伸向我们。一天,大红龙开着警车,身穿制服由我们村的哈巴狗邻居带路冲进我奶奶家,男男女女七八个进院后贼眉鼠眼,东瞅西瞧,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看到他们横行霸道的样子,吓得我浑身直发抖,心“咚咚”直跳。一男警像审犯人一样恶声逼问我年过六旬白发苍苍的奶奶:“你儿子、儿媳都上哪儿去了?在哪儿打工?我们今天来调查,你老实交待!”我没见过世面的奶奶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吓得惊惶失措,腿脚都站不稳,只知道回答啥也不知道。他们没有从我奶奶口中问到丝毫关于我爸妈的踪迹去向,便把目标转向我,一名女警装模作样,假冒为善故作关心地问:“妮,你想不想你爸妈呀!他们都到哪里打工去了?知道吗?你有他们的电话号码吗?跟我们说说。”因神对我的保守,我识破他们的阴谋,知道他们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肯定是想利用我探出父母的下落!于是,我用弟兄姊妹常给我交通的制胜法宝——死不承认是最高智慧来回击他们的诡计。最后大红龙开始以权压人出示搜捕证,押我奶奶去我家搜查,奶奶怕警察回过头来搜自己的房间,便趁人不防之机让我去把她的神话书藏起来(这时村上凑过来很多围观看热闹的),我急忙退出人群,跑回我奶奶房间,找出神话藏在外面。任务完成后,我又连忙跑到我家,看到大红龙像疯了一样,翻箱倒柜,真像电视上日本鬼子进村一样,把一个整整齐齐的家搞得满屋上下乱七八糟,一片狼藉,连镜框都不放过,也拆开看看,闹得围观的人群纷纷议论:“这家肯定干什么坏事了?恐怕犯啥法了?……”大红龙在我们家没搜出任何信神的“证据”,仍不死心,又到奶奶家继续它的恶行,又是到处乱翻,连一个空隙都不放过。突然我奶奶心头一惊,想起一本神话在被子里藏着,忘记对我说了,便急得满头大汗,又吓得浑身发抖,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奇妙的事发生了,大红龙拎着被子使劲往下抖,那本神话居然没被抖出来,这更让我们看到神的全能与保守,我奶奶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了。因着神的保守大红龙徒劳无获,仍以失败告终。临走时,大红龙恶狠狠地威胁我奶奶:“今天没找到你们信神的‘证据’,下次若找到,可跑不了你老太婆!记住!如果你儿子、媳妇回来,赶紧通知我们!”

   因着大红龙的搜家追捕,我爸爸妈妈从此就再也不敢回家了。我奶奶、姑姑在这样恐怖危险的环境中再也无法正常信神尽本分了,为了安全起见,她们也带上行李,当夜冒雨(那天下雨)踏上了逃亡他乡尽本分的艰辛路,家里只剩下我和不信的爷爷相依为命。我回想当初全家人和弟兄姊妹团聚在一起多么幸福甜蜜,可如今再也没人照顾关心我了。当我又看到同龄的孩子们有爸爸妈妈的呵护,亲人的关爱,老师的鼓励,同学的友谊,多么幸福快乐,我便触景生情,心里感到好孤独,好凄凉,禁不住大哭起来……与此同时,我还要顶着周围人群的冷嘲热讽:“你爸妈发大财出国了!”“你爸妈信神信疯了,被人控制了。”“你爸妈被别人打死了……”后来我实在承受不了村上人、学校老师同学风言风语嘲弄的压力与失去亲人陪伴的孤独和痛苦,初一还没上完我就再也无心上学了。

   爸爸妈妈不在家,可口的饭菜我吃不到,漂亮的衣服穿不上,还要帮爷爷下地干活、做饭,还得给不信的婶婶带小孩,有时还受外人的欺负,有谁来疼我、保护我、替我伸冤呢!白天我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强装出一点笑脸,可黑夜我总以泪洗面,偷偷地哭泣,就这样一个幸福美满温馨的家庭,因信神被大红龙逼迫得支离破碎,家破人散!一个本该拥有五彩斑斓浪漫童年的我却尝尽了不该有的一切苦涩与羞辱。多少次我想到了死,可全能神的爱一直紧随着我、感动我,使我有信心,相信这一切苦难都会过去,终有一天会亲人团聚,我得好好活下去!就这样神给了我生活的勇气与生存的希望。有一天,妈妈回来了,我欣喜若狂,激动万分,以为妈妈要把我接走,可妈妈却给我交通说:“妮,你爸我们都是大红龙通缉抓捕的人员,是大红龙的眼中钉、肉中刺,你若跟着我们更加危险,不如在家呆着,得听话、懂事,遇到什么事要多祷告神,等你长大了也到神家尽本分!”听说长大了也能尽本分我心里得到一丝安慰,但听到还得继续在家,不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我心里犹如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但这苦是大红龙带来的!于是我冲出屋子,跑到没人的地方放声大哭了一场,因我不想让妈妈看见我哭,怕她心疼,还怕她舍不得走而耽误神家工作。妈妈走了,望着她越走越远的背影,我偷偷地跟在她后面哭着送她好几里地,直到看不见……

   大红龙对我家人的追捕与调查从来没有停止,爸爸妈妈有家难归,我也失去了经济来源,爷爷家穷得叮当响,而且外债累累。为了生存,我到处捡破烂,收庄稼时到地里捡粮食,用来卖钱买日用品,后来又去给别人当保姆哄小孩做家务,还帮过别人卖衣服来维持自己的生活。由于年纪太小,身体正处于发育成长阶段,因着劳动过早,体力透支再加上营养不良,小小年纪我就得上了腰椎间盘突出,严重时双腿不会走路,下肢犹如瘫痪一样,麻木无知觉。16岁本应是一个花季少女的青春年华时期,是鲜花正艳的季节,而我却像饱经风霜历经沧桑的快死之人,病痛的折磨使我痛不欲生。在困惑中我扪心自问:我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幸呢!命咋这么苦呢?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呢!…… 绝望无助时,姊妹们找到了我,把我带回全能神的家中,在神话语的抚慰和弟兄姊妹的精心照料下我得到了极大的温暖和安慰,随着我不断地吃喝神话、聚会、唱诗祷告,随之也明白了许多真理,我的病也在不知不觉中痊愈了,正如全能神那慈母般的言语:“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是全能神在拯救我,我受痛苦之时神陪伴,受熬炼之时神心疼,当我在世界的苦水中游荡时,神的爱手牵我回头上岸。我又一次找到了家,找到了我那温暖可爱的大家庭——全能神的家。随着神话语的滋补,我逐步焕发了年青人该有的朝气和活力,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同时我也开始正式尽受造之物的本分。

   如今,全国上下都在定罪亵渎、毁谤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心里很难受,也很气愤,明明是大红龙逼得我们家破人散,骨肉分离,反过来造谣说我们传福音给人是在拆散人的家庭;明明是大红龙害得我们一家人有田不能种,全家人都生活无望,它却反过来说我们不务正业,好吃懒做;明明是大红龙逼得我们有家难归,走投无路,反而还说我们信疯了,不要家了;明明是大红龙的逼迫、苦害使我失去了我该有的童年浪漫生活,有学上不成,过早地承受不该承受的苦楚,反过来还定罪说我父母没人性,信邪了,信迷了,不管孩子了;明明是大红龙破坏了我们的正常生活,剥夺了我们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反而说我们传福音给人是危害人民、扰乱社会秩序,这真是黑白颠倒,栽赃陷害,贼喊捉贼,企图嫁祸于神,抹杀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试图蒙蔽中国人民,让人都拒绝神的末世救恩,达到它永久愚弄人民,玩弄人民,统治人民的政治目的。这伙吞吃人的恶魔,真是罪大恶极!我恨透了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