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大红龙夺去我的幸福,全能神给了我安慰]
刘佳音
·谬论(31)有人说:“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这班人背叛了主耶稣”
·谬论(32)有人说:“你们传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也有理”
·谬论(33)有人说:“信全能神的这班人都是不务正业”
·谬论(34)有人说:“天使世人莫测经纶”
·谬论(35)有人说:“我们信主后,那灵进到我们里面”
·谬论(36)有人说:“我们都是六天干农活”
·谬论(37)有人说:“信徒听神父的,神父听主教的”
·谬论(38)有人说:“审判的工作是由圣母来作”
·谬论(39)有人说:“主耶稣再来肯定会来在以色列”
·谬论(40)有人说:“经上记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
·谬论(41)有人说:“主耶稣再来是以灵的方式来”
·谬论(42)有人说:“经上记着说‘新妇装饰整齐迎接新郎’”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對 神 現 時 作 工 的 認 識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律法时代的工作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一、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关于神名的真理
·关于道成肉身的真理
·关于恩典时代的得救与蒙拯救的真理
·什么是得洁净与圣洁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耶稣的救赎工作到底是不是结束时代的工作
·恩典时代的工作与国度时代的工作的关系
·只有一位真神,“三位一体的神”是错误的说法
·末后的基督就是审判的主,也是展开书卷的那一位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我愿做一个顺服神要求的人
·写文章是我的本分
·《小真的故事》
·我愿脱下伪装做诚实人
·我维护与人的肉体关系太自私卑鄙
·经历刑罚审判我才懂得了“和谐配搭”
·人有撒但本性就会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
·“老好人”就是“黑心人”
·神的显明使我认识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大红龙毒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作工打揍 坑人害己
·只有神的刑罚审判才能变化我
·“明哲保身”的撒但毒素使我作恶太多
·我如此“将功赎罪”太卑鄙
·我再也不凭己意作工了
·经历中看到我消极防守的实行法太荒唐
·神的刑罚审判使我脱离了情感的辖制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学会顺服“写文章”这一要求
·没有爱神之心才是我走失败之路的根源
·全能神给了我真正的人生
·在大红龙的逼迫中体尝神的爱与智慧
·狂妄自大的本性使我触犯了神的性情
·我在刑罚审判中看到了神的爱
·神的审判刑罚使我的狂妄性情有了变化
·在神的刑罚审判中我看到了神的手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我才看见事奉神不追求真理太容易触犯神
·经历神的作工才能使我活出点人模样
·神的刑罚审判使我转变了多年的追求观点
·神的审判刑罚带我走上正路
·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为了钱吗?
·经历惨痛失败才知敬畏神按原则作工太重要
·经历国度福音扩展看见神作工太智慧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我才看清自己抵挡神的本性
·借隐蔽灵修使我不对的追求观点得到了转变
·神的审判刑罚引领我走上了人生正道
·神的审判刑罚拯救了我
·痛苦患难中体尝神爱更深
·经历中看见神的性情发表出来的都是爱
·没有全能神的审判刑罚就没有我的今天
·是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唤醒我这麻木的心
·隐蔽灵修使我从错误道路上回转
·神拯救我太不容易了
·神的刑罚审判带我走上追求真理的正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红龙夺去我的幸福,全能神给了我安慰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南阳市 小方

   我九岁那年,我的爸爸、妈妈、奶奶、姑姑蒙了神的拣选,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从恩典时代跨入了国度时代,享受着全能神带来的活水供应,我也不例外。从此我们家庭与家族之间的怨气仇恨也随着全能神的话而烟消云散,荡然无存。由于爸爸妈妈的热心追求,我们家又出入方便,随之就搞接待尽上了受造之物的本分。我常常跟着读神话,参加聚会,弟兄姊妹都耐心教我唱诗、跳舞、赞美神,在交通神话时耐心给我讲解,并细心辅导我做作业,教我练字,我们亲如一家人,彼此相爱。

   因着我们全家人接受新工作后就不再到宗教聚会奉献钱财了,而是和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常来常往引发了宗教首领的的嫉恨,他们恶毒攻击、定罪、毁谤,又加上恶人的诬告,大红龙就像幽灵一样监视、控制我们的来去行踪,干扰我们的正常生活,使我们失去自由、人权。大红龙千方百计想抓我家信全能神的相关证据,以此定我们的罪,就连我这个年幼的孩童都不放过。大红龙通过我的班主任老师套问我:“小方啊,你爸妈在家看不看书?都看些什么书?”虽然我年岁小,但因着神的特别保守带领,我对他的问话非常敏感,知道他是别有用心,我说:“看呀!”老师听后眉开眼笑,迫不急待地追问:“看的什么书呀?”我爽快地回答:“农业科技书,我爷爷是研究农业培育种子的,所以这方面的书特别多。老师,你想看,我给你带一些吧。”老师还是不罢休,又问:“除了这方面的书之外,还有其它方面的书吗?”“没有。”他从我这儿套不出想得到的东西,灰溜溜地扭头走了。

   大红龙利用学校对我家信神的事盘查,别人都误认为我家信的不是真道,以前与我形影不离、非常要好的同学、朋友都对我一反常态,开始疏远我,以往我们清晨四、五点成群结伴,有说有笑去上早自习。可从那以后,同学们见我都像躲瘟疫一样,不搭理我了,更无人喊我一块儿上早自习。我只好孤单地行走在偏远的路上,心里非常害怕。有一次,一个要好的同学对我说:“小玉她妈说,你爸妈信神都是疯子,不让我们和疯子的女儿一块儿玩,也不让我们喊你上早自习,让你一个人走路,吓死你!”顿时,我的泪水一下子流了下来,心里只觉得委屈、生气:我们一家人信的是真神,越信变得越好,你们为什么这样侮辱我们呢!爸爸妈妈知道后为了安慰我,给我读神话:“在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难处是人也都不理解你们,不管是亲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们。”并给我解释说这是与基督同受的苦,我们是在基督的国度、忍耐、患难里有份的人。我们又看到全能神说:“‘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这句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盘卧之地受到大红龙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虽然我还不能完全明白神话的真意,但看后我灰暗沉重的心开朗了,感到好受一些了,我知道了自己所受的讥笑、同学们的不理解、远离之苦都是有福的好事,要成就神的荣耀。

   由于神家工作的需要,我爸爸妈妈相继离开家尽本分,而大红龙的魔爪也开始伸向我们。一天,大红龙开着警车,身穿制服由我们村的哈巴狗邻居带路冲进我奶奶家,男男女女七八个进院后贼眉鼠眼,东瞅西瞧,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看到他们横行霸道的样子,吓得我浑身直发抖,心“咚咚”直跳。一男警像审犯人一样恶声逼问我年过六旬白发苍苍的奶奶:“你儿子、儿媳都上哪儿去了?在哪儿打工?我们今天来调查,你老实交待!”我没见过世面的奶奶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吓得惊惶失措,腿脚都站不稳,只知道回答啥也不知道。他们没有从我奶奶口中问到丝毫关于我爸妈的踪迹去向,便把目标转向我,一名女警装模作样,假冒为善故作关心地问:“妮,你想不想你爸妈呀!他们都到哪里打工去了?知道吗?你有他们的电话号码吗?跟我们说说。”因神对我的保守,我识破他们的阴谋,知道他们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肯定是想利用我探出父母的下落!于是,我用弟兄姊妹常给我交通的制胜法宝——死不承认是最高智慧来回击他们的诡计。最后大红龙开始以权压人出示搜捕证,押我奶奶去我家搜查,奶奶怕警察回过头来搜自己的房间,便趁人不防之机让我去把她的神话书藏起来(这时村上凑过来很多围观看热闹的),我急忙退出人群,跑回我奶奶房间,找出神话藏在外面。任务完成后,我又连忙跑到我家,看到大红龙像疯了一样,翻箱倒柜,真像电视上日本鬼子进村一样,把一个整整齐齐的家搞得满屋上下乱七八糟,一片狼藉,连镜框都不放过,也拆开看看,闹得围观的人群纷纷议论:“这家肯定干什么坏事了?恐怕犯啥法了?……”大红龙在我们家没搜出任何信神的“证据”,仍不死心,又到奶奶家继续它的恶行,又是到处乱翻,连一个空隙都不放过。突然我奶奶心头一惊,想起一本神话在被子里藏着,忘记对我说了,便急得满头大汗,又吓得浑身发抖,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奇妙的事发生了,大红龙拎着被子使劲往下抖,那本神话居然没被抖出来,这更让我们看到神的全能与保守,我奶奶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了。因着神的保守大红龙徒劳无获,仍以失败告终。临走时,大红龙恶狠狠地威胁我奶奶:“今天没找到你们信神的‘证据’,下次若找到,可跑不了你老太婆!记住!如果你儿子、媳妇回来,赶紧通知我们!”

   因着大红龙的搜家追捕,我爸爸妈妈从此就再也不敢回家了。我奶奶、姑姑在这样恐怖危险的环境中再也无法正常信神尽本分了,为了安全起见,她们也带上行李,当夜冒雨(那天下雨)踏上了逃亡他乡尽本分的艰辛路,家里只剩下我和不信的爷爷相依为命。我回想当初全家人和弟兄姊妹团聚在一起多么幸福甜蜜,可如今再也没人照顾关心我了。当我又看到同龄的孩子们有爸爸妈妈的呵护,亲人的关爱,老师的鼓励,同学的友谊,多么幸福快乐,我便触景生情,心里感到好孤独,好凄凉,禁不住大哭起来……与此同时,我还要顶着周围人群的冷嘲热讽:“你爸妈发大财出国了!”“你爸妈信神信疯了,被人控制了。”“你爸妈被别人打死了……”后来我实在承受不了村上人、学校老师同学风言风语嘲弄的压力与失去亲人陪伴的孤独和痛苦,初一还没上完我就再也无心上学了。

   爸爸妈妈不在家,可口的饭菜我吃不到,漂亮的衣服穿不上,还要帮爷爷下地干活、做饭,还得给不信的婶婶带小孩,有时还受外人的欺负,有谁来疼我、保护我、替我伸冤呢!白天我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强装出一点笑脸,可黑夜我总以泪洗面,偷偷地哭泣,就这样一个幸福美满温馨的家庭,因信神被大红龙逼迫得支离破碎,家破人散!一个本该拥有五彩斑斓浪漫童年的我却尝尽了不该有的一切苦涩与羞辱。多少次我想到了死,可全能神的爱一直紧随着我、感动我,使我有信心,相信这一切苦难都会过去,终有一天会亲人团聚,我得好好活下去!就这样神给了我生活的勇气与生存的希望。有一天,妈妈回来了,我欣喜若狂,激动万分,以为妈妈要把我接走,可妈妈却给我交通说:“妮,你爸我们都是大红龙通缉抓捕的人员,是大红龙的眼中钉、肉中刺,你若跟着我们更加危险,不如在家呆着,得听话、懂事,遇到什么事要多祷告神,等你长大了也到神家尽本分!”听说长大了也能尽本分我心里得到一丝安慰,但听到还得继续在家,不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我心里犹如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但这苦是大红龙带来的!于是我冲出屋子,跑到没人的地方放声大哭了一场,因我不想让妈妈看见我哭,怕她心疼,还怕她舍不得走而耽误神家工作。妈妈走了,望着她越走越远的背影,我偷偷地跟在她后面哭着送她好几里地,直到看不见……

   大红龙对我家人的追捕与调查从来没有停止,爸爸妈妈有家难归,我也失去了经济来源,爷爷家穷得叮当响,而且外债累累。为了生存,我到处捡破烂,收庄稼时到地里捡粮食,用来卖钱买日用品,后来又去给别人当保姆哄小孩做家务,还帮过别人卖衣服来维持自己的生活。由于年纪太小,身体正处于发育成长阶段,因着劳动过早,体力透支再加上营养不良,小小年纪我就得上了腰椎间盘突出,严重时双腿不会走路,下肢犹如瘫痪一样,麻木无知觉。16岁本应是一个花季少女的青春年华时期,是鲜花正艳的季节,而我却像饱经风霜历经沧桑的快死之人,病痛的折磨使我痛不欲生。在困惑中我扪心自问:我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幸呢!命咋这么苦呢?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呢!…… 绝望无助时,姊妹们找到了我,把我带回全能神的家中,在神话语的抚慰和弟兄姊妹的精心照料下我得到了极大的温暖和安慰,随着我不断地吃喝神话、聚会、唱诗祷告,随之也明白了许多真理,我的病也在不知不觉中痊愈了,正如全能神那慈母般的言语:“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是全能神在拯救我,我受痛苦之时神陪伴,受熬炼之时神心疼,当我在世界的苦水中游荡时,神的爱手牵我回头上岸。我又一次找到了家,找到了我那温暖可爱的大家庭——全能神的家。随着神话语的滋补,我逐步焕发了年青人该有的朝气和活力,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同时我也开始正式尽受造之物的本分。

   如今,全国上下都在定罪亵渎、毁谤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心里很难受,也很气愤,明明是大红龙逼得我们家破人散,骨肉分离,反过来造谣说我们传福音给人是在拆散人的家庭;明明是大红龙害得我们一家人有田不能种,全家人都生活无望,它却反过来说我们不务正业,好吃懒做;明明是大红龙逼得我们有家难归,走投无路,反而还说我们信疯了,不要家了;明明是大红龙的逼迫、苦害使我失去了我该有的童年浪漫生活,有学上不成,过早地承受不该承受的苦楚,反过来还定罪说我父母没人性,信邪了,信迷了,不管孩子了;明明是大红龙破坏了我们的正常生活,剥夺了我们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反而说我们传福音给人是危害人民、扰乱社会秩序,这真是黑白颠倒,栽赃陷害,贼喊捉贼,企图嫁祸于神,抹杀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试图蒙蔽中国人民,让人都拒绝神的末世救恩,达到它永久愚弄人民,玩弄人民,统治人民的政治目的。这伙吞吃人的恶魔,真是罪大恶极!我恨透了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