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一份宝贵的生命财富]
刘佳音
·只有全能神才能带给我真正的人生
·目睹教育界的黑暗邪恶 回归神前寻得真正人生
·谎言蒙蔽将我心挫伤 神爱拯救将我心抚平
·大红龙就是个欺骗人的旷世高手
·一个公务员的控诉
·全能神让我看清学校背后的故事
·从教18年让我看清了“高等学府”的真实面目
·经历苦难我才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亲历铁道部——黑色运营
·揭露政府“黑暗”一角
·逼迫患难中使我体会到只有神最爱人
·大红龙就是残害人的魔鬼
·神借灾难唤醒了我麻木的心灵
·经历灾难使我体会到只有神话最宝贵
·经历灾难才知追求真理太重要了
·亲历灾难我才醒悟
·宁死不背叛 看见神荣耀
·神爱陪伴我走过患难路
·真心依靠神 得胜老恶魔
·揭开“天使”的神秘面纱
·中国没有人权,没有信仰自由!
·是全能神使我得到了重生
·大红龙权下没有人权可言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使我爱神的心更坚定
·神话带领我识破大红龙的诡计
·在大红龙重拳打击“全能神教会”的风波中我跟随了全能神
·一名退伍军人的感悟
·在大红龙的抓捕中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
·三次坐牢让我恨透了大红龙 更让我看到全能神已完全得胜
·感谢全能神拯救我脱离了十一年的冤枉官司
·黑暗中发现真光照耀 神话里寻获人生正道
·到底是谁在欺骗人民、坑害人民
·只有信全能神才是人生的正道
·一名医务人员、人大代表的心灵觉醒
·生命中的抉择
·神拯救了我
·仕途梦破灭的背后是神的拯救
·大红龙泯灭了我的人性 全能神恢复了我的良心
·全能神征服了我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监狱里面的歌声
·是全能神带我走上了光明路
·神话使我看透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艰难上访中让我看清了大龙红国家的黑暗
·一位受害者的奉劝
·慰问信
·揭露三自教堂的黑幕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看透了大红龙的恶魔实质
·黑暗世界将人败坏成鬼 真理光明将人变化洁净
·奔向光明路
——基督的发表——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关于神名的真理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神看到了尼尼微人内心深处真实的悔改
·造物主对人类的真情实意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造物主对人类的真情告白
·所多玛城一味地仇视神与神对抗,被神彻底剪除
·神的烈怒是一切正义力量与正面事物的保障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一、亚当、夏娃
·所多玛城的败坏程度令人发指,让神忿怒
·所多玛触犯神的烈怒,因而被毁灭不留一丝痕迹
·神的烈怒虽隐藏,不为人知,但不容人触犯
·第一日,人类的昼夜因着神的权柄而生而立
·撒但表面仁义道德,实质凶残邪恶
·不要凭经验与想象认识神的公义性情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一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二
·神的创造 第二日
·神的创造 第三日
·神的创造 第四日
·神的创造 第五日
·神的创造 第六日
·造物主权柄之下的万物都尽善尽美
·人类的命运、万物的命运都与造物主的主宰不可分割
·所有的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份
·造物主的权柄在“彩虹之约”中又一次得到证实与彰显
·神的赐福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神对撒但的吩咐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身份独一无二,不要持守“多神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份宝贵的生命财富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四川省广元市 静心

   蒙神的恩待与拣选,2008年3月我们一家五人相继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工作。不久,都尽上了各自当尽的本分。

   2010年7月,我在一线带新人。一次聚会中,我被新人的儿子(是个混混)出卖,与另两个姊妹被抓到了派出所。当时我最担心的就是新人,我只有竭力呼求、祷告全能神保守我们三人不出卖神家利益,愿为神站住见证。并求神感动神家弟兄姊妹知道我们被大红龙抓去的消息,赶紧转移我家书籍,绝不能让神话书籍落在大红龙手里。我带着这些负担跟神祷告、呼求,并想方设法拖延时间与大红龙周旋。

   当大红龙开始对我们审讯,问我的具体地址、姓名时,我没有如实告诉它们,它们在网上怎么也查不出,气得把我当作了重要人物追查。此时的我不禁有些惊慌胆怯,但神话在我脑海里浮现:“当人把命都豁出来之时,那么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能将其难倒了,什么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无法再作什么,撒但拿人也没办法……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来,不受撒但的驱使,这样,谁也难不倒人的……”神话使我慌乱的心平静下来,不再那么紧张、害怕了,里面有了与撒但决一死战的信心与力量。一直折腾到半夜,它们都已筋疲力尽,也无心再审下去了,便拿来手铐把我们两姊妹(新人已放回家)铐在一个凳子两头,让我们坐着难受,睡也没法睡,还有三个人看守我们,不让我们说话。那一夜我们没合眼,互相在腿上写出了“死都不当犹大”的字样来彼此鼓励。我心里一直祷告神,求神加信心、加力量。第二天上午派出所又把我们转交给国保大队预审科。接下来我不知又该如何与这伙人周旋较量,心里更不敢离开神,一个劲地默默祷告神:“神啊,你知道我的身量,愿你加信心、加力量、加智慧给我,能在大红龙面前站立得住,不羞辱你名。”在一次一次的审讯无果后,它们便威吓我:“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作为警察,比你这个案子复杂的,我们都能破案调查清楚,你还不老实交代,我们现在是给你机会,你这种人我们见多了,你就是一个头……”此时,我的心绷得紧紧的,只想再拖延一些时间,突然间一个意念“装病晕倒可拖延一段时间”。对!很快我就想呕吐,起身时我便一下倒在地上了,当时我感觉浑身没劲,像失去知觉一样,但我的心里很清楚。尽管它们说我在装蒜,说我是想脱罪,但我还是那样静静地躺着,真像昏迷了。此时它们已是手忙脚乱了,一个女警气得对我又打又踢,但我不知痛(神的保守)又听见一个人在制止她,有人说要送我去医院抢救,怕出人命……不一会我感觉有几个男人拖着我双手过了一个很长的楼道,一个男的说:“这样不行,我来背。”一个人就把我从五楼背到车上,拉着我去了医院。我很快被送进急诊检查,又听见有人对我议论纷纷、指指点点。有一个医生把我眼睛掀开检查,又用劲卡住我的虎口,看我叫不叫疼,并说:“我是医生,警察不在,你别装了,把眼睛睁开吧。”我知道这是撒但的阴谋诡计,仍然一动不动。又过了一会他们给我打上了吊针,听见警察在问我的病情,他们走到一边在说,我没听清。躺在那里,我心里想的就是这一切都是因着信神才遭受的痛苦,别人如何看我?多没面子啊。那两个姊妹都被自己的家人接回去了,而我又不能说,因为丈夫也在尽本分,又不能来接我……一时间埋怨、误解、消极的东西全流露出来,此时此刻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自私卑鄙,为了肉体不受苦,尽埋怨神、误解神,信神多年对神作工没有认识。但我相信神作的都是让人得益处的,于是我静下心来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由神主宰与安排。

   因着我的事耽误了大红龙吃午饭,急得它们破口大骂,一个爪牙走到我身边气势汹汹地说:“把吊针给她拔掉,给她作全身检查,如果检查没病,倒看看老子如何收拾她。”于是几个警察就强拉我去检查,当我下床穿鞋时,发现鞋已被拖破了,心里更加恨恶这伙恶魔,并赶紧祷告神:“神啊,你是全能的,在你没有难成的事,今天能不能检查出病都在你的手中……”后各部位经过检查,最终结果是有病。从医院出来回国保大队的路上,它们说:“我们送你回家,你得说你家在哪里,我们一定送你到家,我们才放心。”它们开始用软办法来施行它们的计划:搜家抓把柄。到了下午5点钟,它们开了两辆警车和当地派出所的一辆警车,直奔我家,并破门而入,十几个警察将屋里翻了个底朝天,每一个屋子,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床垫翻开床底下都找过,最后就找到一些笔记,有价值的东西一样也没找着。这样的结果完全是神为我开辟了出路,也是神的看顾与保守,神真的垂听了我的祷告。我的心平静了,我只等着它们对我的处理。最后它们说:“你就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许去,我们随叫随到。”当它们走时,把我价值2000多元的手机没收了。

   教会得知我回家的消息,为避免大红龙再次抓人,便把我们一家三人安排在很偏远的山区躲起来。在这段日子里,我体尝到有家难归的滋味,一家三人各在一方,谁也见不到谁。回想自己以往没珍惜一家相聚的日子,在一起总是吵吵闹闹,都是因自己太自是好强,总想掌控家人,真是一个没有人性的撒但种类、大红龙子孙。我不由得恨恶自己、恨恶大红龙。如今一家相聚的日子不复返了,借着这样的经历也让我想起223首诗歌:“以后就是各人都在圣灵带领之下走自己该走的路。经历患难时谁能照顾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一个人一个身量,谁和谁的身量都不一样,当丈夫的管不了妻子,当父母的也管不了孩子,到那时,谁也管不了谁。……只有自己持守住守住自己所有的来走好末了的路来走好末了的路。如今你们都看不透,都是鼠目寸光,经历好这步工作不是容易的事。”神话照亮了我的心田,使我明白了:经历逼迫患难是神命定我该走的路,也是我在大红龙国家信神该受的苦。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神拣选了我,恩待了我们全家,使我们有幸经历神的末世作工,来认识神,这是神破例的高抬与厚爱,更是我们一家人的福气。我却因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女儿,失去了丈夫而软弱痛苦,甚至发怨言埋怨神,把不义推在神身上,真是没有良心、黑白不分。在这个国家,每个人都有自己该受的苦、该走的路、该作的见证。每个人的生命历程都是神命定好的,谁也帮不了谁,谁也代替不了谁,每个人都应在现实环境中依靠神,走自己的路。想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神拯救我们的良苦用心,使我不再为女儿担心,为丈夫牵挂,为有一个圆满和睦的小家奢求。

   到了2012年12月16日,一线、二线与教会弟兄姊妹一起配合实行“大帮轰”,因我们违背原则,没顺从圣灵引导,落在了大红龙手中,这样的审判、刑罚是我们该受的苦,也是神的公义。在派出所的院子里,一个警察一见面就对我拳打脚踢,当时我的小腿疼痛难忍,随后它们拿着240多分单子对我们威吓说:“这足够定你们的罪,快说,谁叫你们发的?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我的心有些慌乱不知该如何回答,就赶紧祷告神:“神啊,我现在已落在大红龙手中,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愿你加给我智慧,加信心加力量,使我在大红龙面前有见证。”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大红龙对我的回答不满意,威胁说:“你不说出是谁叫你发的,我们可以直接判你的刑,只要有300份单子,现在已有240多份,马上派人去街上各村老百姓手中收集,看你保谁!”我又默默地祷告神:“神啊,一切任你摆布,能回收多少,都在你的手中。”不久派出去收单子的人回来说只收了几份。它们把所有的单子铺在地上,叫我手指着单子照相,又作手纹、掌纹、脚印、笔迹等记录,就这样折腾了几个小时。大约下午四五点钟,一个被称为杨所长的人来了,它把我与几个姊妹带到一间很黑的审讯室里对我们拳打脚踢,还抓住我的头往墙壁上狠狠地碰撞,叫我说谁是上线。并气愤地说:“你与共产党作对,我就是共产党,你们不想让我吃饭,跑来砸我的饭碗……”它边打边说。我又哭又喊:“我知道的我已经说了。”它不听,又狠狠地扇了我几个耳光。我的脸被打得火辣辣的,头被撞得嗡嗡响,它像只疯狗一样,又跑去拿来电棒冲着我大腿用刑。我当时惨叫,这恶魔还不罢手,又凶狠地命令几个爪牙:“把门关上,灯关上,狠狠给我打,我不怕她们不说,我对杀人犯从不动手,就是对你们这些与共产党作对,砸我饭碗的人不能手下留情!”我的惨叫声惊动了外面两个女人,她们便说:“你们别打了,打得不好,以后不好说。”一个女人进来对我又一次搜身,一边劝我:“老实说了就没事,何必要保别人受这苦呢?”我心里竭力祷告神,愿神保守我的心不失去见证,咒诅这伙恶魔。此时想起神话:“你们不要怕杀肉体的,而要怕那杀灵魂的。”是的,恶魔怎么样折磨我的肉体,它却伤不了我的灵魂。此时,它们听到那两个女人那么说也没再动手了,这都是神对我的保守。另一个穿便衣的警察拿来一个凳子叫我坐下好好说就不受苦,只要说出叫我发单子的人的名字,就放了我。我知道这是大红龙一贯采用的伎俩、招术,我坚持说我不认识。直到天黑,它们也没问出想得到的只言片语,最后决定拘留我们半个月。在押送我们去县拘留所的途中,它们没收了我们身上的350元作车子加油费。一路上我的心很平静,我抓着姊妹的手互相鼓励,心里默默祷告神:“神啊,接下来是你对我们又一次的检验,愿神保守我的心。”在车上,杨所长把他的手机打开,给我们读了一段关于“全能神教”在网上的反面信息,又读到:“谁与全能神作对,要遭闪电击杀。”它说:“我倒要看看闪电如何击杀我,我不信这个邪。”说完它便开始诽谤、亵渎、定罪全能神。此时此刻我想起一段神话:“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为何不让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荡?为何将神追杀得无枕头之地?人间的温暖在哪里?人间的欢迎在哪里?为何让神苦苦巴望?为何让神声声呼喊?为何逼得神为爱子担忧?黑暗的社会,狼狈的看家狗为何不让神随便出入他造的人间?”透过神话的揭示我更看清了世界的黑暗和大红龙的丑恶嘴脸,看清了它抵挡神、逼迫神、残害人、捆绑人的事实真相。想想今天,我们又做错了什么?我们信神传福音,让更多的人归向神得着神的看顾、保守,知道人是神造的,敬拜神天经地义,传递这样的好消息,这又触犯了大红龙哪条法律法规?它却竭力拦阻人归向神,甚至谎言欺骗、迷惑、蒙蔽无辜的百姓,真是可咒可诅!到了县拘留所,我心想就十五天时间,出去照样可尽本分。一切手续办完后,突然间,负责押送我们的一个警察的电话响了,说我们犯的罪大,是与政府、国家作对,是反党、反社会,要对我们刑事拘留,并还要追查到底。我已预感到大红龙这次不会善罢甘休,心中又生出一种很大的压力与恐惧。不知大红龙又想玩什么诡计?我的心不敢离开神了:“神啊,面临这样的环境我不知该如何经历,也不明白你的心意,我有胆怯有害怕,愿你保守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从拘留所出来它们便带我们去一家医院作身体检查,几番折腾后,当天夜里又押送我们到市看守所,到了市看守所已是凌晨一点多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