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对出版业黑暗内幕的揭露]
刘佳音
·全能神拯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抵挡时目空一切 蒙羞后猪狗不如
·狂妄之徒在全能神的话中仆倒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重新做人安慰神心
·死守“圣经”不能蒙神称许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我终于找到了真神
·昨天,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是拦阻“小羊”听神声音的罪魁祸首
·全能神把我从死亡中救出
·抵挡时目空一切,蒙羞后悔断肝肠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一个抵挡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昨日的抵挡、今日的悔恨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在全能神的话语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神的管教促我寻求 神的话语将我折服
·我在罪恶之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一个狂徒的转变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神的亏欠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我心中的忏悔
·狂妄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在抵挡中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
·很實用(安卓應用宣傳視頻)
·全能神把我从沉睡中唤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对出版业黑暗内幕的揭露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江西省南昌市 杨林

   我从小就特别喜爱看书,每当看到书刊扉页上印着的“××编著”、“责任编辑××”之类的字眼,钦佩之感便油然而生,觉得他们学识渊博,是知识的传播者。接受全能神作工之初,我仍受那些骗子的谎言迷惑,对那些人颇有好感,直到后来,我在出版行业工作,亲眼目睹了行业内的种种丑态,看到了那些编书写稿之人是怎样制造“垃圾”的,才对神话的揭示心服口服,彻底打消了对他们的崇拜。

   刚开始,我在一家出版公司担任教辅图书编辑一职。工作期间,单位领导常要我在一些书的主编名单上加一个或几个作者的名字,我对此大惑不解,因为那些书是我约的稿,我知道作者只有一个,为什么突然一下子跑出这么多作者来了呢?我虽然感到困惑,但还是按照领导的吩咐做了。后来,随着我约稿量的增大,我和一些老师长期接触,彼此之间建立了合作关系,他们也常常提出要我帮忙在别人的书上加上自己的名字,有的老师自己是作者,也会要我在他的名字后面加几个人的名字,说是受人之托给朋友帮忙。一次,一个老师请客吃饭,酒足饭饱后,他对我道出了其中的缘由:不管有没有写这本书,也不管是不是主要的作者,只要作者名单里有自己的名字,这本书就可算作是自己的教学成果,学校会按照每本书100—200元的标准给予奖励,还会以此作为评职称的条件,所以,老师之间往往都会互相照顾,彼此在对方的书上加名字。原来如此,怪不得很多书扉页上有一大堆的编委名单。

   工作中,领导总是要我催促老师尽快写完书稿,我向领导反映“速度太快会影响质量”,领导却强调“越快越好抢占市场”。而那些老师写稿的速度却远比我想象的快,当我第一次接到老师写完的书稿时,不由得大吃一惊,我看到这些稿子都是从不同的教辅书上用剪刀剪下来又粘贴在一块的,真可谓是东拼西凑;有的老师几乎一个字都没有写,全是剪贴;有的书因以往出版过,只需要修订即可,可修订后的书稿却没有更换什么内容,甚至连百分之十的改动都没有;看了这么多稿件,很少能看到原创的内容。有的老师所出的题,就是在别的题目基础上改几个数字、换一种说法,就算是创新了。对于这些现象,单位的老员工们早已见怪不怪,他们戏称“现在的老师写书就是剪刀加浆糊,容易得很”。接到书稿后,经过大致审稿就要开始录排,紧接着就是校对,可单位为了加快进度,不断压缩校对时间,人手不够,就会以极低的计件工资招来一批在校大学生做兼职校对员,将一份书稿分给若干人,让他们带回去校对。这样,一本几百页的书,只要安排足够多的人,一周时间就可校对三遍。虽然按照规定,出版物的错误率要控制在万分之一以内,但实际上,多数教辅书的错误率都相当高,远远超过万分之一。尽管封面上注明了此书由某某出版社出版,但实际上,整个图书制作过程全由出版商来完成,出版社只是把书号高价卖给出版商就不闻不问。我不禁感叹:“这样的教辅书不是害了那些学生吗?”可同行之人都说:“这是行业的潜规则,哪个出版商不是这样做的?哪个老师不是这样写的?现在的出版行业主要靠教材教辅赢利,挣学生的钱容易啊!”由此可见,出版社为了利益随意出售书号,出版商为挣钱拼命赶进度,老师们为了稿费以及评职称,大家各取所需,达成默契,互不干涉,共同制造“垃圾”欺骗学生、欺骗社会。

   可这还不算完,教辅书的销售环节更是暗藏玄机。我原以为书本是专门放到书店去卖的,但事实上,为获取最大利润,各大出版商都直接把目标瞄准学校。我们单位也不例外,领导先通过送礼等方式和学校校长及老师建立关系,再许诺给予高额回扣,学校见有利可图,很快就同意购买我们的书,尝到甜头后,常到我们单位来订书,由此发展成为我们的固定客户。有的学校甚至同时订了好几个出版商的书,从中获取了更多的回扣,而学生和家长都被蒙在鼓里,还以为学校老师推荐的教辅肯定不错,即使有明眼人看出其中缘由也是敢怒不敢言,都怕得罪学校。为打开某个县的销路,我们单位和该县的一位名师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一次,我约这位名师写稿,他得知稿费标准后,勃然大怒,不容分说加以拒绝,等到见面时,他直截了当地对我说:“我是名师,我可以凭借我的影响力给你们单位创造利润,所以,要想约我写书必须出高价,低一点都不行。”由此可见,这些教书育人的老师,早已利欲熏心,不仅不为人师表,还暗地里做着误人子弟的勾当,明明为了一己之私,反而冠冕堂皇地对学生宣讲购买教辅书的必要性,哪家出版商给他们的回扣比率高,他们就在学生面前说哪本书好,并说统一购买更便宜,更划算,学生不明就里,买了一堆垃圾还对老师感恩戴德,对编辑崇拜有加,真是被人卖了还在给人数钱。

   本以为只有教辅出版行业才是这样的黑暗,其他地方可能会好一些,但我的一个在报社工作的同学却告诉我,他从没动笔写过一篇文章,却已经是好几篇新闻报道的作者了。原来,他去报社工作后,特别注重和领导及同事拉关系,很快就在很多新闻报道的原作者后面带上了自己的名字,而那些记者编辑都是靠送礼走关系才得以进入报社的,他们都深谙职场“潜规则”,如果不送礼,不溜须拍马,即使再优秀也会遭到打压排挤。更有甚者,很多实习记者发表的文章都被标上了别人的名字,因着自己无后台、无财力,他们也只能忍气吞声,否则就总也无法转正。我的同学当中有个混混,成天不学无术,因为有关系背景,毕业后也在报社当起了记者。因为实在是胸无点墨,所以写不出像样的文章,但是他却神通广大,经常找别人帮他写,竟然也在报社混得风生水起。
    我原以为学术期刊会纯净很多,因为这里代表着学术的前沿与动态,汇集的都是学术界的“名流”与“大家”,这些人都是高素质有修养的人,这里应该是一方“净土”。殊不知这里也早被铜臭浸透,而且造假的手法更高超更赤裸。那些高校的教授学者们各处兼职赚钱,每逢出版社约稿或编写教材,就找学生代工(也就是所谓的“枪手”),他们给学生找来一大堆参考书籍,让学生去东拼西凑,还美其名曰“天下文章大家抄”。有的教授甚至公开在课堂上说“我需要一些会写文章的学生”。另外,按照规定,所有的研究生毕业必须得在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很多研究生为了达到这项规定,就花钱贿赂各学术期刊的编辑,让编辑帮助发表论文,这样一来,大家都睁只眼闭只眼,各取所需,至于论文质量就可想而知了。

   后来,我离开教辅行业,去一家党政机关刊物担任编辑,工作一段时间后,更感到自己是在制造“垃圾”。每期刊物充斥的都是歌功颂德的文章,一些词语频频出现,成了大红龙的特色短语,如:“领导强调”、“重要讲话”、“狠抓落实”、“加快发展”、“注重民生”、“为老百姓谋福利”、“胜利闭幕”等等,都是欺哄人的话,文章内容更是空洞无比。写这样的文章毫无难度,只要坐在电脑前,打开以往的文件,用鼠标不停地从不同文档中复制粘贴,稍加整理即可。而刊物扉页上罗列了一大堆编委名单,全是大红龙的官员,按着官职大小依次排列。事实上,这些官员根本就没有参与刊物的编校过程。大红龙的官员冠冕堂皇地说,办刊物是为了宣传党的政策,让干部职工交流思想、提高业务水平。实际上,除了宣传大红龙的谬论外,这样的刊物还可以给它们制造一些“合理、合法”的外快。比如,因为每期刊物都要登载领导讲话,虽然领导讲话是由文书撰写的,但几百元稿费却都要支付给领导;一些普通公务员既可以借助发表文章引起上层领导的关注,又可以赚取稿费;机关每年都要给刊物拨款,一年下来,未用完的款项都被刊物几个领导及编辑瓜分。就这样的刊物,连内部的职工都不愿看,而有的政府部门还将刊物摊派给老百姓,强行要他们订阅,以提高发行量,获得不义之财。

   种种现象让我感到不安和茫然,这个曾令我无比向往的行业竟是如此的龌龊不堪,进而看到我身处的社会充满了邪恶黑暗,在大红龙掌权的国家里只有谎言与欺骗,没有丝毫的诚实、正直与温暖。这些曾令我钦佩的出版界人士,还有所谓的著名作者、编辑,他们不但不是正义的传播者,反而为了牟利不择手段地弄虚作假,成了高级骗子、谎言的制造者。这些人不但不能为百姓伸张正义,反而与大红龙沆瀣一气,做大红龙的传声筒,歪曲事实,粉饰太平,欺骗百姓;……一时间我痛苦找不到方向,不知为什么这个社会、这个人世间、这些我所崇拜的偶像竟会是这样。之后,我在全能神的话语中找到了问题的根源。神话说:“人在这不同的时期中跟随着神走过来,却不知神主宰着万物生灵的命运,不知神是如何摆布着万物、指挥着万物,这是如今以至于早先的人都未能得知的。究其原因,不是因为神的作为太隐秘,也不是神的计划还未实现,而是人的心、人的灵离神太远,以至于人到了在‘跟随神’的同时仍在事奉着撒但的地步,人仍是不觉察。没有人主动寻求神的脚踪与神的显现,没有人愿意在神的看顾与保守之中存活,而是愿意依靠撒但、恶者的侵蚀来适应这个世界,适应这个邪恶人类的生存规律。至此,人的心与人的灵成了人献给撒但的贡品,成了撒但的食物,更成了撒但长住的地方,成了撒但理所应当的游玩场所。这样,人在不知不觉中不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再懂得人生存的价值与意义所在,神的律法、神与人的约在人的心中逐渐模糊,人也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日久天长,人都不再明白神造人的意义,不明白神口中的话语,不明白从神来的一切,人便开始抵触从神来的律法与典章,人的心、人的灵麻木了……神失去了起初所造的人,而人也失去了原有的根,这就是这个人类的悲哀。”“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原来,这些人能如此搞欺骗、损人利己,甚至觉得理所当然,就是因为人失去了神,没有了做人的原则与底线,为了自身的利益,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并且良心已毫无知觉。人经过国家政府的教育、社会的传染思想扭曲变形,没有正确的人生观,更不谈活着的价值与意义,大家都凭着大红龙灌输给人的各种毒素与处世哲学活着,奉行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千里来做官为的吃和穿”“金钱至上”“利益第一”等撒但处世原则,以至于人变得越来越自私卑鄙、圆滑诡诈、唯利是图,人的心也越来越阴险恶毒,失去人性、道德、良心,没有神起初造人时的一点模样。可见大红龙掌权下的社会只能越来越黑暗邪恶,活在大红龙权下的人只能越来越败坏,良心越来越麻木,分不清善与恶、美与丑、黑与白,而是一味地被撒但利用、为撒但效力,最后完全被其吞噬。比如那些著书立说的名人、伟人不但不能带给人们正面的知识,反而充当大红龙的工具,替大红龙编写各种充满撒但毒素的教材、书籍,借此将唯物主义、马列主义、无神论思想灌输给人们,使得人们离神越来越远,失去神的看顾保守落入永久的惩罚之中。这岂不是在作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