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究竟何谓“法律”?]
匣子说话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究竟何谓“法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究竟何谓“法律”?

   黑匣子主义认为,简而言之,所谓“法律”,乃是人类社会中通过民主程序达成并以书面形式确立的公共、公开且公正的“社会契约”,或曰“社会协议”。

   很显然,“法律”首先与“民主”紧密相连,不可分割,甚至可以说,没有“民主”也就没有“法律”,反之亦然。所以,若要回答何谓“法律”的问题,首先必须回答何谓“民主”的问题。
    那么,又究竟何谓“民主”呢?“民主”乃尔,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确实很复杂,自古至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黑匣子主义认为,简单地说,顾名可以思义,“民主”也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意思,而“民主主义”乃“人民当家作主”的一种社会政治制度,或曰社会价值体系。
   自然,这“人民当家作主”,首先则意味着每个人应该而且必须“当自家的家、作自家的主”(“自家”或曰“自己”、“自身”、“自我”、“本人”……),即“当自我命运的家、做自我命运的主”,亦即人人都有权——天赋之人权——将自己的命运掌控在自己手里,干自己愿意干的活、说自己愿意说的话、想自己愿意想的事、走自己愿意走的路、谋自己愿意谋的利、信自己愿意信的教、唱自己愿意唱的调、结自己愿意结的社、投自己愿意投的票、入自己愿意入的党……;并且同时也不干自己不愿意干的活、不说自己不愿意说的话、不想自己不愿意想的事、不走自己不愿意走的路、不谋自己不愿意谋的利、不信自己不愿意信的教、不唱自己不愿意唱的调、不结自己不愿意结的社、不投自己不愿意投的票、不入自己不愿意入的党……总之一切随己之愿而为之也。简言之:一切“由自”(或曰“由己”、“由心”、“由私”、“自愿”、“自主”、“自决”、“自我”、“自私”、“适意”、“独立”等)。而“由自”二字前后换个位岂不就是“自由”么?所以,民主就其本义而言,首先就意味着“个人自由”,“不民主”也就首先意味着“没有个人自由”,即“个人不自由”;或者说,“个人自由”是民主的基石,是民主赖以扎根的土壤。那么,正是在这个首要的且根本的意义上,又可以简言之,民主即自由;反之,自由即民主。自由与民主互为因果、互为条件、互为手段、互为目的、紧密相连、不可分割,实乃一而二、二而一者也。 亦如中国民主革命先行者梁启超先生道:“西方之言曰:人人有自主之权。何谓自主之权?各尽其所当为之事,各得其所应有之利,公莫大焉,如此则天下平矣。”(梁启超:《论中国积弱由于防弊》)
       并且,黑匣子主义认为,在每一个人“当自家的家、作自家的主”的同时,还应该而且必须要“当社会的家、作社会的主”,即“当社会命运的家、作社会命运的主”,贯彻实施“天下为公,主权在民”之精神之原则,即民主主义价值观念或曰社会政治制度,行驶个人主权以实现“社会自由”。
    那么,每一个人既“当自家的家、作自家的主”,同时又“当社会的家、作社会的主”,亦即既有了个人自由,同时又实现了社会自由,这就叫自由主义。显然,也正是在这个首要的且根本的意义上,可以简言之:民主主义即自由主义;反之,自由主义即民主主义。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也是互为因果、互为条件、互为手段、互为目的、紧密相连、不可分割的,实乃一而二、二而一者也。
         天下为公,主权在民。天下是大家的天下,社会系大家的家庭,自然应该而且必须由该天下的每一个人,该社会大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来“当家”,来“作主”,来“掌控”,来“管理”,亦即行驶个人主权。此乃天公地道天经地义之谓也。所以,早在公元前500多年,雅典人就创造了“民主”(de mo curacy)一词,即由人民来统治的意思。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民间也早就潜藏着一种朴素的民主观念,即如二千多年前那“侯王将相,宁有种乎?!”的呼号,应该也便是一例吧。
   
   而且,黑匣子主义认为,更为重要的是,自由主义价值观,乃人的本质属性所在,是由人的私性——人的本性——人的天性——人的共性所决定了的,因而是普遍适用的,是不分地域、国家、种族、民族、阶级、阶层……的,是不可违逆的。
   如前所述,人的本质属性就是私性;或者说,私性就是人的本质、人的本性、人的共性、人的天性。
   这是因为,黑匣子主义认为,无论如何,首先应该而且必须肯定的则是:人类乃生物之一种也。
   而“生物”乃尔,顾名思义,则有生命(或曰生命力)的物质(或曰物体)之谓也。
    那么,又究竟何谓“生命”(或曰“生命力”)呢?或者,“生命的真谛”(或曰“生命力的真谛”)又究竟是什么呢?
    黑匣子主义认为,所谓“生命”,或曰“生命力”,实际上乃是本星球生物圈中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物其自身所固有的(或曰与生俱来的)自我生存、自我保护、自我发展、自我繁殖乃至自我复制等等的自繁自养的属性或曰本能;这种属性或曰本能,可以简称为“自私性”或曰“自私力”,当然还可以进一步简称为“私性”或曰“私力”。并且,私性,或曰私力,也可以叫做私心、私欲、意识、思想、精神、灵魂、情感、禀赋、私有观念、自由主义、自利主义、个人主义等。
   这也就是说,私性,或曰私力,乃是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生物所固有的生存本能、生命力及生命线。而生命,或曰生命力,则是私性或曰私力的存在方式(或曰活动方式)。私性与生命等价且并存,或曰,私力与生命力等价且并存。没有私性或私力,也就没有了生命或生命力;反之,没有生命或生命力,也就没有了私性或私力。
   并且,正是因为生物圈中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物都具有其自身所固有的(或曰与生俱来的)自我生存、自我保护、自我发展、自我繁殖乃至自我复制等等的自繁自养的属性或曰本能,所以既不可能被创造,也不需要被养活。而人类乃私性即私力最发达的一种生物,那就更不用说了。
   私性之于人,表现于各个方面,形式多种多样,诸如食欲、性欲、物欲、金钱欲、功名欲、权力欲、自由意志、民主要求、人权意识、尊严需求等等方面,又如趋利避害、趋吉避凶、贪生怕死、喜甘厌苦、喜富厌贫,喜贵厌贱,喜智厌愚,好逸恶劳、自私自利、争名夺利、争先恐后、争强好胜等等表现。古人有曰:“食、色,性也”,“生之为性”。其实,只要是人——活着的人,他要生存,要繁衍,要幸福,要发展,是绝不可能超然食欲、性欲、物欲、金钱欲、功名欲、权力欲等各方面的欲望之外的。当然首先是食欲,食欲为了维持或增强生命力即私力;第二是性欲,性欲为了繁衍或延续生命即私性,其它都是为这二者服务的。并且,人是有尊严的动物,还有尊严需求,还有自由意志等。而凡与人的生存、繁衍、幸福、发展有关的一切行为,原本就是很个人、很私自甚至很隐密的,应该而且必须是自主自愿即自由的,任何他人都无权干涉,也不应该且决不可能由独裁专制主义者包办、替代、操控、统制或垄断。所以,那自外于人类且泯灭了人性的害人之魔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首领毛魔那所谓“下决心依靠无产阶级吃饭。”“统购统销,就是把六亿人口的饭都管起来。”“己所不欲,而施于人。”“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天奋斗其乐无穷!”“我们是革命战争万能论者,这不是坏的,是好的,是马克思主义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整个世界只有用枪杆子才可能改造。”……之类的狂妄叫嚣及罪恶表演,则是对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嘲弄,是对人的本质属性的蔑视,是对整个人类的极大犯罪,是对人类尊严的莫大侮辱。
   
    当然,黑匣子主义认为,从社会学意义上说,人是社会化的高级动物,或者说,人是高度社会化的动物。一方面,个人自由不能独立于社会而存在,单独一人若完全脱离人类社会去谋生存,则其所能获得的自由充其量也只能与野生动物的自由相提并论,那也就只能如野生动物似的生存。因而我们这里所说的自由,则首先且主要是指生活在社会中的自然人的个人自由。另一方面,生活在社会中的自然人,祸福相倚伏,利害互纠缠,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其个人自由有时难免相互冲突或相互抵触。而在一个民主社会即公民社会中,公民即自然人的个人自由则必须以不至于侵害他人的个人自由为前提、条件或曰界线,公民即自然人既有行使个人自由的权力,同时也有尊重他人个人自由的责任或曰义务。即既爱护自己的自由,也爱护他人的自由——博爱是也。“给别人自由和维护自己的自由,两者同样是崇高的事业。”(林肯语)“个人自由并不仅仅在于做他愿意做的事,而在于永远不做他不愿意做的事。”(卢梭语)
   换言之,生活在社会中的人,相互之间必然存在着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其私力有时难免相互冲突或相互抵触,甚或相互抵消,不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繁荣及个人自由的发展,应该而且必须创造一种私力的相对平衡状态。私性恶性膨胀,或曰极端非理性,也不合乎社会自由的需要。所以,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繁荣及个人自由的发展,就有一个如何对个人自由或曰私力进行维护、规范、完善及发展的问题。——说到底,一部人类社会文明史实质上也就是尊重、维护、规范、完善及发展个人自由或曰私力的历史。
         显然,这个问题的解决,一靠道德,二靠法律。
       道德源于理性,或者说,道德即理性,为传统上约定俗成,潜移默化,自然无为,一般不成文,也不具有强制性。这是因为,整体而言,人是有共性的,或者说,人类是有共同的人性的;人的共性,不仅取决于人有共同的本质属性(或曰自然属性)即私性;同时还表现于人有大致相同的非本质属性(或曰社会属性)即理性,所以人类在道德方面很容易达成共识,形成诸如“天理良心”、“推己及人”、“将心比心”,“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忠诚守信”、“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自由、平等、博爱”、“尊老爱幼”、“救死扶伤”、“尊重生命”、“敬畏生命”以及“悲悯之心、恻隐之心、自爱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之类约定俗成的默契,并形成习惯,成为自然。那么,也就是说,既然你不愿意他人干涉你的个人自由,你也就不应该去干涉他人的个人自由。总之,人的私性与理性的有机结合,正体现人对自身内在自然和外在自然的直觉而艰苦的超越。道理就这么简单。这是一方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