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走向大自然
·答《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评论
·p61 心的挣扎不可超越的界限
·p62 心的挣扎生存, 死亡, 性快感和解脱
·p65心的挣扎 扛起命运
·就扛起命运一文答路三歌君
·秋日驾车高山
·异国黄昏的歌声
·P68生命只属于 现在
·大自然母亲
·电子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人的世界
· 大雁
·八一大桥上的黑猫白猫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这个问题好像不需要我写文章,三岁稚儿都知道答案。恐怕中国歌颂共产党和领导人
   领域最有成就,最有想象力的记者和文人都不敢轻易开出这么一个大口:习主席要
   流芳百世。相信习近平本人也有自知之明,不敢轻易去摘这个他的前任导师都从不

   想入非非的桂冠。毕竟中国历史几千年流芳百世的皇帝有几人?
   
   那么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呢?
   
   因为我在邕文“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中给了习近平一个流芳百世的机会:
   “如果共产党能够像当年周文公请姜子牙那么礼重,来亲自请教,说不定我倒是能
   给一个方法。不是我要搭架子,要你们上门请教,因为这份礼太重,人轻了,与这
   份礼不称,我人被轻视不要紧,但是这份礼被冒渎被轻亵,以后就不显灵了”。
   
   现在我要解释为什么这是一个流芳百世的机会。
   
   如果习近平明天坐飞机去会见一下奥巴马,能够流芳百世吗?不能,这实在是太一
   般了。
   
   如果习近平明天在一大帮官僚和记者拥载下去访问一个北京市的农工家庭,能够流
   芳百世吗?不能,谁都知道这是共产党领袖经常干的亲民宣传秀。
   
   那么为什么习近平上陋室来拜访我,就要流芳百世呢?
   
   其理由之一就是我不是政治要人,不是名人,不是海外任何帮派的成员,不代表
   和象征任何群体, 而是漂流在冥漠之乡的一个山外野人。一个君主去拜访这么一个
   宿学旧儒,这就有些中国上古时代的古风了,进入诗经中的境界了:
   
   试想习近平踏歌而来: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
   鼓瑟吹笙。”
   
   他唱的是;
   “ 有才识的人啊,是我深深的牵挂。
     只因为你的缘故啊,让我思念到如今。
     麋鹿找到了艾蒿,就会相呼相鸣。
     我要是有了嘉宾,一定要鼓瑟吹笙。“
   
   我歌曰: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凿井而饮,耕田而食。 帝力于我何有哉?”
   
   “ 太阳出来我起身工作,
     太阳下去我回家休息。
     凿口井饮我的水,
   耕点田得我的食。
     那些身外的恩恩怨怨和帝皇的权力于我有什么关系?“
   
   一个是求贤如渴,一个脱出尘世,远离权势,享受自食其力的自得其乐,我们到了
   上古时代了。
   
   这等高雅的古风和场景在中国已经绝迹千年了, 如今礼仪之邦的导德齐礼在中国重
   现,不令二十一世纪的人哑然和莫名其妙吗?
   
   礼贤下士,久怀慕蔺这种美德和形象不但在中国已经非常陌生,实际上中国千年来
   一直在朝向反方向不断爬坡,以至今天到了火灾逃命的时候,小学生也要靠边,让
   领导同志先走。
   
   这种中国古风,西方记者也会不解。回忆起他们当年曾经炒作一个LAST WISH 的新
   闻, 一个绝症的孩子进白宫当了一天的总统, 实现了他的最后愿望,让世界热闹
   了一下。这个炒作的主角其实不是这个孩子,而是美国的人权,民主的光辉,和总
   统对于人权的尊重。如今中国人的君主走进一个简朴的文人的陋所,他们要做什么
   呢?他们要告诉世界什么呢?当然不可能是人权和民主,中国领导人对此是深恶痛
   绝,誓不两立的。也不可能是毛泽东当年解放穷人的那些东东,自从林彪元帅将毛
   泽东的这些理论捅了个大窟窿后,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修补,以至没有多少人再迷
   信这颗被林彪弄得昏暗无光的红太阳了。就算目前不时有人将他抬出来说事,实际
   上也是中国文人习惯用的借古讽今手法,借毛泽东的尸,指桑骂槐,发泄对时政的
   不满。
   
   那还能是什么呢?留给中外记者的只能侧耳而听,屏息注视,其它无可奉告。
   
   说到这里,习近平的流芳百世也只是开了个头, 结果还是不可确定的。让我们再说
   理由之二。
   
   理由之二是习近平来访的目的不是一个在众官和记者捧月的氛围下,为了自己沽名
   钓誉的新闻秀,而是真正为了解脱共产党的困境,为了中国的前途,来求教和寻找
   良方来的。这就使这次拜访的意义一下子崇高起来,当然也添上了很多人不以为然,
   不可理解的神秘色彩。
   
   
   中国人的不以为然是与这个国家春秋以来的政治一脉相承的:从那时候起,名气,
   地位,帮派,钱财就是智慧和学问的秤砣。中国的学问和见解的深度就决定于有没
   有人叫好?多少人叫好?而叫好的人又是可以用钱买到的,或者用权力命令的,所
   以中国的有学问人只能是有钱人和有权人,或者与有钱人,有权人,和党派关系特
   别密切的人。现在习近平访问的这个人显然不属于这个类型。一个普通的平民,一
   个一贫如洗的老人,怎么可能要君主去请教?所以对中国人言这有些荒唐。一定会有
   人认为我要习近平请教是对习近平大不敬,是我自己想借此一步登天,流芳百世
   而破口大骂,这种反应在现代中国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主流。
   
   西方现代政治也与此大为径庭,西方政治领袖的困惑是,民主是要求政治家向大众
   演说治国大略,如果政治家不是胸有成竹,去请教山叟野人,这不成了本末倒置,
   谁会选他?
   
   而习近平的流芳百世就是从这两个不以为然,不可理解而来的,也只有跳出从这
   两个缺口,他才能有机会踏向流芳百世的历史小径。现在我们想象他在一片不以为
   然,不可理解的嗡嗡声中踏歌翩翩来了:
   
   “呜呼曷归。予怀之悲。万姓仇予。予将畴依。郁陶乎予心。颜厚有忸怩。弗慎厥
   德。虽悔可追。”
   
   用现代话说就是:
   “唉!哪里可以回归?我的心情伤悲!万姓都仇恨我们,我们将依靠谁?我的心思
   郁闷,我的颜面惭愧。不愿慎行祖德,即使改悔又岂可挽回?”
   
   如果没有这份谦卑和实在,习近平哪会来访一个默默无闻的村夫野老?他也就与流
   芳百世没有缘分了。
   
   又歌曰:
   “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
   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
   
   他说的是:
   
   “南风清凉阵阵吹啊,可以解除万民的愁苦。南风适时缓缓吹啊,可以丰富万民的
   财物。”
   
   如果没有这份爱民之心,习近平怎能会来访一个默默无闻的村夫野老?他也就与流
   芳百世没有缘分了。
   
   我歌曰:
   “江水沛兮。舟楫败兮。我王废兮。趣归于毫。毫亦大矣。”
   
   意思就是:
   
   “江水在那里滚滚不息啊,舟楫都已破败啦,我王已经不成其为王了呀。
   既然我王已经不行了,那我们去汤(美国)那里吧,汤的亳(美国和欧洲)都也还
   不错呀。
   
   没有因君主而来,而沾沾自喜,谀词满口,否则习近平就走错门扉了,习近平的流
   芳百世也就没有希望了,而是直言对时政的失望,和自己的归隐。如果中国的古代
   隐士是隐于山林,那么现代隐士多是归洋,混迹于夷人之中了。
   
   如果习近平能够走到本文的这个段落之远,那么一个以谦卑之心,去寻找治国之方,
   一个为了重振党的信用,迢迢万里,不辞辛苦,去求教一个山野俗人的中国贤明君
   主已经呼之欲出了,其诚心,其谦卑,都足以感撼天下,够史书记载了。
   
   但是他访问的这个人真能解除他心中的种种烦恼吗?真能给他打开一闩天外之门,
   开辟一个新的天地吗?这是我们下面要说的了。
   
   中国历史上记载过一个千金买死马的故事,君王遣侍臣寻求千里马,而侍臣用千金
   买了一匹死的千里马回来了,众人不解,回曰:“王能用千金买死的千里马,对活
   的千里马会何等礼重,大王何愁数日内天下马主不聚王都,千里良驱任王选之?”
   
   
   这正是东方智慧与西方的区别,西方的智慧在于合理,东方的智慧在于巧妙。
   
   我这里说这个典故,是不是暗喻我是一匹死的千里马,习近平访我,可以招来真的
   千里马吗?不太是。
   
   如果真的是这样,未必一定是习近平的运气。人与马不同,马可用重金买,高爵换,
   贤人却不能买也。放一块佳肴甜羹在那里,能招来一群蜂蝇,任老板选用,这是西
   方的思维方法,而对于东方来说,真人不会因厚报而来,而图厚禄来者定非真人也。
   所以真人要靠君主去寻求,去发现。在茫茫人海中去找,找错了不是白费力气了?
   是的,找到了是造化,是缘分。找错了,是这个找的人的判断能力和智慧不够。这
   与与真人失之交臂一样,都是个人能力局限造成的命运,非可怨天尤人。我们这里
   说的也是东方的道理,西理在于明白公平,东理在于悟性灵感。
   
   所以谁也不能对习近平的访问做出预诺,包括本文和这个给予习近平流芳百世机会
   的人,这个结果还要看习近平的福气和缘分。说得更直率一些,这个结果现在还是
   不知悉的,它不完全决定于我要对习近平说什么,而决定于两种电荷,两种粒子碰
   撞时会产生什么。打个通俗的比方来说,我为习近平准备了菜,准备了作料,而这
   个菜是否做得成功,还要决定火候和厨师,这个火候和厨师就是习近平的悟性,热
   情,勇气和我们是在怎样的条件下去碰撞,甚至当天的气候都会对结果产生微妙的
   影响。
   
   比方说,如果习近平带了一大帮保镖,警卫,在戒备森严中来见我,搞得老叟战战
   嗦嗦,那么这个碰撞十有八九要夭扎。再比方说,习近平不是在陋室拜见我,而要
   将我带到一个荣华富贵的五星旅馆的大厅来接见我,那么我和要给他的礼品可能都
   会水土不服,就像著名戏剧青鸟中象征幸福的青鸟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每个地方
   都能显示的,在那种珠光宝气和金碧辉煌的大厅中,它十有八九要死去。鄙陋室是
   个老年公寓,只能容两三人,习近平愿意进吗?习近平能够进吗?只有习近平自己
   能决定,所以流芳百世的路对于习近平是非常狭隘,崎岖和艰难的。不是我在挑剔,
   而是很多哲理隐含在这些条件里面。我这里说的还是东方的道理,西人也不好理解。
   
   
   还要说一下,作为一个隐士,现在为什么要出来抛头露面,给习近平这么一个机会。
   读过史书的人都知道中国隐士姜子牙出山前的家庭生活非常不美满,无论做什么事
   情都血本无归,被他的老伴认为是废物一个,最后老伴忍无可忍离弃他而去。等到
   姜子牙拜相出师的时候,这个没有运气的女人懊悔无及,撞柱而死,后来被姜子牙
   封神为扫帚星。我虽没有姜子牙的才学,但情况与姜子牙有一点点相似。我领着我
   的红颜知己畅游夏威夷和欧洲归来,竟为我在一篇文章中对她朋友请客吃饭的厨艺
   水平说了几句看法,被我的红颜知己斥为太狂妄自大,与我一刀两断,摔袖而去。
   老叟实在感到冤屈想不通,怎么也不明白评论几句她朋友的厨艺是狂妄自大,引起
   这么严重的后果。所以想来想去,决定做一件真正狂妄自大的事情,也算不白顶了
   这个罪名。所以就诞生了目前给习近平的这个机会,如果习近平这次真能流芳百世,
   首先要感谢的是我的红颜知己,没有她的推动,这个机缘是万无可能的,打死我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