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周永康的伯乐]
走向大自然
·心的挣扎p45 给中国矿工弟兄
·心的挣扎p46 母亲的母亲
·心的挣扎p47 中国作家
·p50心的挣扎 洋娃娃为谁美
·p48心的挣扎生命和世界
·p51心的挣扎可悲的一代人
·p52心的挣扎 真与假
·p53 心的挣扎 生命无价
·心的挣扎p54 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
·答《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评论
·p61 心的挣扎不可超越的界限
·p62 心的挣扎生存, 死亡, 性快感和解脱
·p65心的挣扎 扛起命运
·就扛起命运一文答路三歌君
·秋日驾车高山
·异国黄昏的歌声
·P68生命只属于 现在
·大自然母亲
·电子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人的世界
· 大雁
·八一大桥上的黑猫白猫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永康的伯乐

   周永康的伯乐毫无疑问是刘长亮。
   
   刘长亮何许人也,北京石油学院党委书记,后来任辽河石油勘探局党委书记、中共盘锦地委书记。就是他将周永康提拔为辽河石油会战指挥部地质团大队长。1976年,周永康从辽河石油勘探局地球物理勘探处处长职务,上调任政治部副主任,由技术岗位转变为行政管理岗位。爬上了官僚阶梯的第一级。
   
   这里不想谈周永康,周永康到了这个境界,已经是摧枯砍朽的形势,下场已经注定,命都可能不保。当然这也是他的恶报,没有人会可怜他,可以说他是死有余辜。


   这里要说的是刘长亮,他调任北京石油学院前是玉门地委书记,1963年调任北京石油学院任党委书记。
   
   这个刘长亮调到北京石油学院后穿着一件黄皮夹克,挺着大肚子,在校园中不务正业(因为他没有专业),耀武扬威的逛来逛去,立即将北京石油学院变成一个政治学院。他大力提拔会整人的干部,老师和学生,从此北京石油学院成了一个魔鬼窝巢, 愈能整人的愈爬得高,没有人再搞专业,由此刘长亮为今后的共产党的腐败政治培养了一批心狠手辣的官吏,而周永康只是其中一个佼佼者。
   
   刘长亮的最大杰作就是六四年,六五年在石油学院搞的毕业集训运动,大抓反动学生,将石油学院搞成一个人人自危,相互揭发,相互陷害的人间地狱。在那次运动中,抓反动学生愈多的干部和老师马上得到提拔。机械系抓了五个反动学生,年级书记余光锐马上被提成系付书记。
   
   刘长亮这个人有多狠,可以从他的一句话中见一斑。当毕业集训运动开始不久,两个学生不堪折磨自杀的时候,刘长亮公然说:
   
   “ 这些学生像麻雀,放在手中不抓就飞走了,一抓,我还没有用力,就死了, 嗨, 嗨, 嗨。。。。。”, 后面的嗨, 嗨, 嗨是得意的笑声。
   下面是我在发表“离开北京 ----记念北京石油学院毕业集训运动四十四周年”后,收到的一封校友来信:
   
   “
   亲爱的校友老大哥:
   
   我是北京石油学院文革前的最后一届学生,你离校我进校。我们入学教育的主要内
   容就是关于你们的毕业集训,真是厉害的下马威,让我们从一开始就胆战心惊地度
   日。你在“文学城”发的“离开北京”和“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把我又
   带回到那些不堪回首的岁月。后来的五年里,我虽然没有被定为反动学生,但是也
   被隔离审查和监督劳动过。正如你提到的,你们十一个人被工人监督,也许因祸得
   福了。因为在后来文革的白色恐怖中,仍在知识分子堆里的“互相监督”,那悲惨
   之状比以前的反动学生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我亲眼见到的自杀者不下十人,包
   括就放在我们班上监督的、跳楼未死后又用自己的围巾把自己的脖子系在床头暖气
   管线上勒死的湖北宜昌女生廖进。
   
   我目前也在湾区。有些回忆那些日子的文字,比较长,不知道怎样与你交流。希望
   你能发个电子邮件给我。地址是:[email protected]
   
   祝你一切好!”
   今天我们在清算这个人渣周永康的时候,顺着周永康从一个小小的技术员爬到国家高位的阶梯望去,多少豺狼的狰狞面容他旁边蜉蝣,在为他撑腰,而多少的无辜生灵被他们陷害, 至今连一个起码的公道都没有得到。
   北京石油学院 建校五十周年纪念的时候,这些从这个魔鬼窝巢爬出去的政治动物,到了国家的各个高位,而如今得意洋洋回到母校,互相打躬作揖,弹冠相庆的时候,我曾经给当时的党委书记李秀生去过一封信,要求他们在庆功的时候,为历次运动中被逼死的学生默哀五分钟。当然我没有收到回音,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做,如果他们能够那么做的话,他们就不是现在在这个高位上的人了。
   我回忆这些悲惨的往事的时候,唯一令我高兴的是68年回校,当时的群众组织头头白炳成 对我说的话:
   
   “文化革命前,我也被刘长亮定成反动学生,差点也到北大荒去改造。我被解放后,第一件事就想出气,为所有被迫害的学生,包挂你们出口气。批判是没有用的,这帮兔崽子文化革命后照样当官。我将刘长亮领到一个小房间里,将他裤子扒下,用鞭子抽他的屁股,直到出血”。
   
   “打完后,我告诉刘长亮你可以走了,从此我们俩不相欠。”
   想起那些被他逼死的学生们,这顿打过分了吗?
   周永康和他一路爬上去的这条血路上,魔鬼成穴,其罪行累累,罄竹难书,而新华社所能立出的他的罪行只是冰山在水面上能见到的部分。
   
   
   仅以本文记念北京石油学院毕业集训运动中死去的校友。
   

此文于2014年12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