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另类非法也万岁!]
高洪明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1)
·我和胡石根、贾建英一起学《圣经》
·家庭教会上的胡石根
· 中国自由不难,民主不难,转型不难!
·给中国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拜年啦!
·就安乐死问题致今年全国人大提案书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要求北京市党政领导人为我主持公道
·胡石根:致香港特区政府和警方的公开信
·要求罢免鄂省李鸿忠的党政民职务书
·《国保重点监控人高洪明监控方案》大曝光
· 大家都去上海世博会,看世界好热闹!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 有感 诗二首
·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
·我只能为六.四事件平反昭雪鼓与呼!
·京警告诫:不要让高洪明去上海世博会
·中国互联网状况:有无言论自由之解读
·足球颂:献给第十九届世界杯足球赛
·罢工浪潮迭起,中央应检讨劳资立场
·维权律师是中国正义底线的捍卫者
·支持新疆自治,维护祖国统一
·关于四川当局逮捕刘贤斌先生的声明
·中国网民万岁!万岁!!万万岁!!!
·取消义务兵役制,建设职业化军队
·向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致敬!
·美韩黄海军演-公海自由-中美关系
·《宗教蓝皮书》瞒报宗教信仰不自由
·中国何时能够哀悼死于人祸的人们?
·全人类的北极不能属于任何国家所有
·深圳特区香港化才是中国政改的春天
·中国捍卫并行使钓鱼岛主权,是时候啦!
·五星红旗遮不住的另册真实的中国
·就修改中国国籍法问题致信吴邦国
·儿歌谎言: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中美:愿景互不为敌,竞赛直到永远
·圆梦中国-为了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
·人权高于主权从来是伪命题
·中国要积极主动地行使我钓鱼岛主权!
·爱国,理性与血性哪个更重要?
·关于中国民间保钓反日活动之我见
·中日两国和平友好的前提条件是什么?
·中国保卫钓鱼岛主权非诉诸武力不可
· 保卫钓鱼岛主权PK保卫十八大安全
·实录:中国最牛的导游之导游词
·藏人为何自焚?中央应检讨藏区政策
·美国是个什么东西?
·中国反腐问计专家不如实行民主宪政
·批判《人民日报》的中国第一人
·"让“字改变中国,信不信由你!
·中国访民状况见闻报告
·老毛拉登谁厉害?谁厉害我他妈纹谁!
·中国政治反动派—我的原则立场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提几个要求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自序
·中国民主党河北党部副主席刘金辞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也把中共及其特权关进宪法的笼子
· 要求中国最高法院公审薄熙来案并旁听
·今日博讯网,店大欺客也!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三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拍拍砖灌灌水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四
·中国不可对朝鲜核试验采取绥靖政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五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六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中央七常委敢于面对胡星斗的文章吗?
·中国最没文化的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
·合法不存,非法不在:为公民街头自由辩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七
·提醒法国总统:访华不要见利忘义!
·五一随想:民生总是政治正确的关切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九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八
·抗议逮铺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3公民!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二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三
·危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中国新疆状况之我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四
·一张壹圆人民币纸币:法轮功宣传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五
·从许志永案看宪法虚设自由实为禁区
·莫管日本修宪,只管光复中国钓鱼岛
·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不应成为禁区
·习总海洋新方针自相矛盾误国误民
·美国政界对中国人权状况判断不正确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六
·从8.15日本投降纪念日想到的
·高洪明朝阳出入境接待大厅“碰壁”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另类非法也万岁!

   
    高洪明
   非法是指: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或者处于法律没有规定的范畴。
   另类非法是指:虽然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或处于法律没有规定的范畴,但却代表社会进步与民意舆情。
   另类非法在古今中外是屡见不鲜的,是得到历史褒奖和歌颂的。


   中国夏商末期的汤武革命,就得到了历史的褒奖和歌颂;但是,汤武革命在桀纣看来是非法的。
   中国秦末陈胜吴广起义,也得到了历史的褒奖和歌颂;但是,陈胜吴广起义在秦二世看来也是非法的。
   中国近代辛亥革命,就得到了历史的褒奖和歌颂;但是,辛亥革命在清王朝看来是非法的。
   中国现代改革开放,也得到了历史的褒奖和歌颂;但是,改革开放在七八宪法看来也是非法的。
   古雅典的梭伦改革、十六世纪德国的宗教改革,就得到了历史的褒奖和歌颂;但梭伦改革在雅典氏族贵族看来是非法的,但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在罗马教皇看来是非法的。
   十八世纪美国独立战争、十九世纪俄国十二月党人也得到了历史的褒奖和歌颂;但美国独立战争在大英宗主国看来是非法的,但俄国十二月党人在沙皇看来是非法的。
   近代印度甘地、昨天南非曼德拉,也同样得到了历史的褒奖和歌颂;但甘地在英国殖民当局看来是非法的,但曼德拉在南非种族政权看来是非法的。
   中国大陆政治反对派人士、人权民主人士、民族维权人士、宗教维权人士和权益维权人士等等,他们的言论行为往往都被政府扣上非法一词,因而他们常常受到公检法司部门的惩罚;因为他们的言论行为在当局看来是非法的;但他们的言论行为必将得到历史的褒奖和歌颂,因为他们的言论行为也是另类非法。
   目前中国香港占中人士的言论行动在港府和中国政府看来是非法的,但他们的言论行动必将推动香港政制的进步和完善,他们的言论行动也必将得到历史的褒奖和歌颂;因为他们的言论行动也是另类非法。
   综上所述,我要为另类非法鼓与呼!
   总而言之,我认为另类非法也万岁!
    高洪明(北京)
    手机:13522267658
    2014年11月19日
   
(2014/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