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 新疆诸多问题,新疆人怎么看?]
高洪明
·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1)
·我和胡石根、贾建英一起学《圣经》
·家庭教会上的胡石根
· 中国自由不难,民主不难,转型不难!
·给中国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拜年啦!
·就安乐死问题致今年全国人大提案书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要求北京市党政领导人为我主持公道
·胡石根:致香港特区政府和警方的公开信
·要求罢免鄂省李鸿忠的党政民职务书
·《国保重点监控人高洪明监控方案》大曝光
· 大家都去上海世博会,看世界好热闹!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 有感 诗二首
·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
·我只能为六.四事件平反昭雪鼓与呼!
·京警告诫:不要让高洪明去上海世博会
·中国互联网状况:有无言论自由之解读
·足球颂:献给第十九届世界杯足球赛
·罢工浪潮迭起,中央应检讨劳资立场
·维权律师是中国正义底线的捍卫者
·支持新疆自治,维护祖国统一
·关于四川当局逮捕刘贤斌先生的声明
·中国网民万岁!万岁!!万万岁!!!
·取消义务兵役制,建设职业化军队
·向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致敬!
·美韩黄海军演-公海自由-中美关系
·《宗教蓝皮书》瞒报宗教信仰不自由
·中国何时能够哀悼死于人祸的人们?
·全人类的北极不能属于任何国家所有
·深圳特区香港化才是中国政改的春天
·中国捍卫并行使钓鱼岛主权,是时候啦!
·五星红旗遮不住的另册真实的中国
·就修改中国国籍法问题致信吴邦国
·儿歌谎言: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中美:愿景互不为敌,竞赛直到永远
·圆梦中国-为了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
·人权高于主权从来是伪命题
·中国要积极主动地行使我钓鱼岛主权!
·爱国,理性与血性哪个更重要?
·关于中国民间保钓反日活动之我见
·中日两国和平友好的前提条件是什么?
·中国保卫钓鱼岛主权非诉诸武力不可
· 保卫钓鱼岛主权PK保卫十八大安全
·实录:中国最牛的导游之导游词
·藏人为何自焚?中央应检讨藏区政策
·美国是个什么东西?
·中国反腐问计专家不如实行民主宪政
·批判《人民日报》的中国第一人
·"让“字改变中国,信不信由你!
·中国访民状况见闻报告
·老毛拉登谁厉害?谁厉害我他妈纹谁!
·中国政治反动派—我的原则立场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提几个要求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自序
·中国民主党河北党部副主席刘金辞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也把中共及其特权关进宪法的笼子
· 要求中国最高法院公审薄熙来案并旁听
·今日博讯网,店大欺客也!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三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拍拍砖灌灌水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四
·中国不可对朝鲜核试验采取绥靖政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五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六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中央七常委敢于面对胡星斗的文章吗?
·中国最没文化的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
·合法不存,非法不在:为公民街头自由辩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七
·提醒法国总统:访华不要见利忘义!
·五一随想:民生总是政治正确的关切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九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八
·抗议逮铺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3公民!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二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三
·危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中国新疆状况之我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四
·一张壹圆人民币纸币:法轮功宣传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五
·从许志永案看宪法虚设自由实为禁区
·莫管日本修宪,只管光复中国钓鱼岛
·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不应成为禁区
·习总海洋新方针自相矛盾误国误民
·美国政界对中国人权状况判断不正确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六
·从8.15日本投降纪念日想到的
·高洪明朝阳出入境接待大厅“碰壁”记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七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疆诸多问题,新疆人怎么看?


    我与何德普先生从8月9日10点T69次列车缓缓开动驶出北京西站到9月2日20点10分T70次列车慢慢停稳北京西站,这次新疆旅游一共25天,行程超过15000公里。在这25天里,我见到了数不清的新疆人,或是长期生活和工作在新疆的内地人(可称半个新疆人)。他们有:汉人、维吾尔人、哈萨克人、蒙古人、塔吉克人、回人,他们遍布天山南北,城镇乡村;但是,真正能够和我坐在一起面对面地对话聊天的新疆人或是半个新疆人的,还是屈指可数的;因此,我非常有必要把他们与我的对话聊天一一记录下来,否则对不住他们那真诚的言谈话语。
   以下这些与我进行过对话聊天的新疆人或是半个新疆人的,他们每一个人的概况都是他们在与我进行对话聊天中我自己得出的结论;他们每一个人在与我对话聊天中,我本人简称“我”,他们的每一个人都简称“人”,这样便于记录,我不再做任何注释,请读者谅解。
    第一个与我对话聊天的人
   半个新疆人

   男,汉族,中年,河北石家庄人,在乌鲁木齐做了10几年建材与棉花生意,乌鲁木齐有自己买的住房,地处汉人区,可以在乌鲁木齐落户口但没落,妻女还在老家。
   对话聊天的地点:在北京开往乌鲁木齐的列车上,我靠车窗,他坐在我的左手边。
   对话聊天的时间:从8月9日10点列车开动离开北京西站到8月10日19点停靠乌鲁木齐南站的时间里,在我俩都有对话聊天兴趣的时候。
   我:您去哪里?
   人:去乌鲁木齐。
   我:您去有何公干?
   人:在乌鲁木齐做建材生意,也做棉花生意。
   我:您在乌鲁木齐做生意多少年了?
   人:我干了10几年了。
   人:您去哪里?
   我:我去新疆旅游。
   人:你们几个?新疆不太安宁,还敢到新疆旅游?
   我:我们两个去新疆旅游;新疆不太安宁,您还敢在新疆做生意?
   人:其实新疆挺安全,没有报纸宣传得那么恐怖,就是极少数人在作恶捣乱。
   我:我俩也这么看的,暴恐分子谁赶上谁倒霉呗!听蝲蝲蛄叫,就不种黄豆啦?
   我:您和新疆维吾尔人打交道多不多?
   人:我和维族人打交道很少,北疆维族人不多,他们大多数住在农村;南疆维族人多,阿克苏、喀什、和田等地区维族人多,他们占绝对多数;到那里,咱们汉人就成了真正的少数民族了。
   我:您在乌鲁木齐知道7.5暴恐事件吧?
   人:我知道,我正好路过现场,我还拍了不少照片呢?(边说边掏出手机,打开手机让我看了看手机拍摄的照片;真是火光冲天,尸体横躺竖卧,血迹斑斑,画面惨不忍睹)
   我:死人多吗?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人:死人不少,到底死多少人不知道,说死伤两千人的都有;为什么还真说不清楚,反正先看见不少维族暴恐分子拿刀追杀汉人,见人就砍;后来看到也有汉人拿刀追杀维族人,见人就砍;反正那时候恐怖得厉害,哪有不害怕的?
   我:哪些汉人拿刀追杀维吾尔人?
   人:我看那些人像是地痞流氓黑社会的。
   我:我看您的胆子就不小嘛?您还敢用手机拍摄那么多照片。
   人:那是让我赶上了,壮着胆子拍摄了几张照片。
   我:您看维吾尔人怎么样?
   人:我看维族人也挺好的,过去看他们我们心态正常,偶尔与维族人打交道,感觉他们对汉人也是友好热情的;不知道怎么了,一夜之间看到维族人就有些隔阂了。
   我:您怎么看汉人与维吾尔人呢?
   人: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地方,从汉武帝到现在有两千多年了;是汉人给维族人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要不他们哪会种小麦、玉米、棉花;没有汉人,他们还在饮毛茹血呢?
   我:那您说现在汉人与维吾尔人的关系怎么会到了这种地步呢?
   人: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说,一下子还真说不清楚。
   我:您慢慢说说,我想听听您的高见。
   人:汉人有点看不起维族人,嫌他们落后;汉人也有点歧视维族人,比方说:同样的事情,汉人能办的,维族人办不成;总之,汉人干部有点歧视维族人。
   我:您举个例子听听。
   人:比如说办个证明执照什么的,对维族人审查得很严,很多人办不成。
   我:您说汉人与维吾尔人的关系,怎么才能恢复到7.5暴恐事件以前的样子呢?
   人:这个比较难。中央要加大维族人的扶贫力度,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让他们受教育,不落后;让他们不受暴恐分子的挑唆,不受邪教(指宗教极端分子)的挑唆;这样也许会好起来;我看关系恢复到以前的水平是很难的;再说,汉人干部看不起维族人、歧视维族人在7.5暴恐事件以前就很厉害的,只是维族人敢怒不敢言吧了。
   我:您说说怎么在新疆扶贫呢?
   人:中央扶贫款落实到人头,给维族人建学校、医院、办公楼;可是现在少数民族脾气也挺大,在库尔勒给他们建了个医院,人家嫌设备不先进,医院使用了3年,到现在还不签字验收接收呢?
   我:您没有来乌鲁木齐之前干什么?
   人:我们家办了个造纸厂,政府说污染环境,影响申办奥运会,没干几年就强行给关闭了,而且一分钱的补偿都不给。
   我:政府用什么办法强行关闭的?
   人:政府先给你下个环境污染通知单,然后给你停电,封你的机井,让你无法生产并生存,我的造纸厂只好关闭了;我就到乌鲁木齐来做建材生意和棉花生意了;我把石家庄的建材卖到新疆,再把新疆的棉花卖到石家庄,这样互通有无,我的生意还是可以的。
   列车到了乌鲁木齐,我们一起出了车站,才握手告别。
    第二个与我对话聊天的人
   半个新疆人
   男,回族,中年,宁夏石嘴山人,在哈密干建筑,兼做点玉石生意,宁夏新疆往返有10几年了,在甘肃嘉峪关车站上车,坐在我对面靠过道的座位上。
   对话聊天的地点:
   在北京西站T69次开往乌鲁木齐南站的嘉峪关站到哈密站的列车上。
   对话聊天的时间:
   在北京西站T69次开往乌鲁木齐南站的嘉峪关站到哈密站的区间运行时间内。
   我:您是汉族吗?
   人:我是回族人,是地地道道的宁夏回族人。
   我:您去哪儿?
   人:我去哈密,在那里干建筑;我喜欢玉石,兼做点玉石生意。
   我:您做玉石生意少不了和新疆维吾尔人做生意吧?
   人:那当然了,我经常和“老维子”打交道,大概有10几年了吧。
   我:您觉得维吾尔人怎么样?
   人:有的“老维子”不错,有的不地道,净骗汉人。
   我:您看汉人与维吾尔人的关系怎么样?
   人:我看“老维子”,反共排汉;哪个敢反对汉人,有一个就杀一个,看他们还敢不敢反共排汉!
   我:您何以见得呢?
   人:我受过两次“老维子”的骗,想起来就有气,才这么说;其实,大多数“老维子”还是不错的,要不咱们怎么和人家做玉石生意呢?
   列车到了哈密,他就下车了。
    第三个和第四个与我对话聊天的人
   新疆人
   年轻的母女俩人,维吾尔族,哈密人,去乌鲁木齐,哈密上车,人长得美丽动人,母女俩人坐在我对面的两个座位上,靠着我对面的靠车窗的何德普先生。
   对话聊天的地点:
   在北京西站T69次开往乌鲁木齐南站的列车上。
   对话聊天的时间:
   在北京西站T69次开往乌鲁木齐南站的哈密南站到乌鲁木齐南站的区间运行时间之内。
   我:您是维吾尔人?
   人:是,我是维吾尔人。
   我:您去哪儿?
   人:我们去乌鲁木齐。
   这个年轻的母亲,汉语说的吃力,也许她听不懂我的问话,她低头不语了。
   我:小姑娘几岁了?
   人:我11岁了。
   我:你上几年级了?
   人:上四年级。
   我:小姑娘,你普通话说的不错吗?
   人:我上的是普通小学,不是民族小学。
   我:我说呢,你普通话说的这么好。
   过道那边座位上的一个汉族小女孩走过来,和维吾尔小姑娘玩“锤子剪子布”等等游戏,她俩兴奋地又蹦又跳,高兴地又唱又叫;她俩亲热得好像一对亲姐妹,直到乌鲁木齐她俩都没消停。
    第五个与我对话聊天的人
   新疆人
   女,20岁左右,年轻漂亮,汉族,土生土长的新疆人,如家酒店前台接待员。
   对话聊天地点:
   如家酒店前台。
   对话聊天时间:
   8月10日20点左右,在办理住宿酒店手续的时间里。
   我:姑娘,你是新疆人吗?
   人:我是土生土长的新疆人,我爷爷是江苏支边青年,我爸爸都是新疆出生的。
   我:那,你是疆三代了,完全可以说你是个真正八百的新疆人了。
   我:你会说维吾尔语吗?
   人:日常对话多少懂点儿,要不没法站前台服务了。
   我:那,你算双语人才,很了不起的。
   人:谢谢!您夸奖了。您拿好身份证。
   我:你把你们酒店的WLAN的名称和密码告诉我,可以吗?
   人:好的,我把名称和密码写在这张纸条上,你就可以手机上网了。
   我:谢谢你!姑娘。
   何德普先生拿了房间门卡,我俩就坐电梯上楼了。
    第六个与我对话聊天的人
   新疆人
   女,25岁,回族,大学毕业,乌鲁木齐人,父母开饭店多年,“喀纳斯四日游”的导游,身材丰满,个头较高,面容不算白净,喜欢吸烟。
   对话聊天的地点:
   在旅游大巴停靠有卫生间的地方的本大巴旁边。
   对话聊天的时间:
   从8月11日到8月14日,在旅游大巴停靠有卫生间的地方,大巴没有开动的时候。
   我:导游,你是哪儿的人呀?
   人:我乌鲁木齐人,回族。
   我:你干导游几年了?
   人:我大学毕业就干导游,干了3年了;其实,我父母开饭店就有20年了,不缺我挣钱;可我喜欢这个职业,成天忙忙碌碌,虽然挺累但很充实。
   我:你结婚了吗?
   人:我今年25了,还没结婚;我不喜欢那些回族年轻人,他们一有钱就吸毒,我讨厌他们;所以,我不着急,等有合适的再说。
   我:听人家说新疆挺乱的,你干导游,你感觉新疆乱不乱?
   人:新疆不像内地人想象的那么乱,其实新疆很安全稳定;有时个别地方有点儿乱,那都是极少数暴恐分子在作乱,这是极个别的情况;新疆总体是安全稳定的。
   我:你们导游收入还不错吧?
   人:现在收入说得过去,但今年比去年差多了;今年莎车等地的暴恐事件,给内地人来新疆旅游造成极坏影响,来新疆旅游的人少多了;今年收入肯定不如去年。
   我:你了解新疆维吾尔人的情况吗?
   人:我对北疆情况比较熟,北疆维族人热情好客;南疆,我没有去过,不了解那里的维族人;我听说那里农村比较落后。
   导游接待的人太多,和她对话聊天的人太多,我很多时候是插不上嘴的。
    第七个与我对话聊天的人
   算半个新疆人
   女,汉族,24岁,小巧玲珑,江苏无锡人,大大学毕业,来新疆干旅游销售工作,边打工边旅游,在乌鲁木齐有住房,这次他父亲来新疆看望她,她陪同父亲去喀纳斯旅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