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学者]
非智专栏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者

   
   人物素描七
   
   非智
   


    冯广京地道是个学者,一副眼镜,随便着装,有时一、二天没刮胡子。说话不急不慢,总是选择恰当的词语用。
   
    在佩斯总能遇到这样的学者,特别是那些被应聘在大学教书的中国学者,在我的眼里,他们是真才实学,不然,大学的课那么容易教?
   
    在佩斯有成就的华人,有着二个极端,一部分在商业上渐有成就,有了自己成功事业,而且成了华人社团的首领;一部分则潜心学问,在学术上多有成绩,出了好几部著作,但这部分人,被知道的很少,毕竟,这是个“以钱说话”的世界,简单说,“钱比学问重要”。
   
    冯广京不在乎钱,在乎的是他所研究的学问是否具有学术价值。而华人社区的人在乎的是钱,不在乎你的学问有多高学术价值。所以,他所研究的专论,即便在媒体上发表,似乎也没多少人加以关注。基本上,说起他的名字,知道的人还不多,甚至比担任一个协会副秘书长,活跃在华人社区的他的老婆,更不为人所知。结果是为了要强调冯广京的身份,介绍时,还得加上一句“章副秘书长的老公。”
   
    冯广京的主要研究课题是历史,这是极为枯燥的课题,但他却津津乐道,一有机会,就讲他的历史。他的主要历史,还是华人在澳洲的历史,所以,要知道我们的祖先谁先到澳洲,娶了谁为老婆,有几个孩子,干了什么活,做了什么事,还有,那座屹立在坚斯大街的有百年历史的中华会馆的馆所的故事,他都可以一一告诉你。
   
   
    我曾在佩斯出版了一本杂志,叫《南半球》,出了几期后,即由于种种原因,没能按时再出新的。他很关心我的杂志出版,故此,每次见面,他都要问什么时候新一期出来。“我喜欢你的杂志。设计好,里面文章有质量。”他总是说我的好话,我十分感激,同时也为没能再将杂志印出来感到愧疚。“版都设计好了,一有空就出版。”我这样解释也已很多次了。当然,真正的原因是杂志每出一期,就要亏一次,这杂志是免费赠送的,如果没有经济的支持,是不容易出出来的,这也让我感到“钱确实比学问重要。”因为,在我的杂志里,经常有冯广京的有关历史的文章。说到底,没有钱,学问也很难做出来。
   
    基本上,除了跟我们讲历史,他是没有什么话题的。有几次,由于他老婆的原因,他不得不随着他副秘书长老婆出席一些华人社区大型活动,见到面,就是那句“杂志什么时候出来?”,说完,就基本上没有什么话了。在那种沉默中,我常常觉得不自在,总想找点话题说,最后就又讲到历史,这时,他就很有谈兴,把他正在写的西澳华人淘金史给我概述一遍。
   
    他已出了好几本书,都是厚厚的,估计他的文字应该有“那位从中国来的作家”所说的百万字了,可是,佩斯华人认识他的还是不多,曾经还有个国内驻澳机构打电话来问我,这个冯广京到底是谁?因为,他的文章在我的杂志里出现过,驻澳机构问我,算是找对了人。其实,他在国内这方面的学术界名气还是很大的,如果按照中国学术界目前的标准,他还是个专家。可惜,他是在国外,虽然在大学教书,有个副教授之职,却没能像在国内一样,有权威机构专门替他吹捧。
   
    我曾劝他出来参加一些华人社团活动,任一些社团职务。他笑笑地说:“没时间,我也不擅长社交。”我甚至提出他来给华人做一次讲座,谈谈我们移民的祖先。他觉得主意不错,却迟迟没有答应下来。由于经常在华人社团活动中见面,我倒是同他的老婆较熟,我们都叫她小章。每当提起他丈夫,小章总是充满敬意,不过,最后,都会加上一句“不食人间烟火的书呆子”。
   
    说他“不食人间烟火”,主要是指他不愿意参与一些应酬活动,包括几百人的大型宴会,“那是很苦很累的事,何况我也吃不了多少。花时间吃顿饭,不值。”他曾经在一次宴会上对我说。他的热情又积极参与社区活动的老婆会经常组织一些活动,比如澳洲人最喜欢的BBQ,他也很少参加,即便参加,也多是闷着头想他的事,吃他的饭,似乎其他人并不存在。每次在这种情况下,我都会主动过去同他打招呼“大教授,最近还好么?”他总是客气地点点头,说“正在找研究课题。上课较忙。”就没有下文了。他有两个小孩,岁数还小,整天围着他的老婆转,就很少看到他带过小孩或同小孩亲近过。他的“不食人间烟火”还在于,只要他老婆没有做饭,他就不吃。有时他老婆在外忙,迟了回去做饭,他也就饿着肚子等,即便老婆一天没回去做饭,他也就一天不开火,最多是几片面包就着饮料便解决了,对他来说,吃实在不重要。
   
    这个世界有着极为不同的两种人,一种是追求物质生活的,认为人活着就是要好吃好喝好玩,这是美国小说家杰克•凯鲁亚克的《达摩流浪者》里的人物艾瓦的观点,而另一种观点,就是小说主要人物贾菲的观点,贾菲所追求的是精神生活,钱多不多没关系,只要能生存得下来,但精神的享受是不能少的,一天不看书,不写点东西,不七想八想地,那一天就白过了。冯广京有着贾菲似的追求,但他没有贾菲的极端和疯狂,他是个学者,以做学问为主,其它一切生活都可有可无。当然,他很爱他的老婆,到了离开她日子就难过的地步,小章对他敬重,加上体贴怜爱,他们生活得很温馨的。古人说“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他们倒是很好的一对。
   
   
    听说,她还是他的学生,曾经教过的学生。
   
    他们的恋爱,也有点传奇。按理,“不食人间烟火”的冯广京是不懂怎么谈恋爱的。你叫他讲历史,他条理分明,侃侃说来,你让他同一个陌生女性说话,他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
   
    这事儿,当然还是小章主动。
   
    那時小章还在大学当学生,常常看到该吃饭的时间到了,这位冯老师还在做着他的学问,感到有些奇怪。几次后,她就关心这件事,发现这位老师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竟然不吃饭或只简单地吃点面包喝点水,开始她不解,以为这个老师极为吝啬,不舍得化钱,后来才知道,他是舍不得花时间做饭吃饭。从此,她都会悄悄准备一份午饭带给这位老师,到后来,干脆就到他的宿舍给他准备饭菜。冯广京是容易接受别人帮助的人,开始还随随意意地接受盒饭,久了,心里内疚,便提出要请小章到馆子吃饭。“别老做饭了,累了你,到外面吃去。我请你。”
   
    有了这样往来,感情慢慢上来,最后,在毕业的那一年,小章搬到冯广京的宿舍照顾他,再半年就结婚,成了恩爱的一对。冯广京虽然是小章的老师,但并没大她几岁,结婚后,就事事顺着小章,以她说的算,这也是小章始终对他很好的缘故之一。
   
    不久前,冯广京刚完成了一部有关19世纪华人从广东到澳洲淘金的历史专著,有20多万字,已经有出版社答应为他编辑出书,他找到我,要我帮他写个介绍之类的文章。我听了既骄傲又惶恐,叫我来写,是对我的一种抬举,是赋予我一种荣誉,但是我才疏学浅,怎敢给这样一部大书写文章推介?我不敢写。 这部专著曾在东部报纸一章一章连载了一年,在东部引起反响,受到了东部读者的赞扬,最近,评论冯广京专著的文章出来了,而且不是一、二个评论,而是有着连续的长篇评论和推介。读了有关对他的专著的评论,我感到欣慰,内心里,也解了没能替他写点东西的愧疚。
   
    前二天,协会有活动,由冯广京老婆小章主持,我也被应邀参加。出乎意料的是,竟见到冯广京也在现场,而且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还打扮得整整齐齐,穿着灰色西装,虽然没打领带,里面却配着一件色彩鲜艳的衬衫。我想,到底小章把他的老公改变过来了。
   
    他还是一人躲到角落,任他的两个小孩到处跑。见到我走过去,他先问我“杂志什么时候出来?”“快了。” 我已得到杂志社社长的通知,要求尽快把杂志做出来,故此心中有数, “你呢?还好吧?”我问,他告诉我他很好,他的书正准备出版,他还得把稿子再重新审一遍。我说我读了他的书的大部分,很感动的。
   
    他摸了摸刮得净白的下巴说:“我也很感动,我们的先辈在澳洲创业实在不容易。”
   
   
   2014年11月28日
   
   
(2014/12/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