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冯崇义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冯崇义文集]->[冯崇义:红二代的信仰与认知错乱]
冯崇义文集
·全面推进香港民主化,以为内地彩排
·促进一党专政向宪政民主转型,建立和谐社会的制度基础
·民主化、西化和多元文化
·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求真守朴,道行天下——《二十世纪的中国》序
·阿扁“终统”是愚蠢之举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悉尼时报》社评: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去党性、兴人性:启中国执政党之蒙
·真话与自由——读艾晓明《保卫灵魂自由的姿态》有感
·“仁政”的昏话和“特殊国情论”的种族主义陷井
·第三道路世纪梦——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的历史回顾
·中华民族的突围之道:通过民主化获得和平崛起的国际空间
·“强国”不能吃掉自己的儿女
·民主这“东西”与国人的悲哀
·民族主义与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者
·领袖有问题,党更有问题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和解乃可行之道
·中国民主化的进程和中共党内民主派
·抵抗被重用的诱惑
·冯崇义: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性时代英雄?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冯崇义: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冯崇义: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冯崇义:《中国党内自由主义:从陈独秀到李慎之》序言 (
·冯崇义 杨恒均:拒绝宪政是断绝中国的前途
·拨开“渐进论”的迷雾,打开民主转型的闸门
·社会民主主义视野中的中国户籍制度
·今日中国的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学派
· 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民主与贸易
·冯崇义:习近平党国情结的危害
·对公民社会亮剑在堵死中国和平转型之路
·冯崇义:红二代的信仰与认知错乱
·冯崇义:宪政、自治与汉藏民族和解
·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时代的英雄?
·落难太子长了哪些见识?
·冯崇义、杨恒均:中共的命运与胡温的使命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冯崇义:党国之大,容不下一个国士?
·变党国为宪政:在崎岖道路上前仆后继
·从709案和《炎黄春秋》案看习记恶法治国
·专访冯崇义教授:习近平不选择民主宪政,中国将有奇灾大难
·毛泽东思想是祸害人类的剧毒,贻害无穷
·任志强大器晚成:党媒姓党举国哗然
·视频:709大抓捕案审判 滕彪律师、冯崇义教授连线访谈
·震动世界的“709大抓捕”一周年感言
·文革是党国极权主义的顶峰
·中美会通,梦圆太平洋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冯崇义、杨恒均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阿拉伯之春”和“占领华尔街”的启示
·党国何不以人为本?——由维权志士遭受新一轮迫害带来的思考和哀伤
·趙紫陽在1989年的思想飛躍
·達賴喇嘛讓權對中共當局的啟示
·邀达赖喇嘛回中国现在正是时候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陈奎德、冯崇义、丁一夫、冯玉兰等讲话/视频
·西藏的“问题”与“主义”
·温家宝是至今不知天命的好人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博讯专访冯崇义博士:你为什么要告中国海关?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请锦涛同志善待宪法、善待晓波
·释放许志永是中国之大幸
·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冯崇义、杨恒均:在网上碰到胡哥我想说的三句话
·冯崇义教授与中国留学生谈民族主义(图)
·《宪政民主与和谐社会》序言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
·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反封建还是要反专制
·郭文贵爆料的三个层面和视角:个人、高层权斗、政治
·709之殇与“国安委模式”的破产
·冯崇义:刘晓波的政治遗产与中国宪政转型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冯崇义:红二代的信仰与认知错乱

中共十八大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決定》,乃是中国“红二代施政纲领”。对于这个红二代施政纲领,世人见仁见智、分歧很大。有人对它的“新突破”赞不绝口,称之为“中国改革升级版”的纲领性文献,甚至于将十八大三中全会与十一届三中全会相提并论;也有人对它的“了无新意”深为失望,斥之为“政治收紧、经济放开”的陈腐老套。
   平心而论,这份以“改革”为主调的文献,列举了洋洋大观的整整60项改革任务,确实确立了一些前瞻性的施政目标,诸如完善“现代产权制度”和“现代财政制度”、“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等等;它也提出了一系列切实可行的有益措施,包括近年来社会上呼声高、期待迫切的那些事项,诸如放宽金融、交通、电信等部门的市场准入,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废止劳动教养制度,等等。
   但是,2013年的十八大三中全会与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不在一个重量级上,不可同日而语。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核心是“拨乱反正”,它所实现的是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的方向性转变和历史转折,从而开辟一个“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尽管它并没有提出多少重要的具体改革事项。相比之下,十八大三中全会的“改革纲领”整体上只是在现有制度框架和原有路线下的小修小补,特别是延续近年来祸国殃民、深受诟病的“维稳体制”,根本没有开创新局的气魄。
   
   “改革开放”三十来年之后的中国,需要新的突破性变革。“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极权主义的中国,社会完全被国家吞噬,公民的自由权利完全被剥夺。“改革开放”时代的中国,是后极权主义的中国,极权主义的权力结构仍然支配着中国,但社会(包括公民社会)已经复苏并不断摆脱国家的控制。在这个新时代中,改革、开放、市场化和全球化等方面的红利,使得多数中国人得以脱贫致富,得以在经济和私人生活方面享受到部分自由权利,得以形成和发展权利意识以及与这种意识相应的行为模式。

   
   但是,由于极权主义(一党专政)的权力结构没有及时改变,“改革开放”已经发生病变。垄断政治权力的特权阶层,通过权力市场化和“权贵私有化”等方式掠夺改革与发展的成果,全面毒化环境和人心,将中国引上“党国资本主义”的邪路(这是国家资本主义的极端形式)。要避免在“党国资本主义”的邪路上走到万劫不复的地步,中国早就该启动宪政转型。任何以强化现有社会权力框架而进一步推进“经济自由化”的片面“改革”,只会进一步加剧1992年以来随着片面的“改革和发展”而恶化的权力异化、贪污腐化、两极分化、社会溃败、人权低下、人心堕落、生态残破、资源枯竭等种种弊端。水土被毒化、空气被毒化、人心也被毒化,发财何益?毕竟,当代中国人的历史使命,绝不是“进一步完善”现有制度的片面“改革”,而是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的根本转变和全面转型。
   
   1989年之后的中国进入了相当于前苏联“勃列日涅夫时代”的政治停滞期,政权在政治停滞中加速溃烂。1992年以后中共选择与马列毛原教旨背道而驰的市场经济,一方面给中共政权创造了新的财富与给养,另一方面也进一步暴露了党国意识形态的极端虚伪性、进一步削弱了政权合法性的意识形态基础,而且也意外地为中国的宪政转型提供了更好的社会经济条件。宪政转型成为中国的大势所趋和当务之急。但是,红二代主导的十八大三中全会,没有回答宪政转型的时代课题、远远不足以应对政权体制的合法性危机、远远没有找到中华民族出路。
   
   实际上,这个“红二代施政纲领”,包含着深刻的自相矛盾和内部张力,在逻辑上不能自洽。比如,它决定要在洋洋大观六十个方面厉行“全面深化改革”,这足以表明现有社会制度不符合中国国情和社会需要,但是它的出发点又恰恰是要维护现有社会制度;它扬言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却又要继续依靠政治权力的超经济强制来“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它信誓旦旦要完善“市场经济”,却拒绝健康的市场经济所须臾不可或缺的宪政,拒绝承认所有公民和社会经济实体的同等国民待遇;它针对行政权力支配社会这一前现代社会弊病而提出“去行政化”、“减少政府审批事项”等措施,却又偏偏继续“加强党的领导”、强化以党代政,从而使政党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这种行政权力支配社会的的痼疾更加恶化;它明确提出要建立服务型政府以改进“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却偏偏将市场纳入党的领导、让市场为党国服务。
   
   在笔者看来,“红二代施政纲领”的自相矛盾和内部张力,根源于政治信仰和思想认识方面的落伍和混乱。这不仅体现他们治国理念的陈旧落后,而且体现了红二代的信仰和认知错乱(Cognitive Dissonance)。我们知道,心理学上的“认知错乱”或“认知失调”理论认为,陷于“认知错乱”或“认知失调”状态的人,竭力避免那些会给自己带来烦恼的信息,以至于刻意回避和否认客观事实。在一些掌权的红二代身上,政治信仰与认知错乱纠缠交织在一起,其精神世界呈现诸多困扰。他们的认知错乱,最集中的表现是迷信共产主义极权党国体制而颟顸地排斥宪政民主。
   
   在当今世界,共产主义极权党国体制对现代人类造成的巨大祸害,普通人只要不是中了邪,都已看得一清二楚。这种体制是列宁等人揉合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和“东方专制主义”毒素而造就的大毒物,严重干扰和延缓了俄国、中国等几十个国家的现代化进程。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和阶级斗争理论也被称为“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许诺一个工农大众能够享有政治和经济自由的天堂,许诺一个人人平等、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的极乐世界,并且“科学”地预言这一极乐世界必然经过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而实现。这种美丽的诺言和预言曾经激励千百万左翼人士和边缘人群为之赴汤蹈火、浴血奋战。
   但是,什么是“科学”?科学是人类经过逻辑论证和反复的实验所得到的系统知识。既然红二代信仰“科学社会主义”,他们能够接受“科学社会主义”被实践检验的结果吗?在其极盛时期,世界各国的共产党曾经拿三分之一的世界人口进行“科学社会主义”实验,结果带来人类的大灾难,包括上亿条人命!所有实行“科学社会主义”的国家都成为专制而贫困的人间地狱。
   
   以中国为例,中国共产党在“科学社会主义” 指导下的“革命”,将传统中国的社会精英定为“地主富农”灭掉了,也将近代通关之后成长起来的现代社会精英定为“资产阶级”灭掉了。但是,“工农大众”的地位并没有改善,他们所受到的压迫和剥削甚至超过“万恶的旧社会”。在毛泽东时代,且不说地富反坏右及其他们的后代成为任人凌辱的贱民;且不说知识分子成为被改造的对象;占总人口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农民成为被剥夺了土地产权、被剥夺了择业和交易自由、被剥夺了居住和迁徙自由、被排斥在国家福利之外的二等公民(有人称为“集体农奴”);工人成为被工作单位全面控制的雇工,他们甚至被全面剥夺了罢工、示威、成立独立工会以与国家这一唯一雇主进行集体谈判的权利。实际上,在共产党人建立起来的新社会中,真正得利的是由“革命干部”组成的“新阶级”,正像吉拉斯在《新阶级》一书中所阐述的那样。
   由俄共按照“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开创的共产主义党国体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彻底也最精致的专制主义统治,也就是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极权主义统治。这种专制制度之所以被称为极权专制,是因为它不仅彻底铲除政治反对派,而且消灭政治、经济、文化一切方面的多元因素,包括以往其它专制制度从未消灭的私有产权。这种曾经罩着美丽的光环而极为歹毒的制度,最初勾引了亿万民众,但由于实践中的惨烈恶果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就已受到普遍的质疑。这种质疑在世界共产主义阵营内部引起分裂,出现了体制内外对极权专制的反抗和“修正主义”。毛泽东所领导的中国成为共产主义世界镇压“持不同政见者”(也称“异见分子”或“异议人士”)和“修正主义”运动最蛮横凶狠的大本营。
   
   毛泽东为了“反修防修”、保权固位而推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图谋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种最极端的极权主义统治方式来挽救陷入困境的共产主义运动,并使他本人坐上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领袖的第一把交椅。“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荒唐歹毒之处在于,它以欺骗鼓动民众“奉旨造反”的方式来从事民众的“自发革命”,以愚民术和运动群众来从事“群众运动”,以制造个人崇拜和现代迷信来“提高革命觉悟”,以毛泽东及其追随者掌握生杀予夺的大权、无法无天对其他人任意“专政”的特权来“反特权”。以“史无前例”的政治迫害为底色的文革,使整个中华民族都疯狂地陷入相互折腾、天昏地暗的大漩涡,以至于几十年之后还有很多卷入这一漩涡的人们,包括在文革中深受其害的人们,仍然保存着文革往日的疯狂与迷惑。
   如果不是发生“认知错乱”而无法面对事实,稍具科学精神和科学理性的人们都会看到“科学社会主义”的异化和失败。如果说马克思试图创立的是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理论,体现十九世纪的有忧时之士针对早期资本主义的诸多弊病而提出的一些美好愿望;那么,列宁和毛泽东等“马克思主义者”所建立的理论则是为了不择手段地夺取政权和巩固党国专制制度,被实践证明是对人类文明的大破坏和对人类的严酷压迫。
   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之所以至今仍然得到一些人的追捧,认识论方面的根源在于这种意识形态具有诱发“认知错乱”的内在因素。从思想方法上说,列宁主义辩证法是一套扰乱思想的诡辩,故意制造逻辑混乱以自欺欺人,危害至大。在人性和真理这些对人类至关重要的问题上,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辩证法”以人的阶级性来否定人性,用真理的阶级性来否定真理,用立场、观点、方法的阶级性来否认事实,扰乱人心、贻祸无穷。正常人都知道,“观点可以不同,事实必须尊重”。马列主义者却往往通过“阶级分析”来否认基本事实。根据事实和正常逻辑,个人和整体人类是实实在在的事实,“个人”和“人类”这些概念的指称对象非常清楚。以具体个人为指称对象的具体人性和以全体人类为指称对象的普遍人性,相互贯通、相互包含、相互统一。
   
   作为学者的马克思,也是在承认个人的具体人性和人类的普遍人性的前提下来谈论人的“阶级性”,并且期待克服“阶级性”之后的“人性复归”。然而,按照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诡辩,只有具体的人性,没有抽象的人性;具体的人是划分为阶级的,因而人性就是人的“阶级性”。本来,正像“人类”这一概念一样,“阶级”、“人民”、“敌人”也都是抽象概念。所不同的是,“人类”这一抽象概念十分清晰地指称人类全体,而“阶级”、“人民”、“敌人”等抽象概念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内涵和外延界线模糊不定。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辩证法”,正是故意用“阶级”、“人民”、“敌人”等模糊不清的抽象概念来既否定具体的个人、也否定整体的人类,从而可以纵横捭阖、浑水摸鱼。正因为如此,在共产党掌权的国家,最高领袖之外的任何个人都可能被定为“阶级敌人”而没有基本安全,到处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剥夺具体个人的权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