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冯崇义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冯崇义文集]->[社会民主主义视野中的中国户籍制度]
冯崇义文集
·全面推进香港民主化,以为内地彩排
·促进一党专政向宪政民主转型,建立和谐社会的制度基础
·民主化、西化和多元文化
·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求真守朴,道行天下——《二十世纪的中国》序
·阿扁“终统”是愚蠢之举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悉尼时报》社评: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去党性、兴人性:启中国执政党之蒙
·真话与自由——读艾晓明《保卫灵魂自由的姿态》有感
·“仁政”的昏话和“特殊国情论”的种族主义陷井
·第三道路世纪梦——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的历史回顾
·中华民族的突围之道:通过民主化获得和平崛起的国际空间
·“强国”不能吃掉自己的儿女
·民主这“东西”与国人的悲哀
·民族主义与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者
·领袖有问题,党更有问题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和解乃可行之道
·中国民主化的进程和中共党内民主派
·抵抗被重用的诱惑
·冯崇义: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性时代英雄?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冯崇义: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冯崇义: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冯崇义:《中国党内自由主义:从陈独秀到李慎之》序言 (
·冯崇义 杨恒均:拒绝宪政是断绝中国的前途
·拨开“渐进论”的迷雾,打开民主转型的闸门
·社会民主主义视野中的中国户籍制度
·今日中国的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学派
· 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民主与贸易
·冯崇义:习近平党国情结的危害
·对公民社会亮剑在堵死中国和平转型之路
·冯崇义:红二代的信仰与认知错乱
·冯崇义:宪政、自治与汉藏民族和解
·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时代的英雄?
·落难太子长了哪些见识?
·冯崇义、杨恒均:中共的命运与胡温的使命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冯崇义:党国之大,容不下一个国士?
·变党国为宪政:在崎岖道路上前仆后继
·从709案和《炎黄春秋》案看习记恶法治国
·专访冯崇义教授:习近平不选择民主宪政,中国将有奇灾大难
·毛泽东思想是祸害人类的剧毒,贻害无穷
·任志强大器晚成:党媒姓党举国哗然
·视频:709大抓捕案审判 滕彪律师、冯崇义教授连线访谈
·震动世界的“709大抓捕”一周年感言
·文革是党国极权主义的顶峰
·中美会通,梦圆太平洋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冯崇义、杨恒均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阿拉伯之春”和“占领华尔街”的启示
·党国何不以人为本?——由维权志士遭受新一轮迫害带来的思考和哀伤
·趙紫陽在1989年的思想飛躍
·達賴喇嘛讓權對中共當局的啟示
·邀达赖喇嘛回中国现在正是时候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陈奎德、冯崇义、丁一夫、冯玉兰等讲话/视频
·西藏的“问题”与“主义”
·温家宝是至今不知天命的好人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博讯专访冯崇义博士:你为什么要告中国海关?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请锦涛同志善待宪法、善待晓波
·释放许志永是中国之大幸
·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冯崇义、杨恒均:在网上碰到胡哥我想说的三句话
·冯崇义教授与中国留学生谈民族主义(图)
·《宪政民主与和谐社会》序言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
·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反封建还是要反专制
·郭文贵爆料的三个层面和视角:个人、高层权斗、政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民主主义视野中的中国户籍制度

摘要:
   本文从"户口制度"这一案例探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从毛泽东时代到改革开放时代的延续性,并从社会民主主义的视角论证终止"户口制度"的迫切性。与"单位制度"(社会个体的单位所有制)一样,"户口制度"(歧视农民的等级身份制度)也是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的主要制度安排之一。这种制度安排起源于二十世纪五十时代,本是指令经济(计划经济)和极权体制的组成部分,但是在市场经济和后极权体制下仍然延续下来。"改革开放"为社会松绑所释放出来的创造力,带来了中国社会经济的迅猛发展;原有体制绑架扭曲改革进程所造成的畸形利益格局,则在发展过程中不断积累社会政治危机。没有进一步改革解决深层次问题,让"改革"继续扭曲和变态,新旧问题纠缠在一起,盛世表象掩盖下的多重危机正在将中国推入新的困境。根据公民权利平等的基本原则刻不容缓地废除过时而不公正的"户口制度",是改变畸形利益格局、舒解社会矛盾、促进中国社会健康发展的重要一环。
   *****
   中国户口制度改革已进入攻坚阶段。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识到中国现行户口制度有失公道,但支配政府决策的流行观点仍然认为中国当前不具备废除户口制度的条件,一旦废除户口制度就会对中国城市和社会保障体系造成太大的冲击。就连在上层领导中亲民理念最前卫的温家宝总理也只是认为要"稳妥"地逐步改革户籍制度:"首先,我们要解决那些常年在城里打工,有固定工作和固定住所而又没有户籍的人们,让他们融入城市、安家落户,和城里人一样工作和生活,享受同样的权利和待遇。第二,我们还要考虑大城市的承载能力。当前首要的是要引导农民工在中小城市和大的集镇安家落户。这项工作意义重大:从经济上来讲,可以增添我们经济发展的动力和扩大内部的需求;从政治上来讲,可以使农民工享受到与城市居民平等的待遇。当然,由于农民工具有流动性和不稳定性的特点,我们还要坚持和完善农村的基本经济和社会制度。"(温家宝,2010:124-125)这种观点和思路的严重误区在于,完全从当下具体操作的角度来评估户口制度变革的成本、而忽视认为制度安排的价值维度。实际上,中国政府当初制定歧视农村居民的制度就没有正当性,在实践中带来的祸害也远远大于效益。无论从自由主义还是社会主义的价值理念来看,剥夺中国农民"同等国民待遇"的户口制度,本来就不该建立、更不能借故延长。
   一、公民身份平等的社会主义价值取向

   社会主义有很多流派,社会民主主义是当代西方社会主义的正统,而且其基本价值与居于统治地位的自由主义多有交叉重叠。恩格斯在《反杜林论》和《社会主义从空想到
   科学的发展》等著作中一再强调,现代社会主义是"十八世纪法国伟大启蒙学者所提出的各种原则的进一步的、似乎更彻底的发展"。(恩格斯,1972:56、404)指导欧洲"启蒙运动"的基本原则,诸如自由、平等、博爱、法治、主权在民、理性至上等等,在欧洲本是社会主义和自由主义共享的价值。马克思、恩格斯等人都是很真诚的普世主义者(universalist)和世界主义者(cosmopolitan),对"启蒙运动"所倡导的普世价值情有独钟。由列宁及苏俄首开其端的党国社会主义,则是现代社会主义的变种。这种党国社会主义颠覆"启蒙运动"的基本原则或自由主义的基本价值,强调社会主义之自由主义之间的敌对关系。社会民主主义则追求对自由主义的超越,与自由主义存在传承和互补的关系,发扬光大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等普世价值。
   顾名思义,社会民主主义是旨在将民主和社会主义完美地融为一体的政治意识形态。它主张以议会民主制度为基础、将民主制度从政治领域扩展到社会经济领域、通过和平渐进的方法将资本主义社会改造为社会主义社会。社会民主主义既是一种社会学说和理想目标,也是一种社会运动和政治实践,有过曲折发展的历史。最初的社会民主主义意识形态曾经将生产资料的公有制视为社会主义社会的本质特征,也曾主张全面的国有化。在后来的社会实践中,社会民主主义者的经济思想越来越温和,完全放弃了公有制和国有化的主张,而是主张建立公私兼顾的混合所有制、混合经济、宏观调控和福利国家(welfare-state)。以此同时,社会民主主义者自始至终拥护议会民主,特别是坚决反对极权主义统治。
   世人对社会民主主义的起源多有严重的误解,以为它是马克思主义内部的一个分支。实际上,社会民主主义早于马克思主义,后来又平行发展了一段时间之后才与从马克思主义内部的社会民主主义合流。由于马克思主义的分化而形成的伯恩斯坦主义,只能算是社会民主主义的一个重要分支。(D.Sassoon,1996;刘国凯,2000)人类的社会主义理想源远流长,最早将社会主义与现代民主直接联系起来、希望利用现代民主来实现社会主义的目标,当推十九世纪三十年代英国工人阶级掀起的"宪章运动"。"宪章运动"的首要目标是争取普选制(universalsuffrage),而且将劳工大众的普选权视为确保对社会财富进行公平的重新分配的唯一手段。(雅克·德罗兹,1985:2)尽管宪章运动的目标是"普选权",而不是"所有权",马克思也曾经对宪章运动给予极高的评价。他在1852年8月的《宪章派》一文中写道:"在这里,实行普选权的必然结果就是工人阶级的政治统治"。(马克思,1961:390-391)
   马克思主义阵营内部系统修正马克思主义而完全彻底地向社会民主主义靠拢的是马、恩晚年的精神传人伯恩施坦,他沿着马、恩晚年通过片言只语所表达的新思路深入探讨,形成了一个新的理论体系。(伯恩施坦1965)在哲学上,伯恩施坦放弃了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经济决定论和历史必然性的观点,而向新康德主义者一样强调人的主体性、强调将人当作最高目的而不是任何历史目标的手段。在经济学上,伯恩施坦抛弃了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而接受了边际效用学派的观点,认为商品的价值取决于"边际效用",即满足消费者需求的程度,越是稀缺的商品价值越大。伯恩施坦在经济学上也抛弃了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不断加深和加剧直到总危机和灾变假想,因为危机已出现规模缩小、持续时间缩短和强度缓和的趋势。与此相应,在阶级分析问题上,伯恩施坦认为马、恩关于资本主义社会阶级矛盾不可调和、阶级矛盾不断激化的判断已被历史的新发展所推翻,随着股份制所带来的产权分散、普选制的出现、工资的提高、劳动条件的改善,有产者人数、富裕阶层人数、中间阶层人数都是在增加而不是减少,阶级斗争是日趋缓和而不是日益激烈。而且,工人阶级的大部分,包括社会民主党所代表的工人,并不支持"革命";而资产阶级也不见得都"反动",日益壮大的"自由资产阶级"在不断追求社会进步,不断深化民主制度。而政治民主化的程度越深,政治灾变的必要性和可能就越小。
   在伯恩施坦看来,社会主义事业的成功本来就不应该依赖于工人阶级不断加深的苦难,而是依赖于这种苦难的被缓解和被消灭。伯恩施坦坚决反对"暴力革命",将其视为"政治上的返祖现象",因为暴力报复、以暴易暴等等所体现的都不过是人类"较低下的文化"。伯恩施坦更坚决地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概念,坚决反对将财产所有权和政治权力从一个阶级"转移"到另外一个阶级手里的荒谬之举。他认为马、恩提到"无产阶级专政"这一概念,只是面对法国革命恐怖局面所造成的一时糊涂;认为工人阶级及社会主义者追求社会主义的进步事业,应该完全遵循人类文明所积累起来的自由民主价值。社会主义是在人类文明积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只能是自由主义的"合法继承者"和自由主义进一步发展的归宿。伯恩施坦坚决主张,社会主义者必须是真诚的民主主义者。民主的对象必须是全体公民,而不允许因为财产多寡、出身贫富、信仰差别等因素而区别对待。无产阶级争取普选权的斗争也就是争取民主权利普遍化的斗争,绝没有在自己得势的时候就反过来剥夺别人的民主权利。正象少数人压迫多数人违反民主原则一样,多数人压迫少数人也不符合民主原则。民主所预设的前提是"社会一切成员的平等权利"和"统治阶级的消失",在现代民主制度下任何一个阶级和集团都不能享有不同于社会其它阶级和集团的特权。而彻底民主制所实现的政治和法律上的形式平等,将导向经济和社会上的实际平等。总而言之,资本主义社会产权集中、工人失业、信息不灵、生产过剩、财富不均、经济危机等弱点并不是不可克服的,但克服这些弱点而实现社会主义也决不是经过一场大决战就能一蹴而就的。必须经过工人阶级在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各方面的长期努力,才能得到胜利的果实。依赖议会制度、以普选权为杠杆来进行合法斗争和改良,就可以从资本主义社会"和平长入社会主义"。(伯恩施坦,1965)
   社会民主主义者所追求的"议会道路",逐步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以1924年英国工党领袖麦克唐纳出任首相、组阁执政为起点,欧洲各国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纷纷成为赢得多数选票而单独执政的执政党或与友党分享政权的执政党。成就最大的是瑞典社会民主党,自从1932年在大选中获胜组阁,创造了连续执政半个世纪的辉煌纪录。在上台柄政之前,社会民主主义者与共产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及列宁主义者)的主要分歧在于实现社会主义的手段和方法。社会民主主义者坚决反对共产主义者所主张的"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而是坚持走"议会道路",利用西方社会原有的自由民主制度来推进社会主义事业。社会民主主义者在执政的实践过程中,逐步认识到他们原来的社会主义理念具有诸多的乌托邦成分,教条主义地付诸实践只会事与愿违,因而逐步推延或放弃了消灭私有制、实现公有制及全面推行计划经济等等在他们看来不合时宜或有害无益的理念。社会民主主义阵营内部一直就有人认为,崇拜公有制和敌视市场经济,是把手段与目标混为一谈。社会民主主义的目标是人人平等与社会公正,公有制、计划经济之类都不过是随时可以替换的手段。
   执政中的社会民主主义者所追求和推行的"社会民主"和"社会政策"体现于两个方面。一是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厉行政府宏观调控来调节总需求和总供给之间的平衡,通过大规模的政府公共开支、举办公共工程和公共服务实施来创造"有效需求",哪怕是实行"赤字财政"。现代经济学中"凯恩斯主义",既是对社会民主主义者执政实践的经验总结,更反过来有力地指导社会民主主义者的实践。(凯恩斯,1998)一是构建由累进所得税、劳工立法、公费医疗、免费教育和失业津贴及培训等多种机制构成的"福利国家",调节社会财富的分配,改善劳工大众的地位和生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