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冯崇义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冯崇义文集]->[拨开“渐进论”的迷雾,打开民主转型的闸门]
冯崇义文集
·全面推进香港民主化,以为内地彩排
·促进一党专政向宪政民主转型,建立和谐社会的制度基础
·民主化、西化和多元文化
·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求真守朴,道行天下——《二十世纪的中国》序
·阿扁“终统”是愚蠢之举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悉尼时报》社评: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去党性、兴人性:启中国执政党之蒙
·真话与自由——读艾晓明《保卫灵魂自由的姿态》有感
·“仁政”的昏话和“特殊国情论”的种族主义陷井
·第三道路世纪梦——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的历史回顾
·中华民族的突围之道:通过民主化获得和平崛起的国际空间
·“强国”不能吃掉自己的儿女
·民主这“东西”与国人的悲哀
·民族主义与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者
·领袖有问题,党更有问题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和解乃可行之道
·中国民主化的进程和中共党内民主派
·抵抗被重用的诱惑
·冯崇义: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性时代英雄?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冯崇义: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冯崇义: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冯崇义:《中国党内自由主义:从陈独秀到李慎之》序言 (
·冯崇义 杨恒均:拒绝宪政是断绝中国的前途
·拨开“渐进论”的迷雾,打开民主转型的闸门
·社会民主主义视野中的中国户籍制度
·今日中国的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学派
· 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民主与贸易
·冯崇义:习近平党国情结的危害
·对公民社会亮剑在堵死中国和平转型之路
·冯崇义:红二代的信仰与认知错乱
·冯崇义:宪政、自治与汉藏民族和解
·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时代的英雄?
·落难太子长了哪些见识?
·冯崇义、杨恒均:中共的命运与胡温的使命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冯崇义:党国之大,容不下一个国士?
·变党国为宪政:在崎岖道路上前仆后继
·从709案和《炎黄春秋》案看习记恶法治国
·专访冯崇义教授:习近平不选择民主宪政,中国将有奇灾大难
·毛泽东思想是祸害人类的剧毒,贻害无穷
·任志强大器晚成:党媒姓党举国哗然
·视频:709大抓捕案审判 滕彪律师、冯崇义教授连线访谈
·震动世界的“709大抓捕”一周年感言
·文革是党国极权主义的顶峰
·中美会通,梦圆太平洋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冯崇义、杨恒均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阿拉伯之春”和“占领华尔街”的启示
·党国何不以人为本?——由维权志士遭受新一轮迫害带来的思考和哀伤
·趙紫陽在1989年的思想飛躍
·達賴喇嘛讓權對中共當局的啟示
·邀达赖喇嘛回中国现在正是时候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陈奎德、冯崇义、丁一夫、冯玉兰等讲话/视频
·西藏的“问题”与“主义”
·温家宝是至今不知天命的好人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博讯专访冯崇义博士:你为什么要告中国海关?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请锦涛同志善待宪法、善待晓波
·释放许志永是中国之大幸
·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冯崇义、杨恒均:在网上碰到胡哥我想说的三句话
·冯崇义教授与中国留学生谈民族主义(图)
·《宪政民主与和谐社会》序言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
·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反封建还是要反专制
·郭文贵爆料的三个层面和视角:个人、高层权斗、政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拨开“渐进论”的迷雾,打开民主转型的闸门

——王天成《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一书引发的思考
   王天成是一位既激情澎湃而又好学深思的学者。他的《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这部力作,广泛参照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全球"民主第三波"中几十个国家民主化的经验教训(参阅SamuelHuntington,TheThirdWave:DemocratizationintheLateTwentiethCentury),在全球民主化的大视野下深入系统地探索当下中国政治民主化的条件、动力、时机和步骤等等事关中华民族前途命运的大问题,颇多真知灼见,也激发人们进一步思考。此书的两个见解和贡献特别重要,一个是系统清算"渐进论"对中国民主转型的危害,另一个是阐发和论证能够顺利地实现中国民主转型的战略选择。
   一、渐进主义似是而非
   中国的政治现代化进程一波三折,既是因为国运不佳,也是因为精英阶层一再错误总结历史经验而在紧要关头作出错误的选择。中国曾经赶上世界民主第一波,通过辛亥革命于1912年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依靠过人之勇和骄人之智,迅速建立起现代议会、现代政党、独立司法、独立媒体、公民社会等宪政民主的政治法律框架和支柱。接下来,为了克服民国初年民主政治实践的不尽如人意、特别是回击皇权专制主义的回潮,先进的中国人又从1915年起掀起一场波澜壮阔的"新文化运动",从价值理念和伦理观念方面为新生的宪政民主政治补课,在世界主流文明的正道上继续前进。岂料列宁等一批流氓骗子利用社会危机于1918年在俄国创立了党国极权制度,在社会动员、社会控制和资源垄断等方面效率奇高,对未来世界许下的美丽诺言至为动人。对这一历史事变的严重误读,使得一大批对宪政民主建设缺乏耐心和定力的中国人中途改道、"以俄为师"而误入迷途,从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和多元文化的主流正道拐到党国体制的岔道。俄国人不仅成功地将列宁主义和共产党偷运到了中国,而且成功地帮助孙中山将中国国民党改造成以党国体制为目标的党。当1927年中国国民党打着三民主义和革命的旗号一统江湖(1928年"东北易帜"之后才完成)的时候,中国从一个不完善的民主国家倒退为党国专制国家。
   抗日战争的胜利给中国提供了重归民主的机会。抗日战争时期各党各派和社会各界的响亮口号是"抗日与民主并重",国民党、共产党以及其他政党为了全民抗日而实行政治和解与合作,由"中间势力"主导的宪政运动如火如荼、高潮迭起。而且,当时的世界随着国际反法西斯战争的进展和胜利而迎来微弱的民主第二波,又有一批国家告别专制而转向民主。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前后,全国人民都渴望和平与民主,各党各派都亮出"和平民主建国"的大旗,国共两党还为此而举行和平谈判,讨价还价、共商国是。善良的中国人热望实现同时"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共产党交出军队、国民党还政于民,共同建立民主联合政府而踏上宪政民主的征途。但是,当时国共两党的领袖都只相信武力而不相信民意,最终决定带领党军打内战,以人民生命为代价在战场上撕杀出胜负,断送了势头很好的民主化前途,使中国与世界民主第二波失之交臂。当时的中共,是由边缘知识分子和流氓无产者为核心的边缘人群。他们利用在抗战时期积聚起来的强大军事力量、长期战争所造成的经济破产和民不聊生、国民党统治集团的腐败无能、以及全球盛行的左翼思潮,成功地以"人民"的名义僭夺政权(绝大多数国民并没有卷入国共两党的武装争战。不举行大选,无从知道国民的真实选择)。这一政权更替是以共产党的极权主义党国专制取代国民党的威权主义党国专制,灭掉了市场经济和私人产权、灭掉了独立司法和传媒、灭掉了公民社会、灭掉了政治、经济和文化等一切领域的多元空间,将人类的专制制度推向顶点。这是中国政治发展史上的又一场大倒退。无论诺言如何美丽动人,也无论人们或者因为被洗脑而豪情万丈、或者因为被强迫而无可奈何地投身"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华民族为极权主义统治所付出的人文代价和生态代价不堪回首。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华民族似乎时来运转。因为"文化大革命"全面展现了党国极权主义的残忍荒唐之极而物极必反,中国人得以在专制魔王毛泽东离开人世之后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扭头向市场化、民主化、全球化的方向迈进。中共极权主义专政党演化为后极权主义专政党(而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执政党"),它在维持政治垄断的同时出让了私人空间和部分社会经济空间,不仅在体制外出现了民主派,而且在党国内部也形成了体制内民主派(参阅冯崇义《中共党内的自由主义:从陈独秀到李慎之》)。中国演进到了多元因素不断复苏和增长的后极权主义社会,极权主义统治在经济市场化和民主政治诉求的双重冲击下日渐松弛式微。中国出现了在朝野上下民主力量的共同努力下汇入世界民主第三波的趋势。
   不幸的是,中国政治民主化的大好历史机遇再一次被专制力量扼杀。人民大众对自由的向往与党国体制之间的深层次矛盾,因为物价改革闯关失败和胡耀邦逝世等这些偶然事件于1989年提前引爆。尽管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在风口浪尖上发生思想飞跃、达到了在"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这一时代高度,尽管体制内的民主健康力量已初具规模,但是,体制外的民主力量还没有机会成长起来,特别是共产主义国家成功地向宪政民主转型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先例。这样一来,宪政民主转型还未及进入人们的视野而成为现实选项,一方面是民主力量根本无法形成共同的目标,另一方面是专制势力根本不会选择退出机制。结果,在与专制势力进行的步调凌乱的被动对决中,体制内外民主力量领导层几乎全军覆没。接下来的一、两年间,世界共产主义阵营土崩瓦解、共产主义党国体制经过七十年的血腥实验终于被人类历史淘汰、共产党政权在民主转型纷纷改旗易帜。而在此真正有机会施展拳脚的时候,中国民主力量却已溃不成军,中国民主力量的领导者们不是身陷囹圄就是流亡海外。中国的专政党意外地站稳了脚跟,并且灵活地寄生在全球资本主义的肌体上、依靠"举国体制"在镇制和掠夺等方面的效率"再创辉煌"。共产主义世界的民主转型大潮不仅没有没有催生一个民主的中国,中共专制党国甚至于进一步强化了它的专制统治,使中国成为当代世界专制主义势力的大本营。
   中国专制势力的回光返照造成了中国民主力量和知识界的大分化,渐进主义论调和新的保守主义势力应运而生。乖巧的一部分知识界名流打出了"告别革命"的旗帜,与党国当局"防止六四重演"的战略部署相映成趣。更有部分势利文人摇身一变而从左右两翼为"保守"党国体制的种种倒行逆施高唱赞歌,以为晋身之阶。
   相对于保守主义,渐进主义的流行要更为复杂些。八九六四以来,有人主张先启蒙后民主,先进行自由民主思想的启蒙,等国民的民主思想"成熟"之后再行民主化;有人主张先法治后民主,特别是将政治问题转化为法律问题、通过依法维权来推进政治民主化的事业;有人主张"递进民主",将民主化进程划分为诸多细小的阶段而循序渐进;有人主张"增量民主",像中国经济改革初期那样,绕开存量而在增量上做文章,期待有朝一日迎来从量变到质变的奇迹。这些主张的共同点是否定六四的"激进"和前苏联的"突变",避免跨大步而提倡走碎步、避免急于求成而提倡慢速度、避免整体变革而提倡局部变革、避免大动作而提倡小动作,认为渐进的小变革能够逐步带来民主化的大变革、认为这种渐进的变革是代价最小的民主转型路径。
   应该说,在六四之后相当一段时间内中国民主力量溃不成军、绝对处于劣势的情形下,从小而易处着手,以图积滴水而成大川、积跬步而致千里,不失为以弱敌强之良策。而且,这种避免决战、声东击西的迂回战略,也有可圈可点之实绩,比如自由主义思想体系在公共话语领域正式登台并且在非官方舆论场中取得支配地位,公民权利意识的普遍觉醒,法治理念同时成为江湖与庙堂的强势话语,公民维权运动此起彼伏、波澜壮阔并且成为民主力量重新集结的枢纽。
   但是,按照王天成的观察和论证,渐进主义严重误读苏联东欧的"休克疗法"、包含着认识上的迷误和实践中的祸害。从事实认知的角度说,人们赋予渐进主义在民主转型过程中的天然优越性,大多是没有经验事实支撑的臆想。第三波民主化以来民主转型政治所展现的事实是,由政府启动的快速"常序性"民主转型恰恰是成本最低、代价最小。即使是有民众大规模抗议等突发事件引发的"非常序性"转型,多数转型国家也能在多方博弈中迅速完成民主转型进程。在民主力量已经出现、民主诉求日益高涨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恰恰是推延民主化的启动或延长民主化的过程,导致社会冲突、民族分裂、国家解体等恶果。在当今中国,"渐进主义"已经成为一种带毒有害的思想观念。它驱使人们带着对快速民主化的莫名恐惧,将一切民主化诉求都扣上"激进"或"极端"的帽子加以排斥,使"循序渐进"成为拒绝或拖延政治改革的借口,使"渐进主义"成为"不进主义"。中国的权贵资本就是在这种"渐进主义"或"不进主义"的泥潭中得以板结,中国社会就是在这种"渐进主义"或"不进主义"的泥潭中"溃败",而且专制政权在暴力维稳中不断积累和强化那些导致社会冲突、民族分裂、国家解体的社会和政治矛盾,在暴力维稳中摧残政治进步的健康因素、堵死和平转型的路,制造出越来越多的暴戾之气。
   二、化解民主转型风险的可行之道
   中国民主转型会像一些渐进主义者所渲染的那样恐怖吗?多年以前,笔者就发表《中国民主化能有多乱》一文,探讨国人所患的"民主转型恐惧症"及其化解之道。民主转型当然有风险,种种忧虑并非完全多余。但是,正像王天成在《大转型》一书中根据几十个国家的案例所揭示的那样,只要充分学习和吸收民主第三波中各国民主转型的经验教训,采取明智的战略、措施和步骤,就可以有效地缩小和化解民主转型中的风险。
   民主转型之"乱源",可以归为三大类。第一类是反民主势力操控民意进行破坏捣乱。这种破坏捣乱,绝不是来自所谓"素质低"的普通公民百姓。普通公民百姓对政治民主求之不得,为获得民主权利和自由权利而欣喜若狂,他们当然不会主动地对民主化进行破坏捣乱。会主动地对民主化进行破坏捣乱的,是在专制统治下掌握或依附于专制权力的特殊利益集团,他们行将在民主转型中失去特权。第二类是社会矛盾冲突失控而造成乱局。民主政治之下,所有国民都是公民,而没有敌人。专制政治则不断划定和制造敌人,不断制造你死我活的对抗性矛盾。这些矛盾会在民主转型过程中总爆发,比如在专制统治下备受政治压迫和经济压榨而满怀冤屈和仇恨的人们,要求对压迫者进行清算和复仇;在专制统治下备受民族压迫的族群,要求民族独立。这些诉求得不到合情合理的解决,可能导致激烈的社会冲突和民族冲突,以至于民族分裂、国家解体。第三类是民主力量准备不足或举措失当而无法及时建立民主秩序。民主秩序的建立,意味着民主力量中的某一派别或某几个派别联合起来获得多数选票而依靠民主程序组建民主政府。如果民主力量中的派别无法在民主博弈中形成多数、达成共识,变成小派别的无休止纷争,也会陷入政治混乱。对付这三大"乱源",第三波民主所积累起来的经验教训十分丰富,依据这些经验教训而采取明智的因应之道,中国的民主转型正可发挥"后发优势"、后来居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