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下)]
九剑博客
·【今日点击】乌克兰着手清除共产党 镇压民众示威受严惩
·失踪十载户口被神秘迁走 疑遭器官活摘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天降奇石寓天意
·四百多官员被抓或自杀 大清算中如何求生?
·大清算已经开始 弃恶从善莫迟疑
·法轮功禁止杀生和自杀
·江泽民10大罪状之一:伪造身世 窃取王位
·陆媒揭渣滓洞惊天谎言 中共才是真正“魔王”
·加议员拟提法案维护人权 谴责中共活摘
·是什么促使上亿的中国人退出党组织
·乌克兰突然“变天”的启示
·美国伊州众议院全票通过决议案 谴责中共活摘
·美国国务院人权报告:中共强摘被监禁者器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与己无关吗?
·美国谴责活摘器官 中共原卫生部高官慌忙表态
·【宋紫凤】:为真理,他们来过
·恐怖血案频发 江派手法类似15年前构陷“包围中南海”
·【夏小强】给胡锡进上课:为何中共倒了中国不会乱
·江泽民试图再次发动政变
·江泽民集团策划在昆明等5城市发动恐袭
·武警现场被击毙 致其他4城市血腥杀戮流产
·昆明特大血案内幕再现13年前天安门世纪伪案真相
·【独家】江派策划昆明和香港血案 武警上阵杀戮
·坚持真理,需要智慧和勇气
·只有解体中共大陆人才有希望
·病房里强行开庭 通化610和公检法陷害许英杰
·谁在斗中狂,必在斗中亡
·江泽民为什么镇压法轮功?
·我的生命之路(上篇)
·我的生命之路(下篇)
·在中国大陆,谁是仇恨的制造者与宣传者?
·江泽民对一特务组织的密令从来不敢落款
·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
·【历史今日】法轮功创始人获自由之家“团体宗教自由奖”
·江家帮头子们念的哪门迷信经?
·江泽民赤膊上阵 对一组织下密令
·“九字吉言”说与君
·独家:曝隐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惊天秘密
·美加旅游 大陆教师学生集体“三退”
·联合国会议 加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首次!政府代表在联合国提出中共强摘器官
·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法轮功禁止自杀 中共喉舌指鹿为马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闻周刊】中共活摘器官 国际聚焦谴责
·中共保党压倒一切 江泽民集团还将制造系列恐怖活动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下)

该日记还透露了很多东西:

“斯大林多次把宗教信仰说成我们最大的敌人。他基于多种理由憎恨宗教信仰,而我则分享了他的感觉,认为宗教是狡猾而危险的敌人、、、、、、斯大林还认为,对于各教派的为人父母者,让他们与子女分离,是对他们的主要惩罚,不管他们是否被判有罪。


   认为,他在秘密从事占星。他有一个特点总是令我吃惊:他经常隐晦地说出对神和宗教的尊敬。开始我以为这只是我的想象,但逐渐我意识到这是真的。不过,他触
   及这一主题时总是小心翼翼,我从来都搞不明白他的准确观点是什么。但我至少清楚一件事:他对待神明和宗教的方式非常特别,例如,他从未直接说神不存在。

有斯大林在场时,人们会莫名其妙地不再是他们自己。人们都爱戴他、崇拜他。我不认为他受乐于什么国家的大爱:他凌驾于其上。虽然听起来很怪,但他确实占据了原本只属于神的位置。”

马克思主义的另一主要特点是鼓吹暴力、斗争。

马克思极为好斗。他颇为喜爱,且经常重复的一句话是:“世上再没有比噬咬敌人更大的快乐了。”

怪不得其追随者斯大林说:最大的欢乐就是和一个人发展友谊,直到他信任地把头靠在你胸口,你就可以一刀插在他背上 --- 这是无与伦比的快乐。

马克思早就表达过同样的理念。他曾写信给恩格斯,谈到那些意见与他不一致的同志们:

“我们必须让这些混蛋相信我们与他们继续友好,直到我们有能力不择手段地把他们清除出我们的道路。”

斯大林身边的许多同志说他像魔鬼一样,这是颇耐人寻味的。

南斯拉夫的共产党领袖 Milovan Djilas 跟斯大林很熟。他曾写道:

“斯大林魔鬼般的权力和能量是这样形成的,他把共产主义运动及其中的每一个人带入一种混乱和麻木的状态,以此建立和维持他的恐怖统治,难道不是吗?”

斯大林的女儿 Svetlana Alliluyeva 从未深入研究撒殚教,但她居然也写道:

“Beria(苏联的内务部长)和我们的家庭成员之间似乎有一种地狱魔鬼般的联系、、、、、、 Beria 是个令人恐惧的、 邪恶的魔鬼、、、、、、 一个可怕的魔鬼已占有我父亲的灵魂。”

Svetlana 又提到,斯大林认为善良、宽恕、仁爱比最大的罪行还要坏。

这就是统治了近半数人类,并号令人们在全世界进行恐怖活动的撒殚教祭司的写照。

斯大林是一个地主和女仆的私生子。其父为了名声,收买了一个补鞋匠,让他和怀孕的女仆结婚。但此事还是曝光了。童年时的斯大林常被嘲笑为杂种。斯大林少年时,他的生父被谋杀了。斯大林是疑犯,但没找到确切的证据来指控他。

后来,身为神学院的学生,他却加入了共产主义者的圈子。在那里,他和一位名叫 Galina 的女孩相爱了。因为那时的共产党员们很穷,Galina 被指派去做一个富翁的情妇,以便为共产党筹钱。当斯大林亲自投票赞成这一提案时,她割脉自杀了。

斯大林还盗窃党内的钱财,且精于此道:他挪用的赃款都不是给他自己的。

他又被派去渗透沙俄警局。他必须扮演双重角色:向警察告发次要的共产党员,以便接触警局的机密,同时保护重要的共产党员。

作为一个年轻人,斯大林有着最差的身世、学历和发展。因此他很容易受撒殚教的影响。他变得人如其名。“斯大林” 的意思是 “铁人”,一个没有丝毫人类感情、没有怜悯的人。

与马克思、恩格斯、Bauer 等前人一样,斯大林起初是一名信神者。他的第一首诗写于十五岁,诗的开头道:“全能的神的意旨是多么伟大啊!” 由于感受到神的召唤,他成为了神学院的学生。然后,他先是变成了达尔文主义者,接着又成了马克思主义者。

当他开始以革命者的身份进行写作时,他用的第一个笔名是 “Demonoshvili”,在乔治亚语中,此词意为 “魔鬼的”。他的另一笔名是 “Besoshvili”,意即 “恶魔般的”。

还有一些重要证据能证实共产党领导人的撒殚教信念。苏联红军将领之一,后来被斯大林枪决的 Tuhatchevsky 元帅,他的女儿 Troitskaia 写道,她父亲在寝室的东方一角放着撒殚的画像。东正教徒通常是在此位置摆放(耶稣、圣母等的)圣像的。

在捷克斯洛伐克,“国家宗教事务议会” 是一个致力于刺探和迫害宗教信仰人士的机构。某共产党员就任此机构头目时,给自己取名为 “Hruza”,其斯洛伐克语之意为 “恐怖”,这是对 “魔鬼” 的一个称呼。

阿根廷一个恐怖组织的领袖给自己起了个绰号 “撒殚奴夫司基”。

Anatole France 是一个著名的法国共产主义作家,他曾把法国一些最大的知识分子导向共产主义。最近在巴黎举行了一个魔鬼艺术展,其中一件展品,就是这位共产主义作家用于主持撒殚教祭仪的特制椅子。这张椅子的扶手和凳脚长角,并披着羊皮。

英国的撒殚教中心是高门墓地,卡尔·马克思就葬在那里。马克思的墓上曾举行黑魔法的灵异祭仪。那里也是 1970 年袭击了数名女子的高门吸血鬼的策源地。红色中国的领导人华国锋曾到那里致敬。

Ulrike Meinhof,Gudrun Enslin,以及其他一些德国红色恐怖主义者,也都加入了撒殚教。

恩格斯在《Anti-Duhring》中写道:“对人的博爱是荒谬的。” 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他又说:“我们需要的是恨而不是爱 -- 至少现在是这样。”

切·格瓦拉(Che Guevara,阿根廷共产主义革命领袖)很好地领会了马克思主义。在其作品中,他附和了恩格斯的情操:

“仇恨是斗争的要素 -- 毫无怜悯的恨,能让一个革命者超越人类自然极限,让他变成一台高效、毁灭性、冷酷、老谋深算、冰冷的杀戮机器 -- 要以这样的仇恨来对待敌人。”

这正是魔鬼要对人类做的事。牠大获成功了,和牠一起的是众多声名狼藉的人类领袖。在我们有生之年,我们见证了太多不能承受之重:希特勒、艾希曼(Eichmann,纳粹头子)、门格勒(Mengele,纳粹头子)、斯大林、毛泽东、安德罗波夫(Andropov,苏共总书记)、波尔布特(柬埔寨共产党(红色高棉)总书记)、、、、、、

马克思在《共产主义宣言》中写道: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

历史上有过许多革命,每个革命都有一个目标。例如,美国革命为国家独立而战,法国革命是为了民主。只有马克思明确表示,他的目标是“永远的革命”,为革命而实施恐怖主义和杀戮,除了癫狂突发的暴力之外,革命再无其它目标。这就是撒殚主义与普通人类罪行之间的区别。

对于在沙俄犯了杀人罪被处决的恐怖分子,马克思称他们为 “不朽的烈士” 或 “惊人能干的伙伴”。

恩格斯也写到 “我们进行的美味的复仇”。他经常使用这种措辞:“(俄国)国内的进展多么壮丽啊!谋杀变成了家常便饭。” “让伦理道德问题靠边站吧、、、、、、 革命者为达目的,无论采取何种手段都是对的,包括暴力和表面的顺从。”

当马克思主义者列宁在俄国,生活在 Kerensky 的民主制度下时,他说:

“我们需要的是野蛮的能量,其次,还是能量。我惊奇的是,人们谈论炸弹已超过半年,但仍未仿制出一个炸弹。”

从一些简短的引言,我们可以进一步了解共产主义者的基本态度。

马克思:“我们发起战争,针对宗教、国家、家乡、爱国心的所有主流观念。”

《共产主义宣言》:“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

列宁:“我们必须使用所有诡计、阴谋、欺瞒、狡诈、非法手段、隐蔽手段,并掩盖真相。”

列宁在 1922 年的致辞中说:“首先我们要拿下欧洲,然后是亚洲各地。接着,我们要包围并逐渐破坏美国,它就会像一个成熟的果子一样,毫无反抗地落入我们手中。”

赫鲁晓夫:“若有人以为我们的笑容代表我们抛弃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教导,这人只是自我欺骗而已。等待那一天的人,必须等到虾学会吹口哨的时候。

Solzhenitsyn 在其巨著《古拉格群岛》中揭示,苏联内务部长 Yagoda 的嗜好, 就是脱光衣服,赤身裸体地射击耶稣和众圣的画像。他的两个同志也参与了这种行动。这是共产党高层举行的又一个撒殚教仪式。

为何自称代表无产阶级的人,要射击耶稣这个无产者,或玛利亚这个穷女人的画像呢?


   些基督教五旬宗(Pentecostalism)信徒讲述了一件二战期间发生在俄国的事:他们的一位传教士曾为别人驱魔,那个魔鬼离开附身之人时,恐吓
   道:“我会报仇的。” 数年后,那位驱魔的五旬宗传教士因信仰而被枪决了。执行枪决的军官在扣动扳机前说:“现在我们扯平了。”

共产党官员们是否有时被魔鬼附体了?他们是否成了撒殚的工具,去报复试图推翻恶魔王座的基督徒?答案是肯定的。


   俄国,在斯大林纪念日,一些共产党员在警局的地窖里杀了一批无辜的人。血腥屠杀之后,其中一名党徒有了点想法,他逐一对那些尸体道歉:“我不是故意这样做
   的。我并不认识你。和我说话吧,离开吧,宽恕我吧。” 随后,他被一位同志杀掉了。另有一人后来信了神,他叙述了这件事。

法国的一份俄文杂志《Russkaia Misl》于 1975 年 3 月 13 日报导了一件发生在苏联的事:


   国的 D. Profirevitch
   有一对儿女,从小就被他培养成信神的人。自然,孩子们必须到共产党的学校去上学。他女儿十二岁时,有一天回家便对父母说:“宗教是资产阶级的迷信。我们生
   活在新时代。” 她完全抛弃了基督教。后来,她加入了共产党,并成为一名秘密警察。这对她父母是一个可怕的打击。

随后,她的母亲被捕了。在共产党统治下,没人能拥有任何东西 --- 无论是孩子、妻子还是个人自由。国家政权能随时夺走你的所有。

母亲被捕后,她的儿子大为哀痛。一年后,他上吊自杀了。D. Profirevitch 找到了这样一份自绝书:

“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