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余杰:阻挡民主如同风中吐痰]
独往独来
·董狐:庆丰帝为什么宁要‘鸿忠’,不要‘兴国’?
·那些大师已然远去:百年前中国知识分子的骨气!
·王康:被毛泽东、周恩来掩盖的一件重大历史事件--卖国
·向忠发的供词曝中共十大鲜为人知内幕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溪谷闲人的博客:软实力?中国的十大“世界第一”
·董狐: 六中全会,包子帝的“困兽之斗”
·毛对特务头子周恩来又用又怕 防到死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战争
·吴敬琏再发声:国家养只会“造词”的专家有什么用?
·大撒币习将投500亿美元孟加拉,北京狂砸700亿美元 普京成为中国奴仆
·鄭 平:請民運人士關注高智晟的吶喊,讀《二○一七,起來中國》
·【禁书】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1.4
·中共制造英雄过世 邓小平亲口证实欺世盗名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洞生:新黑洞理论
·春秋戈:中国正部级高官赴美国看病 惹医生白眼
·PBSNPR博客:冒死揭露太行发动机是一坨特大狗屎的绝密
·万毅忠:《一个解放军的1989》: 为六四留下恐怖的历史记录
·刘文忠谈同监难友指挥家陆洪恩之死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南希博客:戏谑文:习近平《纪念卡斯特罗》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曾伯炎:长征,难以再伟化的破产神话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要求中央首长不要陪舞 南京女演员被杀内幕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 张琏瑰::朝鲜核问题的严重性
· 王岐山被正式赋闲,习王的打虎权被正式剥夺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乐山水;川普对华清算,北京退到哪一步?
·急速客:从反蒋英雄到毛的叭儿狗
·曾伯炎;1957罹难右派众生相——写在反右60周年
·曹长青: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历史的错位(1~10)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齐大圣;从“毛病不除,恶习难改”到“今年何夕,除夕除习”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赵紫阳揭内幕:那些元老为何仇恨我 把我家抹黑成官倒
·朱振和;习近平的精彩表演
·【读史】1959年河南信阳事件真相:读完都是泪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 朽木难撑社稷—评习近平为人处世
· 端传媒
·林 木; 方励之学长点滴及其他
·吴江;重温胡适的10句名言
·钱学森胆战心惊渡过文革前后20年
· 韦君宜;思痛录
·金复新;今朝扶共反乐天,明天难保不恐韩
·铁流:比夹边沟还恐怖!
·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 董狐 ;支持郭文贵继续爆料
·贾行家:我说我们东北,失落的人、绝望的人太多了
·彭小明;追究毛泽东女儿李讷的刑事罪行:血债法偿,冤债理偿!
· 告诉你世界科技实力的真实状况
·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家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朝鲜的26种怪象你知道多少?朝鲜以罕见言辞抨击中国卑鄙、低级
·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 易中天--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文革
·郭文贵:“反贪一号”首长将女模特带上私人飞机
·董狐;另眼看《人民的名义》中的‘包子’与‘猴子’
·朝鲜半岛危机真相——中共丧尽了道义(六) —— 中共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养
·梁之:从章立凡的“亡朝时代”看赵家王朝末期
·惠风博客;彭德怀趁中日淞沪血战猛攻赣州
·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明镜新闻|美国之音重手处理专访郭文贵人员 李肃被押解
·郭文貴足版爆料錄音曝光 聲稱傅政華「變聲」代習下令查王岐山
·高新:习近平崇毛、拥邓是情感还是功利?
·董狐:坚决支持郭文贵抗暴反腐,揭露习王孟付四人帮打郭新手段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朱忠康;形色色右派是怎样被打成的?
·朱忠康: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中共跪求郭文贵不要再爆料,释放郭家人赴美与郭团聚
·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谁输谁赢?
·红二代揭习上台及中共政局四年巨变内幕
·【网络民议】严防给肯尼亚造成新的风险和负担
·习胡联手公布江泽民卖国条约细节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董狐:郭文贵爆料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将使世界反共正气开始上升
·春申建康;踩了中共七寸的澳广节目
·宪政同盟;公开信二 反对习近平担任国家元首
·曹长青:《中国时报》邪门超过《人民日报》
·董狐;郭文贵爆料,瓦解了习王联盟,粉碎了习‘皇帝梦’,中共还有20大?
·不信郭文贵爆料者,面壁思过吧
·公民博客|抓捕胡锡进,刻不容缓!
·王在安;地球上存在第四次世界大战吗
·董狐;王岐山‘黔馿技穷’,习近平‘调虎离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阻挡民主如同风中吐痰


   
   余杰:阻挡民主如同风中吐痰
   
   

   
   —— 强纳森?丁伯白《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
   
   
   
   任何人尝试阻挡民主发展,只会如“风中吐痰”般白费气力。----彭定康
   
   
   
   我的大学时代正是彭定康任末代港督的时代。北大每间学生宿舍都有一份《人民日报》——学生阅读什麽报纸,学生没有发言权,是由学校党委指定“免费读物”。那是我平生中仅有的一段“偶尔翻翻”《人民日报》的时期,而报纸更大的用途是,攒了几个月,卖给收废品的老伯,再到校门外的小摊换羊肉串。跟苏联的《真理报》和《消息报》被民众嘲讽为“《真理报》无真理,《消息报》无消息”一样,《人民日报》当然跟“人民”毫无关係。
   
   
   
   我对当时的《人民日报》惟一的印象是:有好几个月,每天的重要版面都充满了批判彭定康的文章。凡是汉语中找得到的恶毒词语——“娼妓”、“凶手”、“强盗”、“毒蛇”——全都加诸于彭定康身上,彷佛世界上没有比他更坏的人了。多年以后,彭定康在回忆录中幽默地回应説:“他们极富想像力地使用了汉语的丰富性来谴责我。很多抨击大概都受了‘杀鸡儆猴’的启发。但是,鸡既没有杀掉,也没有被叉烧。”
   
   
   
   而我早已学会了对“党中央”的说法先打“问号”。我破天荒地认真阅读那些如同“九评”一样的毛式雄文,却怎么也看不出彭定康有多坏。他所做的事情,不就是提升立法会在香港政治架构中的地位,修正立法会的选举方式使之更接近民主之真义吗?这难道不是北京承诺的“港人治港”吗?
   
   
   
   二零零三年以来,我先后十多次访问香港,发现最得香港民心的政治家偏偏是中共最不喜欢的彭定康。原因何在?英国学者强纳森?丁伯白在《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一书中道破天机:“我们可以猜测历史将会给彭定康什么样的评价,我情愿相信历史会证明他是站在正确的一边。因为他对个人自由的信念,未来香港的下一代甚至是中国的下一代,当他们回头看这段彭定康为自由奋斗的历史时,将会心怀感激。”
   
   
   
   没有民主守护的自由,宛如没有卫兵的博物馆
   
   
   
   今天香港的年轻一代已经对彭定康心怀感激。而一部分醒过来的中国的年轻人也对彭定康有了新的认识。在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的告别演讲中,彭定康指出:“英国对香港的贡献,是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完善的架构,这个架构包括法治精神、廉洁开明的政府、自由社会的价值观、已具雏型的代议政制和民主社会制度。香港是一个华人社会,一个典型的华人社会,而又带有英国特色。”换言之,香港的首要特征,不是作为人种意义上的“华人社会”,而是作为制度意义上的“英国制度”。
   
   
   
   《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这本传记,集中描述彭定康在五年的港督任上,运筹帷幄地爲香港奠定民主体制的过程。本书主要根据彭定康的口述并採访了数百名香港各界人士而写成,作者概括说,彭定康一直在进行一场于公于私都相当艰苦的战斗,以实现他为香港的这个计划:于公,和中共以及香港一群相当有权势的少数人相对抗;于公,和伦敦的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政客、外交家和官员相抗衡。与前几任对推动民主兴趣不大的港督不同,彭定康认为,如果把一个未建立起民主机制的香港交到中共手中,香港原有的自由和法治必将丧失殆尽。但是,要引入民主体制,要克服多重障碍:中共当然不愿眼睁睁地看着香港大步迈向民主化,香港的富豪们不愿与平民百姓分享权力,伦敦的政客幻想着跟北京与虎谋皮,而香港普通百姓当时对民主的有无并无切肤之痛,即便少数倾向民主的活动家如李柱铭也未能与彭定康达成良好的互动。在此困境下,无论是推动立法局的直选、终审法院的落实以及人权法案的通过,彭定康都得四面作战,宛如冲向风车的堂吉诃德,一个人战斗、一个人呐喊。
   
   
   
   无论环境如何恶劣,彭定康始终坚信:“《中英联合声明》说的是关于在香港建立民主,是在台湾、南韩、日本实行的那种民主,也可以説就是我们在英国有的民主。那是当初中国所签订的——代议制政府的发展。”此种民主体制,应当有效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和自由。在彭定康任期内,香港的新闻自由已笼罩在北京的阴影之下。《明报》记者席扬在北京被捕,引发大面积的“寒蝉效应”,香港各大媒体的老板纷纷向北京示好,若干批评北京的报道遭到内部封杀。在此情形之下,彭定康决定奋起反击,尽管胜算不大。一九九四年秋天,他推动在香港举办世界新闻自由讨论会,并在公开演讲中指出:“企业主、编辑和记者们必需要证明,他们也完全相信,一个开放社会的价值观。”舆论对他的此一举动给予正面评价:“这位总督将尽全力捍卫香港的新闻自由……现在在香港的我们比任何时候更急需新闻自由。”
   
   
   
   对于彭定康在港督任内推动民主的努力,在他离开之后有越来越多香港人念兹在兹。当年,香港民主派前辈司徒华送给彭定康一幅自己写的书法字,把北京当局对彭定康的诅咒“千古罪人”,改动一个字成了具有深情意味的讚词——“千古迷人”。而英国及西方世界对彭定康的政绩亦多为正面评价。「金融时报」评论说,彭定康显示出英国建制之内,仍然有人关心香港人的意愿,和敢于为港人跟北京争辩,而他亦为香港日后的民主、自由与人权,立下了量度基准。「观察家报」则形容,彭定康是第一位现代港督,是具有远见的民主人士。
   
   
   
   绅士与流氓的艰苦谈判
   
   
   
   强纳森?丁伯白在书中指出,彭定康需要在五年任期内完成三大使命:第一,根据中英联合公报和香港基本法的相关规定,完成香港主权从英国到中国的平稳过渡;第二,使香港民众对未来有所准备;第三,让英国能从香港以尊严和光荣的姿态离开。面对中共政权的顽固和冷酷,彭定康未能百分之百地完成这三项环环相扣的任务。他不可能同时获得站在这一边的香港民众、英国和西方社会以及站在另外一边的中共政权和香港富豪的一致的掌声。强纳森?丁伯白评论説:“在大部分国家的眼中,彭定康都被视为一个迟来的西方重要原则和价值的捍卫者。……彭定康支持民主和人权的公开宣言,总是和一些行为结合在一起,这些行为包括他面对中共仍坚持一些基本原则,重新确证了一些英国原有的价值,和对香港过去责任和未来任务的关心。”
   
   
   
   彭定康就任总督后不久,即赴北京与中国负责香港事务的高官鲁平谈判,结果这场漫长的会谈不欢而散。彭定康认为,他的改革方案是为维持香港的稳定而设计;而鲁平认为,像李柱铭这样的“捣蛋分子”进入立法局,将会成为北京统治香港的威胁,因此彭定康的所作所为是对《中英联合声明》的破坏。鲁平倨傲地步出钓鱼台国宾馆的会场,只简短地知会他的客人,如果英国不遵守此前的协议,两国之间就不必再谈了。
   
   
   
   此后,英国外相与中国外长钱其琛的会谈也劳而无功。钱其琛被西方认为是中国领导层中较有理性的人士,但彭定康如此评价钱其琛説:“这个傢伙当他摘掉头上的帽子之后,就开始露出其原形,就像是文革时那些难缠的傢伙一般。”那一刻,他大概想起了文革期间在毛泽东鼓动下焚烧英国驻北京代办处的那些狂热的红卫兵。
   
   
   
   经过几个回合的交涉,彭定康悲哀地认识到,这是一场绅士与流氓的谈判,不会有交集。如同当年英国特使马戈尔尼与中国乾隆皇帝的会面——中国不能理解在近代化的世界格局中,自由贸易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而把焦点集中在番邦使节必须向皇帝下跪这一礼仪上。彭定康直率地指出:“我认为中国实际上是不会改革,的确,你对中国的理解越多,他们就越具有威胁性。”
   
   
   
   敢于像彭定康这样对中国説不的人并不多。因为彭定康得罪了中国这个正在崛起的强权,很多依赖中国致富的香港富豪转而反对彭定康。很多抱有马基雅维利式的世界观的英国政客和名流也是如此:比如,两任英国圣公会的坎特伯雷大主教途经香港时,避免与港督府接触,以免触怒中国政府。当然,他们在访问中国时,不会批评中国当局迫害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恶劣行径。而彭定康来说,他对自己被某些权贵人士视为“麻风病人”的身份安之若素。
   
   
   
   多年以后,彭定康在自传《非一般的外交官》中,以他担任港督期间与中国打交道的切身经历,劝诫西方商人在中国投资的时候务必谨慎。他在这本书中论及某些阿拉伯国家的话,可以原封不动地移用到中国身上:“独裁政府不可能成为好的经济管理者,因为这种政府会包庇腐败、压制提高经济管理透明度的多元主义(比如舆论自由)。……经济困难,特别是在贫富悬殊的情况下,再加上对不同政见的压制,就酿成了大麻烦。”
   
   
   
   不可对邪恶的“自我殖民主义”袖手旁观
   
   
   
   英国作家奈保尔在游历了非洲大陆后,针对欧洲殖民者离开之后坠入苦难深渊的非洲国家提出了“自我殖民主义”的定义。也就是说,这些国家自己孕育出来的独裁者和暴君,比此前的西方殖民者更加邪恶、更加暴虐。中国的情形不也是如此吗?中国对回归之后香港的统治也不也是如此吗?
   
   
   
   香港回归之后,北京明目张胆地毁坏英国留下的制度遗产。董建华、曾荫权和梁振英等三名香港特首,唯北京马首是瞻,一蟹不如一蟹。虽然他们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民调却远低于彭定康这个白皮肤、蓝眼睛的洋人。董、曾、梁三人将讨好北大人、保住官位,看得比维护香港民众的基本权益更重要。董建华还未就任特首时,就公开表示要限制香港人游行示威的权利,并恐吓参加维园纪念六四晚会的市民,声称要“将天安门事件抛进历史的灰烬之中”。来自于本国本族权贵阶层的“自我殖民主义”,往往更为恶劣、野蛮与阴毒。
   
   
   
   中共对香港的强硬政策逼出了本土化思潮。在香港的年轻一代中,认同中国人这一身份的不足两成。很多丧失安全感的香港人愤怒地喊出“中国人滚回中国去”、并打出港英米字旗。曾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的中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陈佐洱表示,对此“深感痛心”。但陈佐洱及其主子习近平不愿倾听港人的心声:对很多八零后的香港年轻人来说,香港就是家,香港的历史就是他们的历史。香港艺术家荣念认为,香港文化意味着批判性思维、独立、思维和行动的自由。香港政治家吴霭仪指出,香港代表着机会、包容、宽容、开放。而提倡“香港城邦论”的学者陈云则强调説,香港一直就是一个城邦,它过去就与中国其他城市不同,未来也将永远如此。“香港在中国历史中没有根,香港的根在欧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