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何清涟谈中国新战略]
藏人主张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清涟谈中国新战略

   何清涟:中国新战略:从“与国际接轨”到“两类规则”
   清涟
   03.12.2014 21:28 VOA
   
   11月29日,习近平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外媒关注点集中在“中国必须有自己特色的大国外交,……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这些词汇上,却忽视了“必须统筹考虑和综合运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国际国内两种资源、国际国内两类规则”这一讲话的核心内容。


   
   上世纪90年代前期,中国提出“与国际接轨”,表达了融入国际社会的愿望;如今提出“两类规则”,表示将高筑政治壁垒,只保持经济上的继续“融合”。
   
   *从“与国际接轨”到“两类规则”的背后*
   
   2014年APEC北京峰会后,《人民日报》曾发文宣称“2014年APEC会议是中国改写国际游戏规则的开始”,将那篇文章与习的外事讲话放在一起看,就会明白中国的外交战略从“与国际接轨”这种融入姿态到“两类规则”表示的拒绝融入,只是主导国际规则的序曲。
   
   外交只是内政的延续,“与国际接轨”在中国政治中曾占据极其重要的位置。1989年六四之后,美欧等国曾对中国实行经济制裁,直到邓小平1992年南巡后才逐渐解禁。其时,北京为了争取西方的支持,将“与国际接轨”作为对外开放政策的主题辞。
   
    “与国际接轨”的标准解释是:“指一个国家的经济、文化、艺术、体育、卫生等领域所有规则与当今国际社会的规则相统一”。外国媒体与中国观察家们虽然也注意到中国“与国际接轨”的解释不包括“政治”,但都认为,随着经济市场化及中国经济与国际接轨,加上中国2001年加入WTO,将被迫遵守国际游戏规则,中国民主化必将到来。但从2005年中国“和平崛起”开始,国际社会已经为中国不遵守国际承诺苦恼,美国不断敦促中国“应该成为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一员”。
   
   就在美国不断督促中国“成为负责任的成员国”之时,中国开始明确表明,中国不能只是国际游戏规则的被动遵守者,应该是国际游戏规则的主导者(至少是主导者之一)。中国这番“亮剑”,发生于2011年APEC夏威夷峰会期间。
   
   *2011年APEC夏威夷峰会:中国“亮剑”*
   
   美国总统奥巴马非常看重中美两国的“战略伙伴关系”,在其任职的6年内,只对中国不遵守国际规则表达过一次强烈不满,那就是2011年APEC峰会上,奥巴马总统要求中国“停止玩弄国际体系”,“要象成年人那样行事”, 并表示对中国这类行为“受够了”。中国外交部官员庞森在回应奥巴马这一批评时称:“如果这些规则是通过协议共同制订出来的而且中国是其中的一部分,那么中国将会遵守这些规则。如果规则是由一个国家或是几个国家决定的,中国没有遵守它们的义务。”
   
   国内官媒对庞森的回答一片欢呼,《中国外交部强硬宣言:中国无义务遵守他国“准则”!》这篇报道充斥各大网站。我当时写文章指出,中国是国际社会的后来者,大多数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都在中国未加入前就已经成立,这些组织的规则包括《联合国宪章》,中国都未加入制订,如果按庞森的表态行事,中国可以不遵守任何规则。
   
   庞森官阶虽然不高,但他的话却并非其个人意见——外交官没有个人意见,在中国尤其如此。此后的事态发展也证明,中国一直在努力获得制订国际规则的主导权。 2014年APEC峰会通过《北京反腐败宣言》,成立APEC反腐执法合作网络,中国赢得区域反腐主导权。经济合作会议上获得一项非经济合作成果,外人难以理解成“重大成果”;但北京却将其看作一项非常重要的国际政治承认,人民网11月8日发表《中国为什么如此看重APEC:从被融入者变成主导者》,认为2014年APEC会议是中国改写国际游戏规则的开始(见本人文章《APEC观察:中纪委反腐获国际承认》)。就在20天之后,习近平就在外事工作讲话中就明确提出“国际国内两类规则”,公开表明了中国外交战略(其实也是政治战略)的重大调整。
   
   奥巴马总统对中国的误解在于:他将中国视为西方文明中的迟到者,因此以“未成年人”比喻之。但事实上,中国在政治上从未打算进入西方世界。在东方文明中,中国早已是一个深谋远虑、富有政治谋略的老人,百年前坚持“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今天依旧如此。
   
   *外事政策上的习氏个人特点*
   
   习近平的“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两类规则”思想,其端倪其实从习近平2009年2月11日的墨西哥讲话中可见。习在登基前的公开讲话不多,但很有个人特点,虽然直白却不乱言。他在墨西哥说的那番话包含着他对中国国情与世界大势的判断,如“中国能够基本解决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已经是对全人类最伟大的贡献”;“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段话就是今天习近平外事思想的蓝图:
   
   一、中国以吃饱饭为目标,不再怀抱当年毛泽东那种争当“世界革命领袖”的雄心,在东南亚等国输出革命。此举可算作“不干预他国内政”。
   
   二,中国即使有饥饿与穷困,也会自己消化,不会象非洲一样,将各种难民送到国外制造麻烦——这也算是实话,因为中国目前的合法移民多是富人与中产上层,偷渡者并非赤贫者,是还付得起偷渡费的人群。
   
   一、二两点都做到,当然就是“不折腾你们”。
   
   三,中国政治上不会与西方接轨,即坚决不走民主化道路。中国人民的人权与言论自由等,那都是中国内政,外国人最好不要“吃饱饭没事干”,成天找茬。自从香港占中运动开始以来,由于“占中三子”之一的港大教授陈健民被指与美国NED有联系,打击“境外势力”就成为中国当前的主要政治任务,凡使用外国资金的项目,体制内的要求登记说明,民间则一律重重打击,比如传知行的主要工作人员陆续被抓捕。
   
   说来有趣,透明国际刚公布《2014年清廉印象指数》,正好给中国坚持“两类规则”提供了最好的理由:习近平上任后反腐力度空前未有,但清廉指数排名却从去年的第80位下降至100位。不仅中国外交部表示抗议,就连国内舆论都不接受这一排名。产生这一结果的原因在于:透明国际报告考虑了政治透明度(比如媒体对反腐的参与)、问责制及公民社会等因素,但习近平反腐的同时,打压媒体与NGO,不断抓捕各种社会活动人士,政治状况大退步。可预见到的是:中共并不打算增加政治透明度、发展公民社会,开放媒体自由,在此情况下,干脆不再假意表示“与国际接轨”,直言保持中国特色,实行“两类规则”。
   
   概言之,“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两类规则”不是毛式闭关锁国,而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习近平版本。中国今后政治上将高筑壁垒,防范西方价值观侵入。你西方国家实行你的民主制,我中国继续坚持“特色社会主义”。你西方不要再对中国搞渗透,以资助公益项目为名,策划颜色革命;经济上,中国仍将与世界融合。“两个市场、两类规则”的意思是:中国到外国投资或办事,按外国规矩办,比如到外国缉拿贪官,按国际规则分享赃款;外国公司到中国投资,就得按我的规矩来。经济上,西方是中国重要的合作伙伴;政治上,美国等是包藏祸心的“境外势力”。
(2014/1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