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國經濟下滑新常態 ]
藏人主张
中国民主大革命(特别推荐二)
·论革命和改良
·改良還是革命
·改良还是革命完整版
·必由之路(罕见评论)
·中国呼唤大政变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 中共少數民族和香港政策的失敗
·《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李光耀的光亮与阴影
·令完成能否成为国际情报界宠儿?
·美國智庫預測中共將垮台
·羊年拍蒼蠅可能暗示反腐將適可而止 
·尼日利亚大选令中国人羞愧
·习近平政府发明了“胡子狱”
·中國大舉招攬「婉君」伸出魔爪染紅校園
·中共地方債務的變臉戲法
·警惕中共重振的“告密文化”!
·袁教授新书发表会新闻稿
·丟失旎甑臅r代
·周永康罪名减轻之因
·中國經濟下滑與股市瘋漲相背的原因 
·對壘與合作共存的中美關係
·現代中國歷史應被稱為「紅禍
·中国的政治体制与困境
·美专家说普京和习近平不懂软实力
·中國的政治氣氛極端惡化
·陈光诚回忆录《赤脚律师》在美发布
·日本出雲中國哀鳴!
·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新階段制衡中共
·网络安全是美国最大威胁
·中共加强靠“洋五毛”外宣
·转基因黄金大米引起争议
· 袁紅冰:妖言惑眾
·「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憂慮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寄贈《決戰2016》給台灣八大節目主持人和十二大 “名嘴”
·黨國斂屍人馬英九魔咒的效應
·
· 習近平和中共“太子黨”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經濟下滑新常態

祝新年快樂!
   
   
   
   ===============================================

   
   
   
   伍凡評論第425期 中國經濟下滑新常態
   
   
   
   2014-12-26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25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國經濟下滑新常態」。
   
   
   
   今天我要談的題目是談經濟問題,現在經濟問題在全世界成了一個熱門。最近一段時期以來,中共當局在公布經濟消息的時候,都會帶上一個新的名詞「新常態」。
   
   
   
   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字顯示中國經濟持續下滑
   
   
   
   在這裡,我首先用一些數據來向人們解釋甚麼叫「新常態」。中共國家統計局在12月10號公布了一個數字,顯示了中國11月份它的PPI生產價格指數同比,也就是跟去年11月相比,下降了2.7個百分點,比10月份同比下降了2.2,還擴大了,繼續往下滑。
   
   
   
   PPI指的就是工廠出廠的價格、平均價格,賣出去的產品價格一直上不來,並且降幅大大超過了市場的預期。另外的數字就是匯豐銀行製造業的生產指數PMI,正好在中間50,不上不下,一直上不去。在這裡邊,我要引用一個「李克強指數」,李克強在他當遼寧省委書記的時候,對一個美國領事講說他觀察經濟有三個指數。一個是火車的載運量、一個是發電量、一個就是銀行的貸款量,他認為這三個數字可以比較準確的觀察到經濟,至於其它的GDP,在他認為都是個扯蛋的事情。
   
   
   
   今年,我們看看這三個指數,現在公布的鐵路貨運量,連續降了10個月,儘管中共對鐵路部門繼續加大投資,可是它的載運量一直降低上不來,這是第一個指數。第二個指數,今年1月份到10月份,這10個月之內,全國、全社會的用電量,包括工業用電、民用用電,全部發電量是45,484億千瓦,比2013年的前10個月下降了3.4個百分點。也就是整個工業用電量也好、民用用電也好、消費也好,用電量都在持續下滑。
   
   
   
   第三個指數,從今年的10月份的銀行貸款,可以顯示出銀行貸款的數字的環比,一個月和一個月比,不是同比、不是跟去年比,下降36%。可見這個鈔票的流動量急遽減少了,M2的發行量也減少到12.6%,創造7個月以來最低,也就是說10月份「李克強指數」這三個要素全面下滑。
   
   
   
   另外一個數據,今年三個季度,第一、二、三季度,大陸100個城市,100個大中小1、2、3、4線的城市,土地出賣減少了47%,建築商不買土地了,賣出去的土地收入減少了75%,地價降了超過一半,降低了52%。這三個數字說明甚麼?整個土地買賣、土地價格,以及賣出去的土地的收入都在下降,這表明甚麼?對中國國民經濟有非常影響的因素的房地產,需要土地的數量在減少。那麼為什麼會減少?因為你蓋的房子太多賣不出去了、房價在下跌了,建築商不願買土地、高價買你的土地再去蓋房子了,所以這就連繫到一系列的問題出來了。你土地買賣的收入減少了75%,那對誰影響最大?對中共的地方政府,省一級以下的地方政府官員的收入、薪水的開支、醫院、學校、社會的緊急救援,所有的一切都要靠地方政府的開支,而地方收入減少了,減少什麼?地方政府60%的收入靠土地買賣,那麼這土地買賣一減少,地方政府很多事情不能做了,除了它薪水發不出去以外,很多事情不能做了,包括教育、醫療、衛生、環保。
   
   
   
   那麼為什麼土地交易量減少呢?那是因為地方政府一直希望土地價格能夠往上升,不要跌,用這個來支撐它的房價。高土地價格支撐高房價,高房價賣出去以後呢,可以有高的稅收、高的房地產的收入,其中70%以上是歸地方政府。
   
   
   
   所以地方政府在這個土地上有兩項收入,一個是土地本身的收入,一個是房地產蓋起來以後,買賣過程中間的收入,而這些收入占中國地方政府所需要的多少比例啊?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有一個報告,1998年到2011年這13年期間,中共的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和它的支出,這之間相差18萬億,那這18萬億從哪裡來填補呢?一部分向銀行貸款,其中三分之二、13萬億是靠買賣土地和房地產,而現在這筆錢沒有收入了,大大地減少了,所以地方政府的虧空越來越大。
   
   
   
   同時,中國10月份有70個大、中城市,新蓋的房子它的平均的價格,新蓋的、不是二手房,它的平均價格連續下跌了六個月,房價下跌了。那麼中國的GDP從2009年已經達到最高峰,12.1%。一路跌到了上個季度,2014年的第三季度,7.3%。那麼在今年12月15號,中國社科院也發表了一個經濟藍皮書,他們預估2015年中國的GDP再增長到7%左右,也有可能跌進7%。你看看,從12.1%跌到7%,已經跌過了40~45%。
   
   
   
   但是我想這都是官方數字,實實在在了解內情的專家和學者都認為,中國真正的GDP都低過於5%,不超過5%,儘管如此,你現在還看不到中國的經濟GDP有回升的一個推力,看不到。那麼再看看一位老專家、老教授他怎麼講呢?
   
   
   
   厲以寧講:我們過去這幾年實際上是沒有按照經濟規律來增長
   
   
   
   2014年11月29號,中國有一個入門網站叫作搜狐網,它的北京舉辦了2014年搜狐財經變革力峰會,請了一些專家、教授來講話。那麼厲以寧是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名譽院長,他是經濟學家,他提出一個「新常態」的概念,就在2、3個禮拜之前,他在會上講了老實的話,過去沒有講、現在把它講出來了。他這樣講,他說:「我們過去這幾年實際上是沒有按照經濟規律來增長,很少國家能夠多年維持在10%以上的增長,這是超高數,甚至於8%、9%也很難長期維持下去,不符合經濟規律」。
   
   
   
   那麼超高速增長有什麼樣的弊病呢?我們現在看見了,第一,資源過度消耗;第二,生態破壞;第三,產能過剩;第四,低效率;最嚴重是第五,錯過了結構調整、技術創新的最好時機。
   
   
   
   「新常態」是對世界經濟、政治狀態的一種描述和預測
   
   
   
   我解釋一下什麼是「新常態」。「新常態」是經濟領域中非常火熱、重要的一句術語,是美國太平洋基金管理公司總裁埃理安(Mohamed El-Erian)提出的概念,美國人提的。他針對的什麼呢?在2008年到2009年,全世界金融風暴,產生金融、經濟大衰退之後,對世界經濟、政治狀態的一種描述和預測。是一種方法,我還可以說是一個觀點。是他拿出來對美國、對世界各國經濟和政治狀況的一種預測和描述。儘管在不同領域有不同的涵義,但「新常態」在宏觀經濟領域被西方輿論普遍形容為:金融危機之後,經濟恢復緩慢而痛苦的過程,是這樣的概念。
   
   
   
   埃理安提出「新常態」之後,有不同領域的不同人士在金融、商業、宏觀經濟等領域提出了不同的涵義。在2010年舉行的第40屆達沃斯論壇上,有人提出,世界也許再也無法回到金融和經濟危機前穩定的「正常」狀態,它將面臨一個全新的「正常」狀態。所以人們稱它「新常態」。「常態」是過去階段了,現在開始一個新的階段、新的常態。
   
   
   
   習近平採用了「新常態」的概念來描述中國經濟新常態
   
   
   
   中國人也把「新常態」的概念──描述、預測的方法引進,就叫做「中國式的經濟新常態」。厲以寧在今年11月提出過「新常態」概念,實際上在中國最先提出來的不是他,更早是習近平用了「新常態」。
   
   
   
   2014年5月,「新常態」第一次出現是習近平在河南考察的一次演講裡頭,習近平講:「我國發展仍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我們要增強信心,從當前我國經濟發展的階段性特徵出發,適應新常態,保持戰略上的平常心態。在戰術上要高度重視和防範各種風險,早作謀劃,未雨綢繆,及時採取應對措施,盡可能減少其負面影響。」7月29日,習近平在和黨外人士的座談會上又再次提出,要正確認識中國經濟發展的階段性特徵,進一步增強信心,適應新常態。
   
   
   
   習近平明確經濟發展適應新常態,中國容忍經濟放緩
   
   
   
   從那以後,「新常態」這三個字在中國官方媒體上不斷出現,因為習近平帶頭講了,有人就總結了一句話:習近平明確經濟發展適應新常態,中國容忍經濟放緩。
   
   
   
   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從2009年的12.1%下降到現在的7.3%,明年還會降到7%。過去都會哇哇叫,要保8%,現在不叫了,現在容忍了,也接受這個常態了,把它當做一個新面臨的問題來處理。
   
   
   
   什麼是中國經濟的「新常態」?它到底有什麼特點呢?
   
   
   
   什麼是中國的「新常態」?它到底有什麼特點呢?肯定有這幾方面我們可以看得出來。第一,增長速度比過去十年來的速度降低了。推動增長的主要力量過去是三套馬車:國家的投資、出口再加上內需,這三個主要力量幾乎都不起作用了,今後要轉向了,轉到哪裡?要轉向產業升級、生產率提高和多樣化的服務。經濟結構將發生新的變化,要把服務行業提升,例如金融行業、律師、醫院、教育等服務性行業提高;實體經濟比重下降。這是專家學者們所提出的想法、預測,中國新的經濟常態應該是如此。
   
   
   
   中國經濟「新常態」的危機
   
   
   
   但是在「新常態」底下還是有危機呀,過去所存在的問題還在那裡,一個都跑不掉。過去舊常態所遺留下來的問題被新常態所承認、所接受,做為一個新常態的開始,有哪幾點呢?很明顯,第一,產能過剩,矛盾非常突出;第二,生產要素成本加快上升,包括土地價格、資源價格、勞動力價格、人口紅利減少等等;第三,企業的創新能力不夠,中國幾乎沒有一項創新產品在全世界;第四,財政債務,影子銀行所貸出去的款都收不回來。這些是「新常態」新經濟底下所存在的危機,一個都沒有少。
   
   
   
   剛才所講的四點,我們可以突出一點把它表現出來。中國現在的金融發生通縮,過去是通貨膨脹,現在是通貨緊縮。從哪裡表現出來?PPI。生產者物價指數(PPI)28個月是負的,沒有正的,就是經濟已經下滑28個月了,沒有力量把它推起來。出口減少,沒有增加,國內的消費萎縮。
   
   
   
   所以我說,現在無論是厲以寧也好,無論是習近平也好,你就是口頭上承認了:這些都是「新常態」,我們要放平常心去接受它。但是問題還存在,不是你承認「新常態」問題就消失了!沒有。如果厲以寧所講的「五大毛病」,或者簡單地說,通縮28個月,你不能把它減少、變成通脹的話,那中國的經濟就是死路一條啦,一直往下滑。現在滑到什麼程度呢?現在人們覺得很奇怪,這麼多年來廣義貨幣供應量(M2)一直在增加,儘管有時快、有時慢、多和少,M2一直在增加,增加到了國內生產總值(GDP)的一倍還要多。
   
   
   
   最近又降息又降準,可是這些措施有沒有提高GDP?有沒有提高PPI?沒有。為什麼?講來講去就是說,你把錢投進去了,有兩個可能,一是投的沒有到位,二是沒有投入到實體經濟,沒有真正刺激經濟,所有投入的資金泡湯了,投入到股票市場去了,金融裡面炒滾對提高GDP毫無影響。資金流出去沒有效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