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属于天的将再度归于天]
藏人主张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属于天的将再度归于天

   属于天的将再度归于天
   
   2014-12-29 23:34 博谈网
   
   作者: 赵瞳


   
   属于天的将再度归于天

   
   袁红冰是一个复杂的众合体,一如他的名字,红色热烈;冰寒冷。他怎么融合自身这样的矛盾,而不让自己疯狂,相信乃因超越二者的理性与灵性。
   
   要描述袁红冰并不容易,他是一个超凡脱俗的人,像来自旷远处的一缕魂魄,在人间做俯视之姿,却也仰望苍天,期盼解开人世的谜锁。这缕魂魄来到人间,化身一个有金属声音的男人;一如蒙古草原上的奔马,散发无拘无束的野性;怒吼时如同山巅的雄狮;有苍鹰般傲然的双眼;而内在是一个心灵异常洁净、敏感的少年。
   
   袁红冰的心灵不曾衰朽,少年的纯净依旧在他不愿老去的身躯中。
   
   少年之心
   
   写这篇文章虽然是为了参加他的著作《意境性存在——属于心灵的真实》的读后感征文,但不透过对他的窥探,很难了解书中所要阐述的。在袁红冰多数小说中,主角都有一缕他的魂魄,或以哲思形式存在;或以对美的诠释之姿出现;或是对物性世界的嘲讽;也是对英雄之死的吟咏与追寻;或期盼了解苍天之意旨的尝试。
   
   在他的自传式小说《文殇》(台湾改版后名称:逃离中国)中,那名将匕首绑在树上,欲以狂奔之势送上胸膛结束生命的少年,依旧在他的身体里。
   
   如果不是年少的心,一个人如何能在经历人世间数十载的种种险恶、苦难、凶残后,兀自不失其本性,在面对不公不义时,尤做雄狮怒吼、金刚怒目?唯有年少的心能够那么纯粹,没有因为利益的追求而变得猥琐;没有因为恐惧而逃到舒适圈里;也没有因为沉迷物性贪欲而腐败,也因此,他依旧拥有明澈的双眸。
   
   追求美让人活得像真正的人
   
   一个年逾60的人,依旧维持体态的美好,这是他对绝对之美的实践。这其中隐含很多意志力的贯彻。
   
   一个追求美的人,会活得像一个真正的人。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过去谁会把这当作美,而这就是美。以一种绝美的英雄之姿挺立于天地间。
   
   从他的著作中,可以感受到冷峻的雄性意象,这应该也是他对自己的认知。这样的形象使得他如同一缕孤魂,难以寻找匹配的友人。对绝对之美的追求,只能使他嘲讽人间物性的丑陋。肉体的腐朽与凋敝,与心灵的永恒成为强烈的对比。很难想象他不对尘世的堕落撇下轻蔑的不屑。
   
   这就是袁红冰的姿态,也是他小说中英雄角色的主旋律,他希望这主旋律在汉人中奏响,成为结束暴政的丧钟。
   
   色彩瑰丽 奇幻
   
   在袁红冰的世界里,声音是有颜色的、颜色是有味道的,无形的东西也具备形体。这无疑是辽阔的蒙古草原所带来的淬炼。充满自传式的小说里,袁红冰描述了蒙古草原的景致,从那些文字中,不难看见太阳的光芒投射到所存在的物体时:山、岩石、草原、落日、天空、雷电,甚至风、雨、声音,所折射出来的色泽是多么的璀璨与丰富,那些只能存在于尘世之外的景象,在袁红冰的笔触下,跃然纸上。有时候不得不怀疑,他看到、听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他看到风的色彩、听到落日的声音。
   
   在绝美中伸张正义
   
   卑贱的死亡、痛苦、灾难、人祸、贪婪、物欲……种种人世的一切,与美是毫不相干的。因此,存在于这个尘世对他无疑是一种痛苦。一个不美丽、随处能见识到丑陋的尘世,时时刺痛他的双目,这样一个不该存在于浊世的生命,却因为历史的使命必须在尘世中拖着肉身,而不得不终生寻找绝美的死亡。
   
   更艰难的是他如何在其中能维持正常思维。在尘世的讽刺存在里,一个高贵的灵魂面对的是多么巨大的艰难:要使自己活得美丽,如英雄般死得其所,没有肉体老朽的丑陋;然而,人存在所会产生的一切丑陋却无所不在,他如何能不因失去平衡而处于癫狂状态?用理性面对一切污浊,无论接不接受,均在其包覆中生存,这需要多大的理性能力?
   
   而他就这么条理清晰的存在着。没有癫狂,没有惺惺作态的扭曲,也没有病态的呻吟,而是正义凛然的伸张。
   
   背离神 人因而失去救赎
   
   “究竟是关敏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病了?”——在一个以科学理性的名义宣布上帝是神圣谎言的时代,物性贪欲的魔鬼将垄断回答这个逼问的权力。
   
   这是《意境性存在——属于心灵的真实》第六篇“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终点是心灵的起点”编章末尾,袁红冰做出的结论。
   
   如果关敏的杀人,是因为他从霍金的言论得出“霍金在以科学名义宣判上帝的死刑,上帝只是一个谎言”的结论,那么,这样的背离是普遍存在于现世中的。
   
   顶新、强冠、正义、毒淀粉……诸多黑心食品泛滥,而一个真正信仰神的人岂会做出黑心食品?关敏拿刀杀人,黑心商人则是更大面积的杀人。相较于屠戮的直接与恐怖,他们杀人于无形,他们与魔鬼做出交易,交付良心,换取利益。而让人认为神不存在的科学家,是否也背负着对整个世界腐败的责任?
   
   袁红冰的视角异常深刻、犀利与明澈。即便他可能没有具体的信仰,但他从未离开过他心中的神。
   
   属于天的 将再度归于天
   
   袁红冰是上苍的一个艺术品:美丽、高大、俊朗、声音清澈响亮、聪明、坚毅、正义、通透……。也许他应该如同凝视自己倒影的纳西瑟斯化成水仙,但属于他心灵的却更沉重。他心中的美与不朽,只能是来自高于这一切的另外时空。
   
   要寻找绝美的英雄之死,答案也在那虚无之处。虽说虚无,那只是人类难以触及,而神则时刻注视着凡间的种种。那绝美之死的锁钥,在神的手里。祂终将以祂的方式,收回祂美丽的创作。
   
   属于天的将再度归于天。这是对《意境性存在——属于心灵的真实》一书所提出的“万古之问、世纪困惑”之我解。
   
   献给袁红冰
   
   去年曾写一诗《雪山之颠的一缕孤魂》,试图描摹袁红冰在人间的姿态。此次,仅以另一首诗,作为对袁红冰这圣洁、高贵的灵来到人间的咏叹。
   
   《您是美丽的王》
   
   喔 美丽的王
   您摘下云彩编织的冠冕
   堕入凡间
   只为了那誓愿
   在人间历尽沧桑
   
   喔 年少的王
   您舍弃繁花似锦
   绿草如茵的家乡
   行于浊浊俗世中
   不惜脏污了圣洁的衣裳
   
   喔 远去的王
   您的芬芳经久不散
   耀眼的王座
   亿万年的尘埃
   也掩不住的璀璨
   依旧照亮殿堂
   
   喔 思念的王
   等待您的回归
   当灿烂的金光再现
   我们散花相迎
   在您永恒的世界里
   再度沐浴您的慈光
   
   附:《雪山之颠的一缕孤魂》
   
   纯真
   碧草上驰骋着浪宕
   是奔向落日的野马
   灿灿的金光
   是他生命的色泽
   
   不羁
   古韵堆迭的围城里
   流淌着哲人的诗意
   紫色的霞光
   是他生命的基调
   在血染的夜里
   演奏出不屈的乐曲
   决裂
   遂成就绝美的篇章
   
   坚定
   皑皑白雪的山之颠
   激荡着雄狮的呜咽
   寂静中的枪响
   刺痛他热血的腔膛
   化成雷鸣电闪
   划破夜的黑暗
   凝血的爪牙处
   是藏人祥和的面庞
   
   苍鹰
   烈焰中灼灼的身影
   映照着盘旋的苍鹰
   随着逝去的僧侣
   高飞的羽翼化成笔
   书写
   火中灵魂不朽的歌曲
   
   孤魂
   在凡俗之中
   在尘世之外
   他是
   雪山之颠的一缕孤魂
   他是袁红冰
(2014/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