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点滴人生
·Medicare 的噩梦(之二)
·Medicare 的噩梦(之三)
·Medicare 的噩梦(之四)
·Medicare 的噩梦(之五)
·Medicare 的噩梦 -- 抗议记 (之六--完)
·赵紫阳的「不通」
·毛泽东的「几件事」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一)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二)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三 -- 完)
·钱学森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上)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下)
·翻译《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顺境.逆境
·
·兩次尷尬的聚會 (1)
·兩次尷尬的聚會(2 - 完)
·司徒華 (一)
·司徒華 (二)
·司徒華 (三 - 完)
·人生一頁 -- 自卑 (重發)
·人生一頁 -- 飚�(上)
·人生一頁 -- 飚�(下)
·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上)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中)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下)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中)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下)
·同情唐英年
·對著幹 硬著陸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唐梁相較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執筆為文的時候﹐正在看電視現場轉播﹐雙學(學聯和學民思潮)召開大會﹐宣佈包圍政府總部﹐包括特首辦事處。消息傳來﹐經過和警方數輪衝突之後﹐示威人士成功突破警方封鎖線﹐進入他們認為可以停駐的地點。當然﹐在過程中﹐他們少不免有人被胡椒噴液噴中﹑被警棍打傷﹐以或被拘捕。然而﹐警方無法阻擋他們。

   六十多天了﹐以行動爭取真普選的香港民眾﹐雖然經歷催淚彈﹑胡椒噴液﹑警棍的對待﹐以及黑社會﹑「愛國」人士的挑釁﹐仍然士氣如虹﹐沒有退縮。他們釋出的信息﹐我們不能忽略。

   就今天晚上電視所見﹐在衝擊警察防線的時候﹐群眾基本上沒有使用暴力。他們任由警察用警棍照頭打下﹐以胡椒噴液照面噴灑﹐沒有退避。筆者讀大學的時候﹐也是一名學運份子﹐曾因釣魚台事件中警察打傷人和其他抗議者包圍港督府﹐迫使港督從後門離去。換在今天﹐若我是示威者之一的話﹐我不會這樣和平。雖然我或者不會還擊﹐起碼我會搶奪警察的警棍和胡椒噴瓶。這反映這次行動的示威者確實質素較佳。

   我想﹐香港警方被交託一個不可能的任務﹕控制示威場面和驅散示威人群。這可從兩個方面來看﹕人數方面和行動形式方面。

   筆者以前在這裡說過﹐這次香港人爭取真普選的運動﹐是一個全民運動。這只要看聚集的人群便可知﹐它包括各職業階層和各年齡段的人﹐人數很多。若問確實人數多少﹐當然無人可答﹐但衡之香港過去一兩年七一﹑元旦遊行人數﹐若我說同情的人士以萬計﹐參與行動的人以千計﹐相信大家都同意。這人群匯成的一股洪流﹐警方是無法抵擋的。這些人若集中力量佔領一個或數個據點﹐可稱輕而易舉﹐警察阻攔不了。

   第二個方面﹕行動的形式方面。關於佔中﹐留意本欄文字的朋友當知道﹐最初我是反對的﹐因為這會影響市民﹐招致民意的反對﹐最後會傷及真普選運動。但是後來中共趨於強硬﹐蠻不講理﹑人大違反一國兩制精神﹐代香港厘定普選框架﹔再加上警方施放催淚彈驅趕集會人群﹐示威人士佔領金鐘﹑銅鑼灣﹑旺角三地﹐筆者轉而同情和支持有限度的佔領行動。

   佔領行動超過一個半月後﹐人心生厭﹐佔領者亦思退場。此時有團體向法庭申請禁制令﹐「還路於民」。當時﹐筆者亦覺得這是結束佔領行動的良法。可惜執行時又生波折。首先是﹐清場者是那些一向到場挑釁佔領者的「愛國」惡徒。這激起民憤。然後是發生警暴。於是雖然旺角亞皆老街﹑彌頓道清了場﹐恢復交通﹐不忿的人們卻還之以另一種鬥爭形式 -- 流動性購物團。對於這種方式﹐警方束手無策﹐因為人們在街道上行走﹑過路﹐並非犯法﹐警察不能以非法集會為由予以拘捕。警方最多只能驅趕。但你把他們趕離旺角﹐他們會到油麻地﹔把他們驅離油麻地﹐他們會到尖沙咀。如果再驅趕的話﹐他們會到中環﹐那時便真正出現雖無其名﹑但有其實的佔中了。警方能奈什麼何﹖

(2014/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