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对香港“占中”运动的建言:调低诉求目标 提升抗争形式]
陈泱潮文集
·余杰:拜登原来不是习近平的老朋友
●變兆
·ZT中国将大变要站在正义方
·ZT中共中央怎么了?习近平摔杯子李克强拍桌子
·中共面臨日本極其巨大的挑戰和壓力
·张鸣:学界在民众眼里已经很贱
·列宁导师明确预言一党专政注定短命终必土崩瓦解
·从外部,看内部——写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鲍彤)
·大陆疯传三中全会公报热辣点评 针针见血
·一个全面强化维稳的决定——再读三中全会《决定》/鲍彤
·张伦:习仲勳纪录片不符合官方调门
·人民论坛杂志:宪法政治开万世太平之路(摘選)
·財政部:中國經濟「現行版」已難以為繼 要打造升級版
·刘亚洲說人話: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不是军队与科技
·ZT俄罗斯之声等反击CCAV
●山雨欲來
·《大变革与新文明》四论新甲午海战
·誰在壓搾中國人民——秘而不宣的中国最新国情数据:
·從國賊館內幕看《國賊論》(2图)
·“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不當站的地方”明確應驗了(1圖)!
·隻手难遮天:中国将大变
·專制不除,中國無望:高考零分作文就像是一面镜子!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陳維健
·世界上有哪一个政府敢于如此挥霍民脂民膏?
●推文
·制度性贪腐只有制度性反贪肃腐才能根治
·中国经济暴起暴落颓势已现!出路何在?唯有政改!
·今日中共国体制下的军队只具有一触即溃的战斗力
· 中共激活日本武士道精神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的“妙招”
·我的祖國何時才能終結黨國體製得見光明?
·大时代需要实践的大思想何在?
◇◇◇◇◇
▲中共18大前疾呼卷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一
·1.今日伟大历史人物应有的大手笔
·2.历史证明【维稳路线】是必然覆亡的路线
·3.历史的辩证法:维稳必亡,民主永生
·4.其次才是人事安排问题
·5.“科学发展观”必须有体系化社会科学理论的支撑
·6.“摸着石头过河”的【盲人瞎马政治】应当休矣
·7.薄熙来事件充分证明了官僚特权阶级的真实存在
·8.薄熙来事件的要害:蓄谋军事政变
·9.只有确立【政改路线】才能够为中国和中共赢得尊严和荣光
·10.中共应当正视阿拉伯世界、缅甸和台湾的历史经验和教训
·11.唯有此时此举能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二
·1.《特权论》明确预言了一党专制独裁政体制度的周期性政治危机
·2.今日中国朝野不可忽视《特权论》作者的预见和论断
·3.一党专制政体制度难逃被其周期性政治危机彻底颠覆和埋葬的命运
·4.中共18大理应且必须确立【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
·5.支持胡锦涛-习近平牢固控制军权,实现军队国家化
·6、中国两党制的初始化,应由现实的执政党加以主导和形成
·7.执政党两党制初始化的两个办法或曰两条途径
·8、非常值得反对派深思的一系列问题
·9.胡温习李要注意规避的事项
·10.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时间表和可行性实际步骤
·11.执政党迫切需要克服“政改恐惧症”
·12.天赋使命与担当,胡温中共中央有接受本建议的可能吗?
·13.大陆民主化是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提条件
·14.开万世太平流芳万世,抗拒民主化政改遗臭万年
·15.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有关文章连接
·陈泱潮就《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一文的三点重申(1图)
·中国【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是不是玛雅人预言的“彩虹战士”的作为
●中共18大前夕的疾呼
·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欢迎胡锦涛: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18大前陈泱潮等海内外学人志士推中共党内民主制/王宁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三
·1.中国外交大势
·2.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政治发展的方向
·3.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文化发展方向
·4.中国内政大势
·5.中国避免【“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唯一良策
·6.在中国这样伟大的转变过程中……重申要点
·7.宗教问题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
·8.如何化解不利于国家统一稳定的宗教文化
·9.不当宗教文化是产生严重贪污腐败的原因之一
·10.有效改变中国“合久必分”宿命的根本和基石
·谁在支持分裂中国——与俄联盟无异于与狼共舞!
·11.和全球化与之俱来的政治宗教化和宗教政治化倾向
·13.中国弘扬【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伟大意义
·12.主导合一世界宗教,使宗教全球一体化的力量在中国
·14.中国再不确立正确的宗教信仰行吗?
·15.依据什么判断中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
·16.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是打破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7.正是中共领导一举打破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8.经改的成就表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难点已经解决
·陈泱潮回复凌黎网友跟帖五则
·19.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应运而来
·20.必须自觉克服“政改恐惧症”
·21.“政改恐惧症”的由来
·22.中国民主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23.当前中国局势是清末局势的重演:和平转型与破坏性暴力革命在赛跑
·24.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有利条件
·25.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不利条件
·26.《中国宪政民主和平转型维稳法案》要点
·27.既要积极又要稳妥地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
·28.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
·29.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国人世纪的关键
·后记
·附:《陈泱潮关于晤谈的答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香港“占中”运动的建言:调低诉求目标 提升抗争形式

王策


   2014年11月3日在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上的發言
   
    香港“占中”运动至今已经37天了,现在出现一种胶着的状态,前景很不明朗。之所以出现这种状态,一方面是中央政府采取了“不妥协、不流血”的方针,就是闹则由你闹,但是对你的要求也不搭理,是一种以不变应万变的方法。学生方面则是坚持要求:一、人大撤回“8.31”关于香港政改的框架决定;二、全民公投提名特首候选人。双方为此僵持不下。如何突破这种僵局,是我们今天必须要探讨思考的当务之急。
   

    目前“占中”方面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状况。要退如何退?在没有取得任何成果的情况下退,就是一场失败的运动。那么要进怎么进,抗争的形式如何升级?
   
    首先来看看关于“退”的思考。“占中三子”早就提出来叫学生退场,但没有人响应。胡平兄就是提出“见好就收”的主张的,今天他人也在场,等一下可以再听听他的高见。
   
    我个人则认为,一场政治运动如何进退,要看它发展的火候。过早的退场会使之前功尽弃。这就像是一个人生一场热病。有一些热病发烧一定要烧到出了一身水痘或红斑,烧才会退掉,病才能痊愈。过早地吃一些退烧药,使他的病毒闭在里面,红豆豆发出不来,病反而好不了。一场政治运动也是一样,“占中运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烧出水痘或红斑来,所以我觉得还不是谈退场的时候。
   
    这使我想起昨天封从德兄说的关于一场颜色革命要经过三个阶段才能成功的阶段论模式:就是民变、兵变,最后政变。
   
    在这模式中,如何从民变转进为兵变,是最关键的一步。这种兵变只有在双方冲突激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会产生,也就是发烧到出红豆豆的阶段。而且这种兵变往往不是由民众主动去策划出来的,而是统治者的镇压激发出来的。如在罗马尼亚,没有总统的下令镇压,激不起有良心军人的同情心,就不会有兵变出来。换个角度来说,也就是民众方面必须要付出一定程度的牺牲,才会有结果出来。既想完身而退,又想取得成果,是很难成功的。
   
    当然,香港的占中运动不是一场颜色革命,也不可能出现兵变,它只是一种有限的目标追求,但作为政治运动发展的过程阶段,可以参考类比。那么就是说,占中运动的形式还有待升级,才会有结果出来。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这运动如何提升。学联方面早先提出要梁振英下台,不下台就提升抗争级别,后来也没有什么提升。最近他们在讨论一些方法,学联提出要到北京同李克强总理直接对话,看来也不现实,很难实现。还有是泛民议员辞职,通过议员补选,变相公投。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冒险的做法。一是政府不一定要马上补选,反倒可以趁你们辞职之际,在立法会通过他们的政改方案;二是选举不一定能很理想,所以不可靠。如何升级抗争,得想其它办法。
   
    我现在有个小小的想法,提出来作为占中方面的参考,主要的精神就是要:调低诉求目标,提升抗争形式。
   
    调低目标就是不要求人大撤回“8.31”政改框架,以及全民公投提名特首候选人。调整为可以接受在人大常委会政改框架中进行,但对提名委员会的组成要略作调整,在提名委员会中要增设直选委员界别,并调低特首候选人出线的门槛等等。有关类似低调目标,在我们中国共和党早先发表的几篇声明里面,有比较详细的阐述,可以查看参考。等一会李先生也会做一些说明介绍。
   
    提升抗争形式,就是要在提出自己最低要求的同时,发起绝食。要组成绝食志愿团,分批、分梯次地进行接力绝食,直到最低的诉求得到满足,否则绝不轻易言退。
   
    这样的话,就是通过我们最低调的要求,加以绝食相争,以悲情激起整个社会的同情,连这么低的要求政府都不同意接受,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
   
    借助这样决绝的抗争形式,可望激化占中运动,使之进入出红豆豆的阶段,最后赢得政府的适度让步,学运得台阶以退场,一场政治热病可以退烧痊愈,取得双赢的结局。
   区区浅见,谨供参考。
   
    附件—1:

中国共和党关于解决香港“普选”与“占领中环”政争的建议书(一)


    2014年8月31日中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根据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为法源,即“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通过了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该办法规定了:
   
    一、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而规定。
   
    二、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
   
    该相关规定表面上没有违背《基本法》的程序原则,但实质上却利用对提名委员会的组成和提名条件的二个关键环节的规定抽空了随后一人一票“普选”的真意,本质上仍然是“小圈子”的“圈选”,同前几任行政长官由选举委员会产生没有什么不一样。
   
    这就像某家的女儿长大了要挑选个女婿,过去是由七大姑八大姨组成一个“女婿选择委员会”为她直接挑选一个“太监”来充当女婿;现在是由这七大姑八大姨组成的“女婿提名委员会”给她提供二至三名“太监”,由她自己从中选择一个,美其名曰:自由恋爱、婚姻自主。这哪里是人家女孩子在选择自己的“意中人”?
   
    人大常委会的这种规定完全违背了香港人通过“普选”选择自己“意中人”的强烈愿望,导致群情激愤,“占领中环”的公民抗命活动已经不可避免,预计该方案也不会获香港立法会的通过,香港政局的动荡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如何妥善解决这一僵局,在大框架不变的情况下,双方各退一步,避免鱼死网破,使香港能循序渐进,最终有一天达成真正的普选,值得各方为之共同努力。为此,我们中国共和党愿提供自己的意见,供各方参考。
   
    我们可以肯定双方对提名后的一人一票的“普选”程序是没有争议的,那么问题的关键就是提名委员会的成员组成和候选人获得获提名的条件这二款应该还有讨论的空间。
   
    我们的建议是:
   
    一、提名委员会参照2012年选举第四任特首的选委会共1,200人组成人数不变,但由原来的四个界别组成,每界别300名,(工商、金融界300人;专业界300人;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300人;立法会议员、区议会议员的代表、乡议局的代表、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香港委员的代表300人。)改为由五个界别组成,即增添一个“选民直选”委员界别,并在名额上调整为原四个界别各为250名,选民直选界别为200人,共1,200人。
   
    二、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八分之一以上的支持。
   
    关于第一点,我们认为原提委会的组成并不符合《基本法》所规定的“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的要求。参照原选委会构成其成员基本上是既得利益者和社会精英,没有广泛的选民基础。如四大界别三十八分组中的“渔农组”,整个组别只有159位选民,却可以选出60位选委会委员,十分的不合理。我们建议增设“选民直选”界别的200名委员,就是使提名委员会更具有选民基础,因而也更具有“广泛的代表性”。
   
    关于第二点,提名候选人的条件根据前次选委会的规定只须获全体委员的八分之一以上的支持,而这次却提高门槛须半数以上的支持,我们认为这种提高门槛封杀少数的做法,不符合《基本法》所说的民主程序“循序渐进”的精神,实际上是“循序渐退”了。民主的精义既要多数议决,也要尊重少数者的权益,给少数者以机会,不可一概封杀。如果按这么高的条件,只能提出高度同质的候选人,不可能提供选民以多元的选择。所以我们建议退回到原八分之一支持的条件,会比较合适。
   
    我们是本着调解当前双方的僵局而提出以上的建议,我们认为接受这这些条件,有利于取得双赢的结局。
   
    争取“真普选”的泛民一方原来提出“提名三轨制”(即提委会提名、公民直接提名与政党提名并行)以及“公民普选提委会”等提议,是一步到位的“普选”方案,看来目前已无可能被当局采纳,再予坚持已无补于事。如果退后一步,以这两条低度基本要求为底线,发起和平占领中环的抗争活动,是比较合情合理的,对方再予拒绝,实在是说不过去。
   
    对中国执政当局来说,你们可以坚持到底,寸步不让,因为你们有“霹雳手段”,可以血腥镇压,但你们要掂量其严重后果,谁来承担这历史罪责?当年的“六四”事件至今是你们跨不过去的坎,难道还要再造一个香港版的“六四”?
   
    你们要深刻检讨为什么香港回归但民心未归,原因何在?如果这次再来一次血腥镇压,你们将彻底失去香港的民心!你们要知道当年国民政府从日本人手中接管台湾后,发生“二二八”事件,政府的暴力镇压在台湾人民心中造成永远的伤痛。正像“二二八”事件引发“台独”思潮一样,香港的“占中”镇压也必将引发“港独”运动的兴起,香港问题将更加复杂。如果你们能体察民意,稍作退让,尚有望藉此举以获民心的回归。如能理性地作出以上的调整,相信其方案也可以在香港立法会获得通过,香港的民主进程就可以进入真正循序渐进的坦途,利国利港,何乐而不为?
   
    我们共和党的同仁们十分希望香港的这次“普选”与“占中”的政争能和平理性地得到解决。我们认为在双方力量对比强弱悬殊的情况下,弱者为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抗争需要巨大的勇气和毅力,但当知要求适度,进退有节;强者也要节制自己力量,须知有势不可使尽,适当的让步更显出强者的风度。我们实在不愿意看到中国当局无穷无尽的暴力镇压诱发中国各地区各民族分崩离析的灾难,而是恳切期盼香港循序渐进的民主进程模式能够成功地迈出第一步,顺利实现行政长官的“普选”,并以之为参照,使全中国各地区各民族自治区均能走向和平转型,共享民主共和的美满之果。
   
    中国共和党中央执行委员会
   
    签署人:王策
   
    2014年9月5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