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对香港“占中”运动的建言:调低诉求目标 提升抗争形式]
陈泱潮文集
·真正的紫薇聖人對世界宗教的沖擊和震撼之一
·聖人論
·ZT关于寻找紫薇圣人的又一新说法
·信不信由你,天意運行于互聯網:紫薇圣人2015(組圖)
·zt紫薇圣人出世的世界之最
·拯救中国和西方的宝典——《人子二书》等圣经续篇恒约
·天意运行于互联网ZT:对紫薇圣人探讨研究的参考意见
·ZT2016傳說中的“紫微聖人”
·天外来客网络文萃:据有如下特点的紫薇圣人
·天意运行于互联网:紫薇圣人最新版
●獄中隱藏在一本雜志中的故事:當來下生彌勒由此現身
·1.狱中得以幸存下来的一本杂志(1图)
·2.狱中画符:太上老君敕令、佛祖敕教、佛陀神祈(2图)
·3.狱中初悟弥勒⑴(1图)
·4. 狱中初悟弥勒⑵(1图)
·5. 獄中初悟彌勒⑶(1图)
·6.獄中初悟彌勒⑷(1图)
·8.浪淘沙/我进牢中牢当天新聞報道三奇事(1圖)
·9.牢中牢概况/聖洗禮/聖約 (1圖)
·10、“我身是否弥勒身”?牢中牢问天天回答⑴(1圖)
·11. “我身是否弥勒身”?牢中牢问天天回答⑵(圖)
·12.“我身是否弥勒身”?牢中牢问天天回答⑶(1圖)
·13.領悟【心物一元論】(1圖)
·14.上帝賜6月最後一天為吾得道紀念日(1圖)
·15.慈母辞世已周年(1图)
·16.感天动地挽母联(1图)
●中共18大前夕真正的紫薇聖人當來下生彌勒箴言錄
·《特权论》作者论中共18大首要任务是确立【政改路线】(全文)
·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全文·图)
·《〈特权论〉作者论中国治本夺魁大国策》全文
●天命前定紫薇聖人必具的標幟
·天命前定紫薇聖人必具標誌
·吉拉斯論新階級和陳爾晉論官僚特權階級(3张图)
·對至今還把孫中山當作是“共和国国父”謬論的駁斥
·真正的紫薇聖人關于【黨國體制】的短評
·真正的紫薇聖人駁斥“政府有權暴力鎮壓請愿民眾”的胡说
·继《聖人論》之後,《聖君論》發表,天现異象提醒北京注意
·2014互聯網點明尋找和認定紫薇聖人新標識
·2014年关于紫薇聖人的又一说法
·ZT寻找紫薇圣人比找马航失联飞机更重要
·ZT《紫薇圣人出世进入最后关键阶段》的按语
●對瘋狂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昶玮的挑戰和勸告
·对宣昶玮等所有假冒紫薇圣人者的挑战和告示
·宣昶玮,一條新的上馬凳!
·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李鬼活畫像
·陳泱潮對宣李鬼等所有假冒紫薇聖人者的再次挑戰和告示
·瘋狂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不過是一個爭名奪利的無良歹徒!
·勸告頑固以假亂真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
●國賊論——真正的紫薇聖人致習近平警世文
·《特權論》作者陳泱潮致習近平警世文:國賊論(全文目錄)
·1.中國問題的癥結。《國賊論》為孕育和催生聖君救世而作
·2.當今中國國賊的本
·3.當今中國國賊的罪惡
·ZT民众舆论比较中美选举 制度差别成反思焦点(图)
·4.1.投靠外賊,暴力割據,分裂國家起家
·4.2.假抗日真叛亂,謀國手段不正
·4.3.獨霸國家權力,全面掠奪和壟斷國家資產和資源
·4.4.頑固反對軍隊國家化,黨軍就是匪軍
·4.5.以民為敵,剝奪公民人權
·4.6.利用龐大的國家機器,對國民財富進行了空前絕后的兩次大規模搶劫
·4.7.黑手黨、黑箱操作、黑社會化
·4.8.一黨專制獨裁,權力毫無制衡,貪腐泛濫成災
·4.9.拉攏爪牙,誘以官祿,機構臃腫龐大,冗官爛政
·4.10.強力推行無神論迷信,致使中國人心大壞,道德崩潰
·4.11.利用現代影視傳媒大搞欺騙宣傳強行洗腦,嚴重毒害民族心欤O害深
·4.12.從無法無天到以權代法,肆意践踏法律,法治无存
·4.13.對過去,毫無對投靠外賊搞暴力革命專制獨裁原罪的反省和懺悔
·4.14.對未來,毫無終結中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惡性循環怪圈的責任心
·5.十年左右一次的周期性政治危機終必顛覆【一黨專制、國賊獨裁體制】
·6.當今中國國賊與聖君的差別,僅在一念之間
·7.當今中國國賊都必須在繼續黃粱美夢與爭取人的永恒生命之間作出選擇
·8.【上帝之道人權毂局髁x彌勒皆大歡喜學說】是中國的指路明燈
·习近平在18大閉幕記者會上的講話
·中共十八大死保专制/费良勇
·9.熟讀并遵行《聖君論》,回歸正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人民的期許
●對中共18大的代表性反映
·牟传珩:歌功颂德误国,批判反思兴邦
·习近平导师:最多10年,中国必有一场革命
·周瑞金:新“南方谈话”开拓改革开放新局面
●隨筆雜論
·中国处于大变革前夕不政改势将爆发革命?
·不應當將黑社会流氓化的官僚特权阶级美化稱權貴階層
·公共權力家丁化归根到底是各级党魁土皇帝化
·釣魚島這個名字叫得很玄乎
·必須正視日本現實,看清日本的真實情況
·春節將臨,向外國朋友簡介中國春聯
·中國民運何以會散沙一盤?
·我為什么要反復強調《特權論》?
·中共切勿採取兩面政策支持朝鮮擁有核武
·当代中国最需要的是宗教正信與自由精神的结合
·要正確對待清朝和與自己觀點不一致的同道
·在線與民運朋友談包容和殊途同歸
·中國民主革命必須確立救世與救心并舉的方針
·從馬克思恩格斯原著了解真正的馬克思主義,是正路
·值得習近平訪蘇參考(1张图)
·試問一口一聲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掛在嘴上的左棍們
·專制獨裁的中共國能夠稱得上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後生不敢正視前輩血寫的真理,且橫加抵牾之,尤為可恥!
·10多
·和美利堅合眾國結盟就是和希望結盟!
·天津大爆炸的双重意义(附文2/组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香港“占中”运动的建言:调低诉求目标 提升抗争形式

王策


   2014年11月3日在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上的發言
   
    香港“占中”运动至今已经37天了,现在出现一种胶着的状态,前景很不明朗。之所以出现这种状态,一方面是中央政府采取了“不妥协、不流血”的方针,就是闹则由你闹,但是对你的要求也不搭理,是一种以不变应万变的方法。学生方面则是坚持要求:一、人大撤回“8.31”关于香港政改的框架决定;二、全民公投提名特首候选人。双方为此僵持不下。如何突破这种僵局,是我们今天必须要探讨思考的当务之急。
   

    目前“占中”方面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状况。要退如何退?在没有取得任何成果的情况下退,就是一场失败的运动。那么要进怎么进,抗争的形式如何升级?
   
    首先来看看关于“退”的思考。“占中三子”早就提出来叫学生退场,但没有人响应。胡平兄就是提出“见好就收”的主张的,今天他人也在场,等一下可以再听听他的高见。
   
    我个人则认为,一场政治运动如何进退,要看它发展的火候。过早的退场会使之前功尽弃。这就像是一个人生一场热病。有一些热病发烧一定要烧到出了一身水痘或红斑,烧才会退掉,病才能痊愈。过早地吃一些退烧药,使他的病毒闭在里面,红豆豆发出不来,病反而好不了。一场政治运动也是一样,“占中运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烧出水痘或红斑来,所以我觉得还不是谈退场的时候。
   
    这使我想起昨天封从德兄说的关于一场颜色革命要经过三个阶段才能成功的阶段论模式:就是民变、兵变,最后政变。
   
    在这模式中,如何从民变转进为兵变,是最关键的一步。这种兵变只有在双方冲突激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会产生,也就是发烧到出红豆豆的阶段。而且这种兵变往往不是由民众主动去策划出来的,而是统治者的镇压激发出来的。如在罗马尼亚,没有总统的下令镇压,激不起有良心军人的同情心,就不会有兵变出来。换个角度来说,也就是民众方面必须要付出一定程度的牺牲,才会有结果出来。既想完身而退,又想取得成果,是很难成功的。
   
    当然,香港的占中运动不是一场颜色革命,也不可能出现兵变,它只是一种有限的目标追求,但作为政治运动发展的过程阶段,可以参考类比。那么就是说,占中运动的形式还有待升级,才会有结果出来。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这运动如何提升。学联方面早先提出要梁振英下台,不下台就提升抗争级别,后来也没有什么提升。最近他们在讨论一些方法,学联提出要到北京同李克强总理直接对话,看来也不现实,很难实现。还有是泛民议员辞职,通过议员补选,变相公投。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冒险的做法。一是政府不一定要马上补选,反倒可以趁你们辞职之际,在立法会通过他们的政改方案;二是选举不一定能很理想,所以不可靠。如何升级抗争,得想其它办法。
   
    我现在有个小小的想法,提出来作为占中方面的参考,主要的精神就是要:调低诉求目标,提升抗争形式。
   
    调低目标就是不要求人大撤回“8.31”政改框架,以及全民公投提名特首候选人。调整为可以接受在人大常委会政改框架中进行,但对提名委员会的组成要略作调整,在提名委员会中要增设直选委员界别,并调低特首候选人出线的门槛等等。有关类似低调目标,在我们中国共和党早先发表的几篇声明里面,有比较详细的阐述,可以查看参考。等一会李先生也会做一些说明介绍。
   
    提升抗争形式,就是要在提出自己最低要求的同时,发起绝食。要组成绝食志愿团,分批、分梯次地进行接力绝食,直到最低的诉求得到满足,否则绝不轻易言退。
   
    这样的话,就是通过我们最低调的要求,加以绝食相争,以悲情激起整个社会的同情,连这么低的要求政府都不同意接受,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
   
    借助这样决绝的抗争形式,可望激化占中运动,使之进入出红豆豆的阶段,最后赢得政府的适度让步,学运得台阶以退场,一场政治热病可以退烧痊愈,取得双赢的结局。
   区区浅见,谨供参考。
   
    附件—1:

中国共和党关于解决香港“普选”与“占领中环”政争的建议书(一)


    2014年8月31日中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根据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为法源,即“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通过了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该办法规定了:
   
    一、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而规定。
   
    二、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
   
    该相关规定表面上没有违背《基本法》的程序原则,但实质上却利用对提名委员会的组成和提名条件的二个关键环节的规定抽空了随后一人一票“普选”的真意,本质上仍然是“小圈子”的“圈选”,同前几任行政长官由选举委员会产生没有什么不一样。
   
    这就像某家的女儿长大了要挑选个女婿,过去是由七大姑八大姨组成一个“女婿选择委员会”为她直接挑选一个“太监”来充当女婿;现在是由这七大姑八大姨组成的“女婿提名委员会”给她提供二至三名“太监”,由她自己从中选择一个,美其名曰:自由恋爱、婚姻自主。这哪里是人家女孩子在选择自己的“意中人”?
   
    人大常委会的这种规定完全违背了香港人通过“普选”选择自己“意中人”的强烈愿望,导致群情激愤,“占领中环”的公民抗命活动已经不可避免,预计该方案也不会获香港立法会的通过,香港政局的动荡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如何妥善解决这一僵局,在大框架不变的情况下,双方各退一步,避免鱼死网破,使香港能循序渐进,最终有一天达成真正的普选,值得各方为之共同努力。为此,我们中国共和党愿提供自己的意见,供各方参考。
   
    我们可以肯定双方对提名后的一人一票的“普选”程序是没有争议的,那么问题的关键就是提名委员会的成员组成和候选人获得获提名的条件这二款应该还有讨论的空间。
   
    我们的建议是:
   
    一、提名委员会参照2012年选举第四任特首的选委会共1,200人组成人数不变,但由原来的四个界别组成,每界别300名,(工商、金融界300人;专业界300人;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300人;立法会议员、区议会议员的代表、乡议局的代表、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香港委员的代表300人。)改为由五个界别组成,即增添一个“选民直选”委员界别,并在名额上调整为原四个界别各为250名,选民直选界别为200人,共1,200人。
   
    二、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八分之一以上的支持。
   
    关于第一点,我们认为原提委会的组成并不符合《基本法》所规定的“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的要求。参照原选委会构成其成员基本上是既得利益者和社会精英,没有广泛的选民基础。如四大界别三十八分组中的“渔农组”,整个组别只有159位选民,却可以选出60位选委会委员,十分的不合理。我们建议增设“选民直选”界别的200名委员,就是使提名委员会更具有选民基础,因而也更具有“广泛的代表性”。
   
    关于第二点,提名候选人的条件根据前次选委会的规定只须获全体委员的八分之一以上的支持,而这次却提高门槛须半数以上的支持,我们认为这种提高门槛封杀少数的做法,不符合《基本法》所说的民主程序“循序渐进”的精神,实际上是“循序渐退”了。民主的精义既要多数议决,也要尊重少数者的权益,给少数者以机会,不可一概封杀。如果按这么高的条件,只能提出高度同质的候选人,不可能提供选民以多元的选择。所以我们建议退回到原八分之一支持的条件,会比较合适。
   
    我们是本着调解当前双方的僵局而提出以上的建议,我们认为接受这这些条件,有利于取得双赢的结局。
   
    争取“真普选”的泛民一方原来提出“提名三轨制”(即提委会提名、公民直接提名与政党提名并行)以及“公民普选提委会”等提议,是一步到位的“普选”方案,看来目前已无可能被当局采纳,再予坚持已无补于事。如果退后一步,以这两条低度基本要求为底线,发起和平占领中环的抗争活动,是比较合情合理的,对方再予拒绝,实在是说不过去。
   
    对中国执政当局来说,你们可以坚持到底,寸步不让,因为你们有“霹雳手段”,可以血腥镇压,但你们要掂量其严重后果,谁来承担这历史罪责?当年的“六四”事件至今是你们跨不过去的坎,难道还要再造一个香港版的“六四”?
   
    你们要深刻检讨为什么香港回归但民心未归,原因何在?如果这次再来一次血腥镇压,你们将彻底失去香港的民心!你们要知道当年国民政府从日本人手中接管台湾后,发生“二二八”事件,政府的暴力镇压在台湾人民心中造成永远的伤痛。正像“二二八”事件引发“台独”思潮一样,香港的“占中”镇压也必将引发“港独”运动的兴起,香港问题将更加复杂。如果你们能体察民意,稍作退让,尚有望藉此举以获民心的回归。如能理性地作出以上的调整,相信其方案也可以在香港立法会获得通过,香港的民主进程就可以进入真正循序渐进的坦途,利国利港,何乐而不为?
   
    我们共和党的同仁们十分希望香港的这次“普选”与“占中”的政争能和平理性地得到解决。我们认为在双方力量对比强弱悬殊的情况下,弱者为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抗争需要巨大的勇气和毅力,但当知要求适度,进退有节;强者也要节制自己力量,须知有势不可使尽,适当的让步更显出强者的风度。我们实在不愿意看到中国当局无穷无尽的暴力镇压诱发中国各地区各民族分崩离析的灾难,而是恳切期盼香港循序渐进的民主进程模式能够成功地迈出第一步,顺利实现行政长官的“普选”,并以之为参照,使全中国各地区各民族自治区均能走向和平转型,共享民主共和的美满之果。
   
    中国共和党中央执行委员会
   
    签署人:王策
   
    2014年9月5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