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恩宠
·习近平会放高智晟出国?
·上海大妈们都在骂韩正、江泽民
·香港基督徒支持民主政改
·韩正是上海闵行违法征地的总后台
·上海官员联名信吁巡视组查4 法官嫖娼案黑幕
·中央巡视组进浙江杭州大拆十字架
·当局打压境外资金和民间法援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执业证被注销
·香港罢课占领中环可能提前
·香港将出动七千以上警察对付占领中环
·中联办与香港民主党议员会谈无果
·国企股东是十三亿中国人/新作
·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目前对高智晟最大帮助是什么?
·中国又一高智晟律师唐荆陵43岁
·胡耀邦子香港起诉直奔韩正、江泽民!
·腾彪:中国宪法的结构性缺陷
·江泽民二儿子上海六大职务最大房地产商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香港基督徒再次到中联办抗议中共强拆十字架
·香港26议员联署决心否决假普选!
·香港普选分歧并没降温
·深圳会谈失败香港风暴将临
·活到今天中共健康力量不让我死
·香港律师界为何取得奇迹?
·程海律师被停业政府阻止律师法援
·两维权律师面临停业
·支持中国70律师8月26日联合声明
·上海警方批准我每天可到外遛狗
·欧盟律协就常伯阳律师被拘致信习近平
·香港8000学生将举行罢课!
·我与185名中国律师并肩作战绝不屈服!
·香港命运的决战将启动!
·我与中国人权律师团157名律师抱团抗争
·香港5000警戒备解放军将出动?
·我声明支持香港和平占领中环!
·香港学生上街抗议与上千警察发生冲突
·香港27议员誓言否决人大方案
·全港学界罢课大会明天举行!
·香港大学生22日起罢课一周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罢课宣言书!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绝不退缩坚决抗争
·香港18教授学者支持学生罢课!
·晴朗:香港公民抗命正式拉开序幕
·程海律师被罚百多支持者遭打压!
·全港大罢课:分析罢课形势,如何组织?
·香港中大学生报:抛弃温和路线为民主直接抗争
·香港罢课可能延长和升级!
·香港罢课与反罢课的对立
·我与百余法律人呼吁释放刘四新博士!
·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
·高智晟不愿被软禁宁愿回监狱
·孙文广教授和唐吉田等律师声援香港罢课!
·香港和平占中人士中秋剃发表抗争决心
·香港占领中环日期已定
·宗教:社会转型不可少/新作
·香港学生罢课准备一周回顾
·香港举行黑衣游行中学生26日罢课!
·我是225名人权律师团光荣团队一员
·香港黑衣游行抗议特首普选方案
·人权律师英雄集体光荣团队名单
·谁将律师逼上梁山?
·香港七教会支持民主政改!
·香港80学者参与罢课义教!
·胡佳被行政传唤!
·“独立公投”的法律依据/新作
·海内外29个组织发起“和平香港”行动联署
·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香港大学生会举行罢课誓师大会
·基督徒百位律师百日禁食祈祷行动结束
·从“信仰缺失”谈起(鲍彤)
·参加“百名律师百日禁食活动”名单
·香港25所高校学生今起罢课!
·奥巴马代表见中国律师良心犯女儿家属
·胡佳再次遭到人身安全威胁
·香港高校学生罢课启动!
·香港罢课学生致梁振英公开信
·我妻到巡视组江绵康马仔倒台大块人心!
·我妻到巡视组江绵康马仔倒台(二)
·王岐山到上海逼韩正交出11'老虎"
·香港罢课学生举行4000人集会
·我和胡佳互报平安
·香港基督教界支援占领中环团成立
·美法学教授孔杰荣谈伊力哈木案
·香港基督徒发起“背起十架,守卫我城”行动
·巡视组态度大变我妻再度告韩正
·到巡视组二告韩正全过程
·香港不眠夜六万人包围政府总部
·戴耀廷宣布:占领中环正式启动!
·香港警方放催泪弹无限罢课、罢工和罢市
·7万港人逼爆抗议现场警方放催泪弹!
·杨建利:和平香港行动通报(3)
·香港防爆警察撤离民众占领大街
·香港抗议激发内地抗争
·香港局势等候北京发话
·香港学生围堵梁振英切断上班路
·北京十拆迁访民撑港知恩图报被拘
·四维:人大香港决定抵触《基本法》
·声援香港人士被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令计划的中青政往事
    (博讯2014年12月27日发表)
   
   
    来源:100头条 作者:刘淮西
   
    中央团校,是共青团系统的最高学府。令计划曾两度在这里求学,成为他日后平步青云的敲门砖。这个官阶最高的学子的陨落,让80多岁的老教授痛心不已。“逃课”、“不与同学来往”、“孤傲而谨慎”是令计划的校园生活留给老师们的记忆,因为他是起点更高的“令同学”
      
    “今天看报纸,上面是令计划被调查,下面是金道铭、申维辰被‘双开’,这三个都是我的学生。你说我看了后什么心情啊?痛心啊!”85岁高龄的郑洸教授指着茶几上的《参考消息》,对《棱镜》连连叹息。
      
    郑洸教授是我国青年运动史研究的学术权威,在中央团校任教数十年。位于海淀区西三环北路25号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是1985年在中央团校基础上成立的一所高校,中央团校正是共青团系统的最高学府。年轻的令计划曾在中央团校有过两次学习经历:第一次的半年时间,帮助他取得了团中央的敲门砖;另一次两年,帮助他取得了大专学历,顺利开启始于处级干部的平步青云。
      
    曾几何时,团校老师在课堂上会跟学生们讲“令计划是我们官衔最大的校友”。但对于团校家属院的老人们来说,2014年冬至夜晚的新闻并不特别意外,因为“早就传闻他要出事”。
      
    这些耄耋老人大多是共青团系统的教师和研究人员。在他们的印象中,学生令计划在这里求学的日子,表现并不突出,最终却成为了数百名学员中少数几个成功留在了团中央工作的一个,也是后来官阶最高的一个。
      
    就像硬币的正反面,“逃课”、“不与同学来往”是令计划的校园生活留给老师们的记忆,但他交上来的一份家乡经济的调研报告,却是严谨扎实,足以得“优”。
      
    起点更高的“令同学”
      
    1983年8月31日傍晚,位于北京西郊万寿寺的中央团校校园里热闹非凡,大礼堂门前悬挂着横幅,上述“热烈欢迎中央团校首届大专班学员!”。礼堂内,2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团干部,正期待着这里可以成为自己仕途腾飞的起点,而27岁的令计划是当中更胸有成竹的一位。
      
    按照1982年提出的关于干部队伍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要求,和团中央关于团校教育正规化的设想,从1983年9月起,中央团校连续三年举办了两年制在职团干部大专班,培养专职从事共青团工作的领导干部。
      
    “办大专班的目的就是培养团干部,解决他们的学历问题,毕业后就是大专学历。”一位80多岁的王姓退休教师对《棱镜》回忆说,“在地方上表现好的团干才能被选来读大专班,都是团县委书记以上的,这几个班,在当时都被开玩笑说是‘黄埔军校’。”
      
    而此时的令计划,已经在北京的团中央宣传干事的职位上干了四年了(其中有两年被借调到河北省委办公厅工作)。与其他200位同学相比,他清楚地知道这是自己的优势--而这一优势,同样得益于这个学校,这个几年前他曾经有过半年进修经历的学校。
      
    据《财经》报道,1978年7月,中央团校正式恢复。当时,山西运城地区共分配到两个名额,其中一个给了平陆县,22岁的令计划,获得了到中央团校学习的机会。就在中央团校的这短暂半年学习期间,令计划认识了分管团校的团中央领导,由此被调到团中央,担任了宣传部干事。
      
    5年之后,再次回到团校,这对令计划来说,更多是一个获得学历的“镀金”之旅。
      
    “回望二十七年前的这个月份,经过严格考试和近乎苛刻的政审,在全国众多共青团干部中,唯有你们这二百人最幸运:成为共青团最高学府--中央团校的首批大学生,从地北天南,四面八方,各行各业,你们汇集到北京!”2010年6月,原中央团校教务处长王树梅在《忘不了你们--献给中央团校83级大专班》一文中写道。
      
    而《棱镜》找到的上述王姓老师,已经不记得令计划的入学成绩了,“政审肯定没问题”。实际上,与其他同学从各地考进来不同,此时的令计划由于已经在团中央工作多年,可能不需要经历与其他同学一样的严格程序。
      
    孤傲而谨慎
      
    或许,正是因为对自己的高起点的清晰认识,令计划对这两年大专生涯并不怎么在意。
      
    一位昔日同窗回忆,中央团校首届大专班200多人被分为4个班,其中令计划是在一班,学政治教育专业。当年有政治教育、政治思想、青年工作、科学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国民经济管理等十多名课程,采取的是大班教学,200多人在大礼堂上课。
      
    83级大专班学员袁和平撰文回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那个思想大解放的氛围中,学员们很快就开始了紧张有序的学习生活,重拾被“文革”荒废了的学业,每一个同学都被一股“只争朝夕”的内在动力驱赶着。
      
    “在物质极度匮乏时代的中央团校陈旧而简陋的校园里,你们读书与生活的艰辛:教员缺乏校外请;昏暗的礼堂后厅充当教室拥塞着你们二百人;临近毕业修建的果园教室光线才比较明;为了吃上一碗白米饭,下课了,来自南方的学生百米冲刺奔食堂的情景,至今我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上述中央团校教务处长王树梅亦的文章如此感慨。
      
    然而,令计划却成了当中的“另类”。
      
    数位当年教授过他的老师都对《棱镜》表示,在那两年中,令计划的表现不是太突出,“不喜欢问问题”。其中一位老师觉得,他对读书没什么兴致,更喜欢到校外做些事情,为此还经常逃课。
      
    野心大、说话谨慎、比较高傲、性格孤僻、不跟同学和老师交往,数位老师对学生令计划的评价大抵都是这些词汇。有老师回忆的一个细节称,毕业后班级里弄了一个毕业册子,“他都不屑于在上面写东西。”
      
    这与他在1978年第一次进入团校之前的表现判若两人。据澎湃新闻报道,在令计划担任平陆团县委干事时,一位梁姓女干部在日记中写道:“我要像他(令计划)那样认真刻苦地读马列和毛主席的书,坚持学习笔记、、、、、、像他那样关心同志、团结同志、满腔热情地帮助同志、、、、、、”
      
    令计划没有将这些品质带到第二次的团校之旅来。不过,他的综合素质仍然可以通过一些作业展现出来。当年教他们政治经济学的老师对《棱镜》回忆称,有一年假期他布置学生们回家做调查,令计划回平陆县做了一个关于地域经济的调查报告,写得严谨扎实,得了一个“优”。
      
    离开团校的日子
      
    1985年6月25日,首届大专班毕业典礼。令计划和他的200多名同学一起毕业了。“青年一代的成长是我们事业兴旺发达的希望所在。”被颁发毕业证书时,团中央领导如此勉励他们。
      
    中央团校大专班连续办了三届,学员们毕业后大部分都回到各省,成为当地的储备干部。日后的二三十年间,很多学员成为了省部级领导干部,当中一些人名更是耳熟能详。而令计划成为了当中官阶最高的一位。
      
    不过,回到1985年的大专班毕业期,只有少数人能够留在团中央是不争的事实。老师们回忆,留在团中央的学员需要经过组织挑选和学校推荐相结合,考察学习成绩、政治条件、品德思想等。
      
    不过,更大原因还在于,令计划入学前就已经在团中央宣传部任职多年。简历显示,1985年从团校毕业后,令计划开始担任团中央宣传部理论处副处长,从此他的政治生涯进入快车道,一路青云直上。
      
    与他的同学们一样,“很多人升官后都补了学历”。公开资料显示,1994到1996年,令计划又在湖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得了硕士学位。
      
    “毕业后就不怎么回学校,校庆都不来参加。”数位老师表示,毕业后83级大专一班搞过几次聚会,令计划一次都没来,校友通讯录上都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据澎湃新闻报道,山西平陆人对令计划的这种作做法也多有指点,进京后,他跟几乎切断了与平陆人的联系。
      
    其中一位老师称,“大家都认为他地位高了,摆官架子。”对此,另外一种解释是,令计划的低调,是不希望被校友、同乡求情办事。
      
    郑洸教授,是少有的几个毕业后跟令计划还打过交道的老师,因为令一度也是青运史工作指导委员会委员,有时会打电话向他请教稿子的问题。郑比较认可令计划的工作能力,不过他也觉得,“(令)比较谨慎,也有一些不好的东西,包括我自己看到的,也有听人家说的。”
      
    1995年从团中央上调到中办后,令计划也没再跟郑洸联系了,但经常有些消息传到老人耳朵里,包括2012年的令计划幼子的那场车祸。“那孩子我见过啊,小时候聪明的很,还带到我家里来过,真是可惜啊。”85岁的老教授说。
      
    2013年7月,同为中央团校83级大专班学生的一位校友,发表了一篇文章,称“我们中央团校83级四个班、、、、、、就是以令计划最为显眼的这批人,过去二十多年了,二百零六个人只抓了三个,比例很小。”如今,令计划仍是“最为显眼”的一个,但却成为了最大的警示。
   
    (本文选自《棱镜》)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4/12/201412271603.shtml)
(2014/1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